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三期我的外公
 

我的外公

庄明均

外公出生在那个军阀混战,社会动荡的年代。不知是何原因使外公从小就离开了父母踏上了学医的道路。由于家境贫寒,在求学的道路上充满艰险,但凭着坚毅的性格,吃苦耐劳的精神,终于成了一名中医。

据外公讲,在学医时代,正逢日寇全面入侵中国,每当敌机轰炸,防空警报拉响时,他总会条件反射似地躲到师父家的桌子底下。当时幼稚得很,如果炸弹落在附近,躲在桌下如何能幸免呢!

就在这种不安定的背景下,外公还是从师父那里学到了在当时可以养家糊口,济世医人的本事。师父对外公极其严格,每天要背诵数以千计的中药药性,特征,疗效。还要用毛笔抄写无数的处方。随同师父出诊后,往往是拖着绵软的双脚回到家中。日复日,年复年,外公练就了神奇的记忆力和一手洋洋洒洒的楷书。

在同师父几年的共处中,除了与师父建立了深厚的师生感情外,师父的高尚医德深深地渗透给了外公。师父对穷人看病只收取低廉的成本费,这使外公现在还经常为一些家境不好的病人义务号脉,开方。义诊的行为不禁使我对目前少数身披白大褂向病人明索暗取“红包”,为了多赚钱不给病人完全治愈的缺德医生更加深恶痛绝,也为他们的可耻行为深感汗颜。在这利欲熏心的时代,能保持高尚医德的白衣使者是最值得尊敬的。那些唯利是图,不顾病人死活的医生现在虽然得到了能使自己享乐的财富,但精神财富在减少,道德沦丧后,最终得到的是啥啊?这要等待时间来告诉他们。

外公年轻时参加了上海红十字会,上海联合救济会,这些公益的民间组织中有很多是佛教徒,那时外公开始接触佛教。在与那些同志的交往中,外公开始感受到了佛的慈爱,并了解了佛教的一些基本义理,并在而立之年开始了茹素生涯。从一开始逢初一、十五茹素,而后发展为吃长素。外公说吃素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怜惜一切有情众生的生命,还能培养慈悲心。家人劝外公稍微吃一点荤,但外公很固执,依然我行我素,并用轻捷的脚步、饱满的精神、开朗的性格回击了家人关于吃素会影响体质的言论。

我很是钦佩外公,在我的心目中外公的人格是完美的,精神是超凡脱俗的。他对生活充满信心。对我们后代的思想净化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

我爱我的好外公。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