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三期真不容易
 

真不容易

袁泽

王大伯七旬获大学文凭,真不容易;张老太四十年扫公厕,真不容易;一星期盖起一座高楼,真不容易……“真不容易”这个口头禅在嘴边吊了几十年,并未懂它。因为它与人的习惯意识有足够距离。要做到它就更不容易了。

五年前,我到西禅寺去礼佛,在方丈室去拜见一位禅师,我说我要学禅,他竖起眉毛,看了看我,并不作答。我继续顶礼。禅师见我有诚意,问道:“你真的看准了。”“是的。”我指着寮室的门楹“学佛大丈夫;参禅明真心”。禅师说:“这事,真不容易哟?!”他眼睛里射出智慧的光辉。看出我在严肃地思考人生,说出了与我口头禅相应的话。

此后的几年工作中,参与打假斗争。惩罚那些形形色色的假者,给我很大的启示。原来造假是很容易的事。有的不花一分钱,却赢得了万利;有的并无工厂设备,造出来的假药、假酒、假饮料......堆积如山,害人丧命。自此,我对真假之分略有领悟,自肯人生非来真的不可。于是请书法家给我写这方面内容的条幅。书法家默了一阵:“‘难得糊涂’”怎么样?”我没表态。“‘淡泊明志’如何?”“这些都常见了。”我拿不定主意地说。一会儿他下笔了:“真不容易。”这又与我心境不谋而合。我满意地把它裱了,又满意地悬于陋室。

从此,每当我从尘嚣滚滚中劳累而归,叹息而返或失意而回,最先迎接我的就是那个条幅,顿时,心境与之共鸣。时间久了已成习惯。如若心浮气躁,烦恼袭来,一抬头跳入眼帘的就是“真不容易”。它似一股温柔的春风温馨而舒润,全身疲劳立即消失。那个“真”字,贴在空荡荡的心壁上,丰厚、充实、甜蜜、潇洒。

隔了几年,“打假”斗争越打越假,越假越打,打假规模也越来越大。其时,我已退休,不再崇尚打假的斗争哲学——明查暗访、跟踪追击。对于世间万象和虚幻不实的东西,逐渐离我远了。从假象的物质世界出发,永远得不到真。我把这种感受告诉禅师。良久,他才回答我:“这是真的起点,仅仅是开始。”禅师的眼里露出慈祥的微笑。

告别禅师走出山门,夕阳已染红半边天际,我沿着崎岖小径下到山脚,回头仰望:“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心旷神怡,净心如洗。

进入陋室迎接我的仍然是那端庄、豪劲、清丽的四个大字“真不容易”。这时我心灵深处似乎叮当作响:也缘满目皆为假,本来清净才是真。吊在嘴上几十年的那个口头禅,而今才读懂了:“真,不容易。”于是我请那位书法家,教我开始提毛笔,天天练那个“真”字。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