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三期春在枝头已十分
 

春在枝头已十分

晴 朗

陈洁是我的大学同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外贸公司工作,他是我们那一届分配得最好的。一年后,他与同是大学同学的刘燕结婚了,由于双方都来自农村,他们没有置办什么家具,婚礼仪式也很简朴。在都市近郊的农村,一间十六平方米的小屋,便是他们租住的安身之所。但他们二人郎才女貌,夫唱妇随,让人还是颇为羡慕的。

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他们婚后的第二年不幸的事情却接踵而至。先是陈洁的父亲突然得心脏病离开了人世,接着是他的母亲,由于受不了这突然的打击,伤心过度,得了脑血栓,瘫痪在床。他们那点可怜的积蓄花得所剩无几。而谁料想三个月后,祸不单行的他又遭遇了下岗。

此时,妻子刘燕已有了六个月的身孕。因为她们单位的效益一直不太好,所以,怀孕后厂里就让她提前休假了,每月只发一百多元的生活费,这半年多来都是靠他一个人的工资勉强支撑着这个小小的家。

当公司里风传有一部分人将要下岗时,陈洁也听说了,但是他没有像其他同事那样,暗中去找关系走后门给领导送礼,他相信,凭他的专业特长和工作能力,自己有实力竞争过别人。更何况从本心他就对那些歪门邪道深恶痛绝。结果可想而知。当时,他十分痛恨公司的领导,去找过他们讨说法,领导却反向他诉了一大堆苦。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自己一没有钱二没有靠山,只会闷头傻干,这样的人怎么会讨领导喜欢呢。而那些留下来的据说门子一个比一个铁,领导除了他之外,谁也不敢动。

面对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他仿佛一下子坠入了无底的深渊。他茫然无措,陷入深深的绝望之中,但一想到怀孕的妻子,他又不得不鼓起生活的勇气。他不敢把下岗的消息告诉妻子,怕影响她的情绪,对胎儿不利。面对日渐捉襟见肘的生活,他心急如焚,而表情上却一点也不带出来。每天还照常七点半从家里出来,往人才市场跑。起初,他只想找与自己所学专业对口的工作,可很快他就失望了,因为那里招的都是拉广告的,搞营销的,什么会计、出纳之类的。而许多招工单位对年龄和文凭的限制又将他排除在外。他也曾经尝试着去拉广告和保险,但是两三个月下来毫无收获,何况从内心来说他就对这些不感兴趣。去干体力活吧,自己身单力薄,眼睛又近视,也不行。

就在这种生活的困窘中,他们的小儿子降临人世。因为孩子落生时,据大夫讲,是脐带绕颈,很危险,需要作剖腹手术,否则母子会有生命之虞。而作手术需要交三千元的押金,没办法他只好四处找同学借钱,总算闯过了这一关。在妻子住院的七天里,他又一下瘦了许多,人显得更加憔悴。

后来一个朋友听说陈洁在找工作,就答应帮忙,他说自己有一个亲戚是市里某局的局长,如果表示一下,找个工作是绝对没有问题的,那位朋友的工作就是他出面给解决的。虽然他打心里厌恶这种行径,可如今迫于生计,又加上从前吃过不送礼的亏,已不容他过多考虑。他问朋友送什么礼,朋友说,提着大包小包的太显眼,你不如干脆送钱,拿信封一装,我领你到他家一给,神不知鬼不觉,那多好。于是,陈洁依照朋友的吩咐,咬着牙从亲友处又借了五千元钱,给那位局长送了去。之后他便开始等待,可是过段时间打电话去问,那位局长不是出差就是在开会。让朋友催问过两三次,回答是正在考虑。时间长了便不好意思再去麻烦朋友,人家毕竟是为了你好呀。又过了不久,他从报纸上知道了那位局长因涉嫌贪污受贿已被公安机关逮捕,当然他找工作的事也落了个鸡飞蛋打。

生活再一次把他推上了绝境。他万念俱灰,就想不如出家算了,剃尽烦恼丝,离开这人世上的纷纷扰扰,在孤灯残卷中度过一生。可他怎又舍得下妻子和儿子呢?自己一走了之容易,可留下她们母子该如何面对残酷的现实呢?不行,他不能这样。

在内外交困中,陈洁郁郁寡欢,日渐消沉。终于有一天,在妻子的一再追问下,他才不得不道出了自己已下岗近一年的实情。他以为平时柔弱的妻子会被这一事实击倒,然而他错了。妻子竟出奇的冷静,只说了一句,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求人不如求己,让我们一起来想办法。

这个一年多来遭受无数打击、饱尝人间冷暖的汉子,哭了,扑在妻子的怀中,如同一个在外面受了别人欺侮的孩子,哭了。

有了妻子的理解和支持,他的心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他又开始天天跑人才市场。妻子也为他多方搜集信息。

有一天,刘燕拿来一本杂志,给陈洁看上面的一篇文章,那是介绍一位残疾青年通过多年自学,成为自由撰稿人的报道。他一下明白了,妻子是让他也拿起笔来,靠写作挣稿费。自己怎么从前就没有想到呢?他有很不错的文字功底,大学时就发表过一些作品。他顿时信心大增,当天就开始动笔。一霎时,这一年多来的所见所闻,自己经历的世态炎凉,人间冷暖都奔到了他的笔下,他如疯子一般,趴在桌子上一写就是几个小时。他要用手中的笔向人们传达自己的心声,鞭挞社会上的假恶丑。

可是事情并未如他们想像的那么好。在他们的企盼中许多稿件大都“泥牛入海”,即使是偶有发表的,两三个月才收到那二三十元稿费。这样的话是很难以维持生计的。陈洁有些动摇了,开始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有一次,他实在写不下去了,一气之下把笔折断,还想把那些手稿付之一炬,幸亏被刘燕及时拦住。

这时,刘燕毅然决定把四个月的孩子送回老家,交给父母抚养。然后从自己的亲戚家借了六千块钱,为他买了一台二手电脑。她说,人家现在都上网发电子邮件了,你还用手写,速度太慢了。我认为你写的一点不比别人差,也许是我们的硬件跟不上人家。如今大多编辑部已实现办公自动化,编辑可能对你的手写稿件连看都不看,就扔进了废纸篓。刘燕让他参加了电脑培训斑,而自己和单位议定,以一万元卖断了工龄,把钱大部分还了债,剩余的在邮局租了一个信箱,又订了七八种杂志。然后她自己找了一份出纳的工作,一个月五百块钱,用来应付日常生活。她这样做是为了让陈洁能安静下来专心写作。他们的生活标准也降到了最低,那一个冬天就是靠三百斤大白菜度过的。

有道是否极泰来,不到一年的时间,通过他们二人的辛勤努力,生活终于出现了转机。陈洁的稿件一篇篇发表了,而且一些杂志社还向他发来了约稿信,汇款单也渐渐多了,平均一个月能有两千多块钱收入。

如今,瘫痪的母亲经过多方治疗能下床慢慢走路了。他还让妻子辞掉了工作,从老家把孩子接了回来。这样,妻子就可以一边带孩子,一边作做他的“秘书”,帮忙整理资料,处理各种信件。他呢,除了有时外出四处搜求素材,便在家闭门写作。

最近,他终于告别到处打游击的租房生涯,迁入了新居,虽然是以按揭贷款的方式买的房子,但他说,凭他的写作能力,在稿酬高的《家庭》、《知音》等大刊物上多发表些文章,不出两年就会还上那些贷款。

当我问起陈洁,面对如今的成功作何感想时,他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首先,我最感谢的人是我的妻子。如果没有她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如果不是她在我生命茫然的时刻挽救我(说是挽救我觉得一点也不夸张),那我就不会有今天。另外嘛……”他想了想说,“我认为最近读到的一首禅诗,正好反映了我这两年来的生命历程。诗是这样写的:

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陇头云。

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这是宋朝时一个女尼在开悟后所写。我想,它不仅指出了如何参禅悟道的门径,其实也可以从中悟出一番人生的哲理。你是个聪明人,我想你不用我多说,就会理解它蕴含其中的道理。”

我让陈洁把这首诗打印下来,回家后贴在了书桌前的墙上,只要一抬头便能看到它。想一想陈洁这几年来不同寻常的经历,再细细地揣摩一下这首诗,渐渐地,我读出了它的韵味和内涵。

是的,我从中悟出了:不经一番严霜苦,哪得寒梅傲雪开。

是的,我从中领会到: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另外,我还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那就是做任何事情不要舍近求远。首先应该认清自己,从自身寻找财富,挖掘潜力,而不要一昧味地想借助外力,或者靠投机钻营获取成功,那样你就永远不会拥有真正成功的人生。

那些处在冬天的朋友们,不要再盲目地四处去寻找春天,请相信,春天就在你们的心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