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二期禅宗哲学的本心论
 

禅宗哲学的本心论

吴言生

(接上期)

三、“这个”“那个”

“这个”、“那个”在特殊语境中也可以作为清明本心的象征,侧重于本心的不可言说性。本心不可触犯,为了指示学人体证本心,禅宗使用了一系列代词来象征。

“这个”又叫“那个”、“伊”、“自己”、“此身”、“有一人”、“什么”、“那边”等。“这个”的特点是“拥不聚,拨不散,风吹不入,水洒不着,火烧不得,刀斫不断”(《五灯》卷16《广昭》)。它同于大千,因此“劫火洞然,大千俱坏”时,“这个”却不坏(《传灯》卷24《绍修》)。药山见云岩作务,问“那个”何在,云岩谓人生来来去去,都是替“那个”在奔走;药山见遵布衲洗佛,问这个从你洗,还洗得“那个”么?遵布衲说你把“那个”取来我就给你洗,药山遂作罢(同上卷14《惟俨》)。药山还指出“他那个本来无耳目等貌”(同上卷28《惟俨》);曹山参洞山,洞山问他名字,曹山答叫作“本寂”,洞山问“那个”叫什么,曹山说不叫本寂,洞山深予器重(同上卷17《本寂》);清剖在大阳作园头种瓜时,大阳说甜瓜给不入园者吃,不知你是否识得“伊”,清剖答“虽然不识,不得不与”,阳笑予印可(《五灯》卷14《清剖》)。“这个”、“那个”、“伊”,都是本来的“自己”。为了避免触犯,禅宗运用了这些代词来象征。本先《明自己颂》云:

旷大劫来只如是,如是同天亦同地。同天同地作么形?作么形兮无不是(《传灯》卷26《本先》)。

众生在业海之中,头出头没,以致于“不明自己,无有出期”(《碧岩录》第19则)。禅宗注重自性的自主性,认为自性独立、尊贵犹如寰中天子塞外将军(《五灯》卷14《缘观》),反对向外寻求:“如何是学人自己?”“更问阿谁?”(同上卷6《道虔》)“如何是学人自己?”“失。”(同上卷7《志圆》)“自己”即自己,不须问别人。向人寻己,即是迷失。只有不被“别身”即真我之外的另一个我所操纵、摆布,才能使“此身”获安(《传灯》卷17《龙牙》)。

“有一人”即是自己,是自己肉质生命中的另一个自己。“有一人长不吃饭不道饥,有一人终日吃饭不道饱”(《传灯》卷6《怀海》),“有一人不受戒亦免生死”(同上卷14《高沙弥》),“须知有一人,不从人得,不受教诏,不落阶级。若识此人,一生参学事毕”(《五灯》卷14《道楷》),“有一人不拜岁不迎新,寒暑不能侵其体,圣凡不能混其迹”(同上卷16《寿坚》),“有一人道我不承佛恩力,不居三界,不属五行,祖师不敢定当,先佛不敢安名”(同上卷18《元正》)。“有一人”的最大特点,就是他的超越性。

与“这个”、“那个”相类象征本心的是“什么”。无业问马祖如何是祖师西来密传的心印,马祖让他以后再问,无业刚走出门,马祖突喝:“大德!”无业回首,马祖问:“是什么?”无业顿然领悟(《传灯》卷8《无业》)。怀海说法结束后,待众人下堂,猝然召唤,众人回首,怀海问:“是什么?”丛林目为百丈下堂句(同上卷6《怀海》)。

参禅的根本目的是彻见本来面目,明心见性。而本心自性又不能用言语表述用理性把握,因此指向本心的语言、动作都只能是象征性符号。百丈下堂句正是提醒、暗示学人证悟本心。在陡地呼唤中,使众人蓦然回首,从其固有的思维定势中扭转身来,以彻见本来面目。神晏参雪峰,雪峰知其开悟机缘已熟,蓦地一把将他抓住,喝问:“是什么?”神晏顿然了悟(同上卷18《神晏》)。禅师通过对“是什么”的提撕,启迪学人在生活中的一切处明心见性:“行不见行,是个甚么?坐不见坐,是个甚么?着衣时不见着衣,是个甚么?吃饭时不见吃饭,是个甚么?”(《五灯》卷16《悟禅师》)。

与现象界此岸相对的“那边”,也是清净本心的象征。同类的象征还有“那边人”、“那边句”。闽王问丰慧觉“那边事”怎样,禅师让他“向那边问”(《传灯》卷21《慧觉》)。“那边事”不可用言语来提问、回答,一落文字,就悖离“那边”,因此要证得本来面目,必须超出文字语言。“那边人”是“锋前不露影,句后觅无踪”(《五灯》卷6《智罕》),“那边事”是“黑漆牧童不展手,银笼鹤畔野云飞”(同上《兴古》),“那边句”是“石牛吐出三春雾,灵雀不栖无影林”(同上卷13《归仁》)。

四、“父母未生时”

“父母未生时”是本心的典型象征之一,侧重于时间的超越。沩山一日问香严:“我闻汝在百丈先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此是汝聪明灵利,意解识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时,试道一句看!”(《沩山录》)香严绞尽脑汁,终不能答,后来击竹开悟,桶底脱落。“父母未生前”是禅林普遍参究的话头之一。个体生命的源头则是“父母未生时”,宇宙生命的源头是“混沌未分时”。

“混沌未分时”也叫“黑豆未生芽时”、“最初一句”、“第一句”、“洪钟未击时”、“古帆未挂时”、“一沤未发时”、“明暗未分时”、“日月未生前”等。“混沌”象征着本源状态,“混沌未分时”是“不思善不思恶”时的“本来面目”。“混沌未分时如何?”“混沌。”“分后如何?”“混沌。”(《传灯》卷20《弘通》),混沌分化的前后都是混沌,喻本心处迷而不失,在烦恼而不减。混沌未分,语言文字、声音都无从产生,“混沌未分时,无此个面孔”(《圆悟录》卷20),此时也就是“黑豆未生芽”时。文字色黑,状如豆点,禅宗以“黑豆”喻指文字。

文字是思维的直接现实,文字没产生,相对的意识也没有产生,故“黑豆未生芽”时的内证境界“佛亦不知”(《祖堂集》卷5《三平》)。要参禅必须向“黑豆未生芽”时领会(《续古》卷1《翠岩真》)。《华严经》里善财遍参,所悟也是“黑豆未生芽”的内证境界:“打鼓弄琵琶,还他一会家。木童能抚掌,石女解煎茶。云散天边月,春来树上华。善财参遍处,黑豆未生芽。”(《颂古》卷4延庆忠颂),禅宗随说随扫,指出纵是向“黑豆未生芽”时领会,仍是“剑去远矣”(《五灯》卷16《崇梵余》),必须使一念不生的意念也不要生起,才与禅悟契合:“黑豆未生前,商量已成颠。更寻言语会,特地隔西天。”(《古尊宿》卷18缘密颂)。

本心超于言句之外,随着言句的产生,“不思善不思恶”的浑融原整状态被破坏,真我淹没于言句之中。“最初一句”或“第一句”是指相对意识还没有产生时的清净本源状态。〔《传灯》卷13《贞邃》:“如何是最初一句?”“未具世界时,阇梨亦在此。”《古尊宿》卷15《文偃》:“如何是最初一句?”“九九八十一。”〕它不可思量拟议,稍一寻思,即落第二句。〔《传灯》卷18《皎然》:“僧问雪峰:‘如何是第一句?’雪峰良久。僧退举似于师,师曰:‘此是第二句。’”〕甚至一提出这个问题,就落了第二句。〔《传灯》卷21《可隆》:“问:‘如何是普贤第一句?’师曰:‘落第二句也。’”〕乃至于不论如何表述,都落了第二句:“且第一句如何道?汝等若向世界未成时、父母未生时、佛未出世时、祖师未西来时道得,已是第二句。且第一句如何道?直饶你十成道得,未免左之右之。”〔《五灯》卷20《正贤》。《明觉语录》卷4:“威音王已前无师自悟是第二句,还我第一句来。”〕因此师家在接机时往往将这个问题堵截回去,〔《传灯》卷21《传心》:“如何是松门第一句?”“切不得错举。”《古尊宿》卷37《神晏》:“问:‘如何是第一句?’师便把杖作蓦口刺势。”〕或者表示宁愿截头也不为说出,〔《祖堂集》卷12《清平》:“如何是第一句?”“要头则斫将去。”〕或者是大喝一声来结束对答(《传灯》卷12《水陆》)。

当相对的意识没有生起之时,六根不向外攀援,在亘古清净中,耳根听不到声音,“洪钟未击”。本心清明澄湛,闻性超越了物理的声音,因此洪钟“未击”、“已击”都是“绝音响”(《传灯》卷23《道虔》)。然而寂静的本心又绝非一潭死水,而是洋溢着活泼生机,所以虽然洪钟未击,却“充塞大千无不韵,妙含幽致岂能分”。如果善于把握,不使闻性逐声尘迁转,在洪钟震响之后,同样是“石壁山河无障碍,翳消开后好沾闻”(同上卷13《延沼》)。闻性圆通历历,流转无碍。

“古帆未挂之时”,是航船静泊港湾,人类没有开始漂泊颠簸之时。〔《虚堂录》卷4:“室中常示古帆未挂因缘,才开口便骂。一日在侍者寮,思之:古帆未挂,有甚难会?其实只是一沤未发已前事,一念未兴已前事。”〕此时“小鱼吞大鱼”,自性妙用,不可端倪;而对于悟者来说,古帆既挂后,“后园驴吃草”(《五灯》卷7《岩头》),一切现成,不容思议。“一沤未发”时,是人类的精神处于本源,还没有开始流浪之时。虽则“一沤未发”,却不乏活泼的机用。〔《五灯》卷17《祖心》:“一沤未发,古帆未征。风信不来,无人举棹。正当恁么时,水脉如何辨的?”《祖堂集》卷9《盘龙》:“僧问洛浦:‘一沤未发已前,如何弁其水脉?’浦云:‘移舟谙水势,举棹别波澜。’”《圆悟录》卷10:“一沤未发已前,滔滔流水;一尘未举之际,茫茫刹尘。”〕它是禅宗心仪神往的初始境界。〔《续古》卷2《真歇了》:“松风吟,鸦鹊咏。各自说,各自听。唱一沤未发宗乘,提千圣不传正令。”〕同样,“明暗未分”也是象征人类本有的纯正的精神境界。〔《五灯》卷12《景祥》:“有人问如何是月,向明暗未分处道得一句,便与古人共出一只手。”〕。

佛教把一劫分成、住、坏、空四个阶段,空劫时世界已不存在,空无一物。“空劫以前自己”的“空劫”,则指世界形成之前且万物未生之时期。“空劫以前”是世界成立以前空空寂寂的时代。天地未分之前,了无善恶、迷悟、凡圣、有无等差别对待,这是没有生起森罗万象以前的绝对境界。禅宗用“如何是空劫以前自己”作为话头参究,与“父母未生时”、“空王以前”、“空王那畔”、“朕兆未萌前”等,意义相同。“空劫以前”万物未生,“空劫以前自己”是超越意识思量的本我。芙蓉问如何是空劫以前自己,法灯于言下“心迹泯然”(《五灯》卷14《法灯》)。丹霞问清了如何是空劫以前自己,清了正准备回答,丹霞立即截流铲断:“你闹在,且去。”(同上《清了》)。

“威音王佛”是过去庄严劫最初的佛名,象征极其遥远的时间,“威音那畔”指威音王出世之前,象征人类本有的纯正精神境界。“妙体凝寂,绝诸戏论,不生不灭,非有非无,不动不摇,湛然常住。唤作旧日主人翁,名曰威音那畔人,又名空劫前自己。”(《真心直说》)它是思量不及的境界:“威音那畔,水泄不通,便是释迦亲来也分疏不下。”(《续古》卷2《芙蓉楷》)是一切名相无从安立的境界:“透过威音那畔更那畔,宗之与教是假道,佛之与祖是强名。”(同上卷5《此庵净》)是一切现成的现量境界:“现量是父母未生前威音那畔事。”(《大慧录》卷22)是超越相对的绝对境界:“只为不落心意识,不落净秽边,透出威音那边,全明本元要地。”(《圆悟录》卷11)是禅者竭尽全力要体证透入的境界:“威音那畔一着子,往古宿衲忘躯命力行之,务要拈花面壁之风不坠,以图报佛祖深恩。”(《虚堂录》卷4)禅宗运用金刚般若,旋立旋破,指出“直饶向威音那畔、空劫已前荐得,犹是鬼家活计,未为透脱一路”(《续古》卷3《佛性泰》),“直得七佛已前威音那畔荐得,犹是话会在”(《圆悟录》卷6),“直饶空劫已前威音那畔,一时坐断,大似钉桩摇橹,胶柱调弦”(同上卷10)。(待续)

(摘自吴言生《禅宗哲学象征》,中华书局,2001年版)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