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二期有关虚云老和尚的一些珍贵史料
 

有关虚云老和尚的一些珍贵史料

刘东亮 整理

2001年11月初,我同吴明山等老师,一起赴河北赵县柏林禅寺拜见恩师净慧大和尚。大和尚得知我们正在整理虚云和尚的诗文、书问等遗著时,很高兴,引我们入书斋,取出一套四本的“惠公禅学丛书”给我看。这是一套介绍台湾惠光禅师及其禅学思想的丛书,包括《惠公禅师年谱》、《宗门讲录》、《禅学指南》、《禅学问答》等四本书,由台湾金刚经洞印行,印量仅有一千册。我当时简单地翻阅了一下,见其中有一些未曾见于其他记载的佛教史料,尤其是有一些有关于虚云老和尚的史料。在第一册年谱的扉页上净慧大和尚题写了一行字:“这是一本极有价值的参考书,可补现代佛教史料的空白,可作当时佛教掌故,——净慧 记1999.1.13”。大和尚还在书中多处夹了字条、划了红线,可见这是他反复翻阅的书。

我看后非常高兴,求师父借我一读,师父笑着答应了请求,但要求限期归还。我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书中有关虚云老和尚的几段资料非常珍贵,如:其中有一段记录了虚老在广东南华寺为五位弟子传法时的详细经过;有一处记录了虚老对三关与见处的精辟开示;还有一处记载了虚老的一些诗偈;另有一段是惠光禅师参虚云老和尚时两人的机锋对答。从这些记载中可以看出虚老对后学的慈悲摄受、逼拶钳锤,同时也可以觑见一代宗师有若锋刀解体似的机流激辩!书中还记录了台湾“虚云老和尚纪念馆”落成开光时的一些原始资料。

由于这些资料对研究虚云老和尚及其禅学思想极有帮助,同时又能反映虚老的一些言行风范、行止作略,故不敢独自占有,遂将这部分内容加以整理,单独成文,公开出来,冀与广大读者同沾法喜,共沐慈光。

惠光法师参见虚云老和尚

惠光法师参见虚云老和尚是在民国三十六年,即一九四七年二月,当时惠光法师已经有了数十年的苦修经历,是国内较有名气的禅师,先后于上海、汉口、长沙、沩山、南京、杭州、广东等地讲经说法,创办莲社,同时在各地的佛学院讲课,并有“惠光禅学丛书”等著作问世。惠光法师于一九四七年二月赴广东南华寺,参见了当时的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蒙虚老的慈悲摄受、逼拶钳锤,被允许经常入室参请,后终于得到虚云老和尚的传法。

《宗门讲录》第271页记载了他们一九四七年最初的见面:

民国三十六(一九四七)年丁亥二月间,师诣南华参见虚云老和尚,蒙其勘之又勘,方许入室参请。一日云公指杯中茶曰:“明印老和尚家有这个么?”师答:“有。”公问:“如何用法?”师曰:“寻常施与干慧饮。”公问:“如何接人?”师曰:“折、摄并举,棒、喝交驰。”公曰:“大德应是满载而来?何必向我这苦老子讲客气?”师曰:“学人苦劳空无所有,特诣尊前求个向上机缘。”公曰:“既有‘这个’,焉得空无所有?”师曰:“脱体‘这个’无有无无,中边不立,连无亦无!”公曰:“这个不是,是个甚么?”师当即豁然领悟,闻法心开,蒙公印可,冥符契合,礼谢而退。

《禅学指南》在第245页也记载了这次见面,不过略有不同:

民国三十六(一九四七)年丁亥二月,因辞脱兴华寺住持等职,恭诣广东南华寺,参见虚云老和尚,正遇云公与五百新戒在说法传比丘千佛大戒。翌夕,蒙惟因知客、素根书记、应真监院、天性法师等介绍,导至公前,礼座已,云公命坐而问曰:“大德曾在哪些常住得益来?”师曰:“亲近长沙明印老和尚十又三年”。公问:“明印老和尚有何嘉示?”师曰:“明公示众曰:‘出山不动草,入海不扬波,处处无踪迹,本份事如何?’”又问:“明老以何为宗旨、以何为体用?”师曰:“以‘无念为宗、不妄为旨、清净为体、妙智为用’”。云公指杯中茶问曰:“明老家中有这个么?”答曰:“有”。问:“如何施用?”曰:“平常给与干慧饮。”问:“如何接引咧?”师曰:“折、摄齐举,棒、喝交驰!”云公曰:“真是婆心过切的作家;大德佛法胀破肚皮,应是满载而来?”师曰:“学人空无所有。”公曰:“既有这个,何为空无所有?”师曰:“本无一物,有个甚么?”曰:“您何必到我这个苦老子这里来讲客气?”师曰:“老和尚垂丝千尺,意在深潭,学人到此无开口处。”如是问答中,老和尚机流激辩!有若锋刀解体似的,数次勘验后,蒙许入室参请。

《惠公禅师年谱》第63页记录了惠光禅师到虚云老和尚处的另一次参问对答,(净慧法师在此页书眉,用红笔写了一个:“好!”)该页写道:

……(二月)七日始抵南华寺;

次晚参见虚云老和尚,正遇其与五百新戒弟子传授比丘千佛大戒。翌夕,蒙惟因、素根、应真、天性等四位法师介绍公前,礼座已,云公命坐而问之,具载《宗门讲录》、《禅学指南》。另有一日拜见老和尚,公曰:“大德佛法胀破肚皮,应是满载而来。”师曰:“学人空无所有。”公曰:“即有这个,何谓空无所有?”师曰:“这个即本,本无一物。”“何必又讲客气?”“老和尚垂丝千尺意在深潭,学人到此无开口处” “哈哈,我不是船子和尚。” “老和尚与船子同行共止有何分别?”“大德与夹山共坐同居,汝未睡落吗?”“即然如是,妄谓佛法胀破肚皮?”“汝作么生会?”“佛法胀破虚空。”“待老僧烧烂虚空免他胀破。”“莫烧烂老和尚的袈裟。”“汝在那(哪)里?”“在最高峰顶。”“何不同行?”“老和尚到顶久矣。”“向后如何?”“披衣喫饭足矣。”“西河一对金毛狮子打架打落水底,直至于今无消息。”“消息何来?”“无所从来。”师即三拜而出,云公唤曰:“大德!转来。”师曰:“无所从来。”

四月十四日晚,云公聘师为戒律佛学院经学教授,十七日开学典礼,廿四日开讲经学,公返云门。

虚老说“三关见处”

在《宗门讲录》第56页,惠光禅师回忆了虚云老和尚1947年在南华寺的一次说法时对“三关见处”的精彩开示:

师云:“虚云老和尚丁未(净慧大和尚批注:丁未误,应是丁亥,一九四七年)春在南华寺讲开示,三关与见处的关系云:‘下手的工夫屡有变迁,唐宋以前的禅德多是由一言半句就彻悟了道,师徒授受不过以心印心,并没有甚么实法不实法,平日的参问酬答,也不过随方解缚,就病与医而已。宋代以后的人们之根器就陋劣了!虽讲了很多,一点也做不到,要他放下一切,善恶莫思,但他一点也放不下,不思善就思恶,到那时佛祖亲临亦无法可施,实不得已采取以毒攻毒的方法,教人看话头,甚至要咬定个死话头,咬得紧的,一刹那间都不要放松他,才是得力处;又如老鼠啃棺材,啃定一处,啃不穿则不止,一但啃穿了就有喫 ;即是制心一处,以一念抵制万念,以万念的力量集中一处总成一念,来参这个“是谁?”——或专参拖这死尸来行的是谁?或参坐的卧的是谁?或专参父母未生前谁是我的本来面目?或参念佛是谁?或参拜佛的、持咒的、诵经的、穿衣的、吃饭的、起妄想的、动念头的、讲话的、欢喜的、静的、动的、笑的是谁?或专参本心是谁?或专参自性是谁?总而言之,行住坐卧,一切时、一切处、时时处处都要看住他!看他到底是谁?究竟是谁?要参穿他、要抓住他。这才是大丈夫看公案,乃至看屙屎、放尿的是谁?把他看到底,看他究竟是谁?是佛?是魔?是心?是众生?以我不动的话头如金刚王宝剑,佛来斩佛,魔来斩魔,心来斩心,众生来斩众生,即是要绵绵密密的参去,惺惺寂寂的看住,看他到底是谁!?是我?不是我?我字是这个的代名词,实非真我,连真我的念头尚不可得,然则究竟是谁咧!?要有这样的疑情才有进步,要通身都发疑情,才算是真参实学的工夫!发真疑情方有办法,一到机缘成熟时,看清了、参透了,忽然惺惺寂寂的化境现前!即是顿寂寂底,骇悟大彻!即是悟寂的化境,哈哈大笑而已,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不许人知,到那时天人尽忙煞了,天龙八部互相报曰:“人间某比丘今日成道!都去散花供养吗?求说妙法!”这样一来已打破了本来的面目,已得了深深的见处。未破本参的禅德有这样的彻悟,是破本参的见处;破了本参的人有这样的彻悟,是透重关的见处;透了重关的人有这样的彻悟,是出生死牢关的见处;出了生死牢关的人有这样的彻悟,是蹋祖关的见处;乃至是八相成道、入般涅槃的大见处;这样的见处也不难、也不易、 只要工夫纯熟、大相应、大吸力,就能做到。你们想要工夫大相应,先在跑香的时候返观观自心,自心本净;返闻闻自性,自性本空,明明历历参到底!集中审问:到底是谁?究竟是谁?大发疑情了,再登座参,更要深深审问,直到五蕴皆空了,身心俱寂了,了无一法可得,直见自性本体,这才是大好相应、大得力处。从此已后,昼夜六时行住坐卧,身心稳寂,寂寂惺惺,寂参惺悟,日久月深菩提稳固,一旦大彻大悟,死如幻了矣!到那时才知道实无一关可过,尘劳佛事,幻化法门,上无佛道可成,下无众生可度,无修、无证、无作、无为、任他安名立号,唤佛唤魔,皆与本分上毫无交涉,到那时彻底明白老僧不骗你们,讲的是假,悟的是真,除去真假两头,大家参看。’”

虚云老和尚南华传法

《禅学指南》第246-250页记载了虚云老和尚于国民民国三十六年(一九四七年),在广东南华寺为定慧、佛果、素根、安性、惠光五位弟子传法时的详细情况:

一日惟因知客领导四位大德上方丈,请老和尚上堂说法,师亦临时参加,云公升座拈香请圣毕,扶杖曰:“一华五叶随拈出,体用原来本一家,千枝万派同根本,不脱曹溪一雨华。人云:‘如金作器,器器皆金,似火分灯,灯灯是火’;虽然枝叶繁茂,其根本乎一体,汝等智眼顿明,自然了法无二。临济家风,白拈手段,机势如电卷山崩;棒、喝交驰,赤毒似杀人追命;照、用齐行,宾、主历然,人境纵夺,一切差别名相,不离向上一著。今有上座定慧、佛果、素根、安性、惠光等五位大德,同参向上,各立门庭,挂本来衣,不离方寸;中边不住,格外提撕,应物全真,随流得妙;但用心亲切,参究认真,忽尔身、心一如,慧光顿发,觑破空劫以前,亲到本觉之地,有口难宣,有笔难述,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欲开方便之门,显示本心之体,须假言辞,旁通譬喻;今有猛虎喉中雀,骊龙额下珠,二名一体,实相无形;贵买贱卖,估价底谁?”良久,素根问曰:“如何是顿悟、渐修,不离修证?”公曰:“顿悟证理,渐修证事,事理圆融,心含广大;顿悟渐修而来,渐修终必顿悟;本来无修无证,无住无为,病愈药除,假名修证,祖祖默授,佛佛心传,无非点破您自己家珍,锥穿您心光明藏。无始尘根没断,偷心未死,是故不离修、证;顿悟事理,合头合辙,悟在刹那,迷经累劫,若得偷心死尽,狂妄始歇,歇即菩提,非生非灭。”问:“立何为宗体?”答:“惟此真心立为宗体。”问:“佛祖过去,正法谁传?”答:“心正法正立为宗体,老僧授汝不二法门,斯体清净本自圆明,顺流不染,逆流不净,居凡不减,在圣不增,处类虽殊,其心不二,智慧了之光明显,烦恼尽之妙体彰,离此别修终成魔、外;赐汝法名宽素,保任圣婴”。素根恭诚礼谢。

安性问曰:“宗、教本一,如何分二?”公曰:“宗即无字之教,教乃有字之宗。”问:“何为教外别传?”答:“教以语言、文字,渐悟妙解,宗离语言、文字,顿悟自心”。问:“何能契会?”公曰:“六祖示慧明有云:‘屏息诸缘,勿生一念’;良久又云‘不思善,不思恶,正恁么时,那个是明上座本来面目?’慧明当即言下大悟!此即偷心死尽者,顿悟契会。”安性当下心惊意骇,忽然见新,自肯承当契悟本性。云公赐名宽性。

佛果问曰:“如何是向上宗旨?”公曰:“云门家风古。”问:“云何是‘孤危耸峻?’”曰:“高高山顶立。”问:“云何是格外提撕?”曰:“剪除情境。”问:“如何是方便度人?”曰:“以古人之棒、喝、机锋,折、摄、转语、默契等,是为无上伽陀!方便有馀,赐汝宽佛。”佛果礼谢。

惠光问曰:“海阔天空本无一物,生佛体用不一不殊,尽虚空、遍法界,无非一个无缝塔!若随机不变,以何为体?不变随缘,以何为用?体用本宗以何为旨?”云公执杖向空中画一个圆○ 相曰:“圆同太虚无欠无馀,是为本体本用,体用圆融为宗旨。”良久,公曰:“三句关键,一字机锋,金风露体,北斗藏身;自家宝藏与佛相同;宗乘一唱,三藏绝诠,祖道才兴,十方坐断,诸大德!那个是佛?”师曰:“我与十方诸佛把手同行,亦不知那个是佛?”公曰:“三三了了,两两明明;听吾偈曰:“

净白传心印,随缘接后毗。当机密摄众,缘尽隐深林。

转世常住世,悲愿莫违愿。定慧等亦然,吾与常见面。

赐汝法号佛光派名宽照,再听一偈曰:

宽身横卧妙高峰, 照破乾坤万象新。

佛日烁空宗大振, 光明绝顶自家风。”

公复曰:“定慧名佛慧,佛慧派宽心,诸位他时传佛心印。”说毕下座。

公复赐师圆相意旨,命常入室参请,机锋转语犹若锋刃解体,利剑活人的相似!已而命师于戒律佛学院讲课年余。

明观问虚老年龄

《禅学问答》第63页,惠光禅师在回答明观和尚的问题时,谈到了虚云老和尚的年龄问题,兹抄录于下:

问:虚云长老佛门慧日,自公圆寂黑暗满天,寿高德望人天师表,近被胡适妄评,年龄、父僚宣非实在;光绪甲辰有僧广济,时谓老人六十四岁,湘乡县萧家冲人隔田相望,悉公事实与否?岑学吕翁亦在查问惠公在台或有所闻,请向灵老、夷公询问详悉,覆示告知深重铭感。

答:光绪庚子吾年十三,闻德清名,未谋其面,皈依恩师上超下静,俗名王普道,秀才出家,有官不任,专炼金丹,咸丰三年教萧荣国道书,及教内外气功坐法。咸丰乙卯超师祝发,密示荣国出俗之时、方;吾年十四闻超师曰:“弟子萧君荣国,已落发受具,时龄二十,法号德清,其父玉堂,泉州太守,壬戌告老回家(湘乡县过河廿五里萧家大冲,距俨然山五十里许)。”光绪丙午(光绪32年,1906年)虚老来台,参观灵泉禅寺及游全台,时龄六六留影灵泉。

民国三十六年九月,吾在华南上公信于云门,公回信中有颂曰:

百八烦躯老冻浓,风前残烛险犹凶。

虚空挑雪填枯井,月影推云建腐丛。

问:李公国芳出身尊谱,可得闻乎?

答:李国芳堂家谱载云:“芳公先父名虎军,讨贼于浏阳,驻守三年太芳始生,字勉林,号兴锐,咸丰二年移居浏西枨市,出身会示,初从曾国藩治军,时名兴锐,与张之洞、许竹筠、彭楚汉、萧玉堂等交为亲戚僚友;同治间知大名府,光绪初累擢江西巡抚,结教案二千余起,偿恤八十万金,皆撙节营饷以弥其阙,不苛捐扰民,官至两江总督;光绪三年八月间,家室一部份由浏阳西乡移回祖籍,湘潭县西文家滩北宅李家芳老屋;光绪戊子八月五日奏上告老归家,廿五日始抵家乡,次年中秋高龄九二,奉颁百岁功臣告老还乡之旨;光绪庚子虚公年龄六一,隐居终南,始号虚云;光绪壬寅二月十九日,芳祖无疾,念佛西归,谥号国芳。”

(编者注:虚云老和尚生于清道光二十年,即1840年,1959年圆寂于云居山茅蓬,世寿一百二十。——引自《中华佛教百科全书》)

台湾“虚云老和尚纪念堂”开光

《惠公禅师年谱》记录了1961年惠光禅师为台湾虚云老和尚纪念堂落成开光时的一些原始资料,书中第84页载:

前年(1959)九月虚云老和尚圆寂,去岁灵老与惟定建造斋堂和虚公纪念堂,九月落成,廿三日虚公遗像升座,请师说法开光,四众三百余人,师曰:

“诸位合掌:佛性非同异,千灯共一光,本来无一物,何处有商量。炉中炸乍热,戒定慧香,法界蒙薰,普同供养。真正佛法不落文字语言,无相光明遍照十方世界,十方诸佛一切众生,本体斯同光光互照,自性本体包含万象森罗,事理圆融不昧轮回因果;四众同堂,请道一句“开光”二字作么生会?咦!拟议则非是,不道亦是非,拟议不道时,颠倒退缩义;佛性空寂无相无名,既不可见色闻声,复何堪拟事议理,言前密意充满虚空,清净法身遍一切处。

虚公诞迹:

虚公降世,生诞泉州。归籍湘乡,成年入道。名山遍礼,中外恒游。苦行空前,高旻彻悟。忍辱第一,雪饮风餐。受难俱多,浮沉数次。终南鸡足,鼓山宝林。云门云居,中兴祖道。

说法示寂:

中外遍迹,天下驰名。客岁三秋,云居善逝。风动大陆,万众登山。睹影追思,均瞻舍利。香花供养,哀恳虔诚。如失宗亲,如丧考妣。世界追远,片地佛声。百万人群,全球法会。

遗像升座:

剃度徒眷,宝岛一支。建纪念堂,永供遗像。千祥云集,梵宇落成。遗像升座开光,四众争先供养。人人获福,个个沾恩。果证三乘,位登十地。虚公本光本具,无始无终。从来不缺不全,非得非失。即然如是,光自何开。各具本光,光光无尽。虚公遍体放光,大众如何未见?须假开光令睹善巧法门方便,若人见公遗相乃至闻彼法名,同发菩提道心共入毗卢性海。

执笔诵咒开光

此宗千支万派,同放无量光明。恭对遗像尊前,开出金毫相光,教有真言,谨当持诵:(大悲神咒三遍,般若心经一卷,摩诃般若波罗密多三称,无量金光放扬普照。)开光即毕,大显神通,放出妙有金光,照破中空世界:

曹溪一水分千派,耀古澄今无滞碍。

狮王哮吼出窟来,光明寂照恒沙界。”

四众三百余人,典礼完成,各各归去。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