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2年度第一期从地狱到天堂
 

从地狱到天堂

刘东亮

网上有佛教聊天室、佛学论坛,我常上去同网友们讨论一些问题。有一天,一位网友问了我一个稀奇古怪的问题,他说:“有两个人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宗教,我们给其中的一个人一本《阿弥陀经》,给另一个人一本《圣经》,但是把《阿弥陀经》里的‘极乐世界’全改成‘天堂’,把《圣经》里的‘天堂’全改成‘极乐世界’,其他景物描述也相应修改过来,这两个人并不知道,假设这两个人在得到这两本经典之后,都十分接受里面的教法,并都能按照书中的教导严格的修习,那么请问,这两人在临命终时,各自到什么地方去?是升上了天堂?还是往生了极乐?”

我看到他这个问题感觉非常有意思,问这问题的人,也是很肯思考的一位。当时我回他的贴子时只答了一句话,我说:

“天堂和极乐都是人的心建设的!”

那个网友很快就又回复了帖子,对这个回答赞叹有加。

后来我又思考这个问题,越想越有趣。其实,岂止天堂和极乐是心建设的呢?就连地狱、恶鬼、畜牲道,乃至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娑婆世界,哪个不是人心造的呢?

我们说地狱是人心建的,有例子可以证明:我读过一本专门记录有过濒死经验的人记述在其“死亡”或“垂死”时经历的书,书中有一个信仰基督教的人临死时的经历,他说他见到了天使来接他,接他上天堂,而那些天使的模样是完全和经典中记述过的一模一样的,身上穿着长袍,胸前带着十字架,后背还长着一对翅膀,纯欧式的天使。

另外还有一位西藏人描述,说他在濒死的时候,见到的是大威德金刚和四臂观音。

不同的是,汉地的人濒死见到的又是一个样子,我在北大时,听我们班王军老师讲她曾经有一位同事临终时抓着她的手,非说自己见到了黑白无常,一蹦一蹦地来抓她,吵着让王军老师赶紧去庙里请一些法物来挂在身上避邪用。

这就有趣了,莫非天堂有好几种,地狱也有好几种不成?!回答是:岂止好几种,天堂地狱其实一个人一个样子,变化万千,有多少人就有多少天堂,多少地狱!有的大致很象,但细节处不会完全一样。因为它们全是人心创造的!一个人,他接受什么样的文化,有什么文化背景,对美丽的理想化认识和丑的恐惧认识就不同,那么就有什么样的天堂和地狱。他一生行善,按佛教的说法当生“天人道”了,那么如果他接受中国传统文化,那么,他上天可能见到的是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和王母娘娘,而且还都很可能是古装的。我爷爷那一辈儿的人们一准如此,见到的天神都是金盔金甲,手持十八般兵刃的。可换个现代的孩子,见到的天神可能会抱着个卡宾枪!哈哈!因为孩子们的天堂是孩子们的心建设的嘛,鱼雷导弹是他们的武器!

欧洲人上天时好多能见到圣母玛利亚和光屁股长着一对鸟翅膀的黄毛小天使,后脑勺上还顶着个光圈,而非洲人见到的上帝就是黑皮肤的。欧洲人下到地狱里见到的是但丁《神曲》里描述的样子,里面大多坐着的是萨旦而不是穿长袍大袖的中国阎王,更没有我们中国国产的牛头马面和左手拿着生死簿右手举着大毛笔的红胡子判官了。——要知道我们中国的佛教徒的地狱里还有地藏菩萨呢!这就说明,一个人他接受什么样的文化,具有什么样的文化背景,命终之后“对于他”就有什么样的天堂和地狱会出现。

佛教里说,这些都是他自己的心所化现的!唯心所现的。关键是他接受的是什么。我有一个朋友,他是天主教徒,虽然生活在中国大陆,但是因为他信仰的是天主教,在他的宗教体验中,见到的都是欧洲神祇,从没见过本土神仙。你看,居住地不是主要的影响,最重要的还是在心上。同理许多华人就算漂洋海外多少年,晚上还是能梦见周仓、妈祖、关老爷,一个道理,就象信基督教的人很难梦见观音菩萨一样,《红楼梦》里的刘姥姥肯定没有梦见过丘比特冲她放箭。

可能就会有人说:你说极乐世界和天堂地狱都是人心化现的,那么天堂不是子虚乌有的了?西方极乐世界不是子乌虚有了?我说:不对,极乐世界还是有的!只要你认为现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有的,是真实的,那么极乐世界也好,天堂地狱也好,都是真的!在你没有参破它们之前,对你来说天堂地狱都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的!它就是真的!

我们先说极乐世界。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以广大慈悲之心,参考十方佛土的优点,为方便接引众生而化现出来的一个世界。

如果众生果能信佛念佛,那么这个人就能和阿弥陀佛的大愿相应,感而遂通,定能往生。因为阿弥陀佛在大愿里提出的要求就是忆佛、念佛,念到一心不乱,净念相继,如果大家念佛符合这个要求,那么就是相应了,就会有一个对你来说绝对真实的极乐世界出现。

那么你说那个极乐世界既然是化现的,那么便不是真的了?回答:不对,真与不真是相对而言的,你说你现在生存的这个世界真么?若说是真的,那么极乐世界也是真的。但有人却指出这个现实世界是假的,不实的。那他也识得极乐,而他所识的“极乐”却可以不假。因其认得实相故。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的广大慈悲心化现的,而现在我们所处的这个娑婆世界都是我们的心所化现的,你看见的世界是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你的业力,你的心境如此,所以化现的世界如此,它也是化现的也是不实的。极乐也要由你的心和业去建设,即所谓往生也要“资粮”,“资粮”就是行善和“念佛”而产生的业力、心力。

同一个世界,你的心力、业力不同,化现出的模样就不同。比如天人见水是玻璃宝石,可以在上面行走;人见水是饮料,是水;鱼见水是空气,是生存的空间;地狱恶鬼见水则是脓血。

虚云老和尚的弟子中有一个叫朱镜宙的,法名宽镜,他是国学大师章太炎(炳麟)的女婿,他在整理章太炎遗著时发现了一封答宗仰上人的信,记录了他每天到冥府做阎王的事情。朱镜宙后来根据此写了一篇文章《袁世凯想做皇帝,章太炎怕做阎王》,文章大意是说,1914年十二月初,章太炎在夜梦中有人拿着明朝武帝时的名臣贤相王鏊的大红请贴,来请他去赴午宴,出门,有马车等候,到则有一圆桌人,其中有印度人、欧洲人等,汉人中有夏侯玄、梅尧臣,都是历史名臣。王鏊说他自己现任冥府官员,也就是阎王爷,想请章太炎来共同料理冥府审判之事。章太炎先生是精通佛法的佛教徒,他在席间曾提出铜床铁柱、挖心剜目之类的刑罚太残酷了,能否废除?王鏊曰:“固所愿也。”于是对这些酷刑明令禁止了,而且撤消了行刑狱卒。以后,就每夜于梦中到此视事判案,负责审判亚洲东部人在死亡后的神识。但是,他总能听说有一些狱囚反映地狱中有极惨重难忍受的诸般酷刑,他认为是狱卒私设此等酷刑,便尽撤狱卒,但是反映还是不断,自己亲自查看,也并无酷刑。于是就往问囚犯,狱囚说:“虽无狱卒还是有那样极惨重难忍受的诸般酷刑。”并且当面指出弄具给他看,章先生仍不能见到,故归而大悟:此是罪人业力之所感现,那些残酷刑罚的地狱惨状都是那些囚犯自心感得,其心缘何感此?生平造诸恶业使然。自己到此也是共业所感,冥司狱卒皆以瞋心参预其事。章先生在奔走革命事业中,多见世上不平事,自不免伴随起瞋心,就静坐参究自性,去除瞋心,以免久任此职,心实厌之。为此曾写请假书焚烧,但还是不起作用,他在给宗仰上人的信中说:“来示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医垢,自思此由瞋心所现故耳。”在经历了四个多月以后,此事乃绝。此即经中所谓“业力不可思议”,亦即“习气难除”之证。经言:“阿罗汉习气未净,惟佛方能除尽。”可见除习气需要硬功夫。

可见,心是建设这一切鬼神世界、神圣世界的主体,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也同样是心这个主体建设的。而这个主体本身也是虚妄不实的。这样来理解,无有一法是实的。所以,只要没做到干净剿绝,天堂、地狱都是存在的;而对于能够参透实相的人来说,古今中外种种地狱于一弹指倾即可全部摧毁,十方佛土于一念倾俱能建立,关键的关键,只在一心。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