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 2001年第六期 / 慧可大师与司空山
 

慧可大师与司空山

林斗山

位于安徽省岳西县境内的司空山,是中国禅宗二祖慧可大师传法的道场。

慧可大师是创立中国禅宗的祖师之一。正如赵朴初先生所说:“司空山是中国禅宗的道场,二祖是中国禅宗的初祖,达摩是印度人,慧可大师才是中国禅宗第一人,没有他就没有中国佛教禅宗今天的发展。”(见台湾《安庆分讯》1992年二、三期合刊第26页)这段话既肯定了慧可大师在中国佛教禅宗史上的重要地位,又明确了司空山是中国禅宗的道场。

慧可(487-593),俗姓姬,初名神光,河南虎牢(今荥阳县汜水镇)人。青年时代,在洛阳龙订的香山依宝镜禅师出家,于永穆寺受足具戒。

南 下 之 前

慧可是一位有大学问的禅师。他少年博学,精通内外典籍,公元527年40岁时,遇天竺沙门菩提达摩游化嵩山、洛阳,“即往亲迎,奉以为师,从学六年,精究一乘,理事兼融,苦乐无滞。”北魏孝武帝太昌元年(532),遂得达摩祖师传授正法眼。达摩以四卷《楞伽经》授慧可曰:“我观汉地,惟有此经,仁者依行,自得度世。”并咐偈文曰:“吾本来此地,传法度迷津,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慧可得到达摩真传以后,专弘玄理,在邺宣扬“情事无寄”和教义,因而被人妒嫉,“非理屠害,遭贼斫臂,几至于死,初无一限,以法御心,不觉痛苦,以火烧斫断处,止血裹帛,乞食如故,曾不告人。”(见《六祖坛经注释》218页)这里把慧可何以“断臂”的前因与后果讲得很清楚,合乎情理,史实可信。

弘 教 之 举

正当慧可大师在禅理禅法上得到大彻大悟的时候,中国佛教遭受了空前的劫难。

北周天和二年(567),因国库收入骤减,还俗沙门卫元嵩上书请删寺减僧,说:“治国岂此在(在此)浮图?”进而又说:“唐虞无佛图而国安,齐梁有寺舍而祚失。”早就对佛教有疑虑的武帝宇文邕把卫元嵩的话作为禁佛的理论依据,先后7次召集百官及沙门、道士辨(辩)论儒、释、道三教的各家主张。天和三年(568),武帝亲讲《礼记》,欲以儒术治天下。建德三年(574),5月15日,武帝下诏灭佛法。慧可审时度势,果断离京南下,以求佛教在东土开花、结果。在这种形势下,80多岁高龄的残僧慧可,与林法师共护经像南逃,几经转辗,来到安徽省境内的皖公山。后来的实践证明,这是非常成功之举。

选 胜 之 妙

尽管武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灭佛、道二教,一时间经像悉毁,沙门、道士还俗,三宝福财散给群臣,寺观塔院赐给王公,声震朝野,波及全国,但在离嵩洛较远的南方,却影响不大。

慧可来南方的目的,就是为了建立道场,传法弘教。他从几十年的实践中,分析了当时形势,得出的结论是选定佛教道场,必须远离城邑。因此,在僧璨的帮助下,他找到了司空山这块风水宝地。并自豪地留下七言绝一首。诗曰:“跃过三湘七泽中,两肩担月上司空;禅衣破处裁云补,冷腹饥时嚼雪充。”

司空山,历史悠久。相传战国时有位淳于氏,定居司空。此人一生为官清正,后隐居于此,故名“司空山”。其渊源于周,开发于汉,盛极于唐,冷落于宋。

司空山,是大别山腹地,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俱佳。这里东与舒州皖公山、西与湖北黄梅冯茂山均只相隔百余里。司空山海拔1227米,方圆35公里,崇山峻岭,地势陡峭,俗有一峰玉立、丹笔鬼工之称。南视端岩,若画照海;西瞻绝壁,势似刺天;东秀群峰,如仙朝拜;北望诸山,叠嶂层峦。慧可来到这里,被独特的自然环境所吸引。开始住在主峰下“仰天窝”云中石洞里,后在洞前加盖石室。内有滴泉,常年不涸,叮呼声响,似敲木鱼;一龛泓水,冬温夏凉;藏幽面壁,龙虎环抱。后依石峰,顶峭壁陡,千仞屏藩,万峰朝供。洞前的钵盂山,维妙维肖,佛教道场,天造地设,慧可与他的高徒僧璨,在山上习禅弘教,慈风远播,四方信士慕名朝拜者络绎不绝。为适应当时形势,便兴工建庙,后被称为二祖寺,即禅宗名刹。唐天宝三年(744),二祖寺本净禅师奉诏入京,宣讲禅宗禅法,深得唐玄宗赏识,赐号“大晓”,拜为国师还山,敕建“无相寺”,造僧房5048间,下院有9庵4寺,僧尼数千,可见当时香火之旺盛。随着司空山的名气不断提高,历代都有名人造访。唐代大诗人李白曾避难隐居过此山,并写下了《避地司空原言怀》和《瀑布》等不朽诗篇,同时兴建了太白书堂。自此人们把司空的二祖禅刹、太白书堂、南崖瀑布、赤壁丹砂、银河夜月、鸟牛古石、洗马池、北岭松风等名胜选定为该山八景。这些景胜,因受历次兵灾和无情风雨的侵袭,大多被毁,现正在恢复和开发中。

收 徒 之 策

僧璨何时何地拜见慧可,史记不详。众多资料传载,隋文帝天嘉七年(566),有一居士,年愈四十,不言姓氏,有疮疾,以白衣谒二祖慧可。求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和尚为我忏罪。”慧可说:“把你的罪对我说,我为你忏。”来者沉思地说:“我还说不出我的罪究竟在什么地方。”慧可说:“我已为你忏过了,你最好要皈依佛法,出家僧住,”居士说:“今日见到和尚,已知自己是个僧人了,但不知何为佛法。”慧可说:“是心即是佛,是心即是法,法佛不无二,僧宝亦然。”居士领悟地说:“今日始知人的罪不在内,不在外,也不在中间,在于其心,佛法也是如此。”慧可闻言,深器来者,即为剃度,说:“是吾宝也,宜名僧璨。”其年3月18日,于光福寺受足具(具足)戒。并嘱咐僧璨:“宜处深山,未可行化。”于是僧璨便离开慧可,南下至舒卅皖公山(即今安徽省潜山县境内国家级风景名胜区天柱山)。据此推算,僧璨见慧可当在邺都,正值慧可言满天下,名声远播之时。

传 衣 之 地

北周灭佛,慧可与林法师护衣法南下,来到皖公山。《荷泽神会禅师语录》[五一]载:“周武帝灭佛法,(慧可)遂隐居舒州岘山。达摩灭后,经四十年外,重开法门,接引群品,于时僧璨禅师奉事,首末经六年。”[五二]载:“璨大师至罗浮山,三年却归至岘山……,合掌立终,葬在山谷寺后。”僧璨归寂之地是皖 山山谷寺。(即今之三祖寺)这说明岘山即是皖山之误。

慧可于574年南下,先在皖山找到弟子僧璨,576年卓锡司空山重开法门,僧璨事奉六载。隋开皇二年(582),慧可在司空山把衣法传给了璨,其传衣石,至今仍是著名景点。禅宗衣法有了传承,慧可便回邺都“还债”去了,经十一年到达成安县被害服毒而终,享年107岁。

僧璨得到了禅宗衣法的真传,即回山谷寺弘法。这时从566-578年的全国禁佛运动已经过去。特别是武帝逝世,宣帝、静帝先后继位,佛教已开始兴盛和发展,僧璨方从地下活动,转到公开传法。从此,才有禅宗四祖、五祖、六祖乃至以后发展的各宗各派,进而传遍全国和东南亚国家。

司空山自宋明以后,多次受到破坏,并受多种因素制约,逐步冷落。1990年10月全国政协副主席、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亲临考察,深感不安,当看到太白书堂,沉思片刻,即赋七言绝句一首。诗曰:“早闻太白读书堂,梦想登观恨未尝。不意耄年行脚到,谪仙不见见空王”。表达了相见恨晚之情。在朴老关怀下,各级领导和十方信士积极支持与参与司空山的开发建设。现在二祖佛殿已经落成,于1999年农历六月初二举行了隆重的佛像开光仪式。千年古刹,重振雄风,香火旺盛,经声远播,钟鼓齐鸣,响彻云霄。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