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 2001年第五期 / 禅——茶与人生
 

禅——茶与人生

养 觉

师父喜欢喝茶。每天午饭后,小僧都会准时清洗师父的茶杯,先倒上一杯温水,用绒布小心翼翼地把茶渍拭去,再倒进些开水清一清,即刻便杯洁如新,然后撮上一些新茶,一般都是绿茶,特别是自产的云居茶,是师父平常爱喝的。滚沸的水斟到杯口,茶叶马上在杯中掀起一股绿浪。在清香的热气中,干瘪的茶叶顿时展开成齐整的嫩芽。不要说喝,仅仅是看看这些茶叶,也是一种快乐的享受。

师兄弟们都不爱喝茶,只是欣赏。渴了喝白开水,盘腿坐在师父旁边,这时师父总会喃喃地说:“先把茶喝好,再参禅,禅-茶一味的呀!”“真的吗?”小师弟故作惊讶地问道。那调皮的神态逗得师兄弟都笑,师父也笑了。过后,师父沉默著,不再开口。他明白现在的年轻僧人是自己也不能理解,更无力把握的。

师兄非,是由其哥哥带来一起出家的,信仰基础本来就薄弱。而云居山又规矩严格,更兼其哥哥管得极严,每天监督其随众作务,因此三天二天闹意见。僧值将此事汇报于师父。师父说:“茶还没有泡开呀!”师父的话小僧不懂,忍不住问道:“师父,你说茶为什么没有泡开?”“这个吗?话就长了。”师父喝口茶歇口气说:“有时水不热,有时茶太差,有时是时间短,有时……。”“您只说师兄非这壶茶,为什么没泡开?”小僧急问。“水不到火候,时间也短。”“再加加水添添火,过些时候就好了嘛。”果然,过了些日子,师兄非变得积极上进,一切都不用监督了。

师兄善,在俗时是个大专生,出家后勤于学习参禅,“好象”有点心得,深受诸首座喜爱。他因此自我感觉良好,脾气特别大,若无意冒犯,则骂不绝口,而且目中无人,大有“唯我独尊”的感觉。师兄弟们也不敢说什么,大伙一筹莫展。师父仍然每天午饭后,不紧不慢地喝著茶,偶尔唠叨一句:“茶没泡好呀。”“为什么没有泡好?”小僧问。“茶叶太凉,水再热也烫不开。这哪里是茶叶,分明是石头子嘛。”“再换新茶好不好?”“那可泡不出这个味儿了。”第二天,师兄善破天荒地到斋堂去当行者了。一年后,经过各方面考核,师兄善符合条件,被调到别处任当家去了。

小僧在云居山出家也有七八年了,一直随侍师父左右,掌管文案。常常力不从心,也很辛苦,很想出去参学,苦于没有机缘。刚好五台山妙法师来电话,请小僧去五台山佛学院授课,不禁动了念头,执著要去。“茶是白泡了呀。”师父又念起了神秘的茶(禅)经。“怎么会白泡了?”小僧问。“按理这茶泡的怪好的,可是再好的茶,人一走,也就白泡了。你没听说‘人走茶凉’吗?”“我还是要喝的,又不倒掉。”“凉茶不能喝,喝了会坏肚子。”“那我用手捂住。”“你的手能一直伸这么远?”师父有些愠怒,又无可奈何地叹息道:“小孩子不知世事凶险呀,到时就由不得你了。”

小僧默默地看著师父枯瘦的大手,紧紧地握著小小的茶杯。师父慢慢地啜饮着,品味著。

“禅——茶一味呀。”师父常常这么说。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