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 2001年第五期 / 鸽 子
 

鸽 子

黄 洋

丈夫在深圳工作,而我在北京,真是南北两地分居。每当看到大街上,公园里,那一对对亲密的情侣,一个个欢乐的家庭,我便不免顾影自怜,凄然泪下。丈夫是个喜静的人,除了工作,便是看书。我们平时通信少,电话也少,半年难得见一面。我是个活泼外向、感情丰富的人,因之常常倍感受到冷落而情无所托,寂寞无聊。有时甚至觉得自己的思想在干涸,身体在枯萎,生命在凋谢。我变得敏感而浮躁,脆弱而多愁,极易受伤。

有一天,我去寺院拜访妙老。

他说“你的脸色很难看,是不是病了?”

“唉,一周一个电话,他还嫌多,说我打扰了他。这是什么丈夫?什么家庭?一点温情和乐趣都没有。’俄边叹气边发牢骚,委屈极了,只感到周身的血液都在颤抖,眼泪在眶中直打转。

妙老沉默不语,带我到园里去看鸽子。

最近,有一只鸽子天天来,也许,它就宿在庙子里的某个地方——檐下,或树梢。

妙老往地上撒一把碎食,鸽子老远便大摇大摆地踱了过来。那是一只灰白色的大鸽子,样子温驯而安祥。你不故意去惊吓它、撵它走,它便自由自在地啄食、吸水。它时而满院溜达,时而展翅飞翔,时而静立侧耳——似乎在认真地倾听,时而又“咕咕”长鸣,象是在欢歌笑语。偶尔,天空飞过一群鸽子,呼朋引伴的,它却连头也不抬,自顾玩耍、觅食、清理羽毛、晒太阳。悠闲自在,如入无人之境。

我举起相机给它拍照,它也不惊不恼的,一会儿飞上屋檐,一会儿飘回大地,一会儿在你面前逛来逛去,一会儿又跟在你后面“邯郸学步”,逗趣得很。它真象一个得道者,自在,无忧,外界几乎干扰不了它宁静的心。喜群居的鸽子,竞有如此定力,真是不可思议!

一只鸽子,尚能自娱自乐,把自己与自然融为一体。阳光、空气、绿树、鲜花,一切都是它的。天地的春秋,便是它的春秋天地的快乐,便是它的快乐。多么永恒的拥有啊!我为什么老是向别人苛求内心的宁静与快乐呢?丈夫的一句话、一个电话,就能令我欢笑或痛哭,我的情感为什么如此地脆弱,如此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和支配呢?我的定力竟不如一只鸽子!

“自性弥陀,唯心净土。”妙老给我写了几个字。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才是自己快乐的主人,安祥的源泉就在自己心中!

烦恼即菩提,心挣得自在。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