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 2001年第五期 / 香林澄远
 

香林澄远

印 心

澄远(908-987)俗姓上官,四川绵竹人,幼年投成都真相院出家,16岁受具足戒,后四出游方,至云门文偃处。云门文偃见他聪明伶俐,就让他做了自己的侍者。

一天,僧众上山除草,忽然一位僧人惊叫起来:“山下的村子里起火了!”

众僧顺着他的手指望下去,果然烟火滚滚。

澄远问道:“哪里有火?”

原先惊叫的僧人反问道:“大家都看见了,难道你就没有看见?”

澄远说:“我就是没看见。”

一旁的僧人不禁骂了他一句:“你这瞎子。”

事后,双泉师宽听说此事,赞叹道:“世俗火焰都不放在心上,只有我澄远师兄才能得此三昧。”

一天,澄远走过云门文偃的方丈室时,只听见云门文偃在里面高声叫道:“远侍者。”

澄远急忙走进方丈室,正想答应,云门文偃问:“是什么?”

澄远非常纳闷,他思前想后,总是猜不出师父的用意。

以后,每当澄远听到云门文偃喊他“远侍者”而想答应时,云门文偃都要问一句:“是什么?”

十八年过去了,澄远终于有所觉悟,云门文偃笑着说:“我今后不再叫你了。”

一天,澄远向云门文偃辞行,打算到别的地方去行脚参禅。云门文偃说:“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可以走。”

澄远说:“那就请师父问吧。”

云门文偃问:“经文说‘光含万象’,这句话怎么理解?”

澄远正要开口评论,云门文偃很不高兴地说:“我看你还是住些日子吧。”

三年之后,澄远终于悟道了,他知道禅不可说,要用心去体悟,一旦用概念、用分别心去解释,就会有偏差,所以云门文偃问:“是什么?”就是要澄远返心求证,不要执迷于外相。

宋太祖乾德二年(964),澄远回到四川青城山香林院,弘扬云门宗风,世称“香林澄远”。

一天,有僧人问:“什么是达摩祖师西来意?”

香林澄远答:“坐久成劳。”

这位僧人或许以为禅一定有深奥的道理,也许是秘密相传的,故有此问。在禅宗公案中,有关“什么是达摩祖师西来意”的问答,共有130多则,其中以香林澄远的回答最受后人的推崇。表面看来,“坐久成劳”十分平淡,但却深藏禅机。一说到“祖师西来意”,人们总以为达摩带来了什么,于是不少参禅者四处行脚,请求答复。其实世间本无可求之法,无可参之禅,大家何必这样辛苦呢?人们听到“坐久成劳”这句无味之话,自然会把心里的一切问题放下,身心脱落。这句答话深得“云门三句”之味,使人感到有“涵盖乾坤”的隐机,有使人的思路忽然中止的力量(截断众流),同时又使人有顺水推舟那样飘逸的感受(随波逐流)。

有僧人问:“心境俱忘时怎样?”

香林澄远答:“开眼坐睡。”

心境俱忘指一个人修行达到了主观思维和客观对象同时消亡全部空朗的时候,但这只是佛教修行过程中的一种境界,而不是佛教修行的目的。如果在修行中把这样一种境界当作目的,在香林澄远看来,这就好像睁开眼睛坐在那里睡觉一样可笑。

香林澄远把证悟禅理、求得解脱看作是识见自性,一天上堂说:“你们众人都是挑着行李、四处行脚的汉子,你们识得自性吗?如果有人识得自性,不妨站出来说说看。”

停了一会,香林澄远见没有站出来,又继续说:“如果你们不认识自性,即使走南闯北,也不过是昏头昏脑,让人随意哄骗而已。我再问你们一回,各位平时参禅学法,扫地煎茶,游山玩水,有没有想过,到底什么才是自性?”

依旧没人回答,香林澄远继续开示道:“你们成天嘴里说,自性始终不生不灭,没有高下、好丑之分,那么它究竟在哪里呢?如果你们知道了它的下落,也就知道了诸佛的解脱法门。这样,你们就会悟道见性,知道自己是生命唯一的主人,就能始终不疑不虑,说话吐气都理能直气壮,任何人对他都无可奈何。这就好像买田必须拿到契约一样。没有契约,田不能算是你的,即使官府判给你,也没有凭据,早晚还是被人夺去。参禅学法的人也是一样,总要有一颗圆满自在的心。你们谁有契约?拿出来看看。”

香林澄远停住了话,注视着僧众,然后又兴致勃勃地说下去:“自己做不了主人,即使学了一千样巧妙的理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也不过是鹦鹉学舌。卖弄别人的东西,对自己毫无用处。”

在云门文偃的弟子当中,香林澄远算得上是完全继承了其师的风格,常以涵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来接引学人。

有僧人问:“自己生命的呼声是什么?”

香林澄远斜着头倾听,反问:“谁在这里踏步不走?”

那僧人“啊”了一声,恍然大悟,笑着退下去了。

又有僧人问:“师父的灵丹妙药是什么?”

香林澄远答:“不离众味。”

僧人接着问:“吃下去会怎样?”

香林澄远反问:“你咬着了吗?”

僧人忽然觉悟了,连忙礼拜致谢。

香林澄远80岁那年,有一天向知府宋珰告别,说:“老僧行脚去了。”

一旁的通判吃惊地说:“这老和尚疯了,八十岁行脚,能到哪里去。”

知府宋珰是香林澄远的知音,深知其用意,说:“得道高僧,去留自由。”

香林澄远回到方丈室,对众弟子说:“我老僧40年方才打成一片。”意谓经过40年才真正证语禅理,求得解脱。说完就圆寂了。

把去世说成行脚,这是多么轻松恬适。禅悟者已经超脱生死,去留自由,还贪恋人世干什么?这真是一种逍遥自在的精神境界。

云门宗主要是通过香林澄远这一系传承下来的,至元代已无可考。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