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 2001年第五期 / 释迦衣钵今何在
 

释迦衣钵今何在

汤正权

佛陀在灵山会上传法给迦叶,并在多宝塔前以僧伽黎衣围之,告诉他:我有正法眼藏,密付给你,你当护持,二传阿难,并将金缕僧伽衣给迦叶,一直传到慈氏佛出,勿令朽坏。达摩传给二祖时说:“昔如来以正法眼付迦叶大士,展转嘱累,而至于我,我今付汝,汝当护持。至吾灭后二百年,衣止不传,法亦大盛。”即到六祖为止。

佛陀涅槃才一百年,因对戒律和教法各有不同见解而分为上座部与大众部二派,到四百年左右已演化成二十部了。当阿难还在世的时候,就有人把“不解生灭法”念成“不见水老鹤”。所以对同一件事,不同的佛经叙述不一样,这就需要后人去考证和探讨了,使之既符合佛意,又合情合理。我根据所看到的一些资料,对此进行一些探讨,可能有不足和错误之处,希望国内外的学者对此进行补充和纠正,以期达到抛砖引玉的目的。

一、 佛陀辗转相传的法衣究竟是什么衣?

从佛经来看,似乎是一种由金属丝编织的衣服,叫“金缕袈裟”,也叫“金襕衣”,是佛陀姨母波阇波提亲手织成送给佛陀的。由佛陀到达摩已是一千多年了,再传到六祖,最少在1200年以上,一般的衣服是保存不了这么久的。至于是什么金属丝织成的已无从查考了。

二、 佛陀辗转相传的法衣是一件还是两件?

我认为是一件。迦叶传法给阿难时,必须把衣钵给阿难。而有些佛经上说:迦叶结集三藏经教完毕,然后身穿金缕袈裟,“如金翅鸟上升虚空,来到摩揭陀国的鸡足山,发愿:令我身不坏,弥勒成佛,我骨身还出,以此因缘度众生。”迦叶用锡仗敲开鸡足山的三峰,于三峰中敷草而坐,三峰复又敛合,隆起犹如鸡足。迦叶在其中入定,“犹如密室,不坏而住,”以待弥勒出世。各种佛经关于迦叶在鸡足山入定的介绍大致都差不多,只有部分佛经说,迦叶是穿着金缕袈裟在鸡足山入定的。这显然和佛法单传的事实不符。不可能有两套衣钵,一套由迦叶保管将来给弥勒佛,另一套用来传法。这就是说,迦叶在鸡足山入定时,没有穿“金襕衣”。衣钵是在六祖圆寂前由护法神送往鸡足山的。

三、 鸡足山有两个,一个在印度的摩揭陀国,一个在中国云南省宾川县。迦叶尊者究竟在哪个鸡足山?

我认为刚开始时,迦叶是在印度的鸡足山入定的,后来由于佛法在印度衰落,佛法东移,迦叶也随之东移至中国的鸡足山。正如达摩的师父般若多罗说:汝且化此国,后于震旦,当大有因缘,然须我灭后六十七载,乃可东之,汝若速往,恐衰于日下。达摩问他师父:震旦有大士堪为法器否?他师父说:汝所化之方,获菩提者不可胜数。达摩也见中国人有大乘根器,所以泛海东来,经过三年时间到达建康(南京)。当时达摩东来时,整个佛法也东移至中国。禅宗在中国得到创造性的发展,成为中国佛教的一大特色。何况观音、地藏、文殊、普贤四大菩萨的道场都在中国,迦叶也会将道场移往中国。鸡足山的一些灵异现象也证明了这点。如民国初年,社会动荡,各省逐僧毁寺之事时有发生,当时云南滇西镇守使李根源,就是这样一个人。他一到鸡足山就开始逐僧毁寺,虚云老和尚冒着生命危险面见李根源,终于说服李根源,使他由逐僧毁寺而变为佛教的忠实信徒及大护法,第二天移驻祝圣寺,与寺僧同蔬食数日,到八月四日,山中忽遍现金光,自山顶至山麓,草木皆作金黄色。相传山中常有三种光:一佛光、二银光、三金光。佛光连年皆有,惟银光与金光则自开山以来仅现几次,李根源很是感动,更加敬仰虚老为鸡足山总住持,并引兵离去(《虚云禅师事略》理真居士编)。如果迦叶不在云南的鸡足山,三光从何而来?佛教在鸡足山的弘传长达千年,兴于唐,盛于明,当时有36寺72庵,而在法显的《佛国记》及玄奘的《大唐西域记》中对鸡足山的介绍,其灵异方面及佛寺的盛况方面,都不如中国的鸡足山。所以中国佛教界一直都认为,迦叶尊者在云南鸡足山的华首门入定,而把鸡足山礼为佛教名山。可惜清末民初,鸡足山遭到重大破坏。由于虚老的重振,鸡足山乃焕然一新。“时人多谓公为迦叶尊者应世,然以数百年荒废之山,至公而佛宇重新,僧习丕变,外感国王,内感将帅,使千里之内闻法归心,千里之外望风景仰,则谓公即今之迦叶可也”。(《虚云禅师事略》理真居士编)。可惜文革中鸡足山又遭破坏,现在虚老的徒孙,云门宗第十四代传人惟升法师,继承虚老事业,重振鸡足山,要把鸡足山建成象柏林禅寺一样道风整肃的禅宗道场。

四、 六祖以后衣钵何往?

六祖圆寂前,法海再拜问曰:和尚入灭,衣法当付何人?祖曰:吾忝受忍大师衣法,今为汝等说法,不付其衣,盖汝等信根纯熟,决定不疑,堪任大事,据达摩旧记,衣不合传矣(《指月录》)。六祖在圆寂前,对后事交待得非常详细,连五、六年后,有人来取他的头之事都交待了,并说:吾去后70年,当有二菩萨从东方来,一在家、一出家。同时兴化,建立吾宗,缔缉伽蓝,昌隆法嗣。所以他对金缕袈裟和宝钵,也必然会慎重处理。我认为他会交给护法神送往鸡足山迦叶处,以便将来交给弥勒佛。但《五灯会元》上却说:上元元年肃宗遣使就请师衣钵,归内供养。至永泰元年(公元765年)五月五日,代宗梦六祖大师请衣钵。七日敕刺史杨瑊曰:“朕梦禅师请传法袈裟却归曹溪。今遣镇国大将军刘崇景顶戴而送,朕谓之国宝。卿可于本寺如法安置。专令僧众,亲承宗旨者,严加守护,勿令遗坠”。这里所说的请师衣钵,我认为指六祖用过的衣钵,而不是佛陀传法的衣钵,六祖决不会留下佛陀衣钵,由皇室或庙上供养。我们再看两则报导。宋真宗景德四年,诏使送金襕衣给惠州罗浮山中阁寺,供奉释迦牟尼佛像(见《佛祖统记》卷四四)。又元成宗元贞二年正月,招赐高僧金襕袈裟(见《庐山莲宗宝鉴序》)。由这两则报导来看,皇上诏赐或供奉的是高僧的袈裟,可能就是六祖用过的袈裟,他们把这种袈裟也叫做金襕袈裟,但决不是佛陀辗转相传的金襕袈裟。

那么衣钵在哪个鸡足山呢?我认为是中国的鸡足山。因为佛法东来,哪有衣钵西去之理。况且鸡足山上的三光,以及36寺72庵的盛况就足以说明这点。中国是禅宗的故乡,中国所开创的祖师禅,大大丰富和发展了释迦的如来禅。所以佛陀曾说:人身难得,中国难生,佛法难闻。不正说明了这点吗?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