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页 / 2001年第五期 / 内观禅修法
 

内观禅修法

[尼泊尔]护法法师

(接上期)

第三讲

◎ 吸气至手、脚 ◎

今天我们采用数息的方法来静坐。现在,让我们将呼吸清清楚楚地从鼻孔沉到脚底。心里默念著气息从鼻孔沉到脚低,而不是丹田。只注意吸气,不必注意吐气。男生先吸气到右脚,吐气后再吸到左脚。女生相反,先吸到左脚,再到右脚。注意,一定要清清楚楚地吸。这样做几次,脚上会有一种肿大和温热的感觉,血管也会有同样的感觉。接下来,让我们再把气息清清楚楚地从鼻孔吸到手掌。男生先右手,后左手;女生先左手,后右手。全身放松,使肌肉像衣服挂在衣架上一样地轻松。反反复复地练习,身体会有一种温乎乎的感觉。平时我们几乎不曾注意到,诸如血管的膨胀、脉搏的跳动或身体某部位有毛病不舒服的感觉,这时候我们都能够察觉得到。每一个出入息都会影响到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吸气使人感觉安静清凉;因为体外的空气比较凉,吸进来后,体内的火气或热气就会随之而变凉,身体自然会变得轻松。注意,呼吸的时候,不要有妄念,不要作意,只需清清楚楚地吸气即可。

◎ 注意内外声音的吵闹 ◎

是外面麦克风的声音大?或是自己心里讲话的声音大?注意到没有?刚才静坐的时候,好像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那是因为我们的内心太忙了。事实上,我们心里头的声音一直在吵吵闹闹。当我们心里不舒服,烦恼太多太重的时候,我们的心就会很散乱,那时,不管外面是否有声音,我们的心里还是很吵闹的。台湾有个怪现象:某人死了,他的家人便拿著麦克风当街大哭,好象是怕尸体听不到似的,同时还要燃烧一大堆衣服和纸钱。烧这些东西有什么用?除了造成空气污染之外,于活人没有一点好处。静坐的人要了解,这些仪式是迷信,虽然它是传统的风俗习惯。佛陀曾教示我们:不要因为是传统而轻易地相信。

◎ 保持清楚的心 ◎

我们的身体,从头到脚共有三十二种东西,即三十二相。除此之外还有个既无形相亦无颜色的东西,好像电脑的记忆体,它能够储存许许多多你喜欢或不喜欢的资料,这个东西叫做“心”。心这个东西真是太复杂了,有时候,想到不如意的事就沮丧、痛苦,想到讨厌的人就愤怒难过。但是仔细地反省一下,讨厌或痛苦的情绪到底在哪里呢?肠胃里?头脑里?笔记本里?口袋里?还是在家里?我们无法找到它。虽然我们找不到它的形相,但是我们却一直在抓着它,而且抓得很紧,我们的心量就是这样变得愈来愈窄小的,以至只要听到一句不喜欢的话,心里就受不了,全身发热,血压上升。我们要学会看空这一切,放下它,耳朵听见了但不要记住,眼晴看到了但不分别好坏。静坐的目的就是要让心变得清净,心愈清净愈轻松,读书、做事的效率也就愈高。在求学的过程中要经常保持第一名,就必须经常保持一颗清清净净的心。

◎ 经行的功用 ◎

现在让我们来一起练习经行。经行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我一边念一边走,大家跟着我学:脚跟提高,慢慢地离地,慢慢地移动,移动是直的,降低,触地,放下。脚跟提起,离地,移动,降低,触地,放下。就这样去清清楚楚地反复地练习,对每一个动作都明明白白。在家里或散步的时候,随时随地都可以练习,一面练习一面观照,这样做非常有利于身体健康。

我们的脑子里有许许多多烦恼的东西需要处理。经行可以使我们的警觉性得到提高,身体会变得愈来愈轻松。经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每一个动作都要清清楚楚,慢慢地,就像打太极拳一样,这样去练习,体内的能量消耗会减少,身体自然就会健康,整个人看起来很安详。尤其是饭后经行,效果更好,能帮助消化,防止老年性疾病的发生。有些人慢心比较重,贪心比较多,但是只要认真地坚持一段时间的经行练习,就会有凉快、舒服、轻松的感觉产生,烦恼会愈来愈少,身心会愈来愈健康。

静坐前,食物宜少吃。东西吃得少,头脑就会清醒,不打瞌睡,身体比较轻安。我们的身体本来不需要太多的食物。饮食太多,容易引起消化不良,人老得也比较快。

◎ 四大调和 ◎

每天坚持练习呼吸和经行,功夫会变得愈来愈深,身体会变得愈来愈轻,轻得就好像要飞起来似的。感觉身体像要飞起来似的,那时心里非常轻松、愉快。每次静坐以后,躺下来休息,身体轻松极了。如果身体的某个部位有点紧张的感觉,请盘上腿,试着用意念慢慢地吸气,将气吸到那个不舒服的地方,再慢慢地吐气。只要重复做五分钟,紧张感就会消失。我们可以用这种方法来调整我们的全身,很有效果。不要以为吸气、吐气只是个小动作,这里面有能量,它能给予我们生命力,可以调整身体的每个部位。人体由地、水、火、风四大构成,水太多身体会累,火太多身体会燥,地太多身体会重。唯有四大调和,人体才会轻松。外面的四大可调节:如天气太热,可以用冷气或电风扇来调节温度。内面的四大也可以调整,只要你保持心情轻松愉快,每天坚持练习吸气、吐气、静坐、经行,身体自然会调和。

◎ 安静可增强六根能量 ◎

整个星期你们都在做呼吸和经行练习吗?把气吸到左脚右脚、左手右手的时候,感觉怎么样?吸气吐气的时候,是不是比平常清楚一点?吸气的时候,虽然仅仅是把气吸到手脚四肢上,但事实上,整个身体都会受到比较好的影响。吸气时,全身会变得非常平静,六根的能量愈来愈大,眼、耳、鼻、舌、身、意的觉受愈来愈清晰。比如,这儿有风在吹,平时我们感觉不到,但是只要我们闭上眼睛,静下心来,马上就可以感觉得到。当六根的能量愈来愈大的时候,眼睛看到东西,耳朵听见声音,鼻子闻着味道,其感觉会变得愈来愈清楚。

◎ 以自我中心会生出分别心 ◎

我们用眼睛的时候会分别美丑。为什么我们看到一个人会觉得他美或者不美呢?这里有个秘密:就是以我为中心的分别心在作怪。为什么看到美丽的人心里就会觉得他美丽,看到强壮的人就知道他强壮,看到发疯的人知道他发疯呢?是不是因为我没发疯而知道他发疯?是不是因为我比不上他而觉得他美丽?是不是因为我不够聪明而觉得他聪明?这些全都与我们自己有关系。如果看到一个比自己差的人,你就不会觉得他美丽、聪明或者强壮了。看来,我们对人事的评价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上个礼拜,有个外国人,他每个月来看我一次,见面时就对我说:“这个月你修行得比较好”。我微笑地告诉他:“你说得没错。”他听后很高兴。后来又来了一个天天见面的人,他一到就开始骂,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地骂我,但我知道他是为我而骂的,他说:“不一定穿袈裟的就是好人,出家的不一定就是好人,袈裟与出家没有关系,酒是一样的,只是酒瓶改过来换过去而已,没啥意思。”我回答他说:“对。你说得一点都不错。”这个人听了觉得很怀疑:怎么可能我们两个人说的都是对的呢?他知道上面那些话是冲着我说的,他担心我会生气。我说:“在这个地球上,不可能只有一个人对,可能有千万个人都对呀。刚才你们说的都与我不相干,你看到我的笑容感到快乐而赞叹我是应该的,这是你的念头来告诉我的,所以你说的没有错。另外这个人对出家人没有兴趣,有不喜欢和讨厌的心,所以他的念头来到我的面前告诉我这些话,没关系,我不参加就够了。这些话也不值一块钱,为什么我要为它忙呢?他说得没错呀,因为他本身的念头就是这样的,所以说出来的就是这个样子。我不要伤心。你们说的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与我根本没有关系,是不是?你们不曾和我共住过,你们连自己都不认识,哪能认识我?所以你们的念头怎么能拉走我的心呢?不可能的。不需要说什么,不要理他就行了。

听到被称赞或辱骂时,马上就高兴或生气,是不对的。“心”要知道对方说的对与不对,对的话可以接受,微笑著接受,这样身心会比较轻松。两个外国人所说的话为什么都对?因为他们都与我没有关系。我们要把握好自己的心念,不要被别人的赞叹、毁骂或者轻视所转。我们每天的每个念头都是在考验自己。

◎ 你是谁?◎

如果有人问:“你是谁?”你怎么回答?先自我介绍名字吗?我们出生时带来了名字吗?名字是父母给的。介绍自己的事业吗?但这些与真正的你没有一点儿关系。对静坐者来说,这些都是外在的,与己无关的,错的。天下相同名字的人有很多。是我们的心把自己和名字连在一起,以至误认为名字就是我们自己。生的时候有名字,死后还有名字吗?有人问我:“你是谁?”我告诉他:“在台湾,人们叫我护法,但是我还没有确定,当我离开台湾之后,就没人知道我护法了。我在尼泊尔和泰国都有不同的名字。其实我的名字和我的心没有什么关系。有很多人执著于名字,有执著就会有痛苦。如果不执著的话,即使有人在骂你,你会说没关系,他骂的是虚假的名字,与我的心没有关系。”

吸气吐气的时候,我们知道,名字是外在的,并不在我们的身体内。名字住在嘴里吗?住在鼻子里吗?住在吸气吐气里吗?住在心脏里吗?都不在。它是无形无相的虚假的东西。我们的心如果执著在名字上,那就太累了,没办法轻松。我们静坐的时候,要清清楚楚地观照我们的身心,你会发现其中有很多奥妙的东西。有人骂你、批评你,如果你伤心,那是因为你执著于自己的名字。名字可以变来变去的,同一个名字张三可以用,李四也可以用,没有必要为名字而烦恼。我们有个习惯,叫做“自我观念”。这个习惯从小时候起就一直积压在我们的心里面,以至我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自我观念太多了并不好。所以修行人不要有自我的观念,要摆脱自我的束缚。我们每天都要吸气吐气,用六根感受外界事物,眼睛要看,耳朵要听,鼻子要闻,舌头要尝,身体要触,心里要想,它们并没有执著;执著源于我们的分别心,源于我们的自我观念。执著越多,痛苦就越多。 

各位知不知道自己有念头,自己的烦恼是怎样输入进来的?是从我们的耳朵、鼻子或身体进来的吗?想过没有?现在我说这些话是从嘴巴里跑出来的,是不是?它现在还存在吗?可是我们的心却很奇怪,一句话听进去了却可以长期存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有我执的习惯在,有分别心在。如果我们没有了分别心,听的时候只是听,看的时候只是看,闻的时候只是闻,那就自然会轻松、平静、快乐多了。

今天我们要训练吸气吐气,像上次那样:左脚右脚,左手右手,每一处五分钟,清清楚楚地吸气吐气,整个身体都要清清楚楚的。吸气吐气的时候,如果有念头来了,问一问:念头从哪里进来的?从哪一个地方产生的?它住在哪个地方?在身体的哪个部位?看看能不能找得到它。它能住多久?它在哪里跑来跑去?注意看看。如果你全身心地清清楚楚地吸气吐气,这一切你都会看得明明白白的——它们是空的。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