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1年度第三期柏子常青 禅灯永亮--赵州柏林禅寺参访随笔
 

柏子常青 禅灯永亮

--赵州柏林禅寺参访随笔

明 栋

“庭前柏树子”、“狗子无佛性”等公案,早在八十年代云居山参学时就已接触,然而自己业障深,悟智浅,未能悟得所以然。然而对赵州祖庭的礼敬已久。虽蒙净慧法师数番相召,却未能如愿。近日,于赴京公差之机缘,绕道入冀,专程来到赵州柏林禅寺参访,得净慧大和尚、常住众师父们慈悲,留在寺中小住数天,饱承法喜,对祖庭、特别是柏林道风有了亲身体验,“百闻不如一见”之感尤为深切。

1、赵州柏林禅寺座落在赵县东南隅,与素有天下第一桥之尊的赵州桥遥遥相对。距河北省会石家庄仅40余公里。柏林禅寺肇建于汉献帝建安年间(公元196-220年),初称“观音院”,宋初易名“永安禅院”,到金代改称“柏林禅院”。元代获朝廷赐“柏林禅寺”额,寺名遂改,沿用至今。相传玄奘法师当年曾投柏林禅寺高僧道深法师座下,研学《成实论》,长达半年之久。到唐大中十二年(公元858年),六祖慧能大师座下第四世从谂禅师以80岁高龄入住于此,“住持枯槁,志效古人。僧常无前后架,施营斋食,绳床一脚折,以烧薪用绳系之”,弘法达40余年,大阐宗风。在从谂禅师之后,柏林禅寺代有高僧,贤者辈出。然而,在千余年的历程中,柏林禅寺饱经沧桑,多有毁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寺院被占,损毁殆尽。到1988年落实宗教政策交回佛教管理时,柏林禅寺殿堂全无,杂草丛生,“一塔孤高老赵州”,“断碑残碣埋杂草”,仅有20余株相传是唐代所植的古柏兀立于荒草之中。

1988年5月,净慧法师率众入住柏林禅寺,开始了赵州祖庭的修复。善举启动,四方响应。海内外四众弟子同缘共助,净慧法师率常住师父们艰苦奋斗10个春秋。今日赵州祖庭雄姿重现,禅灯复明。全寺占地80多亩,建筑面积有1.5万平方米。来到这里,远远就可以看到在阳光的照耀下,重建山门门额所镌已故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题书的“柏林禅寺”4个鎏金大字熠熠生辉,令人顿生敬佩之心。寺宇之中,主殿普光明殿及问禅寮(方丈)、无门关(禅堂)等殿宇巍峨宏伟,诸殿中所塑近百尊诸佛、菩萨圣像端庄如法。殿中法器,一应齐全。主殿普光明殿前后各有一广场。前方广场有数百平方米,绿草如茵,近百株柏树植于其中,虽是严冬,却仍是虬枝苍劲,整个寺宇静谧祥和。经过数载修复的赵州古塔,通体青灰色,矗立于苍茫的冀中平原上,显得更加庄严。来到此地,人们无不称赞“真是一座清净道场。”

尤为令人赞叹的是尚在施工之中的万佛楼。此楼座落在柏林禅寺的最后端。工程还在进行之中,但看规划图纸和模型,就令人赞叹不已。万佛楼设计总建筑面积达8千多平方米,主体为三重檐明清式仿古建筑,钢混结构,通高37米,面阔70米,进深50米。落成之后,楼内供奉佛像达万余尊。万佛楼在1999年农历八月初十开工以后,因缘具足,进展很快,现在已有数层之高。今日虽是寒冬,工地上却是在紧张施工。相信竣工之后,万佛楼定以其规模之大,气度之博,供奉佛像之众多而著称于中华大地。

2、柏林禅寺修复重建虽然只有10年,但作为中国禅宗祖庭之一的千年古刹,柏林禅寺早已辉炳于中国佛教史上,享誉在海内外四众弟子心中。特别是在10年之中,尽管条件不是那样的理想,但在净慧法师主持下,常住大众师父共同发心,在修复的同时,广弘佛法,设立“虚云印经功德藏”,先后编印了《赵州禅师语录》、《虚云和尚开示录》、《禅宗七经》等一大批经典著作。净慧法师于机缘成熟之际,在此倡导生活禅,提出以“继承传统,适应时代,立足正法,开发智慧,觉悟人生,祥和社会”为宗旨的生活禅,使禅修者具足正信,坚持正行,保任正受,以在尽责中求满足,在义务中求心安,在奉献中求幸福,在无我中求进取,在生活中透禅机,在保任中证解脱。“生活禅” 以其保持正信,贴近社会与生活,很受人们特别是青年一代的欢迎。以此契机,净慧法师于1993年发起举办生活禅夏令营。同年7月,第一届生活禅夏令营在柏林禅寺举行,并得到圆满。而后,每年都举行生活禅夏令营。与此同时,净慧法师主持成立河北禅学研究所,组织专业学者与僧众进行禅学研究,已经取得一批丰硕成果。1998年,河北佛学院在柏林禅寺宣告成立,首届招生80余人。

正是这样,因缘具足,祖庭重光。如今柏林禅寺常住和佛学院学僧有近200人,而专程从北京、石家庄等地前来参学的居士善信每日都有数百人。在柏林禅寺小住的几天,正巧是寺中一年一度的“禅七”与“念佛”在即,专程前来参加的善信多达数百人。然而,寺中的修持与生活井然有序。这就难为了常住大众师父,特别是众执事。他们大多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素质都很高,不少人具有大专以至本科学历,当家师明海法师就是北大哲学系高材生。他们出家之后,虔诚奉佛,认真修持,慈悲待众,尽管事多项杂,时间又紧,但他们都能恒持平常心,接人待物非常热情,举行佛事很是发心与投入。因而无论到寺中瞻礼者,还是前来举办佛事的功德主,对他们都是十分赞誉的。在完成这些任务的同时,年轻的师父们对于学习更是发心,诵经文,学唱念,习规矩,行禅修,十分投入。交谈之中,年轻师父们说得最多的是修学,因而整个寺院显现出一股十分浓厚的学风。与此同时,柏林禅寺常住也很注重对信众的佛法弘扬,尤其是普及宣传。在寺中设有多处宣传栏、壁报,介绍佛教的基本知识,内容很为丰富,形式新颖活泼,可读性很强。因而时时都可看到不少的信众香客、甚至是游人驻足细读。与此同时,柏林禅寺网站也已开通,每天有二位居士专业制作网页内容,在因特网上有着较高的参访率。

在柏林禅寺小住数天,亲身感受到常住管理较为科学,既严格奉持戒律祖规,又能适应今日时代的发展,面对大众,贴近生活。寺中大众师父发心立志,认真弘法,僧装整齐,举止端庄,威仪表众。也正是有了这样的人天师表,来柏林禅寺的信众大多都能严格要求自己,吃饭时虽是方便过堂,但却在数百人同时用餐却男女分堂,安静无声(吃饭时方便过堂,数百人男女分堂,同时用餐,却安静无声)。到禅堂、念佛堂进行禅七,念佛七时则更加严格,不少信众自觉坚持“禁语”,以行修持。

3、在柏林禅寺的数天参访,遇见的事情不少,其中有两件留下的印像特别深。

第一次到问禅寮亲近净慧法师,上楼时就发现楼梯的最上一格为斜面,当时心中很纳闷,不知其中奥妙。到了下楼时,净慧法师很为慈悲,亲自送下楼,行至斜面时,他老人家话重心长地叮嘱一句,“注意当下!”此话虽简,却令人猛醒。是啊!我们修习参禅,应当把握当下,只有落实在当下,才是实实在在的。只有把修行落实当下,就能把握每时每刻,打成一片,一心不乱,使当下这一念心时时犹如一面镜子一样清清楚楚,大放光明,把定宗旨,坚定信心。净慧法师慈悲婆心,视机施教,良苦用心,感人至深。

后来留意了一下,看到柏林禅寺中的台阶,最上一格大多数是斜面,以时时警戒人们“注意当下!”又在普光明殿前草坪上看到栏杆上挂有“照顾足下”的小牌子。当即想到这恐怕不仅仅是告诉人们莫去践踏草坪,而是有更深一层意义,就是提醒我们时时“照顾足下”,把握当下。由此而体会到净慧法师与柏林禅寺常住大众师父们的一片拳拳婆心,时时提醒,刻刻注意,把握宗旨,认真修持。

在柏林禅寺遇到难忘的第二件事则是常住师父将居士们上的供养全归常住。那天,亲自率众来寺参访的上海玉佛寺方丈觉醒大和尚率部分居士来向净慧法师辞行。居士们一一上供养,但净慧法师、明海师、明憨师以及作为侍者小行者都把得到的供养集中于佛前供桌上。大家看到奇怪,净慧法师连忙解释说,这是柏林禅寺常住的规矩,所有供养全归常住,任何人不得私自收取,如有违者,方丈则收一罚八,执事收一罚一,清众则予迁单不共住。净慧法师又说常住大众师父要“六和共住”,“利和同均”是关键的一条,这样就可避免滥收皈依弟子、滥攀缘等许多烦恼,让大众师父们净心修持。听到、看到这一切,大家都齐声称好。觉醒大和尚更是说好,并让留下继续参学的玉佛寺监院、维那师等在柏林禅寺认真学习,多做记录,把柏林禅寺的好规矩带到上海去。

在柏林禅寺虽然只小住了数天,时间虽短,收获甚丰,看到了祖庭的雄姿,体会到了赵州禅风在发扬光大,生活禅在当今社会有着极强的生命力与适应性,体会到柏林禅寺严谨的道风与浓厚的学风,展示着中国佛教在新世纪的方向。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