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1年度第二期请关注儿童读经活动——编外特别报导(之一)
 

请关注儿童读经活动

——编外特别报导(之一)

丁 宁

【编者按】前不久,江泽民总书记提出了“以德治国”的思想。以德治国,说到实处,要从儿童抓起。从小就帮助儿童奠定一个健康的人格和智慧基础,是落实以德治国的关键之关键。目前,儿童读经活动已经在海外掀起了热潮。近几年,大陆各地在也开始响应。关注乃至参与这一活动,对每一对父母、每一个儿童来说,都具有深远的意义。为了帮助读者全面了解儿童读经活动,我们特推出本编外特别报道,幸勿以非佛法而轻视之。

如何用最少的时间、最少的花销,达到培养最完美人才的目的,这是读书经济学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重要的方法之一就是引导儿童在人生最可塑、记忆力发展最快的年龄,轻松愉快地诵读古今中外最有价值的经典,可以收到文化熏陶、智能锻炼和人格培养的良好效果。

所谓儿童诵读经典活动,即指在0-13岁这一人生中记忆最好的年龄段里,通过诵读经典,以达到文化熏陶、智能锻炼与人格培养的目的。

经典一部,胜杂书万本。 ——题 记

我国“儿童经典读诵工程”正式启动

去年12月,国家图书馆善本部、北京因陀罗网研究所等单位,联合发起了少儿读诵经典活动。今年春节(2月25 日),国家图书馆、国图善本部和东方博弈文化公司儿童经典导读中心等单位,又在北京国家图书馆共同主办了“儿童经典读诵工程理论研讨会”,来自社科界、科技界、文化界、教育界及相关政府部门的四十多位知名专家、学者以及部分两院院士参加了该研讨会。

在这次会议上,国家图书馆馆长任继愈,中科院院士肖纪美、陈述彭、王寿关、胡亚东,北京大学教授汤一介、乐黛云,人民大学教授张立文等先生一致认为,古今中外的经典是人类智慧的源泉,诵读经典是开发潜能、学习语言、提高人格、开启智慧的重要途径,对于塑造新世纪学贯中西、锐意创新的优秀人才有着特殊的催化作用。学者们特别强调,少年儿童处在记忆力发展的黄金时期,是不可错过的最为宝贵的学习阶段,应该因势利导,充分利用经典,来为他们的人格、智慧奠定一个健康、牢固的基础。开展经典读诵活动,不仅是儿童的事,它同时还是国民社会教育、终身教育的重要内容,应该长期持久地开展下去。

“儿童经典读诵工程理论研讨会”的召开,标志着由国家图书馆善本特藏部和儿童经典导读中心共同发起的儿童经典导读活动和“经典诵读工程”正式启动。在此之前,“儿童经典诵读活动”的准备和试验工作,已经进行了多年,得到了社会各界的高度重视,特别是教育、科技、文化界的高度重视。教育部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为此专门设立了国家级重点课题,对此进行了系统深入的研究,另外,全国已有多所高等院校和幼儿园纷纷就儿童经典读诵活动进行了多种形式的探索和实践,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去年,北京市妇联和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已把在北京市大力推广儿童经典读诵活动作为议题提交给人民代表大会讨论;大家一致认为,在全社会推广儿童经典读诵活动,是落实江泽民总书记关于“以德治国”思想的最有效、最持久可行的途径,也是从根本上提升全社会道德水平的最重要的方法。

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儿童经典导读中心向全社会发出倡议书

为了唤起公众的参与,中国国家图书馆、中国儿童经典导读中心特地向全社会发出了倡议书。倡议书的基本内容是:

21世纪是知识经济和网络的时代。时代的快速发展对人才的成长提出了极高的要求,知识爆炸不但使学生不堪重负。如果没有掌握以简驭繁的方法,要使我们的青少年一代既能够轻松有效地把握时代的脉搏,同时又能够保持一个健康的人格、健康的生活,是很困难的。

近几年来,许多关心下一代成长的家长、老师和各界有识之士,对此问题逐步形成了一种共识——

无论多少知识,都是可以浓缩的。知识就浓缩在经典里。所谓经典,指的是古今中外一切超越了时空的经典著作。少年儿童处在记忆力最佳发展时期,这个时期十分宝贵,绝对不能错过,必须因时制宜、充分利用经典,来奠定他们的智慧和人格基础。尽早诵读古今中外经典篇章,是开发儿童潜能、学习中外语言和经典文化、培养健康人格的好方式。

古今中外的经典是人类一切知识的总纲,抓住了经典,则一切其他知识就不难掌握了;儿童是学习语言和诵读经典的黄金时期,诵读是他们的拿手好戏,看家本领,只要引导得当,是非常轻松愉快的,其学习效果是非常可观、并且常常超出成年人的想象,具体表现在品行优化、智慧开启、胸怀开阔、精力集中、行为自觉、学习效率提高等多方面。经典诵读不但促进德育、智育,还可以带动体育、美育和劳育,德智体美劳可以在经典导读中全面结合,协调发展。

目前,在各界同仁的努力下,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美国等国家和地区,诵读中外经典的儿童已达数百万之多,而且得到越来越多的理解和支持。让更多的人们加入这一造福子孙、功在千秋的伟大事业,是各行各业许多人的共同愿望。为此,我们郑重推出“经典诵读工程”,希望各界同仁以自己最喜欢的方式广泛参与,同襄盛举。

王财贵博士谈儿童读经活动

大陆开展儿童读经活动是近年来受港澳台影响的结果。在台湾,对推广儿童读经活动使力最多、成绩也是最斐然的,当然要数王财贵博士、净空法师和南怀瑾先生。在这里,我想向大家介绍一则王财贵博士关于一次儿童读经活动旅行讲演的日记,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项活动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千千万万的父母和教师们的需要。

“‘读经’,不是几个人或几个地区的事。因为把子女教养成材,是天下父母的共同关怀所在;并且必须同时提升所有人的文化品质,人类才有共同的前途。‘儿童读经’,正是达成这两项目标之最容易而切实的教育方法。向所有的人宣说此一理念,乃成为读经推广者的责任。凡关爱其子女,或有心于文化教育者,也必定乐于接受,并且加入推广行列……。

以我所知,在大陆推广最力的,是‘香港国际文教基金会’,远在三、四年前,该会研究人员,在南怀瑾先生的指导下,就陆续应邀在大陆各地推广‘儿童中国文化导读’,并大量赠送读本资助贫因地区,受惠儿童以数十万计。‘读经’教学在大陆,正符合近年极力推动的‘素质教育’与‘品德教育’宗旨,推行更为顺利。譬如极有作为的‘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亦起而响应,在许多‘希望工程学校’之课目加上‘古文名著选读’,成果斐然,享誉朝野。

这几年来,不论在海外或在大陆,凡接受‘读经’教育(或‘文化导读’,或‘名著诵读’)的儿童,其性情与学业的改善情形,一概与台湾情况相同,而家长以及老师的支持反应,也与台湾完全一致。此类情况,一再证实读经教育的‘合乎人性’及‘可普及性’,更增强了我们向前推广的信心。而对读经风气刚起步的海外及大陆,目前最直接而有效的推广方式依然是演讲。

这是我有生以来最奔忙的暑假。六月三十日,到香港。七月一日二日在深圳,三日往东马,连续在东马沙巴,西马吉隆坡、怡保、巴生、劳勿、马六甲、新山等地,九日在新加坡,十一日在印尼雅加达。十二日往大陆,十三日起,在福建的福州、厦门、浙江的温州、江苏的江阴、南京、山东的邳州、曲阜、济南、内蒙的赤峰,八月三日在北京、进而经过陕西的西安、渭南、四川的成都、宜宾、(,)再回成都、德阳、(,)然后到广西的桂林、玉林、南宁、柳州等地,最后又绕道深圳,转从香港,于八月二十六日回台湾。

将近两个月中,每个地方停留一天或两三天,每日安排或一场或两场演讲。在大陆,因私办演讲犹未开放,主办的单位,大多是各地的教育委员会(类同台湾教育厅、局),听讲的人或指定,或自由参加,以各级学校校长、教师为主,或数百人,或千余人。听讲的气氛和听后的反应,其热烈比台湾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每场都有人问:‘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在邳州时,有一位从徐州坐几个小时车子来听讲的教委,听到一半,就忍不住跑出去打电话回家,告诉他妻子说‘今天我来对了,我们的孩子有救了。’南京有一位听众,对我说:‘你讲的这些话,应该让我们的教育部参考。’我离开温州的第二天,温州晚报决定连载‘读经说明手册’。南京有人也在听完讲座后,立即开成暑期读经班。深圳、厦门及山东平原、陕西蓝田、广西桂林等地,有人立即要开读经实验幼儿园。

曲阜与济南本来就有古文诵读的实验教学,此后当会更加积极。渭南是一个偏僻地方,有一位妇人,听完演讲后,到前面来,用两手捧着五百元人民币,鞠着躬递给我,不好意思地说:她虽然没有很多钱,但希望也能协助推广,由此可见人心之一斑。其实,在大陆,常常可以感受到百姓们把‘经典’视为‘宝贝’的传统,并未完全断绝。我在不同的地方,听到主办单位致谢辞时,都不约而同的说:感谢王某某到这里来给我们‘传经送宝’。‘传经送宝’,是我在台湾没听过的话。‘传经’,我不敢当,但‘送宝’,但愿我确实送了。

此行又有一最特殊之处,可能对他日之推广,产生重大的作用。即是:在内蒙和北京的十几天中,我应邀参与美国‘科技教育协会’讲学团的巡回讲学〈八年来,每年由在美国教育部任职的乔龙庆博士率团,回国义务讲学,我于去年亦曾参与,到过成都、重庆〉,有机会与全团拜会北京教育部‘研究发展委员会’〈相当于台湾教改委员会,在北京是常设性机构〉。会谈中,我介绍了读经的理念与实况,并建言由其教育部主持,先拨出一百所小学作 ‘读经实验教学’,若实验成功,视情况再斟酌纳入体制。主任委员张力先生当场随即初步答应研拟办理。因为大陆近年积极实行教育革新,只要理论有可行性,各种实验都可以陆续展开。而要在全大陆六十万所小学中,拨出一百所作读经实验应是不很困难。只要我的计划书写成,即可望在明年度开始实验。

一路下来,尤其令我感激不已的是:各地都有热情接待的一群朋友,大部份(分)都是年轻人。他们在之前就已着手安排行程细节,我到的时候,一见如故,往往陪着一天两天,或三四天,打点一切,有的还跟着跑好几个地方,商量往后当地的持续推广办法,真诚动人。例如厦门吕丽委小姐,教读经已有三年,亲身感受到读经教育的重要。七月十五日刚结婚,十六日即带着她的学生八岁的林依奴小朋友,跟着我的行程助讲表演,一路直到北京,八月十一日才回程。又,刚到成都那天下午,先开了座谈会,会上,有一个宜宾来的朋友名叫林务,首先一语不发,到了傍晚五点了,忽然发言,为他的家乡求情,希望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到宜宾一趟。其实他早就对成都的主办人提出要求了,但因为隔天下午,成都已排了一场演讲,而成都到宜宾的距离是五百多公里,主办人从一开始安排行程时,就以‘主讲人会太累’为由推托。他在座谈会上,终于忍不住,站起来表示:宜宾虽然地处偏僻,爱好中华文化之心并无不同,为什么不给他们机会听讲?宜宾的朋友已等待很久了,如今车子已备妥,我若答应去,在一夜之间,即可招到二百人来听讲,而且可以保证准时把我送回成都。并加重语气说,他这十多年来,也和在座大家一样,尽心尽力于文教工作,将来也会用一生生命为文化而努力,恳求大家不要为难他。陈辞诚挚,意气悲慨。于是我不顾众人挽留,答应随他走一趟,便即刻出发。中途不停,到宜宾他家用晚餐,已经半夜十二点了。隔天八点半开讲,果然来了两百多人(其中有一批是从重庆来的渝州大学的中文系师生,重庆到宜宾也是四百多公里啊!)。讲到十一点,匆匆上车回成都,不料车子却在半路抛锚,虽然赶得连中饭都忘了,也迟了一个半小时,害得他成为众矢之的,不敢陪我到会场。临走时,说:王老师,请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从王博士的话中,我们可以看到,开展儿童读经活动目前只是冰山才露出一角,其前景是十分广阔的。解放前,在中国的传统蒙学教育中,经典一直处于核心地位,原因不外乎:

(1)、它凝聚着我们的祖先数千年的优秀智慧,是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活的灵魂,千百年来,它哺育出了千千万万优秀的中华儿女,为人类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2)、读诵经典适合儿童记忆力强、理解力弱的心理特点,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取得较大的读写和识字效果。

(3)、借助古代数千年的智慧,可以为孩子未来的发展奠定一个良好的人格和智慧基础。

解放后,由于左的思想的干扰以及教育认识上的偏差,我们同传统文化割裂开来了。这一割裂所造成的损失,我们全社会现在正在无可奈何地经受着。在这痛苦的忍受中,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意识到经典的重要。虽然我们这一代耽误了,但是,我们决不能再耽误我们的后代。我想,这正是儿童读经活动受人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待续)

中国儿童经典导读中心联系方式:

http://www.indranets.com

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南路7号(中关村邮局112号信箱)

邮编:100080

电话:010-62523095 62565653

传真:010-62523095

联系人:冯 涛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