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1年度第二期巴米扬在哭泣
 

巴米扬在哭泣

一 了

下令毁佛,举世震惊

2001年2月27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传出一条令全世界震惊的消息:阿富汗执政的塔利班最高领袖奥马尔下令摧毁全国所有的佛像,包括世界闻名的具有2000年历史的世界最高的石雕立式佛像——巴米扬大佛!

按照奥马尔的最高指示,塔利班风化与操行部部长全权负责摧毁阿富汗全境佛像以及所有与佛文化有关圣迹的行动。他们要摧毁的第一个目标是喀布尔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里所有馆藏的价值连城的千年佛像,以及两尊刻在巴米扬悬崖上世界最高和第二高立式石雕佛像!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萨拉姆?扎伊夫,在接受路透社电视台记者采访时,照着塔利班的手令念道:"就算这些石头、泥塑或者铜铸的塑像对某人来说再有价值,我们都要摧毁它们。这是塔利班宗教学者做出的决定,必须执行!"

塔利班准备炸毁所有佛像、特别是巴米杨佛像的消息传开后,国际社会为之震惊!

命运多舛的佛像

阿富汗是一个多山的国家,地形崎岖,历史悠久,处于"丝绸之路"的中心地带,在古代东西方文明交往的过程中,曾扮演过极为重要的角色。古代希腊、罗马、印度、波斯和古代的中国文明多交会于此。阿富汗因此也就成了古代各种文化和宗教、贸易的交融中心,直到今天,阿富汗仍然埋藏着相当数量的中国陶瓷、亚历山大的玻璃器皿、罗马的铜器以及印度的象牙雕刻等价值连城的文物,具有极为重要的考古价值。

公元前三世纪,佛教经由印度孔雀王朝的帝王阿索卡传播到阿富汗,并且很快在今天的阿富汗东部和巴基斯坦北部地区扎下了根,此后的几个世纪,这一地区成为中亚著名的佛教文化圣地。在佛教文化向东传播的过程中,阿富汗一直充当着不可缺或的重要桥梁作用,并且因此为人类创造和留下了极为丰富的文物。其中最有名的要数这次被塔利班下令炸毁的巴米扬大佛。

巴米扬这个名称初见于公元5世纪的中国文献。中国古代旅行家法显和尚于公元400年左右、唐代高僧玄奘法师于630年,都曾访问过该城。从公元2世纪到公元9世纪穆斯林进入阿富汗之间的这一段时期,巴米扬一直是中亚著名的商业中心与佛教中心。

巴米扬是阿富汗著名的历史和文化重镇、巴米扬省的首府,位于中部巴米扬河谷,喀布尔西北135公里处。巴米扬是兴都库什山的重要隘口,是古代南下北上的商旅必经之地,也是佛教徒的朝拜之地,曾盛极一时。这里海拔2591米,夏季凉爽宜人,群山峰巅常年皑皑白雪,是著名的避暑胜地。市东北郊的山崖上遍布大小石窟6000余座,窟内雕画着数以万计的佛像和彩色壁画、图案,造形生动,因年深日久,很多壁画已残破剥落。

石窟群中有两尊巨佛,傍山而凿,一尊凿于1世纪,高36.5米,身披蓝色袈裟;另一尊凿造于5世纪,高52.5米,着红色袈裟。佛像脸部和双手均涂有金色。两尊佛像的两侧均有暗洞,洞高数十米,可拾级而上,直达佛顶,其上平台处可站立百余人。它们是世界上最高的立式石雕佛像,被称为巴米扬佛像。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巴米扬城饱经战乱。公元1221年,巴米扬城被成吉思汗摧毁。1840年这里又成为第一次英阿战争的战场。但是巴米扬佛像好歹保存下来了。由于战火的摧残,加上自然的风化,佛像破损严重,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其中一尊佛像的头部已不知去向。20世纪90年代中期,由于内战,巴米扬最大的那尊石像脚下,曾被交战的一方当成了弹药库。

1997年,塔利班势力渐渐得势之后,巴米扬佛像频频面临着厄运。一名塔利班指挥官扬言说,一旦巴米扬落入他的手里,他会下令炸毁所有的佛像!这位指挥官的话当时立即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后来,当时总部还在坎大哈的塔利班最高指挥当局,下令禁止炸毁佛像,并且表示会尽一切可能保护好阿富汗的文化遗产,并下令把设在佛像脚底下的弹药库搬走,甚至还设立了一个文物古迹保护办公室。

1998年秋天,整个巴米扬已被塔利班完全控制。尽管塔利班做出了种种许诺,但厄运还是不时降临到这里的佛像身上,一些小一点的佛像的头部或者肩部成了塔利班士兵火箭打靶或者爆破训练的对象。更可怕的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塔利班指挥官威胁说,要就地炸毁所有的佛像,并且在最大的巴米扬佛像的头上钻了好几个眼,然后把炸药塞进了那些石眼里。眼看就要起爆的时候,巴米扬谷地塔利班最高领导人制止了他的疯狂举动。最近的破坏是,曾有人在巴米扬佛像的嘴上燃烧汽车轮胎,致使这尊世界最高大的立佛整个脸部漆黑一团。

由于战乱频繁,阿富汗各地的文物馆、博物馆和名胜古迹,几乎无人过问,不是惨遭战火蹂躏,就是被文物贩子洗劫一空,就连阿富汗最著名的喀布尔博物馆也未能逃过战火损毁和洗劫的命运。许多阿富汗珍贵的文物就被国际文物贩子或者犯罪集团走私出了国境,流失海外。为了保护阿富汗境内的佛教文化遗产,一些阿富汗有识之士和国际民间机构,四处奔走,终于于1994年9月,在巴基斯坦与阿富汗交界处的巴基斯坦小镇白沙瓦成立了“阿富汗文化遗产保护协会”。这个协会的目标之一就是唤起阿富汗民众,特别是阿富汗执政各方的文化遗产意识以及海外对阿富汗文化遗产的关注,阻止国际犯罪集团以及阿各方势力对阿富汗古文化遗产的破坏、洗劫和非法买卖。

“阿富汗文化遗产保护协会”自成立以来,尽管做很多有意义的工作,可惜的是,谁也没有想到,在新世纪的第一年,过去的这些努力竟然这么快就化成了泡影!

其实,自1996年塔利班掌权以来,考古学家早就预测到这些佛像的厄运即将来临。

一意孤行,疯狂毁佛

塔利班领导人毁佛命令刚一颁布,立即引起全世界各国人民的极大震惊和强烈谴责。法国、德国、泰国、日本、斯里兰卡、伊朗、巴基斯坦、俄罗斯、印度、欧盟和联合国秘书长安南,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一些回教组织,纷纷呼吁塔利班重新考虑这项决定,不要毁掉这些佛像。

联合国文化遗产保护组织给塔利班发出了紧急照会,请求塔利班保护好喀布尔博物馆里的数十尊价值连城的佛像和已经被列为联合国保护的巴米扬佛像。这份照会强调说,阿富汗座落在丝绸之路重要的交汇点上,有别具一格的文化遗产,反映了波斯文化、古希腊文化、印度文化、佛教文化和穆斯林文化的大融合,其中巴米扬佛像是5世纪的珍贵财产。所以联合国部门强烈呼吁阿富汗有关方面立即阻止破坏人类共同文化遗产的行为,确保阿富汗现在和未来代代人的利益。

2月27日,位于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立即发表声明,敦促所有阿富汗人和相关机构“不要销毁这些历史文化遗产”。该组织称:“阿富汗有幸位于古丝绸之路的交汇地带,并因此而受到了来自波斯、古希腊、西印度、佛教以及伊斯兰教的多重影响,并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化氛围,这是世界上其他国家所不可比拟的。因此,它们应该得到保护而不是遭到销毁。”

泰国外长说:“销毁佛像将是阿富汗本身的巨大损失。”

斯里兰卡外长卡迪尔加马尔已下令在印度﹑泰国﹑缅甸及尼泊尔的特使,展开国际策略﹐以拯救巴米扬省的佛陀。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松浦晃一讲 :“当我看到阿富汗珍贵的文化遗产被捣毁的报道时,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我内心的震惊和爱莫能助的感受。”

美国国务院和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最近亦谴责奥马尔的毁佛法令。安南呼吁塔利班不要施行这项法令﹐因为它们是人类的共同遗产。“阿富汗应该保护其境内的历史遗产,无论其是否与伊斯兰教有关,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阿富汗成为一个和平、友爱的国家,这里的人民才能对其他宗教的信仰采取更加宽容的态度”。安南说:“将这些佛像销毁只会导致阿富汗的内战继续持续下去,而且更加激烈。”他敦促塔利班组织履行先前有关保护这些佛像的承诺。

在意大利的里雅斯特,正在开会讨论全球变暖问题的八国集团代表,对塔利班下令摧毁佛雕感到万分“惊愕”,并强烈要求塔利班领袖不要执行“这项非常灾难性的决定”。

中国佛教协会也表示“震惊和痛心”。中国佛协副会长净慧法师说:“佛教文化是世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中国佛教界对这种伤害佛教徒感情的行为表示严重关切,希望立即停止这种行为。”

马来西亚宗教组织、民间团体及政党,群起抨击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摧毁佛教古迹的行动。它们指出,历史悠久的巴米扬大佛雕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尽管佛雕座落在阿富汗境内,可是阿富汗在公元四世纪作为佛教中心是一项无法更改的历史事实,塔利班应尊重历史,并以超越宗教的视野来看待这些伟大的历史及文化遗产。它们对塔利班政权的一意孤行深感悲痛及难以置信,同时认为这种行动和强调包容及尊重其他宗教的回教教义背道而驰。”(删去)它们呼吁联合国及强国采取实际行动,阻止这场文化浩劫。

印度的佛教徒亦纷纷走上首都新德里街头示威,抗议阿富汗塔利班要摧毁古老佛像的破坏行动。除了佛教领袖们发表讲话外,来自锡克教、印度教和回教的教士也讲了话,表示加入强烈抗议塔利班的国际阵线。负责组织这次示威的喜马拉雅佛教文化协会,在写给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信里说,“印度的佛教徒对塔利班的决定感到十分震惊,塔利班的行动是反对所有宗教和违背人权的。”

此外,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成千上万学生也走上街头示威,抗议塔利班的灭佛行动。

在国际社会一致谴责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要毁掉国内佛像之际,泰国政府还同时建议,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出面,买下这些无价之宝。一名泰国外交部官员告诉路透社记者:“塔利班需要金钱发展经济,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想要拯救这些世界遗产。”在塔利班下令毁掉国内佛像的消息传出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主任请求阿富汗执政的塔利班回教运动,不要炸毁代表阿富汗丰富文化历史的佛像,并且表示该博物馆愿意买下所有这些佛像,使它们得以保存下来。

面对国际社会的震惊和请求,塔利班不仅不为所动,反而气焰更加嚣张,为自己的愚痴行为百般辩解。塔利班的军事领袖声称:"我们拆毁的只是一些石头而已,我除了自己的信仰外,我什么也不在乎!"塔利班的最高领袖奥马尔表示,所有这些佛像,包括远古时代的佛像都是对塔利班所信奉的宗教的侮辱,他说:“因为真主是唯一的,那些佛像存在于此并受到敬奉是错误的,它们应该被毁灭,从今以后永远不会受到敬拜!”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认为,联合国文物保护组织的声明是干涉塔利班的内政和宗教信仰,因为这次行动是确保阿富汗境内没有一个人再信别的宗教。阿富汗国防部长穆塔瓦基克也表示﹐尽管国际社会对塔利班民兵摧毁古老佛像的计划表示强烈反对﹐但是仍未能动摇阿富汗领导层对伊斯兰任务所作的决定。穆塔瓦斯克表示﹐塔利班最高领袖奥马尔不会改变决定﹐将拆毁全国伊斯兰教创立以前的雕像﹐包括世界上最高的佛陀。贾迈勒说:“我们的教士已颁布命令,它不能收回。佛像在回教国家没有容身之地。”

从3 月7日开始,塔利班民兵开始执行塔利班最高领袖奥马尔颁布的命令,摧毁阿富汗境内的所有佛像,他认为这些佛像是盲目崇拜的象征,并冒犯回教,并动用火箭、迫击炮和坦克炮轰位于阿富汗中部巴米扬大佛。至3月12日,塔利班已将巴米扬佛像全部摧毁。据报道,喀布尔博物馆所藏的6000座佛像也一毁殆尽。

卡塔尔卫星电视台播出了阿富汗塔利班民兵炸毁佛像的画面,画面可见发生巨大爆炸后地面剧烈震动,接着便冒出烟尘。这时,可以听到旁边有人说话,翻译出来的意思就是“真主真伟大”和“真主的旨意”。浓烟消散之后,可以见到本来屹立的巨佛所在地,只剩下一个大洞。塔利班的灭佛行动前后花了两个星期。中间因为吉尔邦节,毁佛活动一度停止,节后又重新开始。塔利班当局因为节日延迟了炸毁巨佛而向全国穆斯林赎罪,星期一那天专门屠宰了100头牛以作祭祀。

佛像所代表的,是人类和平、慈悲和理性的光明。可是,面对塔利班组织所发起的这场灾难,“全世界的人都只能是这场灾难的看客”(巴基斯坦外交部长萨塔尔语)——但愿这仅仅是一种已经发生了的过去,而不是对人类未来的一种预兆!

炸毁佛像是回教的光荣

在毁佛的过程中,塔利班最高领导人奥马尔为他的命令辩解道,“炸毁佛像是回教的光荣”。这些神像,包括那些远古时代的佛像,是对伊斯兰教的侮辱。他说,阿富汗的回教徒将为摧毁这些佛像而引以为荣。

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扎伊夫辩解说,这次遭到销毁的佛像只代表了阿富汗历史遗产中的“一小部分”。他说:“过去这些佛像未遭到销毁,是因为当时的人们采取了容忍的态度,我们不会因为这些佛像已成既成事实就不对它们进行销毁。”塔利班军方亦称:“我们要拆毁的只是一些石头而已”。

阿富汗境界的一些伊斯兰教学者鼓吹,根据伊斯兰教教义,信徒不可为生物雕像,亦不应敬拜偶像。这次毁佛行动是塔利班建立其纯伊斯兰教国度梦想的一部分。

但是塔利班及阿富汗境内伊斯兰学者,对毁佛行为的辩解和对回教教义的诠释,却受到了其他回教国家学者和回教组织的质疑。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舍菲谴责塔利班的毁佛行动时说 :“塔利班炸毁佛像的行动已使世人对回教思想产生疑问。全世界回教徒将把矛头指向头脑僵化的塔利班”。

在埃及,首席回教教士瓦塞尔对伦敦阿拉伯文报章《生活报》说,回教并不禁止保留佛教古迹。他说,就如埃及的法老古迹,这些佛像可带动旅游业,振兴经济。他说,古佛像“只是历史的记录,对回教信仰没有负面影响”。

卡塔尔是回教会议组织现任轮值主席。它大声呼吁塔利班放弃摧毁佛雕的行动。卡塔尔外交部发言人说:“历史古迹是整个人类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不论它们处在何地,都必须加以保留。”他说:“卡塔尔呼吁我们的阿富汗兄弟重新考虑他们的决定。”

土耳其也谴责塔利班下令摧毁佛雕。它说:“这些古代佛雕是阿富汗和世界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任意摧毁它们,将使后代失去这些文化遗产。”

在阿富汗境内,塔利班组织以外的阿富汗人也对上述销毁令提出了抗议。前政府外交部副部长哈米德-卡扎表示,上述佛像已不再只是宗教的一部分,而是阿富汗文化遗产的一部分,就象金字塔是埃及文化的一部分一样。他说 :“阿富汗在1200年里一直信奉伊斯兰教,但伊斯兰教义并未要求销毁这些佛像,既然在1200年里都没有人就这些佛像不符合伊斯兰教义,为何到了现在又提出这一观点呢?”

当塔利班最高领导叫嚣“炸毁佛像是回教的光荣”的时候,他毁掉的不仅是佛像,同时也是对伊斯兰教莫大的损伤。

哭泣的巴米扬——

一个巴米扬人的内心独白:“现在什么都没了……”

3月12日,当两尊巴米扬佛像被证实全部销毁之后,包括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内的多个国家,对塔利班的所作所为进行了强烈谴责。

印度总理瓦杰帕伊指责这一销毁行动完全是“一种野蛮行径”。

巴基斯坦外交部长萨塔尔也表示这是一件非常“令人悲伤的惨剧”。

与此同时,孟加拉首都达卡的群众自发地举行了游行活动,以抗议塔利班销毁佛像的行径。

另外,从马来西亚到中东地区的多个穆斯林国家也纷纷表示,这一销毁佛像的行径与塔利班所谓的维护伊斯兰教纯洁的借口没有任何关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秘书长马特苏拉表示 :“当我从我的特别代表拉弗朗斯那里听说这一消息时感到非常难过。”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在视察巴基斯坦时表示,塔利班的行动不仅“伤害了”阿富汗民众,而且也伤害了全世界伊斯兰民众的感情。

如今,巴米扬已经见不到高大的佛像了。当地的阿富汗人为此而痛哭。塔利班毁掉的不只是两座巴米扬佛像,一同被毁掉的还有他们的饭碗、他们童年温馨的记忆,以及对和平的希望。

他们回忆起古老的佛像曾带给他们的快乐时光:大批的游客慕名前来,参观佛像之余还大量购买他们手工制作的工艺品,他们的生活因此得到保障。

阿里自小由巴米扬佛像“看着”长大,他家祖传的房屋就在巴米扬河谷,那里矗立着举世闻名的巴米扬大佛,他家的小屋与大佛共同“生活”了几个世纪。阿里回忆起来唏嘘不已,“现在,什么都没了。就是和平重回又能怎么样,大佛像已永远不属于巴米扬了”。

看着被毁的佛像,阿里十分难过,说话也有些哽咽:“每个人都很难过,昨晚上,当我得知它们(大佛像)不在了的消息后,大脑里一片空白,整晚都回忆起它们。”阿里再次忆起阿富汗和平年代的快乐时光:“在达乌德总统时期(1973年—1978年),有很多人来巴米扬,为的是一睹两座漂亮大佛的美丽风采。”

巴米扬当地的居民一直把大佛像看作自己的邻居,视它们为朋友和自己人,那座大的佛像是“男人”,小一点的是“女人”,虽然它们的区分并不十分显著。他们还给大的佛像取名为solsol(意为“一年又一年”),那小的就是“太后”。

为何要毁佛

塔利班为什么要毁佛?在那儿呆了上千年的佛像到底碍了他们什么事?

塔利班最高领导人穆罕默德?奥马尔在向各位部长下达的毁佛命令的时候,称这次行动是为了"扬善抑恶",弘扬伊斯兰文化。

塔利班电台对外宣称,这一命令是根据伊斯兰教法学家们制定的宗教条文做出的,而且已经取得了最高法院的同意。电台引用奥马尔的话说:“在国家各地现存的所有佛像都将被打碎,因为它们是异教徒的神像的象征。”而且,即使在将来,这些佛像也不能作为膜拜的神像。

“塔利班”最高领导人奥马尔27日对此解释说,他的政令所要求的不过是砸石头而已。他在接受阿富汗伊斯兰通讯社的采访时强调说,保存这些实际上只是假神像的佛像违反和冒犯了伊斯兰教,而捣毁这些佛像则是伊斯兰教的命令。他补充说,有人相信这些雕像,还让人去祷告,“塔利班”政权不允许这种信仰存在。他说,如果有人说那不是信仰,那我们所做的就是砸石头。他重申,伊斯兰教法是他惟一接受的法律。

塔利班驻巴基斯坦大使萨拉姆-扎伊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上述决定是塔利班政府在争求了若干位宗教专家学者后做出的。”扎伊夫还表示,尽管联合国已将巴米场的两座佛像定为世界历史遗产之一,但阿富汗对于联合国提出的批评并不以为然,并认为联合国这是在干涉阿富汗的内政和塔利班的宗教信仰自由。扎伊夫声称,塔利班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杜绝阿富汗境内的佛像继续受到非伊斯兰信徒的朝拜。

与此同时,在巴基斯坦发行的《阿富汗伊斯兰报》援引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的话称:“我对伊斯兰教以外的任何事情都没兴趣,凡是有悖伊斯兰教的东西都应该被销毁。”

尽管对于销毁佛像行动的原因,奥马尔解释说,所有神像,包括那些远古时代的佛像,都是对伊斯兰教的侮辱;根据伊斯兰教教义,信徒不应敬拜偶像,因此,为了建立一个纯伊斯兰教国度,它们都应该被毁灭,但是关于塔利班毁佛的真实动机,各国新闻媒体都有评论。如美国《新闻周刊》认为,造成“阿富汗最珍贵的文化遗产被毁的真正原因可能更关乎政治和金钱,而不是宗教”。

塔利班一直企图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这一点被大多数研究阿富汗问题的外交官承认。迄今为止,全世界只有3个国家(巴基斯坦、沙特和阿联酋)承认塔利班,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拒绝承认塔利班领导阿富汗。约3个月前,联合国加重对塔利班的制裁,以迫使它不再收留国际逃犯本?拉丹。对奥马尔来说,巴米扬大佛是他手中的一张牌,借助它可以改善与西方的关系。

美国《新闻周刊》的说法也许有它的道理。但是有一点我们不要忘记,塔利班并没有公开提出它的谈判条件,国际社会所作的种种努力并未能阻止这次浩劫。这决不只是一种借口。为什么这样讲呢?3月19日,阿富汗塔利班负责新闻和文化事务的高级官员库德拉图拉?贾迈勒向外界表示,作出毁灭阿富汗境内所有古代珍贵佛像决定的,并不是塔利班政权的领导人,而是400名神职人员,这帮神职人员争论了好几个月,最后作出了举世震惊的灭佛决定。他们认为阿境内的佛教造像是非伊斯兰的,与伊斯兰原则相抵触,因此需要被销毁。贾迈勒告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使说:“一旦神职人员们作出决定,并宣布了决定,我们就别无选择,必须遵守。”他还说,即使是已被封为“穆斯林之王”的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也无法背离这些神职人员作出的决定,因此塔利班政权不得不下达了毁佛的命令。

联系这则报导,再回顾一下塔利班领导人在毁佛前后所发表的言论,我们不难发现,狭隘的宗教意识和极端的宗教狂热才是这次毁佛的真正原因,或者说最主要的原因。

“炸毁佛像是回教的光荣”!我不能忘记这句话。尤其是当我全面了解了印度佛教、中亚佛教消亡的历史原因的时候,我真正体会到了这句话所蕴含的血腥和警告!

毁佛备忘录

2月27日:阿富汗塔利班掀起“毁佛像运动”。

3月2日:塔利班无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摧毁境内千年佛像的头部和腿部。

3月3日:塔利班官员声称,阿富汗境内2/3的佛像已经被毁,余下将在两天内毁灭。

3月4日:塔利班外长声称,毁佛是“内政”,巴米扬大佛无论如何要被毁掉。同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特使前往阿富汗营救佛像。

3月5日: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声称,摧毁佛像是阿富汗国家的“光荣”

3月6日:塔利班声称,国际舆论改变不了佛像被毁的最终命运。同日,塔利班官员透露,巴米扬大佛的1/4已经被毁。

3月7日:美国务卿鲍威尔强烈谴责塔利班,称阿富汗佛像被毁是一个“悲剧”。

3月9日:古尔邦节结束,塔利班毁佛暴行再度开锣。

3月12日:塔利班外长告诉安南,举世闻名的巴米扬大佛已灰飞烟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专员确认阿富汗的佛像已被摧毁。

历经千年风霜的巴米扬古佛,最终在阿富汗塔利班武装的炮火声中化成了灰烬……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