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1年度第二期此岸与彼岸
 

此岸与彼岸

许圣义 释性体

我的一位老同学,一天在做常规检查时,被医生检查出胃癌来,只剩下三到六个月的寿命可活。

老同学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政单位的一把手,年轻有为,作为非常副处级后备干部已培养两年,从培训班刚结业,不久,就要提拔的。事业可谓蒸蒸日上。有一位娇美贤慧的妻子,一个刚上初中聪明伶俐的白胖儿子。家庭可谓幸福美满。突然知道自己得了癌症,一时万念俱灰,决定不告诉家人,独力承担生病的痛苦,并利用仅存的时间悄悄安排后事,连遗嘱也已写好放在床头柜抽屉里。

“说来非常奇怪,从检查出癌症的那一天开始,平常兢兢业业耗尽心力经营的事业,变得一点都不重要。平常被疏忽的亲人朋友,突然变得非常重要,几乎一天也舍不得和他们分开。思考的空间也突然从现实的世界跳出,会想到死亡,想到死后的世界,想到如何迎接死亡的来临。甚至到爹爹的坟旁边靠后处为自己选定了一个墓穴位置。”老同学说。

老同学饱受了许多心灵与肉体的折磨,一个半月之后,在另一家医院精确地检查,发现根本是误诊,他的胃是有一点小毛病,那是在党外副处级后备干部培训班期间,因生活不够规律而患上的浅表性胃炎而已,复检医生结论说没一点癌变的迹象。不放心,又接到省城郑州市肿瘤医院再次复检,结论确定为没癌变,根本不是胃癌。这下,他放心了,象另外变了一个人似的。

“真奇怪,从医师告诉我胃癌的那一天开始,我的胃每天都疼痛不堪,要吃很多药来止疼,饭量大减,有时喝口开水咽下去也感到不舒服。确定是误诊以后,胃部就霍然痊愈了。”这位虚惊一场的老同学说,可见心灵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

知道误诊以后,他把一个半月的身心煎熬告诉了妻子,妻子说:“怪不得这一个半月来对我特别体贴,从来没有生过气,常常提前回来陪伴我,原来是这样呀。”

他把事情经过告诉朋友们、同事们,大伙儿都义愤填膺,问他是哪一家医院,哪个医生, 应该控告,要求精神赔偿。但是,想不到,他却是出奇地平静,说:“事实上,我很感激那个医生,他完全打开了我的心眼,使我想到了从前没有想到的问题。我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的磨难与考验。他也使我像死过一回,许多事都不再介意执著了。我真真切切地‘轮回’了一次,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什么官位,什么金钱,那些的的确确都是身外之物啊。”

但是,最使他震动的是他读初中的儿子,当他把误诊的经过告诉儿子,儿子问他:“爸爸,你不会只活三个月,那么,你究意还可以活多久呢?”

这位老同学当时就怔住了,人终有必死之日,癌症病患者知道还有几个月可活,身心健康的人又能确知人生的岁月还有多久可活呢?儿子又追问他:“爸爸,如果你不知道可以活多久,你什么也没有改变,那和被误诊前又有什么不同呢?”

老同学受到儿子的刺激,生活态度完全改变了,他说:“用心地努力工作这是此岸;更用心地疼惜亲人,这是彼岸;处理紧急的事情,这是此岸,着力于重要的事情,这是彼岸;经营入世的事业,这是此岸,经营生死的解脱,这是彼岸……那个医生是我的老师,把我从此岸带到彼岸;我的儿子也是我的老师,帮我打破了两岸的界限。”

我半开玩笑地说:“你这是关闭阳间的门,打开了阴曹地府的门,接着,又关闭了阴间的门,又打开了阳间的门,再次回到阳间,大富大贵还在后头哩!”

老同学说:“不是,这是‘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身心都感到泰然轻安了。这也许就是凤凰涅槃的境界呢。”

与老同学话别后,在返家的路上,我想到平常我们确实很少思考生死的问题,而且我们花了太多的时间于无谓的事情上,生命是如此短暂,我们又有多少思考关于这有限的生命呢?回到家,我拉开灯,看见黑暗与光阴是在同一个空间,是一刹那之间的事情。那么,黑暗的心与光明的心又有什么不同?只是心中点了一盏灯罢了,对心中点灯的人来说,黑暗再也无法局限他了,何况是情感的风波呢?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