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1年度第一期智光行愿
 

智光行愿

雪 鸿

这次虽然没有见到我的皈依师智光大师,但从止俗禅师那儿我们听到了许多有关智光的故事,印象最深的是燃指供佛和弟子叛山(大师走后,弟子难耐寂寞,变卖庙产而还俗)。

智光大师曾在甲戌年对我说要在佛前燃指以供,发愿尽形寿弘法利生。大师非常敬仰虚云老人,云公曾在佛前燃过三指,老人的双指象蜡烛一般点燃了,他以甚深定力而自持,面无痛苦之色,身边念佛的弟子们还看到云公燃指的火光中显出了韦驮菩萨的像,人们都说云公证道了,所以不痛。

当智光吾师自誓燃指供佛时,我没有表示赞同,我读过莲池大师的《竹窗随笔》,大师也不赞同燃指烧臂,我就把莲池法语背了出来,智光大师淡然一笑。

没想到我们一别再也没见过面,而他终于燃了指,是在西安卧龙禅寺的大佛前,止俗禅师告诉我,燃指时,智光大师能感到很大的痛苦,所以许多僧人便认定智光大师没有证道,只不过是无益的自苦而已,何苦来哉。

指供不久,智光大师回到了黄龙洞,他对同修们说:“我和此山的因缘已尽了,我该走了。”他说走就走,到浙江宁波独立盖了一座庙子,主持佛法,就象当初他来到黄龙洞,一看到祖庭荒草蔓延而发愿修整。数年之后,他终于和信教的村民共同建起了三间禅房,自居之外,以接云游佛子。我初见智光大师时三间禅房全都修好了,全是石块垒砌的墙,每一片瓦,每一袋水泥都是从山下背上来的。我和老李、小李这次背沙、背水泥打小院、盘灶台时,才真正体会到当年开山修建者的艰苦与高尚。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有惭愧,因为智光大师修好了禅房,重塑了金身,他走了;他说要燃指供佛,他燃了。这之中的宗教情结,舍身忘我的精神,呜呼,吾不能言矣!有的人因为智光大师在燃指时有疼痛的感觉而说他没有证道,是自苦,这同样是一种执著与无明啊。智光大师燃指供佛而有疼痛感有何不好?难道这痛苦不正体现出了他的广大愿心和崇高的宗教献身精神吗?他的苦也正是他的乐,也是我的灵魂为之感动的原因。我师如此行,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道家的圣人老子不是也说过: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复有何患。知见难舍,正来自于我们对色身的痛苦的感受最深切。我想,云公当初燃指,也一定有肉体上的痛苦,只不过云公没有表露而已。假如没有一丝一毫肉体的痛苦感觉,那么,燃指供佛又有什么意义呢?也许这是一种神通,可是,又与燃烧一支无感觉的蜡烛和木柴供佛有什么两样?若借神通力而燃指无苦受,那仿佛在欺骗信众,我宁愿赞美有痛苦的虔信者的献身舍躯,也不会歌颂神通妙用的游戏三昧。

我曾见过虔诚的朝圣者三步一叩头地从千里路上去拉萨拜活佛,当时我感动得热泪直流。雪山,蓝天,生命,信仰和求道者,那浑然天成的高大的形象,已永远矗立在我心中了。不错,也有人只需乘飞机去拉萨,非常省事。
只要有虔诚的信愿,每一种通向正觉的形式都会是神圣的。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