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1年度第一期恰似你的温柔
 

恰似你的温柔

松 叶

有些优美的文字,能深深地打动人的心,经过了多少年,你还会时常地想起它们,想起它们带给你的最初的感动,刻骨铭心。我喜欢《诗经》中的一句“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十多年了,仍一再地相信,这一句中,实在蕴含着人生最珍贵与美丽的品质。当你体验过真心的温柔,你一定明白我的感受一一永远保持一腔温柔,对万事万物保持全心的温柔,是如何地难能可贵。

温柔待物

你是否曾这样注视一朵花,没有任何目的,也不分析她的种属、名类,就那么只是端详,仔细端详:花的形状,花瓣上的纹理、脉络,优雅地延伸开来,表面覆着细细的绒,恰到好处地透出渐浅渐深的色彩,中间是蕊,专注地托举着小小的一丛细粉,在你的注视中,随着最轻的风,带着些微的芬芳,飞扬而去,在阳光中,散射精致的光芒。面对这样的景象,太重的呼吸都是粗鲁的吧。想世上正有千万亿朵花儿,在同一时刻,倾其全部的生命,绽放不为人知的美丽。在这样的时刻,你是否如我一般感到莫名的温柔牵动。

你是否曾专注地冲一杯茶:洗净壶与杯,看着清水流过掌心,看着水流如何地涤去污垢,壶与杯光洁明亮。你轻轻地撮起茶叶一一在精心的烤制后,它们每一片都又干又脆,稍用力,就会捏折捏碎,所以你轻轻地撮,撮起适当的量,当它们落人壶底时,发出细微的“叮叮”声。然后你小心地冲人开水,仔细地盖好盖子。为使茶香正好,你必须等,凭感觉,刚好那么多时间,而后你倾茶人杯,看那透明浅棕的水,伴着清香无声地注入杯底。你放稳壶,你捧起杯,你看那液汁的晶莹,你嗅那清甜的芳香,所谓“细啜襟灵爽,微吟齿颊香”,没有这样温柔专注的过程,怎么能体会到一杯茶的好处?所以古人诗中,有“饭囊酒翁纷纷是,谁赏蒙山紫笋香”的句子。

这样的时刻,可能很多:当雪花飘落到你的衣袖上,泯然消融;当第一缕和暖的春风,拂过你的面颊;当你仰望天空中的一朵云;当你注视黄昏的万家灯火;当你看着高速公路向远方延伸;当你走在铺得平整有致的人行道上;当你的手拂过桌面,拂过洁净的衣裳,拂过设计精巧的流线型鼠标……只要你注视它,只要你感觉它,你总会体验到,有一种温柔,从心底生起;有一种宁静,无可代替的宁静,从心底,油然生起。

可惜,我们常常错过了这样的温柔感觉,忘记了心底的宁静,只因为我们“太忙了”。在匆匆地践踏过一朵地上的小花时,我们太忙,甚至顾不上发现她;我们晚上已不记得白天忙了些什么,但似乎那些事一定比自己的心更重要,不然我们为什么忙得忘了照顾自己的心呢?然而,问一个人,世上有什么东西,值得他用心去交换,他必会笑你荒唐了:没有了心,还能拥有什么呢?

温柔待人

你是否曾面对这样一个婴儿:他的眸子黑黑的,睁大了眼睛望着你,然后他忽然笑了,信赖地向你伸出手;或者他撇一撇嘴哭了,躲开你的拥抱。你喂他食物,他也许会吃,也许不会;你扶他走,他也许会走,也许不会;你教他说话,他也许会学,也许不会。有时他真可笑:他不要你喂给的美味的食物,却宁肯咬住一支随手抓到的木棍;他不理你的阻拦,一定要把手伸向沸腾的开水……你阻拦他,只为了他自己不受伤害,他却气恼起来,他哭闹,他踢你、咬你、恨你……你不会因为他吃、他走、他学语而更爱他,也不会因为他做不到而嫌憎他;你不会因为他对你笑而更爱他,也不会因为他哭闹、踢咬而讨厌他。毕竟,他是那么幼小、那么娇弱的孩子,他做不到的,只因为他不知道,因为他力所不及。你了解,所以你不要求,不索取,你只给他、只帮助他。他的弱小,牵动你心底的温柔。

你是否曾有如此的愤怒:这个人,他真讨厌,明明他不对,他却责骂我;他不听我解释;他不可理喻;他乱发脾气;他因嫉妒我而造谣中伤;他贪图小利,骗了我的钱;他贪悭吝啬,只想占便宜;我对他那么好,他对我关心总是太少;我那么信任他,他却对我撒谎……他伤害了你,你的愤怒加深着这种伤害。你不理解:我要求的不高、不多,他怎么能做不到呢?他的年纪活到哪儿去了,这一点道理都不懂?

其实,不知你是否想过,人有时原来很软弱——至少在某些时刻,某些境遇中,心理的软弱并不胜过一个婴儿?
是,只消从你心底的温柔中,看那个人,你会发现,他其实是很可怜悯的,恰如没有分辨能力的婴儿,不知愤怒如沸水,最先伤害的是自己;不知嫉妒、贪悭如木棍,咬住木棍,失去的是美食;他乱发脾气,因为他无力控制自己的脾气,如刚刚学步的幼儿无力控制自己的双腿;他不可理喻,因为他的能力不足以让他理解,如刚刚学语的幼儿,不理解你话中的含义……当你注视他,如同注视幼弱的婴儿,你体验到心底温柔的怜悯,如耶稣受难时的呼喊:“主啊,宽恕他们。他们所做的,他们不知道。”

面对粗鲁与生硬,你发现,原来温柔是成熟的特征。一个人经历得越多,心地会越柔软;了解得越深,性情会越温和。面对哭闹的幼儿,慈爱的母亲是温柔忍耐的;对比毛糙的年轻人,有智的长者是温和从容的。对生命了解得越多,越能够从容地面对无知者的粗鲁,当你真心地原谅那个人,发自心底的温柔,报答你一份珍贵的安宁。

温柔待己

一个骄阳似火的中午,超过37℃的气温中,我站在路边等车。那天是星期六,本来我可以在家,吹着风扇,享用一块冰镇西瓜。但老板要我去办公室,完成一份紧急的文件。匆匆地一早起身,赶去办公室,苦干了几个小时,他忽然打电话来说他改变主意了,他不再需要那份文件,他说第二天他会传真另一份文件来,要我在周一之前完成。我只好就这么回家,心里明知这一个周末就此完蛋,而无可奈何。回家的路上,骄阳似火,马路边尘土飞扬。等了好久,公共汽车总不来,我的心被无意义地虚度的今天和有大量烦人的工作的明天分成苦恼的两半。幸而,心底的声音提醒我:温柔地对待自己,既成事实的,烦也无益,别用气恼伤害自己。在那个时候,,心怀温柔地欣赏眼前的景象:隆隆驶过的载重汽车、亮晶晶的小汽车、挥着汗懒洋洋地踩单车的人们,手举着彩色缤纷的遮阳伞的女孩,树荫下卖冷饮的老太太,人家窗台上打瞌睡的猫儿……实实在在的构成生活的场景,冬寒夏暑、成败得失,本来如此。你喜欢不喜欢、厌烦不厌烦,对它有什么分别?原来正是粗糙与不耐烦的心情,破坏了所有的好日子。

暴雨骄阳,寒风沙尘,贫穷疾病,求告无门……生活中充满匮乏与无奈,充满求之不得的苦。重的,让人痛恨命运不公;轻的,也多多少少令人不耐与烦恼。世事皆从愁里过,愈积愈浓的厌烦、痛苦、伤感、憎恨……消磨着每个日子。一生的日子有多少呢?所以《简·爱》中说“活着,就是含辛茹苦。”烦恼占据着人的思虑,沮丧、厌恶、愤怒、悲痛……折煞多少向往幸福、满足与快乐的心。然而当你从温柔宽宏的心底,微笑着面对眼前的一切,就只是接受现实,才发现,无论怎样的逆境中,温柔地对待自己,就没有什么,能伤害了你。

温柔的心,能制止愤怒与厌憎;宽宏的心,能化解对抗与仇恨。古语说:“善人人欺天不欺,恶人人怕天不怕。”原来温柔忍耐的人,才是强而有力的人,如同最柔软的水,没有形状,却能适应一切形状;没有孔隙,却能容纳一切侵入;烈火入水则熄灭,利刃入水会沉没,有什么能伤害水呢?有什么能伤害这至柔因而至刚的人?他了解,他宽恕,即使夺走他的一切乃至生命,却没人能伤害一颗温柔、宽恕的心。“将头临白刃,犹如斩春风。”一颗温柔的心,只有忍耐、没有厌烦畏惧的心,它的力量,不可思议。

看到论坛中讨论“让女性讨厌的男性行为”和“让男性讨厌的女性行为”,我想到,也许更该想一想什么是让人喜欢的行为。最后我认定,行为可以千差万别,但只要人有一颗“温其如玉”的心,他的行为,一定不会粗鲁讨厌,他也会了解更多的人。这样的人,不是很可贵的吗?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00147830548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