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0年度第五期夜喂蟑螂
 

夜喂蟑螂

恒章

又进新春,万物复苏,人的身心也随之波动。想不到我害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疾患——肛周脓肿。住进医院,术后卧床月余。

住进北京一家大医院,手术的头三天几乎没怎么睡觉。记得第一个夜晚,右手不知碰到什么了,清晨一看手背上的针眼附近还有被什么嗑过的小眼儿,痒痒作痛。起初没有弄明白,太太来一查,和临床病友证实,查到做孽者是夜晚张狂肆虐的蟑螂。

这种小生灵,体扁平,色黑褐,生命力极强,繁殖率极高,一旦发现一个卵,不长时间便形成强大的阵容,想灭绝不太可能。据说,这里的蟑螂还是进口货,是当年引进设备时捎带的“海外来客”。它比国产体稍大,更精灵。院方也曾多次采取用药措施,结果总是灭而再生,生生不息。查明手上的新“针眼”,是蟑螂做祟,我也只好听之任之,现出无奈。太太主意妙,她说,你再吃水果什么的,给它留点,放到床头柜上,供它夜餐不就成了嘛?开始我半信半疑,那就试试看呗。反正夜晚也睡不着,看看灵不灵。

第二天夜里,我特意将苹果核、香蕉皮、柿子瓤等等,放到报纸上。当人们熟睡时,只见大大小小黑不溜秋的蟑螂从四面八方、角角落落大摇大摆地拥了上来。我借着走廊灯光,侧脸屏息,偷偷观察,看他们一个个吃得小肚鼓鼓,洋洋得意,欢歌笑舞的样子。它们能安生在医院这个特殊的角落,不愁吃喝,还竟吃营养品、进口西洋参、三株、蹄子、糕点等,总之,患者吃啥它都能分享到。你不给它就动抢和行窃,不管你的床头柜多么严实,它总能想尽办法钻进去,捞到好处。蟑螂真是个损人害物的蛀虫,它同一些腐败分子无二样,偷奸取巧,中饱私囊,威胁人的健康。它可以将皮尔·卡丹咬出洞,还能传染伤寒、霍乱等疾病。

蟑螂危害严重,我投其所好,喂其生长,是姑息养奸,是否可以判为窝藏罪?

同为昆虫科,我翻展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人与动物的情感》和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动物志》、日本丘浅次郎博士的《生物学》以及法国杰出的昆虫学家、文学家法希尔的传世佳作《昆虫记》,还有中国《山海经》,那上面竟然都找不到有关蟑螂的详介,连《辞海》、《辞源》等条目也是浅浅几句。看来蟑螂不足挂齿。可是,它在世界人们生活中,是不可忽略的物种。

害乎?益乎?它也是大千世界里的一种生命。我不无故伤害之,没有过错。任何生命载体,皆为地水火风四大假合,不能看骆驼高、大象大,就认为它们生命伟大,蚂蚁小、蟑螂臭,便视之为微不足道。如此臧否,大错特错。其实,任何生命的存在都有合理的必然性,勿分高贵大小。倘若没有益虫的参照,何患之有?没有小的比较,岂有大焉?因病入院得闲夜观蟑螂,让我自然领悟到生命的比值,人身的微薄。说人是高级动物,究竟高级在哪里?我没看出来。好在一个人一到医院就显得真实可爱;同病相怜,更能体现出友谊纯情。

对小小蟑螂的关爱,也是对整个世界的关爱,更是对本怀的关爱。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