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0年度第四期编者小语
 

编者小语

近年来,经常有信众向本编辑部邮寄有关日本净土真宗本愿法门的宣传材料,希望《禅》刊能协助弘扬。他们在信中对本愿法门极力推崇和赞美,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他们认为,中国佛教应该学习日本,尤其是要学习本愿法门,并认为这是中国佛教振兴的唯一希望所在。每次读到这样的来信,我就有一种如箭穿心的感觉。

我真希望学佛的都能读一读东初老人的《中国佛教近代史》。读一读该书,您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血泪,什么叫做大悲,什么叫做真正的爱国爱教。我相信,每一个读过此书的人,一定会被成千上万参加和支援抗日救亡运动的出家人出生入死的救世事迹所感动和哭泣。我甚至希望有一天有人能发心把这一段动天地、泣鬼神的历史搬上影视,那样必定会使更多的人能够从中真切地感悟到佛门中“地狱未空誓不成佛”的无尽悲愿。

迷恋日本净土真宗本愿法门的人,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了解,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日本净土真宗本愿派僧人在日本侵华的过程中曾扮演过极不光彩的角色。早在光绪年间,日本净土真宗就在上海、杭州、苏州、南京等地设立本愿寺,实行文化侵略。后来,它们趁庙产兴学之机,假借保护中国佛教为名,引诱杭州三十多所寺庙投入日本净土真宗的怀抱,并欲进一步兴办佛教学堂,控制中国佛教教权。这一阴谋幸亏被当时中国的一批高僧大德识破,未能得逞。当年杨仁山居士对本愿法门曾经进行过批判。一九三七年,日本对华展开了罪恶的全面侵略战争,日本净土真宗本愿派的很多僧人,随军充当打手,掠夺我佛教文物,美化侵略战争,他们把对华的侵略称之为保护佛教的“圣战”,他们宣称“只要相信弥陀本愿,杀了中国人亦可以往生”,以此鼓动日军的仇杀本性。

听听这些随军的日本和尚为他们的侵略战争所作的辩护吧:“中国政府是共产的政府,是耶稣教政府,摧残佛教,我们日本是佛教盟主国,为了保护东亚的佛教,所以同中国作战,这种战争就是佛教与耶稣教的战争,是圣战。”

再听听悲观法师领导的中国佛教国际步行宣传队在缅甸对随军的日本僧人的丑恶嘴脸所作的揭露吧:“……抗战以来,日本僧人夹在部队里(每连队至少有三五个日本和尚),唆使寇军屠杀我国佛教僧众,奸淫我佛教女尼,用飞机大炮轰炸我佛教寺院。由此种种暴行看来,日本自命为佛教国的说话,完全是虚伪的,是利用佛教美名,作侵略之实,用佛教的幌子,掩护他杀人的目的……”

我们拒绝本愿法门,不仅因为该派出家人在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的过程中充当过极不光彩的角色,还因为它对净土法门进行片面化的理解,乃至歪曲了佛法的真精神!

本愿法门肢解净土经教,宣称只要信仰弥陀的本愿力,当下就可以获得往生的通行证,不用持戒,不用行善,不用发菩提心,不用行菩萨道,不用忏悔,即使杀了人放了火,临终时决定可以往生。本愿法门宣扬纯他力论,否定自力(认为只要信了本愿法门,佛自然帮我解脱,不用自己着力,不用布施持戒乃至孝养父母),宣扬“他作我受”(往生之事佛已代我成就,我只需信就行了),反对因果报应(一切所作之恶,由佛为我承担),反对“自作自受”(任作何恶,只要信弥陀本愿,佛定为我承受,毫不影响往生)。这样一来,本愿法门就成了世间最方便、最容易的解脱法门了。

在日本,本愿派的出家人,因为只要信仰弥陀本愿、念一句阿弥陀佛就行了,不用持戒,不用行六度,不用发菩提心,可以娶妻生子,可以吃肉喝酒,因此他们都是职业和尚,白天呆在寺院里,给人抽签算命,超度亡灵,晚上回家,享受家庭之乐。这与我国佛教“僧装、素食、独身、持戒”的优良传统完全是背道而驰的。无论是从形式还是从内容上来看,本愿法门都是佛教的一种变质。即便是在日本,本愿派也遭到了很多其它佛教宗派的批判。

我真不明白,这样一个宗教畸形物,在我国居然有不少人正在热衷于传播它,而且还有部分出家人参与其中,他们四处散布有关本愿法门的材料,呼吁要改革中国佛教传统,叫嚣要向日本佛教学习,要向本愿法门学习,他们认为,象本愿法门这样好、这样省力、这样容易成就的无上大法,中国历代的祖师居然没有发现!

毫无疑问,那些热衷于传播本愿法门的人,那些热衷于宣扬向日本佛教学习的人,他们真正想要达到的目的,不过是想抛弃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这些优良传统对那些假修行的人而言是一种束缚),能够象日本本愿派的和尚那样,既能够明目张胆地享受世间的五欲之乐,又能够获得死后的解脱,既可以理所当然地接受信众的供养和礼拜,过上舒服的生活,又不用劳动和为生活发愁,至于说改革佛教、振兴佛教,那不过是他们的幌子。这是一种好逸恶劳的懒汉心态。从心态上来看,这些人才是佛陀所说的、我们末世真正要提防的“狮子身上的虫”。

值得高兴的是,目前国内已有多家佛教刊物认识到了本愿法门的危害性,并纷纷发文予以揭露和批判。象《广东佛教》2000年第3期隆盎法师的《不要提倡日本本愿法门》,《台州佛教》2000年第3期法藏法师的《持名念佛与实相念佛之统一——本愿即心持名念佛的提出》、四川乐至报国寺提供的《净空法师讲〈地藏经〉中对本愿念佛问题的开示》,《净土》2000年(夏)昌臻法师的《本愿法门与净土法门的三不相应》,等等,都是很好的文章,值得一读。为了维护佛教的纯洁性,我们佛教界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本愿法门,并制止它在国内传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