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0年度第四期南山寺记
 

南山寺记

林幽子

秦岭余脉之阴,磐安古镇之南,有庙观一址,是为南山寺也。寺古而境幽,遐迩闻名也久矣!奈何朝代更替,日月轮回,南山寺几毁几修,时衰时荣,盖与吾国同沉浮,与吾民同荣辱也。语云:“一管窥豹,一叶知秋”,抚古而览今,祭旧以瞻远,虽南山一寺,不亦警乎?

遥想明代万历年中,镇人鸠巧匠而集民工,征良木而收奇石,夷丘以为庭院,扎栏以为圃园,叮叮以雕琢,隆隆以修筑。俄尔春兰秋菊,翠柏苍松,飞檐慈塑,暮鼓晨钟,雄踞南山之间,俯收渭川之容,遂为游憩之所,宗教之地。然当是时也,科学落后,医药不精,民困贫而祈于神,人染病而祷诸仙。更有邪道巫士,乘机窜起,假神仙之意以索财物,借上天之名而营私欲,宗教圣洁之堂,竟为烟尘所掩矣。而贫者益贫,病者犹病。夫叩首以盼天,叹富强之茫然。噫乎!科学之与宗教,如光影之相承。科学进步,宗教清纯;科学不兴,教入迷信。而迷信之事,宗教博大化育之义尽失,俗世贪诈奸邪之行多生。试看封建中国,科技沉靡,迷信泛滥,宗教蜕为百姓精神之枷锁,生活之负荷,岂不惜哉?

及至清廷没落,九州飘零。官吏朽而人族反,乡民逃而炊烟敛。乃有同治二年,回军冲天大火,寺院化为灰烟。而后光绪二年,庙堂重建,规模稍逊,神气犹存。然民国以来,风起云涌,贼匪掠而军阀争,兵马急而刀枪鸣,伐木以为杀人之具,拆石以为对敌之物,殿堂阁楼,残破不全,仙尊佛像(1),面目皆非。待新中国文化革命将始,左倾思潮渐盛,扫荡四旧,破除迷信,遂更害及宗教,殃及文物矣。其大小殿堂,一朝推伏;精妙壁画,一夜铲除;墨翰匾额,烈火焚之;奇砖异石,乱锤碎之。顷刻瓦砾陈而草木稀,鸟虫寂而风雨迷,渭滨名胜,举目凄凄。而九州之内,朝野之间,红海翻腾,一大二公,少事耕作,多演斗争,山上山下,无不惊心。呜呼!国运之与宗教,如巢卵之相依。国不太平,宗教衰沦。古人云:“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然近百年之文物胜迹,毁于一时之狂热,岂不痛哉?

比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高瞻远瞩,矢志改革,对外开放,对内搞活。既物质生活水平之日益提高,则信教群众久蛰之心愿复苏矣。而党和政府,宽怀仁厚;举国公民,信仰自由。于是东西之善男,南北之信女,或农闲,或工余,铲衰草而平荒院,整山道而植松柏,出力以表其心之诚,捐资以示其意之盛。更有仁人明士,指挥诱导;能工良匠,义务雕筑,不日遂有大殿起焉。夫观青瓦而抚粉墙,瞻画栋而望雕梁;布局之井井,造型之凛凛,彼恢复古老名胜,重建宗教场所之举,已初具规模矣。而远眺渭水之蜿蜒,北山之连绵,梯田之平整,长天之蔚蓝;俯瞰车马之川行,铁龙之前奔,银篷之如玉(2),绿树之葱茏;回听经语之喃喃,钟磬之悠悠,小虫之细细,燕雀之啾啾,极乐升平之相,俨然矣!嗟乎!政治之与宗教,如日月之相映。政治昌隆,宗教新荣!今夫全国齐力,发展经济,国计民生,日新月异;而三界内外,山河表里,天高地阔,心爽神怡,岂不喜哉?!

余既为此记,情不能已,又作歌曰:

渭水泱泱,山野茫茫。

风云变幻,天地沧桑。

老树绿枝,故址新堂。

往者足训,来日方长。

癸酉岁末作于甘谷之西陲

注:

(1)南山寺为佛道并存者;

(2)铁龙指陇海线上之列车; 银篷指乡民之塑料大棚。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