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0年度第二期编者小语
 

编者小语

应该如何安顿自己的心,使自己不落入枯寂、空虚和绝望之中?如何伏住内心的烦恼、焦虑和不安,使自己能够从当下的修行中找到安乐?这是修行的一个永恒的主题,也是《金刚经》所要解决的两个问题:“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关于这两个问题,佛陀回答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看来,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是关键。进一步问,如何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呢?佛陀回答说:“所有一切众生之类,……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这里的关键是无相和无住。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就是要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应无所住而行布施乃至禅定,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些话非常深刻。我们不要仅仅从文字上去理解,而要用我们的整个生命去体证。

修行最关键的东西就是要修无相,或者说无相而修。一切形式的修行,打坐也好,念经也好,拜佛也好,都必须指向这一根本,换言之,都必须围绕去我执、法执这一核心。离开这一点,修行就不是真修行。修行上不上路,区别就在这里。修行怎样才算上路呢?不是说你打坐时,一坐就能坐几个小时,或者说初步尝到了禅定的快乐,或者说念佛、持咒有了感应,就算上路了。关键看它是不是以破四相为目标。如果这一切不离我相,不离分别心,那就不能说上路。

无相而修,把它落实到现实生活中,情形是怎样的呢?那就是:上厕所、洗碗、扫地并不比打坐、念佛不重要。如果你在做洗碗、扫地等所谓的“杂务”时,心里老想着赶快把它们做完,以便腾出更多的时间用于修行,那你就是在四相中,心有分别。如果你洗碗、扫地时,不能安住当下,不能把它当作一场佛事来恭敬、专注地做,你也就不可能打好坐、念好佛。修行就是要破四相,培养平等心。若能以一样的情怀、平等的态度去做一切事情,而无勉强或厌烦的情绪,这就是修行。如果你老在“杂务”和“修行之正务”上作分别、乃至为它起烦恼,那就说明你还没有真正理解修行的核心。

“到位”是一个美丽的字眼。你日常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如果都到位了,那你就是在修行,尽管你身并不在禅堂里。什么叫到位?做一件事情,你心中只想着去做它,不再装别的事情,并且把它做好,善始善终,不半途而废,不敷衍塞责。不仅行为上要到位,心也要到位。起床后,被褥是不是叠得整整齐齐的?脱完鞋子,是不是把它摆在鞋架儿上了?如果你的每一个动作都到位了,那说明你活在当下,活在正念中。做事不到位的人,他的心一定是散乱的。

当下这一刻最重要,当下正在做的事情最重要,当下与之交往的那个人最重要。如果你当下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乃至每一个念头都到位了,那你就是在修习无相。想想看吧,我们每天的活动,有多少到位了呢?在我们的绝大多数行为中,我们的心都没有到位,我们的心总是飘泊的,没有安顿下来,因为我们的心总是在一刻不停地分别攀缘。

《皇帝的三个问题》这篇文章使我想到了《金刚经》。我们每个人都应当用自己的毕生精力去回答“皇帝的三个问题”。别人的回答是别人的,与己无关。只有自己的回答才是自己的。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