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0年度第二期皇帝的三个问题
 

皇帝的三个问题

一 行

最后,让我来复述一下托尔斯泰的一个小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位皇帝的三个问题。托尔斯泰不知道这位皇帝的名字……

一天,有位皇帝遇到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三个问题,只要他知道了这三个问题的答案,他就永远不会再有任何麻烦:

做每件事情的最好的时间是什么?

与你共事的最重要的人是谁?

任何时候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皇帝在全国张贴了榜文,宣告说,无论是谁能够回答这三个问题,都将会得到重赏。很多读到榜文的人马上就动身去王宫了,每个人都有一种不同的答案。

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一个人建议国王制订一份时间表,规定好每个小时、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所应做的工作,然后严格地按照这份时间表去行事。只有这样,他才有希望在恰当的时间去做每一件工作。

另外一个人回答说,提前计划是不可能的,皇帝应该放弃一切无谓的消遣,保持对每一件事情的关注,以便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其他一些人坚持说,皇帝一个人永远不可能具备一切必需的先见之明和能力,以决定什么时候该做哪一件工作,因此他真正需要的是建立一个智囊团,然后根据这个智囊团的建议行事。

还有一些人说,有一些事情需要马上决定,没有时间等待磋商,但是,如果他想提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应该去请教术士和预言家。

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也是莫衷一是。

一个人说,皇帝应该全权信任牧师,而另外一个人劝告说,要相信神父和沙门,还有一些人建议要信赖医生。更有一些人希望信任武士。

第三个问题的回答也同样是五花八门。

一些人说,科学是最重要的追求。另一些人则坚持认为是宗教。还有一些人则宣称最重要的事情是军事技术。

皇帝对所有这些回答都不满意,也没有给予任何奖赏。

思考了几个晚上之后,皇帝决定去拜访一位住在山顶上的隐修者,据说那是一个开悟了的人。尽管皇帝知道这位隐修者从来不离山一步,而且大家都知道他只接待穷人,拒绝与有钱有势的人发生任何瓜葛,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找到这位隐修者,好请教他这三个问题。于是,皇帝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朴实的农民,命令他的侍从在山脚下等他,而他独自一人登山去寻找那位隐修者。

当皇帝到达这位圣者的住处的时候,他发现隐修者正在茅蓬前的菜园里挖地。当隐修者看见这个陌生人的时候,他点点头,以示招呼,然后继续挖地。这个工作对他来说显然很吃力。他是一个老人,每次他把铁锹插进地里翻土的时候,都会气喘吁吁。

皇帝走近他,说:“我来这儿请你帮忙回答三个问题:做每件事情的最好的时间是什么?与你共事的最重要的人是谁?任何时候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隐修者注意地倾听着,但是他只拍了拍皇帝的肩膀,就继续挖他的地去了。皇帝说:“您一定很累了。来,让我助您一臂之力。”隐修者谢过皇帝,把铁锹递给他,然后坐到地上休息。

挖了两垄之后,皇帝停下来转向隐修者,重复了他的三个问题。隐修者仍然没有回答,而是站起来指着铁锹说:“你现在干吗不休息一下呢?我可以接着干。”但是皇帝继续挖地。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最后太阳开始落山了。皇帝放下铁锹,对隐修者说:“我来这儿是为了问您是否能回答我的三个问题。但是如果您不能给我任何回答,请明白地告诉我,这样我好上路回家。”

隐修者抬起头,问皇帝:“您听见有人在那边跑吗?”皇帝转过头。他们看见一个长着白色长胡子的人从森林里冒出来。他没命地跑着,手捂着胸前流血的伤口。这个人向皇帝跑来,然而中途却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只发出一阵呻吟声。皇帝和隐修者把这个人的衣服解开,发现他受了很重的伤。皇帝帮那个人彻底地清洗了伤口,然后用他自己的衬衫为他包扎伤口,但是血很快就把衬衫浸透了。他把衬衫漂洗干净,再次包扎伤口,并且继续这样做,直到伤口不再流血。

最后,那个受伤的人恢复了知觉,要喝一杯水。皇帝跑到溪边,打回一罐清水。在此期间,太阳已经落山了,夜晚的空气渐渐变得寒凉起来。隐修者帮皇帝一起把那个男人抬到茅蓬里去,把他放到隐修者的床上。那个男人闭着眼睛,静静地躺着。因为一整天又爬山又挖地,皇帝精疲力尽。他倚着门口就睡着了。当他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在山顶上。有一刹那,他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忘记了自己到这儿来是干什么的。他向那张床望去,发现那个受伤的男人也正在困惑地打量着他。当他看见皇帝的时候,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然后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请原谅。”

“但是,你干了什么要我原谅呢?”皇帝问。

“您不认识我,陛下。但是我认识您。我是您不共戴天的仇敌,我曾经发誓要向您复仇,因为在上一次战争中,您杀死了我的兄弟,抢走了我的财产。当我得知您要独自一个人上山来找这位隐修者的时候,我决定在您回来的路上,出其不意地杀死您。但是,我在那儿等了很长时间,仍然不见您的踪影,于是我就离开埋伏地点去找您。但是,我没有找到您。当我遇到您的侍从的时候,他们认出了我,把我砍伤了。很幸运,我逃脱了,跑到这里。如果我没有遇见您,现在我肯定已经死了。我原本想杀您,可是您却救了我的命!我很惭愧,我的感激难以用语言形容。如果我活着,我发誓余生要做您的仆人,而且我会命令我的子孙都这样做。请原谅我吧!”

皇帝喜出望外,他没有想到,他这么容易就与一位宿敌和好了。他不仅原谅了这个人,而且答应退还这个人的所有财产,他还派自己的医生和仆人去侍候这个人,直到他完全康复。在命令他的侍从们把这个人送回家之后,皇帝又回去看隐修者。回宫以前,皇帝想最后一次重复一下他的三个问题。他发现隐修者在往他们前一天挖过的地里播种。

隐修者直起腰来看着皇帝:“但是你的问题已经得到解答了。”

“什么?”皇帝迷惑不解地问。

“昨天,如果你没有因为我年老而对我生起了怜悯心,从而助我一臂之力,挖这些苗圃的话,你肯定会在回家的路上受到那个人的袭击。那时候,你会很后悔没有与我呆在一起。因此,最重要的时间是你在苗圃里挖地的时间,最重要的人是我,最重要的事情是帮助我。后来,当那个受伤的人跑到这儿来的时候,最重要的时间是你帮他包扎伤口的时间,因为如果你没有照顾他,他肯定会死的,你就失去了与他和解的机会。同样的,他是最重要的人,而最重要的事情是照看他的伤口。记住,只有一个最重要的时间,那就是现在。当下是我们唯一能够支配的时间。最重要的人总是当下与你在一起的人,就在你面前的那个人,因为谁知道你将来还会与其他什么人发生联系呢?最重要的事情是使你身边的那个人快乐,因为只有这个才是生活的追求。”

托尔斯泰写的这个故事很象是佛经里面的一个故事:它可以与任何神圣的经文相媲美。我们常常谈论社会服务,为人群服务,为人类服务,为遥远的他人服务,帮助给世界带来和平——但是我们常常会忘记,我们首先恰恰应当为我们身边的那些人而活。如果你不能为你的妻子、丈夫、孩子或父母服务,你又怎么能够服务社会呢?如果你不能使自己的孩子快乐,你又怎么能指望有能力使其他任何人快乐呢?如果我们所有和平运动团体或服务团体的朋友们不互相慈爱、不互相帮助,我们又能爱谁、又能帮助谁呢?我们是为其他人而工作,还是只不过为某个组织的名字而工作呢?

为和平而服务。为任何需要的人而服务。“服务”这个词应用得如此广泛。让我们首先回到一个更朴实的标准上来:服务于我们的家人、同学、朋友和我们自己的团体。我们必须为他们而活着——因为如果我们不能为他们而活着,那么,我们还能为谁而活着呢?

托尔斯泰是一位圣者——我们佛教徒会把他称为菩萨。但是皇帝能够自己看到生命的意义和方向吗?我们怎样才能活在当下,马上与我们周围的人活在一起,帮助他们减轻痛苦,并使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快乐呢?怎样才能做到呢?答案就是:我们必须修习正念。托尔斯泰提出的原则看起来似乎很容易。但是,如果我们想把它付诸实践,我们就必须借助正念的方法,以便能够求道和见道。

我写下了这么多文字,供朋友们使用。有很多人写过这些东西,然而自己却没有亲身体验,但是,我只写我自己尝试过和体验过的东西。我希望你和你的朋友们会觉得这些东西在我们求道——回归之道——的道路上至少会有所裨益。(摘自明洁、明尧译《正念的奇迹——生命的转化与疗救》一书)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