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0年度第一期唾弃酒肉
 

唾弃酒肉

恒章

古老的中国汉字象形寓理,细究奥秘,颇具新意。以“肉”字为例,它是两个人的重叠,框在一个门内。我太熟悉,每天都接触,经常路过市场的肉摊,鲜血淋淋的猪肉,红红的牛肉,泛粉的羊肉,有时不小心划破手露出的滴血的肉。看了让人肉麻,吃了觉得可口,满嘴流香。自小吃肉,逢年过节,也老是五花肉或瘦肉,现在生活提高了,天天见肉,家里开酒家,可以顿顿有肉吃,然而,我一直对肉不太亲切,即便吃也是星星点点。今年元旦从柏林禅寺“打七”回来,彻底与之“拜拜”啦!连唯一的酒也决裂了,这回倒好,一切爱好都没有了,吃起饭来简简单单,随之便之。自自然然。一天到晚,秩序没变,身心没改,节省下来更多的是时间和金钱。

肉,想明白了,真是不能再啖之不厌喽!

那是人吃人的象征,是同室相戈,同类吞噬。人与其它动物有何区别,器官、 性情、善恶差异并不大,只是世界观不同罢了,难怪狼吃人,狗咬人,翻过来人又吃尽世间多少同类啊!时值当下,可谓猖獗耳,生猛海鲜,飞龙大雁,蚕蛾蚂蚱、 蚂蚁、 鳄鱼、 甲鱼、 海狗……越有钱越贪婪,越有权越暴戾,弄得鸟见人哭叫,狗见人撒腿就跑。在一些农村养狗没有超过两年的,不等长大早有人想害它而卖之食之。前年去西藏一些地方,见到成群的狗结队徜徉,拉萨大街上狗可以互串酒店,札什伦布寺、色拉寺、哲蚌寺等寺庙里的狗任由往来,眠而不动,呈一种安定状。藏族是一个爱食肉的民族,可是,他们对于作卫士的狗却备加呵护。我每次去食在广州的南方,见满池游动的鱼类,稍顷,被生吃煮煲,都心头一颤,每每举箸又停。今岁元始,完全弃荤还素,故而得行素斋雅号。

我这生活骤变,饮食出局,全家人和亲友不解。干嘛?你不抽烟,不玩牌,不跳舞,连酒肉也不沾了,那么,干脆出家做和尚吧!有人还说,吃一口得一口。妻子怕我营养跟不上,尽量多给我买素菜,不怕贵的寒冬西葫芦、圆白菜、茄子,家里的水果我只对苹果亲,桔子、香蕉也疏远,我每日的生活工作一条线,清清楚楚,人生成了单色调。别人以为单色调,我否认,其实,连同床共枕的妻子也不谙晓茹素其乐陶陶,清清爽爽的福祉。展开一本本《世界风物》、《外国名城》、《影响世界的100人》、《中华之最》、《走过西藏》、《现在出发》等,读书的人知道这变化的世界有多大,三维空间有多近,我抽笔一泻千言,一泻万里,流流荡荡,早便是“轻舟已过万重山”啦!

人仍在半阳楼,不管窗外风寒日落,可我的思绪扶摇九重,笔走龙蛇。春秋在怀,挥戈风云。这是一种意境。一种虚无,一种自然和平常。

过去来人去客,酒肉难免,激情上来,超点限度,翩翩然,昏昏然,头旋意懒,肠肥胃堵,躺下也是稀里糊涂,起来更是昏昏沉沉,这样不知消磨了多少好日月。素食便饭,随随便便,一点不麻烦,心爽意满。由此,对于肉和酒疏远以致唾弃。这不仅仅是饮食结构的变化而是身心、思想的调整。把人调到正常态、自然态,唤起爱的共鸣,也是转化到健康的人生。

倘若每个人都能不杀生,我们的环境就能更趋于正常,我们的身心也就更健康。自然界的生物,生成泯灭是有序的,一旦高等动物的人老是充当主宰者的角色,滥杀无辜,大吃同类,那么,爱在何处,又到哪里去寻觅和平无战争的世界呢?

苍颉造字时就把肉字的含义揉进笔划里了,可怜的后人忘祖逆理地一意孤行,酒肉穿肠过,天下号第一。

第一个举起屠刀,第一个走向冥界。

没有爱心的世界是不会长久住世的,也是人性的悲哀。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