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0年度第一期无 悔
 

新年寄语

演仁

星期日,我正在书房看书,有人敲门,妻去开门,不一会儿回来对我说:

“有两位尼姑来化缘,是省外来的,说要重修观音殿,手里拿着几张盖了大红印的证明,不知道是真是假,你看捐不捐?”

“捐。”我说。

“那就捐两元吧。”

“不,添一点,捐五元。”

“这个月……”

因为孩子生病,手头有些紧,妻有点为难,可仍旧拿出五元。我随即起身和妻一道出去,走到门口,两位尼师见我,转身要走,我连忙双手合十,念一声阿弥陀佛,请二位师父进来喝茶。两位尼师才回过头来。“不哪。”其中一位说。见妻递钱过去,她很快地接过钱,转身又去敲邻居的门。

晃眼一看,两尼师大概二十岁左右,一身灰兰色新素衣,戴着尼帽。低着头,没抬眼看人,我当然也不便强留她们,就自回书房。

“我有点惑疑,”关好房门,妻急促地进书房来对我说,“收了供养,不说声谢谢也就算了,可是从头到尾连阿弥陀佛也不念一句。从前,无论哪一次,只要供养,他(她)们都要念阿弥陀佛,说两句吉利的话。可这次……你注意没有,她们还留有长头发。”

“什么?”

“你呀,就是粗心。你看她们帽子下面的头发,是倒梳上去的。两个脚上穿的不是布鞋,是皮鞋,式样还挺新呢。”

“长时间在外面化缘,头发长了,没法剃,也是正常的呀。看你,竟然对尼姑也起疑心。”

“我疑心?那皮鞋呢?”妻有些急了。“杀生才能制皮做鞋呀,你不是说出家人戒杀生吗?”

“这……”

“我甚至惑疑她们脸上是不是擦了粉。特别是其中长得瘦高的那一个,颈子长,一对比,就显出脸上的颜色比颈子上的颜色还要白,难道天天出门化缘修庙,功德无量,太阳反而把人的脸晒白了?”

妻不服,我也无话可对,只好不再表态。妻见我不说话,转身去做她自已的事。我只是低头看书,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吃晚饭的时候,妻仍然又说:“我真的惑疑上午来的那两个是假尼姑。今天的钱看来是白捐了。”

“做了功德,应该高兴才是呀,管它是真是假。看你愁眉苦脸的。”

“可是,这个月……”

第二天,妻做好晚饭,可孩子放学后好久了还不回家,眼看饭菜都快凉了。妻说:

“是不是孩子在路上病倒了,要不要到街上去找找?”

“不会吧。”我当然也担心,但要表现出男人的镇静,随手打开电视机,正好新闻节目里报道,两名女骗子打扮成尼姑到处行骗,被人识破报警,抓送公安局审查。屏幕上现出的两个假尼姑的背影,很像昨天来我家化缘的那两个。妻这下得意了:

“你看,我说是假尼姑嘛,你还不信,说我疑心病重。你的功德做到骗子那里去了。”

“我并不后悔”,我说,“我们虽然损失点,一来买教训,今后细心点;二来她们自作自受,因果报应,谁能摆脱?教育其他骗人的人一定要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三则……倒该感谢她俩,是她们成就了我们的功德,考验了我们是不是有悭吝心。”

“说不赢你。反正横说竖说都是你有理。”

“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相对微笑,但妻的微笑中略带些苦涩;

“只是,这个月……”

突然,孩子急急地跑回家来,满头大汗,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一时说不出话来。妻急了,赶忙去摸孩子的头:

“这么晚才来,是不是病加重了,又发高烧了吗?”

“不,不是的,今天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

“那你……”

“省里的少年科技发明比赛,已经评比完哪,老师叫我去参加颁奖大会,我得了二等奖。”

孩子从书包拿出一个大红本子,说是奖状,递给妻,妻的脸顿时“阴转晴”,看了奖状,递给我,我心里也喜出望外,可是外表却故作冷静,摆出个先知先觉的样子:

“我就说嘛,做了功德就不要后悔。”

晚上,妻在孩子身边一边织毛衣,一边看孩子做家庭作业。孩子忽然抬起头来,问:

“妈妈,什么叫做功德呀?”

“做功德就是……我说不好,问你爸去。”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