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2000年度第一期访云门宗第十四世传人升法师
 

访云门宗第十四世传人升法师

汤正权

五十年前,当我还在南京的小学和初中读书时,就读了不少关于虚云老和尚在云南鸡足山弘法的事迹,以及迦叶尊者胜迹的介绍。当时就发愿以后一定去朝鸡足山。这个愿望一直等了五十年才得以实现。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和老伴乘车来到了宾川县,下车后,司机告诉我转乘旁边的小面包车可以到鸡足山。车开到山下时,我们下车买进山门票,上车时看见一个年轻和尚也要上车进庙,该和尚有三十岁左右,像个书生,说话时总是带着微笑,谈吐文雅,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很有佛学修养的法师。我向他打听庙上是否有住宿的地方。他说:有,我领你去。进庙时,他向我介绍了祝圣寺等几个寺庙,征求我意见愿意在哪住。我说:还是住法师所在的虚云禅寺吧。我们边走边谈,法师在谈话中总是不断地谈他的恩师佛源法师。佛源法师、柏林禅寺的净慧法师、和美国万佛城的宣化上人都是虚老的弟子。他们都在各自不同的道场,为弘扬佛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说,佛源法师一九五三年奉虚老之命,接任云门寺方丈,一直以弘扬禅宗为己任,文革时期被关在南华寺集中“劳动学习”。“造反派”还用武力强迫他吃肉还俗,但法师宁死不屈,绝不破戒。后来听说“造反派”要把六祖真身抬到韶关销毁的消息时,法师在已被毒打致伤的情况下,冒着生命危险,独自一人在当天晚上,用人力车偷偷把六祖真身拉回南华寺后山埋葬。

九月份已是旅游淡季,山上游人不多,沿途古木苍松和青青翠竹所发出的沙沙声,以及瀑布的流水声,是那么和谐和发人深思,它洗涤着游人的尘劳,把人带入一种安祥的禅境。这时游人才真正领会到苏东坡所说的:“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的诗意。鸡足山是那么美丽和幽静,真是禅修的一个好道场。

边走边谈,我们来到了虚云寺,它位于翠竹掩映、流泉飞瀑、风光秀丽的大觉岭。该寺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古称“觉云寺”、“大觉寺”,是海内外信众向往的鸡足山五大名寺之一。清朝光绪三十二年,当代高僧虚云老和尚上山,才使衰败的迦叶道场得以中兴。可惜在文革中遭到严重破坏,残垣断瓦,一片荒凉。为缅怀虚云老和尚为佛教和人类做出的巨大贡献,经宾川县人民政府(1997)22号文件批准,重建古刹,并更名为虚云寺。这是继美国檀香山虚云寺,匈牙利布达佩斯虚云寺之后,世界上第三个以虚云老和尚尊号命名的佛教道场。该寺具有悠久而辉煌的历史,四百多年来,以其道风严谨,高僧辈出,赢得海内外信众的赞誉。该寺现在已初具规模,寺中有一株明太祖之妹亲手种植的古梅,已经四百年了,旁边有一个皇姑坟,相传是明太祖之妹来此出家,圆寂后之墓。惟升法师说,将来还要在大殿后建虚云老和尚纪念馆,他发心要把鸡足山办成虚云老和尚的最大道场。

虚云禅寺坚持早晚上殿做功课,白天惟升法师有很多寺务问题要处理,很忙,一有空闲就坐在书桌旁读佛经。我们白天在山中游览,晚上晚饭后便和惟升法师促膝长谈。从谈话中才知道法师于一九九六年在云门佛学院毕业后,决定到云南鸡足山创建虚云禅寺,临行前,佛源法师选定他为云门宗第十四世法脉传人,并传给他云门心法及传法偈:

惟明自性不求禅,升指之间绝妙玄。

月印澄潭光皎洁,云门宗旨善承宣。

赐他衣钵、袈裟、玉球全套,鼓励他:“好好发心,振兴迦叶道场,弘扬佛法,光大虚云老和尚精神。”还赠他一副对联:“鸡足山中迦叶持衣待弥勒,心灯会上宗门泰斗仰虚云”。

如此年轻就继承禅宗衣钵,这在禅宗史上还是很少见的。法师屋中禅宗资料极为丰富,佛学杂志应有尽有。我得知法师是云门宗十四世传人后,高兴极了,这真是菩萨的安排,使我有机会亲近如此年轻的一代宗师。于是我向法师请教禅宗修持方面的一些问题。法师开示我说,习禅者首先应深入学习大乘经典,用大乘经典来指导自己的禅修。其次光有座上的禅修还不够,还得有座下的觉照,特别是在有些境界中要不忘觉照。对于禅宗中一些有争论的话题,法师都有独到的见解。

从禅宗的修持,我们又谈到禅宗的弘扬,法师极力赞叹净慧法师前辈,他说:净慧法师真了不起,在短短的十年间,就把柏林禅寺发展到如此的规模,培养了这么多僧才。他所创办的《禅》刊受到广大学佛者的好评,在全国和海内外有着极高的声誉。他表示要好好地向老前辈净慧法师学习,把鸡足山办成像柏林禅寺一样兴旺的禅宗道场,而且也要办刊物,总结和宣传禅学研究的成果。在培养僧才方面,法师认为应坚持严格的考试制度,首先考早晚功课,然后考佛学知识,应造就一大批佛学人才,减轻前辈的压力。一些佛学界老前辈都很忙,一个个身兼数职,如净慧法师、佛源法师就是这样。净慧法师除柏林禅寺等一大堆寺务外,最近又荣膺房山云居寺住持。佛源法师文革后又回云门寺创办了具有现代化设施、男女两部共五个班级的云门佛学院,使常住僧人达二百多名。曹溪南华寺惟因和尚圆寂后,又应邀出任南华寺方丈。他们日以继夜地忙于寺务,个人的修持和休息根本谈不上,极需一大批年轻僧人继承他们的工作。

这次朝鸡足山,了却了五十年前的宿愿,结识了一代宗师惟升法师。禅宗后继有人,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惟升法师一定会像老前辈净慧法师那样,把鸡足山建成虚云老和尚最大的禅宗道场。它将吸引国内外更多的信众去瞻仰和朝拜。带着满足的心情,我们向惟升法师顶礼合十告别,法师及该寺僧众依依不舍地送到寺门外。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