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9年度第五期河北佛教艺术遗迹考察记
 

河北佛教艺术遗迹考察记

高士涛

1998年11月29日早8点,按预定的行程,我们驱车赶赴正定,开始对此次考察的第三站--正定隆兴寺及广惠寺花塔进行考察。此次同行的有翟东风、李秀善、冯丽华、李建苏、张绍洪、黄宝松诸居士。

到正定后,我们先去拜会了省佛协名誉会长、正定临济寺方丈有明老和尚。老和尚非常平易近人,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给我们倒茶、拿水果。彼此寒暄一番之后,便命监院慧安法师和一位居士带我们去隆兴寺。

正定县文物局位于隆兴寺东侧,我们找到负责同志说明情况后,文物局的李主任便陪同我们进隆兴寺参观。

隆兴寺座落在河北正定县县城东隅,是我国现存年代较早、规模较大、保存较完整的一座佛教寺院。始建于隋开皇六年(586)之前,初名龙藏寺,唐开元二十六年(738年)玄宗“敕天下诸郡立龙兴、开元二寺”时改额龙兴寺。北宋开宝四年(971),宋太祖赵匡胤巡境按边,驻跸正定, 敕令寺内铸造四十二臂铜质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像,并盖大悲阁。之后寺内更兴土木以扩建,从而奠定了隆兴寺现在的布局和规模。金、元、明各代又有修葺和增建。清代时,康熙、乾隆二帝曾多次驻驾正定并赴寺内礼佛拈香,题额留记,并赦令重修和增建行宫(在寺院西侧,今已无存)。康熙五十二年(1713)重修后,赐额“隆兴寺”,沿用至今。因寺内有高21.3米的宋铸铜质千手观音,故隆兴寺又被称为“大佛寺”。

隆兴寺占地6.2万平方米,坐北朝南,平面呈长方形。其主体建筑自南向北依次排列于中轴线及两侧,殿宇重叠,布局规整,主次分明,错落有致,充分体现了我国古代建筑艺术的优秀传统和独特风格,是国内现存宋代佛寺建筑总体布局的一个重要实例。 隆兴寺中轴线最南端是一座清式高大照壁,须弥座,琉璃瓦顶,壁心饰琉璃砖雕二龙戏珠图案。照壁向北是三路单孔石桥,穿过石桥,便到了隆兴寺山门--天王殿。

天王殿始建于宋,重修于清,单檐歇山顶,面阔五间,进深二间,中开圆拱形大门,门上嵌有清康熙帝手书“敕建隆兴寺”金字匾额。次间及梢间均以砖雕饰拱形菱花假窗。殿内迎门正中供奉一尊金代木雕弥勒菩萨坐像,弥勒为布袋和尚形像,袒胸露腹,满面笑容,从其眉开眼笑、嘴角上咧的形相中,仿佛能听到其开怀大笑的爽朗笑声,他好像在对游人们说:放声大笑吧!世上是没有包袱和烦恼的。面对弥勒菩萨的笑容,我亦被感染,从内心发出了畅快的笑声,几天的烦劳豁然冰释了。此时此刻,我恍然悟到在寺院进口处安放一尊袒腹大笑的布袋和尚像,实在是古代高僧大德教化群迷的神来之笔啊!

殿内东西两侧彩塑有四大天王像。天王个个形象庄严威武,各持宝物端坐于座上。其怒目横眉的威严形象与开怀大笑的布袋和尚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出天王殿向北,有一处面积约1800多平方米的大殿基址。这就是建于宋,毁于民国初年的大觉六师殿遗址,从其基址规模看,大觉六师殿当年亦应是相当宏伟壮观的。

大觉师六殿基址北面是摩尼殿,摩尼殿是国内现存仅有的宋代殿筑,是隆兴寺现存古建筑中价值最高的一座。始建于北宋仁宗皇佑四年(1052),建筑面积1400平方米,面阔进深均为七间,殿基近方形,殿身全以厚墙围绕,重檐歇山顶,四面各出抱厦,抱厦正面开门窗,其歇山顶山面向前,与宋画中殿宇楼阁建筑结构相似,其形制奇特,结构重迭雄伟,富于变化,是国内现存宋代建筑中仅有的一例。殿内柱子等用料粗大,卷刹明显,檐下斗拱宏大,出跳较远,分布疏朗,配制复架,充分显示了宋代建筑艺术的风貌。此殿虽经明、清两代维修,但其梁架结构仍然符合宋《营造法式》建筑规范。1977年至1980年摩尼殿又做落架复原性重修,使摩尼殿这座宋代建筑更显得朴拙雄劲。

摩尼殿正中基坛上供奉五尊金装彩塑佛像。正中塑释迦牟尼佛说法像,通高约8米,旁侍迦叶、阿难立像。释迦佛身着宽大袈裟,端坐于须弥座上,面带慈祥,俯视参拜者。佛背光为木雕火焰花饰,盘错繁复,上有狮子、鹿等形像。释迦佛、迦叶、阿难均为宋代原塑。两侧莲台上又有明代补塑二身菩萨像,左文殊、右普贤,均头戴宝冠,手持宝物,造形庄严慈祥,其背光亦为木雕火焰花饰。此五尊塑像近年均被重新贴金彩而更具庄严。

在正面基坛佛像后的墙壁背面,通壁塑有海岛观音彩塑悬山,山石玲珑剔透。正中为明塑观音菩萨自在坐于假山之中,菩萨通高3.4米,头戴宝冠,项饰璎珞,帔巾向两侧翘起,飘带缠绕臂上垂于体侧,菩萨头微右倾,面容安祥恬静。左足踏莲,右足屈膝搭于左腿之上,右手绕右膝轻抚左腕,姿态优雅端庄,自在大方。观音菩萨两侧山石上分别塑有象、狮形像,上首为白象,代表普贤菩萨,下首为青狮,代表文殊菩萨。在观音菩萨所在假山的两侧及下部塑有水纹,碧波荡漾,极富动感。水中有鳌等在嬉戏,菩萨左脚所踏之莲即从下部水中升起。在水外两侧的假山中,又塑有十八罗汉于中打坐的形像,左右各九尊,另有侍者数人。玲珑剔透的假山以蓝、绿色为主,每块山石又有青色面心、白色边饰、黄色空洞而极富装饰意味,山石间又有红色卷云,绿色碧波及暖色人物衣着等,色彩和谐统一,加之悬山高低错落,宕荡起伏的特殊效果,整个悬山彩塑瑰丽庄严,蔚为壮观,充分显示了古代雕塑技艺的高超。而安祥自在坐于其中的观音菩萨更为古代彩塑中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据说当年鲁迅先生就非常欣赏这一艺术佳作,在北京鲁迅故居的书案上至今还摆放着这一背坐观音的照片。据《重塑背坐观音记》碑文记载,此像重塑于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距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

出摩尼殿向北穿过一道牌坊,迎面即是戒坛。戒坛为四角攒尖顶平面呈方形的多檐亭台式建筑,建于清乾隆年间,是举行授戒仪式的场所。戒坛四面墙外有檐柱20根,坛建于高约2米的两层须弥基座上,四面中间各有九级台阶可攀登。登上戒坛,其内正中木质须弥座上为一尊明代弘治六年(1493)所铸造的二身铜质佛像。两尊佛相背而坐,背部相连,一面南,一面北,面南者为阿弥陀佛,面北者为药师佛,皆庄严慈祥。

戒坛北面为一组气势磅薄的建筑群,中轴线上为高耸的大悲阁,康熙、乾隆两座御碑亭并列其前,慈氏阁、转轮藏阁东西相峙,加之戒坛,这里形成了一个以大悲阁为主体,楼、阁、殿、亭相辅衬,高低错落,左右对称,形式瑰伟的空间组合,为整个寺院建筑群的高潮所在。

慈氏阁与转轮藏阁均为宋代建筑。慈氏阁居东,转轮藏阁居西。两阁外观形制相同,均为单檐歇山顶,青瓦布心,绿琉璃瓦剪边的二层楼阁式建筑。其下层前出抱厦,上层设平座走廊,造型清雅大方。两阁形式虽然相同,但其内部结构却各有特点。慈氏阁梁架结构采用减柱造法,给人以简洁明朗之感。其檐柱采用“永定柱”造法,是我国现存宋代建筑中的孤例;转轮藏阁采用“移柱”造法,即为容纳八角形轮藏,而将两中柱外移,形成平面六角形的柱网,其由下檐斗拱弯曲向上与承重梁衔接弯梁的力学原理的运用,充分显示了古代建筑师的聪明智慧,为研究我国古代建筑史的发展尤其是宋代建筑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两阁虽经历代多次重修,而以转轮藏阁保存宋代风格较多。

在慈氏阁内正中高2米的须弥座上供奉一尊高7.4米的弥勒菩萨立像。菩萨头戴宝冠,手结印相,脚踏双莲,身绕飘带,面容静穆慈祥,为宋代用独木雕成。因弥勒菩萨又称慈氏菩萨,故阁名“慈氏阁”。

转轮藏阁内正中为“转轮藏”,直径7米,木制重檐八角亭台式,圆攒尖顶。雕刻精细,花饰繁杂,建造费工。其藏经橱上原应摆放有镇寺之宝——大藏经,现今只剩框架。

两座碑亭位于大悲阁月台前,坐北朝南,均为重檐歇山顶,平面呈方形。东为康熙碑亭,内置康熙五十二年(1713)圣祖玄烨手书《隆兴寺碑文》石碑一通。西为乾隆碑亭,内置乾隆四十五年(1780)高宗弘历手书《重修正定隆兴大佛寺记》石碑一通。从这两通碑文记载中我们可知康熙、乾隆二朝重修隆兴寺的经过:康熙四十二年(1704)夏,帝“爰命鸠工,役不烦民,资出内府,复专主官董领其事”,历经六年,方“复殿重楼,云日辉映,层栾列栋,金碧参差,开铣鋈之真容,具庄严之宝相,七十三尺,复还旧观”,而康熙帝更亲题寺中榜额“凡十有九”,并于隆兴寺右建行宫(1713)以备瞻礼时下榻。在康熙帝重修隆兴寺七十余年后,乾隆亦于“庚子岁”(1780)“七旬初度之年”,“命吏发帑,一律普新之,沿其漏者正其向,(《畿辅通志》旧注云:“其旧制,正殿与寺门中路面向不对,盖以寺前街路逼仄,以致径庭错迂,亦不知始自何代,兹特令更正规制,较前闳者矣。)阽其危者焕其观,无劳百姓,不日而成。”至第二年(1781)重修落成后,乾隆皇帝亲“携章嘉国师行庆赞礼”。由此可见隆兴寺在有清一代深得皇家所重(戒坛东尚有嘉庆御碑一通,碑亭已毁),皇帝多次来寺礼佛并斥巨资重修,其地位非同一般。

大悲阁又称佛香阁、天宁阁,是隆兴寺的主体建筑,此时正高搭铁架,进行复原性重修。此项工程是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于1997年开始落架重修,计划于1999年10月1日前落成并向国庆五十周年献礼(笔者按:大悲阁落架重修工程已于1999年9月20日正式峻工并向游人开放)。如今木作工程已趋近尾声。

大悲阁始建于北宋开宝四年(971),虽历代均有修葺,但却有两大失误。一是在清乾隆年间(1736-1798),乾隆帝命将四十木臂取下。据其在《正定隆兴寺四叠旧作韵》中自注云:“(寺)内佛香阁供铜大士高七丈三尺,旧像凡三十六臂,因以铜重,刻木为之,附铜像上,年久欲坠,复以钩索系梁间,向见之,心每不惬,因重修兹寺,乃命解晚所系木臂,仍还金身双臂本相焉。”虽乾隆帝见四十木臂年久欲坠而心每不惬,但他却采取了消极的办法予以解决。结果大悲菩萨便失去了千手千眼的威仪,自此之后,有清一代,大悲菩萨便一直是只有两只铜臂了。二是在1944年重修时,虽将大悲菩萨四十木臂重新安装上,但却将这隆兴寺主体建筑大悲阁的建筑面积缩小了三分之一,并拆掉了原与之相连的御书楼和集庆阁。而阁内东、西、北三壁的宋代精美壁画亦毁之殆尽。不仅如此,重修之阁因木构件材小料朽,且未加油饰,致使这五檐三层、高33米的大悲阁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不得不在七十年代时就谢绝游人登楼观瞻了。此次国家斥巨资对大悲阁进行落架复原性重修,将恢复北宋初建时的规模与风格,重建御书楼和集庆阁。不难想象,修复后的大悲阁将会更加雄伟庄严。若日后来寺礼佛,登高阁上,古城正定尽收眼底,一如明代张文熙所赋诗云:“沱水东流千丈落,太行西望数峰悬,人家飘渺垂杨里,塔影参差睥睨前。”

在这密密麻麻的铁架木构的重围之中,即是著名的铜铸千手千眼大悲观世音菩萨像,其高21.3米(旧称七丈三尺),是我国现存古代铜造像中最高的一尊,人称“正定大菩萨”,隆兴寺又称大佛寺即由此而来,其与沧州铁狮子、定州开元寺塔、赵州大石桥合称为“河北四宝”。菩萨足踏莲花,身饰璎珞,面目慈祥。四十只手各执法器。造形庄严静穆,雄厚朴实。关于这尊菩萨的铸造,还有着一段不平凡的经历:

据北宋《真定府龙兴寺铸金铜像菩萨并盖大悲宝阁序》等碑记载,唐大历年间(766-779)正定城西曾建有一座大悲寺,寺中供奉一尊大悲菩萨铜像,为唐代自觉禅师所造。至五代时,群雄割据,战争四起,该寺即被契丹人焚毁,大悲铜像上身亦被火熔掉,之后,城中檀越以香泥补塑。迨至后周显德二年(955)世宗灭法, 敕令天下毁佛铸钱,且亲赴镇州毁佛。《佛祖统记》卷42云:“镇州大悲菩萨(铜)像极有灵应,诏下,人莫敢近。世宗闻之,亲往其寺,持斧破面胸,观者为之栗栗。”就这样,这仅存一半的大悲铜像也随之消失。北宋开宝二年(969)闰五月,宋太祖赵匡胤驻驾正定,问及此金铜大悲菩萨今在何处(可见大悲菩萨铜像早已名声远扬),奏曰:在城西郊外大悲寺。太祖即摆驾前往大悲寺,进香礼佛。时大悲菩萨已全为泥塑。寺主可俦大师告以大悲菩萨经历,太祖在做了一番回忆之后说:“洎像坏之际,于莲花之中有字曰:‘遇显(显德)即毁,遇宋即兴’,无乃前定之数乎。物不以修隳必授之以兴复,时不可以修否必授之以降昌。我国家应乎天顺乎人,革有周之正朔,造皇帝之基业,今为菩萨□于圣外与大德菩萨在郭内得也。”于是差三道殿头,分别入城中龙兴寺、开元寺、永泰寺量度田地宽狭并画出地图以供选择,太祖最终选中龙兴寺,即命别铸铜像并盖大悲阁于龙兴寺。

开宝四年(971)七月,三千工役聚集龙兴寺,铸像工程正式开始。采用“先铸像,后盖楼”的程序,先挖地基至黄泉,而后一重礓砾、一重土石、一重碳、一重土的铺垫夯实,在距地表2米处留一周长13米的方坑,坑内栽七根熟铁柱,柱间以七条铁锏合就,再用生铁水注满方坑,其上以大木为胎,外以泥塑大悲像,制出内外模范,然后采用屯土办法铸造,“就地支锅,屯土增高,分节铸,再加雕刻”(《真定府隆兴寺大悲阁记》),整躯造像共分七节浇铸,依次为莲座、脚膝、脐轮、胸臆、腋下、肩膊、头等,最后在四十二臂筒子上,用雕木为手,上面用布裹,一重漆一重布,方始用金箔贴成。相仪千手千眼,具足四十二臂周圆。铜像铸成后再外建大悲阁,东西各建御书楼和集庆阁与之相连,巍峨壮丽,雄浑古朴的龙兴寺主体建筑于焉成就,而成为千百年来古城正定的象征。

此时重修中的大悲阁,木架结构已趋完工,文物局李主任带我们沿外部简易楼板攀援而上,至顶,得瞻菩萨慈容。菩萨面部修长,两眼下视,眼角弯曲上翘,慈祥安逸,虽面部贴金已脱落殆尽,但仍不失静穆庄严。站在阁上,环望远方,微风吹拂,颇有种超然物外之感。

在大悲阁月台的东南侧有一通石碑,这就是著名的《龙藏寺碑》,其在书法史上有着很重的历史地位。康有为在《广艺舟双楫》中称:“隋碑渐失古意,体多闿爽,绝少虚和高穆之风。一线之延,唯有龙藏。龙藏统合分隶,并吊比干文、郑文公、敬使君、刘懿、李仲璇诸派,荟萃为一,安静浑穆,骨鲠不减曲江,而风度端凝,此六朝集成之碑,非独有隋碑第一也。虞褚薛陆,传其遗法,唐世惟有此耳,……观此碑,真足当古今之变者矣。”此碑高2.1米,宽0.9米,碑首呈半圆形,六龙盘错,刻工精细,造型古朴。碑额阴刻楷书“恒州刺史鄂国公为国劝造龙藏寺碑”十五字,清代学者莫友芝称其“结体即开《伊阙佛龛》,其精悍夺人”。碑阳刻楷书,计30行,行约50字,共1447字,为齐开府长兼参军张公礼撰文(张公礼为北齐官吏,入隋不仕,故记载中仍以北齐官衔称之),未署书者姓名。此碑立于隋开皇六年(586)十二月五日,碑文中记述了左使持节左武卫将军上开府仪同三司恒州诸军事恒州刺史鄂国公金城王孝亻零 奉敕劝奖州内士庶一万人等扩建龙藏寺的经过,同时介绍了该寺的建筑景观及环境等。碑文书体方正有致,洞达疏朗,朴拙而不失清秀,庄重而不板滞,虽为楷书,但仍有魏隶遗韵。正如康南海所云,其与初唐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褚遂良《孟法师碑》、虞世南《孔子庙堂碑》等相较,不难看出其在书体结构和用笔上的渊源关系。《龙藏寺碑》是我国现存的著名碑刻之一,在中国书法史上从汉隶向唐楷发展过程中处于承前启后的特殊地位,是研究我国书法艺术发展的十分珍贵的实物资料。除《龙藏寺碑》及上述北宋,康、乾诸碑外,隆兴寺内尚保存有元赵孟頫书《圣主本命长生祝延碑》等碑刻五十余面,均为不可多得的书法艺术佳作。

《龙藏寺碑》立于隋开皇六年(586)扩建峻工之后,从其碑文中可知,龙藏寺应早在王孝亻零扩建之前就已存在,其中王孝亻零在来到恒州(正定)之后,“下车未几,善政斯归,瞻彼伽蓝,□□草创,□奉敕劝奖州内士庶一万人等,共广福田”句便足以证明。“瞻彼伽蓝”,说明龙藏寺早已草创存在。“共广福田”之“广”说明是扩建而非创建。所以隆兴寺的始建年代应早于隋开皇六年(586),然其始建于何时,目前尚无资料可查知。

大悲阁北面为弥陀殿,该殿建于明正德五年(1510)清代曾作大修。单檐歇山顶,面阔五间,进深四间。殿内正中一尊泥塑金装阿弥陀佛端坐于莲座之上,雕塑手法简练,造型朴实大方。殿内四周陈列有多尊铜、铁质佛、菩萨造像,须弥座壶门乐伎浮雕和南宋朱熹手书“容膝”二字石刻等。弥陀殿东西各有药师殿、净业堂两座偏殿与之相连。

弥陀殿后的隆兴寺中轴线最北端为毗卢殿,此殿原为正定县城北门里崇因寺主殿,因寺废毁,故于1959年迁至隆兴寺内。该殿建于明万历年间(1573-1620),重檐歇山顶,平面近方形。殿内须弥座上供奉铜铸毗卢佛像,为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为其生母慈圣皇太后所铸造。其高6.72米,设计奇巧,造形独特。整个造像共分三层 ,每层均为四面毗卢遮那佛。各带五佛冠,手结印契,趺坐于千叶宝莲之上。毗卢遮那佛为法身佛,即密教中的大日如来,光明遍照,遍一切处。大日如来若为遍法界身,即可同时向四方之四佛宣说四智印,故为四面具足。在每层四面如来的座下有千叶宝莲,每瓣莲叶上又有一尊佛,其即《梵网经》所云:毗卢遮那佛住莲花台藏世界海,其台周遍有千叶(即千世界),毗卢遮那佛化千身释迦佛住千世界。于每一叶世界复有百亿之须弥山,百亿之日月,百亿之四天下,及百亿之菩萨释迦坐百亿之菩萨树下,宣说菩萨之心地法门的具体表现。真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在下一层四面如来与上一层千叶宝莲之间,有云饰相连接,其云乃毗卢遮那佛放大光明,照遍十方,毛孔现出化身之云。通观整躯毗卢遮那佛造像,下大上小,犹如宝塔,大小佛像共计1072尊,其设计独特,造型精美,技艺精湛,实为一件罕见的佛教艺术珍品。

在毗卢殿的东、西两侧分别矗立有两座经幢。东为金代广惠大师经幢,西为明代梦堂和尚经幢。

广惠大师与梦堂和尚分别为金、明两代隆兴寺的住持高僧。广惠大师为祁州(河北安国)角头村彭城刘君之季子,家世奉教,幼蕲出家,父母爱之未允。待父母殁后三年遂入真定府龙兴寺传教院礼感公为师。由于他学习刻苦而出类 拔萃,因受感公“青过于蓝”之誉。受具戒后,更博览群书,尤对五位百法研究精深,时无敌者。曾于博州(山东聊城)传灯十载,学人辐凑。后于天会(1123-1137)间回真定龙兴寺。皇统(1141-1149)间授河北西路都僧录判官,赐紫圆明大德。贞元二年(1154)复迁都僧录改授广惠大师。大师晚年修大觉六师殿,刊百法板。大定三年(1163)口称弥勒,端坐而逝,享年七十八,僧腊五十八。广惠大师经幢原高6.14米,现高约5米,刻于金大定二十年(1180)。经幢分三层幢座和三级幢身。第一层幢座下为精美覆莲,其上束腰八面雕饰已风化,第二层幢座石板上四面雕狮首,其前肢露出。第三幢座为八角形,每面各雕一力士蹲坐,双手或撑于膝或向上托举,已风化。第三层幢座之上为两层仰莲,每瓣莲叶上各雕一花,形状各异。仰莲上为第一级幢身,为八棱柱形,其四面刻“镇阳龙兴寺河北西路都僧录改授广惠大师经幢铭并序”35行,系本寺传教简了沙门法通撰,玄隐沙门洪道书。余四面刻“尊胜陀罗尼经”等共30行。一级幢身上宝盖雕饰亦为八角形,每角各雕一兽,其八面雕佛、菩萨等形像。宝盖上又有一层仰莲,仰莲上为第二级幢身,亦为八棱柱形,较一级幢身短,其上文字风化难辨。二级幢身上宝盖亦雕佛、菩萨形像,宝盖上为第三级幢身,较一、二级幢身更短且上收分,仍为八面,每面各雕一尊菩萨立于龛中。三级幢身上幢顶等已失。

梦堂和尚经幢,高9.13米,为八角七级仿木构塔式幢。梦堂和尚是明代隆兴寺高僧,为晋州(河北晋县)东宿村范金之子,十二岁入洪福寺为僧,法名惺宗。其曾在清凉寺燃指供佛,后住龙兴寺并重修摩尼各殿及净业堂,又以巨船自江南报恩寺印大藏经存贮于龙兴寺。梦堂和尚擅书法,曾手书法华、金刚、弥陀、药师等经30部,又有遇猛虎不伤、鹤旋、牛伏、花坠、光冲等种种异事而有“道行之高有以感动造物”之称。梦堂和尚在正德十一年(1517)化于京都天宁寺,享年七十,葬于正定东郊龙泉井亭西(在隆兴寺后),立经铭石塔于隆兴寺药师殿西,后移此处。梦堂和尚经幢建于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其下为八角形基座,上为八角形几案式座,再上为八角形须弥座,其束腰部力士、狮首等像已风化不辨。须弥座上有两层仰莲,莲托第一级八棱柱形幢身,其南正面竖刻两行大字幢额:“奉为师祖惺宗□□梦堂和尚敬造□□□□□□”。额上横刻“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明咒。其余七面刻“大佛顶首楞严神咒”、“佛顶尊胜总持萨咒”及梦堂和尚诗偈等。幢身上部为八角形飞檐,檐下刻斗拱,檐上刻瓦垅。再上为第二级幢身,亦为八角形。其每面壶门内各出一兽首。三、四、五、六、七、级幢身均雕佛、菩萨形像。各级幢身间亦为飞檐。幢顶为仰莲、宝珠。据说在1964年因幢倾斜而整修时,曾于幢基内发现梦堂和尚袈裟、拂尘、念珠及元、明时期的货币等。

在梦堂和尚经幢西面的隆兴寺围墙处,摆放有三尊北齐造像,为一佛二弟子像。中为释迦佛,高约2.3米,跣足立于覆莲上,头、手具无,褒衣博带式袈裟,内着僧祗支,其领处褶皱以卷云纹刻出。袈裟下摆作张翅形,内裙外露,其边沿均作羊肠式褶皱,颇具装饰意味。佛脚下覆莲与基座连为一体,其座前壶门内雕香炉,供养人及狮等像,已风化不清。佛两侧为迦叶、阿难像,迦叶头已无,拱手立于左,阿难头尚存,神情庄重诚恳,合掌侍于右。观二弟子像,其与基座分为二体,且与释迦像和基座石质不同,加之服饰等又非北齐风格,故此二弟子像恐为后世所补雕。

在隆兴寺东北角墙外,有一座重檐 顶式建筑,这就是龙泉井亭,亦称灵泉井亭,建于明天顺七年(1463)亭内正中有一口八角井。据《真定府龙兴寺铸金铜像菩萨并盖大悲宝阁序》等宋碑记载,在宋太祖赵匡胤下诏别铸铜像后还驾京师未几,龙兴寺便出现种种异事。首先,在龙兴寺后菜园内龙泉井中常放出一道赤光,直冲天际,时人皆见,且三年不灭。望气者占之,谓地下必有铜物极多;其次,在开宝四年(971)六月(重铸大菩萨铜像开工前一月),天降大雨,浮栋梁材千万计自五台山顺流而下,至颊龙河龙兴寺附近,被一大木拦住,州府官员速奏朝庭,太祖大悦,谓此乃五台山文殊菩萨送下木植与镇府大悲菩萨盖阁也。即命使臣将河内大木置于龙兴寺内,并立即着手铸像造阁。其时,金铜亦从龙泉井内涌出,铜、木均备,铸像造阁工程方得顺利进行直至圆满成就。此数块宋碑为朝奉郎尚书兵部员外郎知制诰柱国赐绯鱼袋田锡等奉敕所撰,若果如其言,真是佛力不可思议!

参礼完隆兴寺,已是午饭将尽时分,我们告别李主任走出隆兴寺,就店进餐之后,即驱车前往广惠寺,考察花塔。

广惠寺花塔又名多宝塔,位于正定县县城南隅民生街广惠寺内,广惠寺已殿宇无存,仅余孤塔,现亦正紧张施工,搭架重修。

广惠寺花塔原高40.9米,砖灰结构,由主塔和四个附属小塔组成,附属小塔均为扁六角形单层亭状,与主塔底层相连。四小塔环抱主塔,高低错落,主次分明。主塔共四层,其一、二、三层塔身均为楼阁式,平面呈八角形,各层檐下施以砖制斗拱。一层塔身各正面及四小塔正面均有圆拱券门,斗拱配置奇特;二层设平座,塔身正四面有圆拱券门,其两侧有格子假窗。另四面中设直棂假窗,两侧又设格子假窗;三层平座稍大,塔身缩小,仅北正面开一小方门,余三正面设假门,另四侧面为斜纹格子假窗。三层檐上拐角处雕力士像承托第四层塔身。四层塔身平面略为八角形,外观如一圆锥体,其高为全塔的三分之一,是整个花塔的精华所在。其周身按八角八面的垂直线刻塑有佛、菩萨、力士、狮、象、龙、虎等形象,题材广泛,排列有序,其中尤以动物造形逼真。四层塔身上部以砖制出斗拱,椽飞、枋子等,其上覆以八角形攒尖式塔顶,顶上冠塔刹。整个花塔在古时均有彩画,尤以第四层佛、菩萨及动物等形象、色彩斑澜、光彩夺目,远远望去,犹如一束五彩缤纷的鲜花。名为花塔,实在相符。

我国花塔多建于宋、辽、金时期,元以后则渐趋绝迹。据调查,全国现存花塔仅十余座,而广惠寺花塔则是花塔类型中造型最为特异,装饰最为富丽的一个。

据寺内碑文记载,广惠寺花塔“初始于唐之神尧高祖”;亦有碑文称“浮图始建于魏隋之间,历修于唐宋之际”及“创于赵,修于唐,毁于金之皇统,复修于金大定也。”等,虽记载不一,但仍可大概推知其塔始建下限应在唐前,后历代均有重修,至金皇统年间(1141-1149)塔被毁掉,二十年后即金大定年间(1161-1189)才得重新修复,所以,现存之花塔当为金代大定年间重修后遗物。经允许,我们进入正在维修中的花塔内(时已无工人劳作),逐层参观,及至第三层,进小方门内,见塔内有唐代玉石佛两尊,为释迦、多宝二佛并坐像,花塔亦名多宝塔即由此而来。二佛石质细腻,高约1米,头、手均失,着偏袒右肩式袈裟,袈裟紧裹身体,胸及肩部肌肉突起,各跏趺坐于高约1.2米的须弥座上。座平面呈方形,其束腰部四面壶门内各有一身伎乐手执琵琶、竖琴、排箫、笙等于中演奏。二佛须弥座上沿四面均有铭文,由于时已下午四时,加之天气阴暗使塔内光线不足,文字不易辨清,恰好翟东风先生带有小手电筒,故赶紧逐字逐句将铭文记录下来,其中一佛铭文如下:

“开元十五年和私皇后四月七日忌高祖神尧皇帝五月六日忌太穆后五月廿一日忌太宗文武圣皇帝五月廿六日忌(十八日)开元十六年昭成皇后正月二日忌和私皇后四月七日忌高祖神尧皇帝五月六日忌太穆后五月廿一日忌中宗孝和皇帝六月二日忌右忌上□同造玉石像一区并光座举高九尺朝请大夫使持节恒州诸军事检扶恒州刺史□充恒阳军使箫□宣议郎□恒州刺史上□车都尉卢同宰朝请郎行参军摄司功崔谦专检□挟法师僧金藏都维那僧贞演寺主僧道秀上坐僧玄明贞元十年三月二十八日移此功德于食堂内安置都检校重修造寺主开元寺僧智韶上坐僧道璨都维那僧惠钦典座僧幽岩。”

另一佛铭文曰:

“像主宿卫杜玄封卢龙镇将邓令琬□州司马宋善庆云骑尉李思贞和处□云骑尉裴利贞赵成琪云骑尉王怀信孙□容房方洇□仁□王元龙王虔贞李奉辟班怀安宋崇宪张知什胡处宾□行果张义哲故殿中待御史孙石慎独妻巨鹿魏氏一心供养前邑主僧元安像主上柱国杜芝松像主录事……。”因时手电光已耗尽,只记至此,甚感遗憾!由上述铭文中可知,此二佛原有背光,本不在塔中供养,是在“贞元十年(794)三月二十八日移此功德于食堂内安置”后又不知何时再移于塔中的。

广惠寺原建有前殿,地藏殿等殿宇。清高宗乾隆皇帝曾两次来此拈香礼佛,题“妙光演教”匾额,并登塔赋诗,其一诗有云:“祗园尊胜亦雄哉,拾级真登七宝台。云霓层梯供揽结,隋唐胜迹许徘徊。带形滹水半湾合,画景恒山一帧开。望远凭高每有意,堵波狮象记初来。”

除隆兴寺及广惠寺华塔外,古城正定城内尚有临济寺澄灵塔,开元寺钟楼及须弥塔,天宁寺凌霄塔等佛教名胜古迹,均是名驰遐迩、不可多得的古代建筑艺术品,因时间已晚且未在考察之列,故只得擦肩而过。甚惜。

晚7点20分,我们回到石家庄,结束了这第三次考察。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