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9年度第五期由茶入禅
 

由茶入禅

王玲

素爱茶。南方故乡的那间茶馆一直是我过去留连、如今思念的地方。那山水式的布局和幽雅的环境,置身其中令人便乐以忘归。常是好书一册,香茗一壶,待饮罢掩卷,早已是“不知春去已多时”了。

北方数年的漂泊,竟没有冲淡对茶的情愫。凭着这份执着,在喧嚣的闹市区开设了一家自己的茶馆--大千茶艺馆。而今思念和乡愁、漂泊和痴执都有了一个栖息之所,也有了一份“得小住时且小住,爱如何时便如何”的从容自在。尤为欣慰的是藉着茶的机缘,得以管窥禅道之门,并从此踏上了“觉悟人生、奉献人生”的禅修之路。伴着茶香,我愿把自己从茶入禅的经历及喜悦与大家分享。

一次,一位客人问及茶艺、茶道和禅茶一味。“它们之间的异同是什么?怎样体会禅茶一味?”我怔住了。随后,我搬来在学习茶艺过程中了解到的一点相关知识解释了一番。从眼神里看出他们对我的回答并不满意。他们怎么会满意呢?因为我根本就不懂茶之为道的道理,更不用说禅茶一味的究竟了。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震动和启发:茶艺中包涵的渊深广博的历史、文化和精神修养才是茶艺源源流长的真正生命力。不了解这些,的确是一个茶人的惭愧。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茶座中有一位学佛多年的茶客,即向他请教“茶道”和“禅茶一味”的问题。他沉吟一会说:“我的确不懂,不过你可以从参禅悟道的实修中体会去!”于是在他的指导下,我开始了七天的以观息法为禅修方法,以认识自己的心性为主题的专修训练。

这七天的训练对我的影响、转变和启发是相当大的。我第一次尝试去了解、认识自己的心,却发现它是如此喧嚣、混乱,难以驯服,它是如此虚弱、易受干扰,又是如此执着难以转化。从早到晚,乃至从生到死都喋喋不休、无有宁日。同时我也是第一次体会到内心宁静的美好和珍贵。这中间有一个微妙而有趣的现象:越是宁静,越能发觉自心的喧闹;越是觉察到自心的喧闹,反而喧闹就越少,越能趋于平静。

就这样,禅修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为此,我专门开设了一间只能盘膝而坐的茶室--“禅茶室”供自己和打坐爱好者使用。每天,我都挤出时间在里面盘腿静坐。在其后的工作和日常生活中,我时时修习观息法门,让自己宁静下来,凝神专注于每个细微的动作和每一次起心动念。告诉你吧,真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感受。时间久了,我发现通过“观息法”得到的宁静在深度和广度上太有限。怎么和我在书本上了解的“禅境”、“空境”不同?“这就是禅?”我把这个疑问向“师傅”谈及。于是在一次品茶时,他开玩笑地说:“今天请我喝壶好茶,传你入禅大法。”茶泡好了。他缓缓将茶从闻香杯倒入茶碗,一本正经地说:“无上禅意,尽在闻香杯里。”我也举起闻香杯专心地闻着。“传法完毕。”他突然笑着说。见我一头雾水的样子,他说:“你专心吸闻茶香时,心中有杂杂念没有?”“没有”。“没有杂念的当下,是否清楚明白?这清楚明白而又无一丝杂念的心态不就是禅境吗?”经过他这么一指点,我当下豁然开朗。原来,孜孜以求的禅境,竟终日显现在平常生活中而不自知,如此平淡,平淡中有自有奇特。之后,他对我说:“稳定这一心境,并经常安住其中,这才是真正的修行。但是这并不是禅,不过,对你研究茶道,这份修炼是够用了。至于禅的真义,我也是在探寻之中。”

有了这次体验,不仅静坐质量有了很大提高,对茶之为道、禅之入茶也有了直接的感受和认识。同时也认识到日本茶道始祖千利休所概括的茶道精神“清、寂、和、敬”, 不仅仅是指品茶环境的清洁、宁静,以及仪式、仪表的谦和、庄重,更主要的是强调茶人的精神状态——专注、凝定而又从容、空灵以及这种精神状态对每位茶客的感染、同化而形成的氛围。一个喋喋不休的头脑,一个充满分别、意见和矛盾的头脑,不仅会错过眼前这碗香茗,从禅茶一味的角度看,简直就是对它的污染。因为一念在心,就是不“敬”;就有分别,是不“和”;就有喧哗,即是不“寂”;就有染着,即是不“清”。“茶道无他事,只是煮水、泡茶和品尝而已。”(千休利语)“只是”二字不正是禅之于茶最简洁、传神的明示吗?

真想邀这位茶道圣者共饮眼前一盏!

第一次接触“生活禅”的内容,是两位来品茶的僧人赠送的几本《生活禅》和《禅》刊。净慧法师倡导的“生活禅”不仅准确地突显了禅的本质和核心,更主要的是揭示了禅的修行特色和精神,非常适合当代人学习受用。离开了当下日常生活的禅于人生有什么意义呢?而没有禅心、禅的生活又的确有如行尸走肉的迷惑和痛苦。正如一位活佛所说:“虽然我的‘见地’可以象天空那么广阔,但我的‘行持’却必须象面粉粒那么细密。”这应该是对生活禅最好的注脚。我开始尽可能深入而全面地了解和关注“生活禅”的情况,并且一直把能亲近净慧法师并皈依法师的座下做为一个心愿。读着“生活禅开题”、“禅七开示”等文章,直如在法师座下蒙受教诲和加持。

源于“生活禅”对我的启发,我对茶、茶之道的体会,又有了深化和拓展。不仅仅是茶艺,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当下,都可以显露禅的光辉,都可以实践禅的修习,如流水相续一般纵横、贯穿于整个生命,才是真正的生活禅,才是真正禅者的生活。

今天,我们置身于繁杂而混乱的社会生活中,每个人只是急躁而盲目地旋转于“高速”的旋涡中,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驱赶着,匆匆忙忙地随波逐流。“生活禅”的提出在修行方面是一面契合时代的旗帜,是一剂安心清凉剂,它告诉我们应该怎样去生活、工作、学习,怎样去品尝一杯芳香四溢的茶。愿我的大千茶艺馆成为“生活禅”发展的驿站,成为都市沙漠中的一块绿洲。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