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9年度第四期佛教真面目
 

佛教真面目

冯达庵

第二节 真言宗

依密乘而实修,原名密宗。流入东土,分两大派:一曰唐密,大唐所习之专宗也;二曰藏密,西藏所习之专宗也。唐密特名真言宗,乃真言陀罗尼宗之略称;是佛自立之名(见《圣位经》),与他宗随意命名者异。

西藏现为中国属地,约中国密教,本宜唐藏合论,但藏密典籍译成汉文者甚少,未能确定其深浅;唐密为中原固有之宗,大义早经发明;更因东瀛返哺,教理益精;汉文大藏纪载丰富,足资学者探讨;故本节惟标真言宗之名。

密教之入中国,远在六朝之时。东吴支谦以来,密咒屡有移译,然无实行之者;有之自东晋帛尸梨密多罗始。其后北凉昙无谶、元魏菩提留支等,皆以擅咒见称;但属咒术一类,尚非密乘正宗。唐武德间,中印婆罗门僧瞿多提婆初赍“曼荼罗”法至京,高祖不纳。贞观间,北印僧人译传《千眼千臂陀罗尼经》;沙门智通因感瑞应,奏闻于朝;法秘内廷,莫知其道。嗣有慧琳法师,发愿学密,向梵僧苏伽陀求得此“千眼法”,流传于世;然尚未闻开坛灌顶事(见《千眼千臂经序》)。

此“千眼法”为密乘莲花部之一种,具名《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与伽梵达摩所译《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罗尼》不同。达摩译本未标年代,其陀罗尼较唐密全文固未及半;句语复多出入。

密乘正宗,唐开元间始有之;直求菩提大道,不重世间小验。善无畏传大日宗;金刚智传金刚顶宗;不空合一炉而冶之;真言宗遂告完成。要理有四:

其一 六大缘起

缘起之义,随种种缘力引起种种法相也。学者对此问题,各就见地加以解说。或曰:业感缘起。于法之来源茫无所知;只凭意识经验,因果必相感应;谓法之起但由业力感召而然。此最粗浅之说也。或曰:赖耶缘起。观察业力不随身死而消灭,非依阿赖耶识不可;谓万法之兴,由于赖耶所藏业种之现行;借六尘表为粗相耳。此较精深之说也。或曰:真如缘起。以为一切法相皆属幻影;敛归本体,一无所有;只存真如妙理,具含无边德性;德性随机开显幻影,应诸外迹而已。此更探本源之说也。然由无相之万德,何以能开出有相之万法?真如学者则未当细究;立说犹嫌浑略。必欲洞明所以然,不可不知六大缘起妙义。摄相归性,义甚殊胜,因名曰大。分六门详之:

(1)地大 如实不空之体大,本来绝无朕兆;而托起为法界,若有妙质(实则无质,惟具理性)寓焉。依各别妙质一一开为法相,则成为种种原质。印度古代学说,一切原质皆摄于地;从而名其妙质曰地大。然地大之发展一切妙质,究由何种力用致之?则坚性之力也。任何种子,皆处涅槃寂境之中;托以坚性,而后显露妙质于法界。无坚性内托,任何种子俱不能建立。是故坚性为地大之所依,展转成为缘起万法之第一根本。

(2)水大 法界无数分位中之一切种性,本来互相融摄;任取一性为主体,余性皆成辅属。学者若只会得浑略之实相,不过知其如实不空而已;不明任一种性之如何结构也。欲亲证其结构,不能徒依地大之衬托力;须开敷其种性之条理而细认之。此犹水灌物种令渐发芽,乃至开花结果;物种之特性庶一一呈露。从而名其开敷之能力为水大。然水大何以有开敷力用?则润性致之。是故润性为水大之所依,展转成为缘起万法之第二根本。

(3)火大 多法界虽千差万别,初惟无形中默契其理趣;开为外迹,并无色相可见。欲见之者,不可不入宝部三昧以支持之。此种三昧,固藉地大为体,水大为用;而能辉发色相者,端在火大。藉火为名,以世间之火具光热两种能力,关系物相甚大也。然火大何以能具光热力用?则炎性致之。将此性施诸法界妙质起磨擦之功;故光热作焉。是故炎性为火大之所依,展转成为缘起万法之第三根本。

(4)风大 任何种子之心,欲以所具特性(不论主性宾性)启发他心同样法性;须先入特性三摩地。次推动此性遍满十方,打入一一他心之中;他心能接受者即起此性与之相应,得开出“共业”法相;是为风大作用。借风为名,以世间之风有运送能力,令所送物由彼达此也。然风大何以有此力用?则动性致之。法界所谓推动,非真由此送彼;乃自心发动一种法性,波动一切他心皆起其蕴藏未发之性(如水波纹)也。开为外迹,遂显现种种变化状态。是故动性为风大之所依,展转成为缘起万法之第四根本。

(5)空大 万法本体不惟无质,且亦无性,似若有性者,原属地大作用;所谓一真法界指此。更能开出多法界,则水大条理之;火大辉发之;风大变化之。泯四大之力用,便一无所有;即归绝对空体。然空之中隐含万德;现诸法界虽四大依以起用,仍然当体即空;因名空大。其力用无可比况,只称无碍性而已。一有所碍,则四大便不能任意缘起万法。是故无碍性之空大,又为缘起根本中之根本。

(6)识大 仗五大力用开出一切法界特性;心之所感,惟觉光明理致;初无形相可观。扩为外迹,详分六根认识之;而后标成种种假相。摄相归性,在法界中犹有辨相之“灵知性”;在是名识大。五大依真如而分;识大依本觉而生。无五大固不能缘起万法,无识大亦无从辨别万法。辨别精熟,转能以识大操纵四大。是故万法之缘起,复以灵知性之识大为主要依。

究竟真理,原依六大缘起万法;未达此理者各就见地抒论之。真如缘起说失之浑略,其中犹有高下;能会二空真如,万法固从本性直现;只会生空真如,万法则从“异熟”流出耳。赖耶缘起说,乍观之似在真如缘起之下;俱生我执未断故。然赖耶实通三位,初位见地固低;中位同生空真如;后位同二空真如;且无浑略之弊也。业感缘起说,二乘及不了义空宗俱有之。

六大之义,极为精微;地水火风诸名,只循俗谛借用之;直须会其本性乃得。若执六尘上之地水火风作为万法缘起之原,即落外道见解;反不若科学家分析之详矣。有志参究者尚留意焉。

其二 四曼荼罗

曼荼罗深义为轮圆具足;将一切法界性加以周备之排列,圆具无缺也。表诸色尘,或偶像,或图画,作诸佛菩萨诸天等大集会形式;乃浅义之一耳。今就四智所证之曼荼罗分论如下:

(1)大曼荼罗 法界本体,恒在无住涅槃之中,无所表示。见性之人能感得多法界者,五大衬起之力也。能感之性,即本觉之灵知;各各建立自性身。初本无相,只各具一段超妙精神而已。以无量无边之自性身互相联络而排比之,名曰大曼荼罗;实即精神界排列法也。称之曰大,五大衬托所成故。与余三曼荼罗融合,则诸自性身各有壮严妙相。建立此曼荼罗,以大圆镜智为主;金刚坚固身境界也。

(2)三昧耶曼荼罗 以灵知之心具摄一切法界理性;加强地大能力,得入“宝性三昧”;为物质之源。更增火大能力,得入“宝光三昧”;则光明彰焉。复增水大能力,得入“宝幢三昧”;则形器现焉。以无量无边之器相各为标帜而排比之;名曰三昧耶曼荼罗;实即物质界排列法也。称之曰三昧耶,赞三昧中所显福德故。建立此曼荼罗,以平等性智为主;福德壮严身境界也。

(3)法曼荼罗 法法相关之条理,妙义无穷无尽;无形相可见,惟以名句代表意趣而已。加强水大能力,意趣浓厚;以风大推动之,则从口部发出琅然言音;即法性之显示。一音本来顿显无量妙义,为曼荼罗全部种子真言。而分位行之,则一一法性又各呈特殊之音;成为无量诸尊种子真言。集合一切种子真言,不落空间,隐加条理,名曰法曼荼罗(若以形式表之,一一种子皆代以文字,作空间排列)。建立此曼荼罗,以妙观察智为主;受用智慧身境界也。

(4)羯磨曼荼罗 众生日住大曼荼罗中;内心隐受诸佛加持,迷不自觉。为救度故,诸佛加强风大能力,由外迹推动之;俾众生从六尘接受教法;所谓羯磨事业也。众生根机差别无量,应推动何种法性以感其心,自然随机而异。或现佛身,或现菩萨身,或现诸天身乃至人非人身,皆当机之自感,佛惟于涅槃妙心中作无形运用而已。将运用种种状况隐加条理,名曰羯磨曼荼罗(若以形式表之,则代以诸佛威仪,作空间排列)。建立此曼荼罗,以成所作智为主;千万亿化身境界也。

四种曼荼罗皆依空大而建立,恒与法界体性并显。专论法界体性,本可建立总相曼荼罗;然离四曼别无特相可见。于带显四曼之际,证明清净法身妙趣;则称法界体性智。

以上诸理,深奥之至,非的的见性不能心领神会。徒凭意识讨论,殊乏兴味。欲求兴味,不可不真实修证之。

其三 三密加持

上文所论,果欲真修实证;自须寻求正法。其要维何?则在三密加持,即如来密用身口意三业加持行者,令起相当法性也。原理如左:

(1)身密 羯磨曼荼罗中之特殊符号也。诸佛之作羯磨事业以利益众生,恒随机宜提起相当法性以加持之。法性涌现之际,波动色身,示相当威义;以手印为主,眼口臂足等姿势辅之;是为印契。行者传其印契,须由灌顶坛中如法得之。尔时十方诸佛法流加持其身,法性种子即于自心开发其端。日日依法作之,渐渐坚固;终成金刚种性,不被摇动。

(2)口密 法曼荼罗中之特殊符号也。一一印契既各提起相当法性;若加强水大以开敷之,则波动色身,示相当言音;是为真言。行者传其真言,亦从灌顶坛中如法得之。此是诸佛自然法音;众生本来具有而不能启发,须假诸佛加持力提起之。每念真言一次,即法水滋润一次。法性种子次第开敷,如莲苞渐放;终成千叶壮严之花。

(3)意密 三昧耶曼荼罗中之特殊符号也。行者依身口二密加持力,受持不断;终能如量开发,于无相中受用清净法乐矣。若欲彰为壮严净相,则须依“宝部三昧耶”法提起妙质以发皇之。如来不落意识,惟随意乐密提“见大”:自能现出净相以壮严二报。行者得其加持力,初藉意识以资观想;及其坚定,则舍去意识引入内心;即可受用有相之壮严法乐焉。

三密之中,自以身密为本;无身密则特种法性不能提起故。滋润法性使渐浓厚,全恃口密真言。须念诵几何而后成就?则视根机而定。上品根机念诵无多便达浓厚之度;与本尊法身相应。中品非多念不可。下品有终身念诵不见法身;勤苦功效,可获诸天胜境耳。法性较普通者,印契但用普通合掌;重在虔诵真言以收法念。真言所表法轮,本来一念顿具;凡夫无此妙智,须析为若干句,一一以言音发之;遂落时间格式。通达者能将多音所含要理,缩为单独种子,顿然念之,泯却时间,而法理具足;斯得智慧身之受用。若依清净心开发壮严二报,则属意密大用;不妨借空间格式而观之。其成熟也,能不落时间;任举一物,同时顿显三世事相;即有即空,互不相碍;是为福德身之受用。

三密之传必重师承者,仗坛上作法功夫,引起诸佛加持力入行者之身,为金刚种子也。有夙生曾经灌顶者,现世虽不遇明师,但依法念诵,未当无功;金刚法种永不消灭故。古今自习准提等真言能生效验者,职此之由。

其四 六种无畏

无畏者,度过障碍,其心泰然无所畏惧也。障碍有粗有细,略分六重。经六种破除之力,即有六种无畏心相;此常途解释也。在真言宗则就行者修证浅深,建立六种无畏:

(1)善无畏 行者如法受得一尊真言,勤修供养善行;虽不识真言妙旨,而法性隐自发展;势力渐厚时;能起一段无畏精神;遇险恶之事可化平善。此为初重无畏境界,准常途,励行十善亦可得之。

(2)身无畏 凡夫重视其身,事事顾虑;执着分别二见耳。真言行者熏修至本尊威光涌现,自心被摄趋向性海;分别之见渐薄;能起一段无畏精神,不受肉身牵累;如身遇痛苦难堪等事,辄能夷然度过。此为第二重无畏境界;准常途,位齐须陀洹者亦能之。

(3)无我无畏 分别二执虽断,阿赖耶识犹存;恒为末那所滞,幻成一种暗景;所谓我相是也。真言行者能精进不懈,仗三密加持之力直趣解脱道;末那执著潜消;杂染赖耶净尽;尔时一段无畏精神,恒与湛寂之心相应。此为第三重无畏境界;准常途,二乘极果及证无生之菩萨皆能得之。

(4)法无畏 大乘菩萨于湛寂心中,虽能亲证生空真如;然一涉世,万象森罗;不免为相所惑。真言行者进修益力,于本尊三昧众相现前之际,知如镜花水月;备极壮严,无非虚影。推诸世事,何独不然?遂起一段无畏精神,不被世间从缘幻出之法相所惑。此为第四重无畏境界;准常途,实证第一义谛者足以当之。

(5)法无我无畏 实证第一义谛,知一切如幻,不过从缘而起;入俗度生,自然无所畏矣。但缘之出兴,尚受异熟识支配;万法根蒂仍在;是谓“法我”细相。真言行者受三密加持之力将达极盛之阶,得见法界底源;异熟不能留碍。遂起一段无畏精神,操纵万法,心恒自在。此为第五重无畏境界。准常途,实证法空真如者乃克当之。

(6)一切法自性平等无畏 上举五种无畏,为等觉以前境界;属因地摄。真言行者修成上上品悉地时,无相智慧身,有相福德身,皆能自在受用;即达到一切法自性平等之阶。一片无畏精神,直从金刚心流出;三身具足;法化无边。此为第六重无畏境界;准常途,即菩提座上成佛矣。

以六种无畏准诸四种密境,初无畏当“作密”;二三两无畏当“作密”;四五两无畏当“瑜伽密”,第六无畏当“无上瑜伽密”。行者根机,有宜历级上进者;有宜超级顿入者。各级进修轨范,依密宗原则,须鉴机面授;兹不具述。

禅密两宗皆直显佛性法门,一超直入为上机;纡回渐进为中机;滞于半途为下机。既与佛性相应者,从而上开佛境,密宗本旨也;从而下化众生,禅宗本旨也;然各有通融之处。

真言宗流行中国,虽自善无畏、金刚智两大士始;圆成之者,厥惟不空大士,上溯毗卢遮那如来位列第六代祖师也。不空弟子甚众,有名者十二人;最著者为惠朗惠果两阿阇黎,皆称第七世。惠朗只传天竺一人,竺传德美、慧谨及居士赵政;再传之后,则无闻焉。惠果传义操、空海及居士吴殷等凡十九人;义操之下法全最有名;中日弟子颇盛。而经武宗毁佛,遂与诸宗同蒙法难。真言一脉断续若何?不得而详矣。幸空海一支光于东瀛。二十年前雷斧阿阇黎特传吾粤王弘愿居士为重兴中国真言宗之阿阇黎,当第四十九代祖位也。

禅密两宗直传佛性,贵乎法脉不断;非若他宗得从经教研求,不必传授也。间有示迹大士,不待传授,能彰禅密大用;则属别出。不入支派之数。(待续)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