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9年度第二期雪窦重显
 

雪窦重显

印心

重显(980~1052)俗姓李,字隐之,遂宁(今四川潼南)人。重显出身于豪富之家,世代以儒业相传。24岁那年,重显的父母相继去世,他感到人生无堂,于是投益州(今四川成都)普安院仁铣法师出家,后又来到湖北随州智门光祚处参禅。

一天, 重显问:“心中不起一念,为什么也有过错?”

智门光祚并不答话,只是示意重显走近些。重显刚走上前,智门光祚就用拂子打他的嘴吧。重显被打得莫名其妙,刚想开口,智门光祚又用拂子打过来。重显突然觉悟了。

智门光祚用拂子打重显的嘴巴,实际上是在提示重显,禅法是无法用概念和语言来表达的,所以“不起一念”问话的本身,就是心念。参禅者不应该执著于“不起一念”有错没错。

重显开悟后,在智门光祚门下又修习了五年,然后东行游方,来到池州(今安徽贵池)景德寺,恰好他的同乡旧友曾会任池州太守。

老朋友相逢自然十分高兴。曾会说:“杭州灵隐寺是禅宗胜地,你如果想去的话,我可以写封信给住持珊禅师,他是我的好友,一定会好好招待你。”

重显怀揣着曾会的信来到了灵隐寺,但他没有把信交给珊禅师,而是同普通的僧人一起生活。

三年后,已在朝廷任职的曾会奉命出使浙江,顺便到灵隐寺找重显叙旧。他问了许多僧人,都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位禅师,连珊禅师也说没人交给他曾会写的信。可曾会却认定重显就生活在他们中间,于是就一个个僧房去找,总算找到了重显。

曾会一见到重显就问:“禅师原来隐藏得这么深,为什么不去见住持呢?是不是把我的信弄丢了?”

重显回答道:“我是一个行脚僧,一无所求,哪里敢做你的信差啊!”说完,就从怀里摸出曾会的信,俩人哈哈大笑。

禅者悟道后,早已抛弃一切外相,什么高低、大小、荣辱、利害都从心中抹去了,不像某些世俗小人攀附权势,为谋求小利而低声下气。重显的所作所为,正体现了禅者博大的胸襟和潇洒的风格。

曾会随即把重显介绍给住持珊禅师。珊禅师与重显一交谈,觉得心心相印,于是就推荐他到苏州翠峰寺任住持。

宋真宗乾兴元年(1022),重显告别翠峰寺,出任雪窦山资圣寺住持,世称“雪窦重显”。

一天,雪窦重显站在法座前环顾僧众说:“如果我们都能以本来面目相见,我又何必升堂说法呢?”他用手划了一划,说:“各位随着我的手看,无数个佛和佛国一起出现在面前。各位仔细地观瞻,如果有人连边际也不知道,就不免拖泥带水啦。”说完就登上法座。

首座击槌宣布法会正式开始后,有个僧人正要走出来问话,雪窦重显阻止了他,说:“如来佛的正法眼藏,就在今天传付。放你通过,即使是瓦砾也焕发光彩;堵住关隘,即使是真金也消退颜色。权柄握在手中,杀人还是救人都是临时决定。如果有行家高手,就一起来勘验鉴定吧。”

原先想提问的僧人听了这番话,也就不敢提问了。另外一位行脚僧站出来问:“您从前住持翠峰寺,目前住持雪窦道场,有什么不同的心得吗?”

雪窦重显答:“马行千里,追风奔月,一切都是过眼烟云。”

行脚僧又问:“德山棒、临济喝已经昭然于世,风行天下,不知师父怎样教人开悟?”

雪窦重显说:“饶你一回。”

行脚僧还想开口,雪窦重显大喝一声。

行脚僧问:“不知是只有这个,还是另有别的?”

雪窦重显答:“射虎不真,徒劳没羽。”“没羽”是一则典故:汉代的李广误认一石为虎,一箭射去,连箭翎都射进石头里去了。足见其用力之大。

行脚僧一怔,感到争竞之心一起消失了,心中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牵挂,他终于开悟了,立即礼拜致谢。

一天, 有弟子问:“什么是吹毛立断的剑?”

雪窦重显答:“苦啊!”

弟子又问:“允许弟子使用吗?”

雪窦重显嘘了一声,说:“在大众面前应对问答,也得是条汉子才行。如果没有迅疾敏锐的眼光,就不用提问啦。”雪窦重显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说:“就像大火燃烧,一走近就烧坏了面孔;又像手握太阿宝剑,谁冲着就丧身毙命。僧众!横握太阿宝剑,法堂寒气一片,纵有千里跋涉,也应万念消散,别等到剑光轻轻地一闪。”他在此把禅比做能使生命冲破一切束缚困扰的剑。

一天上堂,雪窦重显还是以剑喻禅:“如果有秘藏锋刃的剑客,就请当众施展一下。”

有个弟子走出行列,正准备提问,雪窦重显问:“你到什么地方去啦?”随即走下法座,转身离去。

那个弟子一怔,立即感到禅机如同电光石火一样,稍纵即逝。

雪窦重显是个有文化修养的禅师,他非常熟悉禅宗不立文字的奥妙,但也感到光用棒喝来教化禅僧,总有点缺憾。于是他顺应当时文字禅的潮流,编成《颂古百则》、《拈古百则》二书。“颂古”与“拈古”是文字禅的两种形式。“颂古”是以韵文体的形式对公案作赞颂性的解释。《颂古百则》选编一百则公案,每一则公案后用一首偈颂发挥其禅旨,其用意是要参禅者摄取公案的禅机,达到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目的。如“俱胝一指”公案:“唐代的俱胝禅师,每当有人向他请问禅法,不论什么问题,他都只竖一指作为回答。雪窦重显对此作一颂曰:

对物深爱老俱胝,宇宙空来更有谁?曾向苍冥下浮木,夜涛相共接盲龟。

他赞扬俱胝禅师博爱万物的慈悲精神,坚持以“一指“之法接引学人,其方法之深奥独特,实宇宙之内唯一之人也。同时,雪窦重显像文人吟诗作赋一样,善于选词用典,进一步提高了颂古的文学性。“浮木”、“盲龟”二词出自《法华经》。后两句说俱胝禅师的一指,如茫茫夜海中,向濒于死亡的盲龟投去一段浮木,实有救生灵出苦海之功。雪窦重显追求词藻的优美华丽,把颂古这一形式推向成熟的顶峰。尤其是他不直解公案所蕴含的禅意,而是旁敲侧击,左引旁证,叫学人自己去体悟,形成了颂古“绕路说禅”的风格。《颂古百则》不仅是禅宗僧人的必读书,而且受到了参禅士大夫的欢迎。

“拈古”是以散文体的形式对公案加以评点。《拈古百则》也是选编一百则公案加以评点。如“雪峰普请”公案:雪峰义存率领众弟子上山砍柴,他自己背一捆藤条。在回寺路上,遇见一僧人,雪峰义存把藤条丢在路上。那僧人以为雪峰背不动了,正准备替他背。不料雪峰突然将那僧踏倒。回寺后,雪峰向人夸示:今日开示一僧。雪窦重显对此作拈古曰:“长生大似东家死人,西家助哀,也好与一踏。”他揭示这则公案所包蕴的机锋:人的觉悟是一个自证自悟的过程,外力不可强为代替。雪峰不让别人帮忙背柴,正是讲这个道理。雪窦重显嘲笑那些妄图助人开悟者是“东家死人,西家助哀”,劳而无功。所以雪峰义存要一脚踏翻,促使其猛醒。拈古不像颂古文辞华丽,但直透古人之意。

云门宗禅法,至雪窦重显而大张旗鼓,风靡天下,在北宋时期,与临济宗平分秋色,当时有“云门、临济,独盛天下”的美誉。雪窦重显也被誉为云门宗中兴之祖。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