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9年度第二期佛教真面目
 

佛教真面目

冯达庵

(接上期)

第五节 余六宗

中国佛教除上文大规模四家外,有取一经一论或戒律为研究对象,规模较小无特殊发明,而历史上有专宗之名者,凡六家:

其一 涅槃宗

东晋慧远著《法性论》,与涅槃妙旨暗合;鸠摩罗什大加赞叹。然仅作法身常住之见端,根据尚少;未能建立教派也。北凉昙无识具谶译大本《涅槃》,此旨乃大昌明。刘宋沙门慧成等十余人相继疏释,弘传益盛。隋之净影、道绰等皆奉为专宗。唐之法宝更立五时教义以彰涅槃宗之最胜。后为天台宗吸收,此派遂寢。

准教纲以论涅槃宗,固一乘大道;为一切教派之根本。然无方法实现法身常住妙境,学者终有说食数宝之感。台宗有三谛圆融观法;且兼采涅槃教义以资号召;此宗被并,由来渐矣。

其二 地论宗

《华严经》十地品别出之本名《十地经》(或名《十住经》)。依之作释者,印度有坚慧、金刚军、世亲三大论师。元魏菩提留支尝取世亲释论译成十二卷,名曰《十地经论》》(也称《地论》),专明一乘佛性,以六相圆融之义为骨髓。六相者:总相、别相、同相(晋译无相)、异相(晋译有相)、成相、坏相也,两两对待。凡夫隔于蕴界入之粗迹,著总则碍别;著别则碍总;同异成坏亦然。会得一乘佛性,则总别融归体大;同异融归相大;成坏融归用大,交互圆融,不相妨碍。萧梁沙门光统诸师皆奉为专宗而演讲之,一乘学者颇感兴趣。至唐则归并于华严宗。

地论宗之教理,虽属一乘,惟须经历三大阿僧祗劫乃能成佛,学者以为不若华严宗之一念成佛为捷径,故有归并之事。其实华严宗所谓一念成佛,充其量不过“观行即”,地论宗之三祗成佛乃“究竟即”也。

其三 摄论宗

《大乘阿毗达磨经》有摄大乘一品,无著菩萨依之作《摄大乘论》(略称《摄论》),乃唯识学纲领所在。世亲、无性二大论师皆有释。陈真谛三藏译《摄论》三卷及世亲《释》十五卷,为此学流入中国之始,其谈真如之义,不变而随缘,与《起信论》略同,实教大乘正旨也。陈隋之间多奉此论为宗,附于性宗之列,别名摄论宗(亦名真谛宗,示异唐译摄论派)。唐初玄奘三藏提倡相宗,此派遂被压伏。

世亲学说原与无著一致,门下众多,不无派别。护法论师一派则重相大,于唯识学理研究特精,真如本体独取“凝然”之义。玄奘承其遗风,遂否定真如随缘之说,当时声望足以支配全国学者,真谛之摄论派遂不能支持。

其四 俱舍宗

世亲初习小乘萨婆多部教义,嗣有所歉,改入经量部,后讲萨婆多部《大毗婆沙论》,间以经量部教义纠正之,日造一颂以摄口说,共成六百颂,更作释文八千颂,遂成风靡全印之《俱舍论》。论意在确定有为无为诸法正义,认为实有,最则申无我之旨,为解脱要道。原始佛教最初为上座、大众两部对立,其后渐分多派。佛入灭三百年,由上座部分出之萨婆多(义为一切有)部(略名有部),为小乘中最隆盛者,此部立有为无为两法皆有实体,五说明其因由。嗣后更出别派,所说因由唯以经藏为根据,而于律论两藏均无取,是谓经量部。萨婆多部所属诸论,统名《阿毗达磨俱舍论》,简称《俱舍论》。

中国传译《俱舍论》,始自陈真谛,且著论疏五十卷以释之,一进称盛,惟均散失。唐玄奘重译此论三十卷,传于普光,作记疏三十卷,亦传法宝,唯作疏三十卷,号称俱舍宗。然法有我空,尚释迦三轮中第一时教。大乘法相宗已盛行,谁复习此?虽有典籍,不过法相宗之参考品耳。

此宗分诸法为五位,与大乘同。然除色法十一种外,余较大乘均略,心法只一种(大乘八种),心所法四十八种(大乘五十一种),心不相应行法十四种(大乘二十四种),无为法三种(大乘六种),共七十五法(大乘百法)。

其五 成实宗

萨婆多部创于迦旃延子,《大毗婆沙论》乃此派之结晶品。佛灭后九百年,有诃梨跋摩者,初习迦旃延子学说,慨其滞于名相,执诸法为实有,乃转入大众部,三乘兼学,以空为归,造《成实论》(意为释成三藏实义),驰誉五印。鸠摩罗什入秦,曾译此论,弟子僧睿等传成其学而弘扬之,,遂开成实一宗。中国佛教之有宗派,此与三论为前驱。南朝诸师相继疏释,学者颇多趋响,盖视为大乘教法堪与三论并美者也。

本宗审订法数,较俱舍宗略增。色法十四种,将无表色开为四大也。心王一种,等同俱舍之心法。心数四十九种,对俱舍增三,不相应法十七种,亦增三,无为法三种,则与俱舍全同。

此宗虽罗列法数多至八十勤部四种,知是因缘假合,不认法体实有,与无我之旨同。即我法皆空之教法,属释迦三轮中第二时教也。然未通达心源,不明中道实相之义,惟安于寂静涅 槃,仍小乘摄。中国文化适宜大乘,自涅槃等宗相继兴起,大乘之风益盛,本宗遂沦为三论附庸矣。

俱舍宗之“无表色”与大乘法相之“法处所摄色”同属浑略之名,读者难得确之义。本宗开为地、水、火、风四大,义固分明,理亦真实,最可取也。心数与俱舍、法相大有出入,则各从所习而异,无关宏旨。无为法不能指出真如等类之名,此其所以与俱舍同隶小乘也。

其六 律宗

六朝前期小乘四种广戒先后传入中国,出家二众固有遵守之者。元魏以来,律师时出,多主《四分律》,叠加疏释。大乘风行,此等消极戒律渐感不甚适应。唐初南山道宣律师发补偏救弊之愿,藉大乘教义释小乘教法,著述颇多,卒成四分律之专宗,厥名律宗,亦名南山宗。

道宣屡预玄奘译场,对于法相宗认识亲切,以戒律虽就六尘施设,却能熏习赖耶种子,去恶生善,遂本此义开四分律一宗。

此宗既以法相为所依,故遵三时教立三种戒体。

(一)、对有教以色法为戒体。

(二)、对空教以非色非心为戒体。

(三)、对中道教以心法为戒体。

三种教法中自以心法戒体为究竟,复参考菩萨戒本,立三聚净戒以圆之:

(一)、摄律仪戒——止恶

(二)、摄善法戒——生善

(三)、摄有情戒——利他

大乘菩萨通受三戒,若根机下劣不能发大心者,唯受摄律仪戒。

此宗惟重制戒,务令大小乘皆得适宜戒律而守之,故能流行至今不绝。至所说教义,不过取材法相,无甚发明。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