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9年度第一期答海峡之声记者问
 

答海峡之声记者问

净慧

记者:净慧法师,您好!今天有缘在柏林寺见到您,又恰好是您的生日,非常高兴。首先祝您寿海无疆。

净慧:谢谢。

记者:其实,我们海峡台跟柏林寺早就有联系,当初,修缮柏林寺的时候,我们海峡台就向东南亚和海外做了报道。

净慧:柏林寺这个地方,在海内外有一定的影响,每年都有不少的人,特别是海外人士,来这里朝拜和游览。这个地方已经成为石家庄地区佛教文化对外开放的一个窗口,是我们对外宣传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一个重要场所。有这么多的宣传媒介来宣传、介绍我们柏林寺,应该说有助于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事业的发展,有助于海外信众了解河北,了解我们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

记者:我们注意到,柏林寺已经变得非常漂亮了,这适合它的祖庭的地位。我们也注意到,这是经过您千辛万苦到海外去化缘、得到了海内外信众的支持的结果。您认为,柏林寺的这种变化跟改革开放有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净慧:我想,佛教虽然是一个很古老的宗教,但是它同样要适应时代环境。它的存在离不开时代。今天的佛教,或者说今天的柏林寺,就是在改革开放这样一个大的背景、大的环境下,才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这是从客观环境来讲。另一方面,修复柏林寺,应该说是集合了众多人的力量,是众多的人奉献和参与的结果。这是大众力量的凝聚。在这几年的工作中,我们一直贯穿着这样一个理念,我把它总结为四句话,叫做“大众认同,大众参与,大众成就,大众分享。”柏林寺之所以有今天,第一是有改革开放这样一个好的外在环境,有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作保证。第二是有大众的认同和参与。不是我个人有什么特殊的本领,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能力也有限,是大众对佛教文化的认同,特别是对柏林寺禅风的认同,才有今天这样的成果。

记者:请您谈一谈对改革开放的理解好吗?

净慧:改革开放是我们国家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一个大政方针。就我的理解,所谓改革,就是要改掉那些不能够适应生产力发展的、僵化的、落后的规章制度;所谓开放,因为任何一个国家要搞建设,都不能闭门造车,应该吸收先进国家在生产、文化、科技上所取得的成果,并且在经济上还要吸收外国的投资,来发展自己的生产。假如说没有改革开放,我想我们国家这二十年来的经济突飞猛进就不可能有。所以说是改革开放为我们带来了国家的兴盛、民族的兴盛乃至我们整个传统文化的复兴。所以对于改革开放这件事,作为佛教徒,我们一直认为这是一个英明的决策,我们非常拥护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采取这样一个英明措施。

记者:我们知道,现在全国佛教界正在举行佛教传入中国二千年纪念活动,那么作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您认为举行这样的纪念活动有什么样的重要意义呢?

净慧:佛教是一个外来的宗教,它在中国走过了两千年的历程,它在中国的传播和发展,给中国人民,给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带来的影响,不仅局限在宗教这个范围内,应该说是全方位的、整体的。两千年来,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的发展,无不受到佛教文化的影响。有一些东西可以说是直接受到佛教文化的推动,或者说催生,才得以产生。比如说象戏剧、长篇小说、评书、说唱等等,这一类文艺形式的产生,都受到过佛教的影响。象我们的长篇小说,中国过去是没有长篇小说的,只是一些很短的故事,一个一个的故事。在翻译的佛经中,有一部分是把释迦牟尼的一生,或者是把某一个祖师、某个罗汉的一生,用非常系统的文字记录下来了,说得有声有色,故事情节非常具体、生动,这些东西直接影响了中国长篇小说的产生。象叙事诗,中国古代也没有,中国原来的诗都是很短很短的。在翻译过来的佛经中,有一部经叫做《佛所行赞经》,它完全是用诗的语言,或者说是用有节奏的语言写成的,这就是一部很好的叙事诗。在这之后,受佛教的影响,中国才出现了象《孔雀东南飞》这样一些长篇叙事诗。另外,象我们的注音,也受过佛教的影响。中国古代的文字都是单音节的,没有拼音这一说。佛经翻译过来之后,和尚们利用梵文的拼音方式把中国的汉字也用四声注音。象这样的一些影响,可以说直接推动了中国文化的进步。还有一点,也是最主要的,佛教对中国的影响是一个思想教化上的影响,这个可以说直接地影响了中国人一两千年来的思想观念。有一些非常根本的观点,比如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因果报应的思想,直接为中国社会道德的稳定提供了一个牢固的基础。我们很多人能够自觉地不去做坏事,为什么?因为做了坏事、恶事就会有恶的报应。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明天美好,既然如此,那你今天就应该做好事。这种思想对中国老百姓的影响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直接影响了中国的伦理道德思想体系的完善。

我刚才讲到了佛教对中国的影响是全方位的。两千年来佛教所走过的路程,佛教所发生的影响,对中国是如此的深远,如此的广泛,而且今天还在继续发生作用。佛教并没有死亡。佛教还是一个活的宗教。它的思想还在继续影响着人。它所产生的影响,它所提供的思惟方式,它所创造的文化成果,一直到今天还在发生作用。比如我们汉语中的很多词汇,都是从佛经中来的,我们现在使用的“世界”一词就来源于佛教。现在我们所说的世界主要是一个空间概念,即我们人类的生存环境。这与佛教原来的意思有所不同。在佛教里,世界有两个方面的含义,世是指时间,界是指空间。象这样一些词汇,原本属于佛教的,现在被社会大众所广泛使用,大概有三百多条。前几年中国佛协组织人编写了一本叫做《俗语佛源》的书,其中收了两百多个条目。象这样一些文化上的盛事,我们今天来纪念它,是值得的。

我们想通过纪念佛教传入中国两千年这样一个文化盛事,一方面,是要纪念在历史上为佛教文化的传播作出过巨大贡献的先人们。另外我们也想激励我们今天的人们,应该怎样来继承发扬我们传统文化中的优秀成果,怎样来为我们今天的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服务,为我们的对外开放服务。所以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从佛教界来说,那当然是我们本身应该做的事情。但是这个纪念活动不仅局限于佛教本身,还包括文化界、学术界乃至政界,他们都在积极地参与这一纪念活动。我们常说对外开放,对外开放肯定是要吸收外来的一些经验,吸收别的国家在经济建设上、在文化教育建设上所取得的一些成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佛教传入中国实际上是我国古代对外开放的一个成功的典范。佛教是一个外来的东西,传入中国后,在中国生根、开花、结果,完全中国化了,成了中国人的东西。今天我们在对外开放的过程中,该如何对待外来东西,怎样使外来东西中国化,拿来为我们所用,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在这里佛教为我们作出了一个好的榜样。所以说纪念中国佛教二千年,它不仅仅是一个宗教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历史问题,它对我们现代人的影响很大,教育很深。

记者:您讲得很好,听了以后很受启发。那么,我可不可以问您这样一个问题,就是说,您个人对佛教,包括对社会的未来发展有一个什么样的寄望呢?

净慧:我想,共产党提出来的社会主义制度,乃至将来的共产主义制度,应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好的社会制度,如果我们真的实实在在地去按这些目标做的话,那我们国家将是很有前途的。它与佛教的根本精神是一致的。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希望佛教的思想、佛教的文化、佛教的道德精神能够为社会主义两个文明建设作一些服务。我们今后的社会,用我们佛教的话来说,应该是一个人间净土。这才是我们的理想。要建设人间净土,我们每个人就必须具备比较高的道德水准和思想觉悟,能够按照佛教提出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的修养理念去要求自己,用五戒十善来规范自己的言行。如果我们能够这样去做的话,那么应该说,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就可以得到很好地落实。

记者:您能不能对我们的台湾听众讲几句话,特别是对台湾的佛教信众讲几句话?

净慧:我跟台湾佛教界的交往比较多。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台湾佛教界有不少朋友来大陆寻根、参拜祖庭。在我们这个寺院里就有一位台湾的老法师,他九十二岁了。回大陆后,他一直就住在我们这个寺院里,现在在这里养病。他在台湾是一位很有影响的出家人,他的字写得很好,画也画得很好,在台湾文化界是一位非常有名的老画师。我们也和台湾的其他一些法师们有过较多的交往。通过这些交往,台湾佛教界对大陆的佛教情况,对大陆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逐步有所了解。我们希望通过我们之间的这种佛教文化上的相互沟通和相互理解,来共同促进祖国早日和平统一,我们两岸的人民来共同建设我们繁荣、富强的祖国。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