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1997年度第三期忘忧的云
 

忘忧的云

陈晓文

其实我不是一朵忘忧的云。

多情如水,深情如星,痴情如歌,唯独不能无情似剑!

不能忘情,所以不能忘忧。所以我悲欢着每一个人间影幕上的细节,情重如晨露,压弯了我嫩绿的心叶。世人啊,原谅我,这一片云负累已经太多太多,泪落成雨,滴在石上,溅出点点的梦痕。

我歌我泣,可梦只能永是梦,是不是?世人,若换为你,你祈求梦醒呢还是愿烂醉如泥,对 酒赏空花,再也不肯走出梦幻?

我飘我游,我见到的世间,怎知不是亦氤氲着梦般的雾?为形役使,为物牵绊,为情困囿,喜怒哀乐,升降沉浮,是苍天手上的七巧板,变幻的是命运,是心境,可是,俯视人间的月啊 ,千年前的你和今天的你又有什么区别?
然而正因为我不能忘忧,才能拥有“在花下谈禅”的奢侈。世人,如果让你选择,你选择花的美丽和痴迷呢还是禅的超脱和恬淡?

有一次在梦中,我重忆起我本来的归宿。依稀里,我似乎曾自在逍遥过。是什么使我沉重如斯?

醒来时只有夜凉如水,霜风卷帘。可是,我满心欢喜。因我终于找到了归家的心路。于是,我持灯觅去,一路用片片的诗语洒在我逐渐忘忧的旅程上。

世人,你可愿随我而去?

当你为情缘无常而流泪时,你可愿与我携手走出自我狭小的牢笼?花在,风在,心在,千古犹如瞬,一瞬何曾不能千古?

当你寒夜酌饮着孤独时,你可愿放下一切桎梏,随我寻那遥远的归宿,那平等的宁静,让得失成败的俗尘拂落在你的袍袖之下?

一灯如豆,心绪如灯,有小小的光明闪动。

也许有一天我真的能够忘忧。那时,世界依旧踏着纷乱的步伐走来,但它横穿过我的身子,不留一丝痕迹。

那时我将用喜悦之眼观看世事,勿需言语。

世人,那时你要寻我么?我已化为一股清凉,在天上,在地下,在宇宙间。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