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1997年度第三期声音与开悟
 

声音与开悟

汤正权

声音与开悟结下了不解之缘,古今很多禅宗大德都是由声音而开悟的。为此我们先摘录一些这方面的例子:

香严先后在百丈、沩山等处未能开悟,遂将平昔所看文字烧却,曰:“此生不学佛法也,且作个长行粥饭僧,免役心神。”乃泣辞沩山,直过南阳睹忠国师遗迹,遂憩焉。一日,芟除草木,偶抛瓦砾,击竹作声,忽然省悟。遂归沐浴焚香,遥视沩山。曰:“和尚大慈,恩逾父母。当时若为我说破,何有今日之事?乃有颂曰: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五灯会元》)。”

憨山大师《梦游集》云谷禅师传云:“云谷禅师年十九,即决志参方,寻登坛受具、闻天台小止观法门,专精修习,法舟济禅师读经山道,掩关于郡之天宁,师徒参叩,呈其所修,舟曰:‘止观之要,不依身心气息,内外脱然,子之所修,流于下乘,岂西来的意耶?学道必以心悟为主’。师悲请益,舟授以念佛,审实话头,直今重下疑情,师依数日参究,寝食俱废。一日受食,食尽亦不自知,碗忽堕地,恍如梦觉,复请益舟,乃蒙印可”(月溪禅师《 禅宗修持法》)。

昔有僧因看《法华经》至“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忽疑不决,行住坐卧,每日体究,都无所得。忽春月闻莺声,顿然开悟。遂续前偈曰:“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春至百花开,黄莺啼柳上”(《五灯会元》)。
再如近代的例子:

1)太虚大师:“是年冬,每夜坐禅,专提昔在西方寺阅藏时悟境,作体空观,渐能成片。一夜在闻(普陀山)前寺开大静的一声钟响,忽然心断。心再觉,则音光明圆无际,后泯无内外能所中,渐现能所内外,远近久暂,回复根身、座、舍的原状。则心断后已坐过一长夜;心再觉,系再闻前寺之钟矣。心空、际断、心再觉、渐现身、器,符《起信》(论)、《楞严》(经)所说。从此有一净空明觉的重心为本,迥不同以前但是空明幻影矣”(《太虚大师年谱 》)。

2)虚云法师:“一日当夜放养息时,忽睁眼见大光亮,如同白昼,疑为天明。翻身起来,见内外大众尚未起身,惟香灯师在尿池小便,并见一西禅师在厕所中,远至河中行船,上下远近,皆悉明了显现。是时才鸣三板。次日询问香灯:‘昨夜曾到尿池小便否?’曰:‘是。 ’如是叠经多次,公知是暂现幻境,置之不理。至腊月八七,第三晚六枝香开静时,护七倒开水,冲到公手上,将茶杯堕地打破,公忽然顿断疑根,如从梦醒。因念出家数十年,漂泊四乡,虚靡光阴。昔在黄河被丐者文吉一问不知酬对,若在今日相遇,当即踢翻锅灶,看这丐者从何吐气。此次若不遇水冲杯破,几乎错过一生矣。因述偈曰:‘杯子扑落地,响声明沥沥,虚空粉碎也,狂心当下息。’又偈:‘烫着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语难开,春到花香处处秀,山河大地是如来。’”(《虚云禅师事略》)

临济宗的“当头棒喝”,在禅宗中一直传为佳话,而棒喝中的“喝”,就是古德用声音接引学人的一种方便技巧。古德宗师,具眼宗匠,不待学人开口问答,一望而知,已识其住在何境。如临济:“有时一喝如金刚王宝剑,有时一喝为踞地金毛狮子,有时一喝如探竿影草,有时一喝不作一喝用”。百丈参马祖时,被马祖一喝震得三日耳聋,可想声音之大了。

所以从古今禅宗大德的开悟来看,无论是“言下顿悟”或“闻声而悟”,都是因声音而开悟的。如百丈会中有僧闻钟声而悟,百丈即曰:“俊哉!此乃观音入道之门也”。所以禅宗在 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就是“声宗”,也可以说禅宗就是“观音法门”。

古代大德在耳根圆通上都有很高的造诣。如,非要一车酒、一车肉、一车美女才出家的窥基法师,当到达寺庙后,一闻钟声就豁然大悟,知道自己是老修行转世,来助玄奘大师弘扬佛法的,于是遣回三车,守清净戒,成为唯识宗第二祖。有一次窥基拜访道宣律师,道宣夜晚把腰中一只虱子抛在地上,跌断了一只腿,虱子的叫声吵得他一夜没睡好。达摩祖师在嵩山入定时,闻阶下蚁斗如雷鸣,等等。

南怀瑾先生叙述他在峨嵋山顶闭关时的经验说:“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在峨嵋山顶上,冰天雪地中,夜里起来静坐,万籁俱寂,飞鸟亦无,清静境界,如身游太虚中,安心自在,就像神仙境界一般非常舒适,而且常听到虚空中天乐之音,非常美妙。因而想到庄子所谓‘天籁之音’,现在虽在吵闹的都市中,心灵一静,天籁的梵音仍然可以听到,与嘈杂的音声毫不相碍”。

南怀瑾先生还说:“观自在菩萨是修光,观世音菩萨是用耳朵起修配合音声。这两个法门,我想你们修半天就可以见大效,自然心领神会,身体也得祛病延年,受用不尽。但是,有一点必须先吩咐大家,修这两种法门,可以发起相似的神通,很快可以听到世间以外的音声,甚至可以预先知道要发生的事,你自然会有前知”。

又说:“因为东方娑婆世界众生耳根最为灵利,一切修法皆靠耳根而传导,不管禅宗、净土 、密宗任何法门,都离不开观音法门。尤其初学静坐,必须由此入手,不由此修,想成道果,无有是处”。

在《楞严经》中文殊菩萨说:所有无量的佛,都同修这一路的法门而证入涅槃。过去所有已经成佛的人,也是修这一法门而得成就。现在的一切菩萨,也正在修这一法门,已经各自入于圆满光明的境界。未来一般修学佛法的人,也应当依这个法门而修,我也是从这个法门中证得佛道,不只是观世音菩萨一人而已。至于其他各种修法都是权宜的方法。它是一切修持方法中最方便、最容易成就的法门。不但可以教化阿难,并且也可以教化末劫沉沦中的众生。只要依耳根法门修持,自然可以进入圆通,可以较其余的方法更易证得真心实相。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