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 1997年度第三期化烦恼为菩提
 

化烦恼为菩提

〔法〕一行禅师 沉默译

当我们深入地观察一朵花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它完全是由如阳光、雨水、土壤、肥料、空气以及时间等非花的因素构成。如果我们继续深入观察,我们还会发现,这朵花正在逐渐演变成肥料。假如我们不曾观察到这一点,那么,当这朵花开始衰败时,我们会很伤心。与此同时,当我们深入地观察肥料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它也正在演变成花朵。于是我们领悟到 ,花朵与肥料是互即互入的,它们相互依赖。故而一位好的园丁不会蔑视肥料,因为他懂得如何将肥料变成金盏、玫瑰,以及其它许多各种各样的花儿。

当我们深入地观察自己时,我们会既看到“花朵”,也看到“垃圾”。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愤怒、憎恨、沮丧、种族岐视以及其它许多各种各样的“垃圾”。但不必害怕。象一位园 丁懂得如何将肥料变成花朵一样,我们也可以学习将愤怒、沮丧、种族岐视等等转化为理解与爱的艺术。这,就是禅的工作。

根据佛教心理学,我们的心被分成两部分,就象一所两层结构的房子。地上是起居室,我们把它叫做“意识”;下面是地下室,我们把它叫做“藏识”。藏识中,我们所曾做过、经历过或察觉到的所有事情,都以“种子”或“胶片”的形式储存起来了。我们的地下室是一个 档案馆,人们能够想象得到的每一种“电影”,都被装到录像带里,储存起来。当它们从地下室被翻上来的时候,我们就坐在楼上起居室里的一把椅子上,观看着这些“电影”。

某些特别题材的“电影”,诸如愤怒、恐惧或绝望,似乎有自动从地下室上来的能力。它们推开起居室的门,不管我们是否选择了它们,就自动地跳进我们的录像机里。当上述一切发 生的时候,我们感到深受的打击。除了老老实实地看着它们以外,我们别无选择。幸亏每部 “电影”都有一定的长度,当它结束了时候,就返回地下室去了。但是每次我们都不得不把 它重看一遍,而且由于它在档案架上占了一个较有优势的位子,所以我们知道,很快它就会又上来。有时是某种外界刺激引发了我们的“电视屏幕”放“电影”,比如某人说了伤害我们感情的话等等。我们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去看这些“电影”,而它们中的很多东西却正在毁灭我们。因此,学会扼制它们,对我们进入清明的存在状态是非常重要的。

传统的教科书将“心”描述成一片原野,一片可以播撒一切种子的土地--痛苦、幸福、欢 乐、悲伤、恐惧、愤怒,还有希望。“藏识”依然被描述成一间“储藏室”,内中贮满了我们所有的种子。一颗种子在我们的意识中每出现一次,它返回“储藏室”的时候,力量就 增强一次。我们的生活质量就取决于我们藏识中的种子的质量。

我们也许已经习惯了愤怒、悲伤和恐惧的种子在我们的意识中频频现行,而欢乐、幸福和宁静的种子却难得抽枝发芽。练习觉照的意思就是当每颗种子从“储藏室”上来的时候,都要能觉知它,并尝试尽可能地给那些好的种子浇水,这样,它们就会变得越来越有力量。当我们对宁静优美的事物保持觉照的时候,我们就是在给我们内心宁静和美的种子浇水,而我们的心就会开出美丽的花朵。我们给一颗种子浇水的时间的长短,决定了那颗种子的势力之强弱。例如,假设我们站在一棵树前面,全神贯注地呼吸五分钟,我们心中幸福的种子就会得到五分钟的浇灌,它们就会变得更强壮。与此同时,在这五分钟里,其它的种子,如恐惧和烦恼,就得不到浇灌。我们必须每天这样练习。任何在我们的意识中现行的种子返回藏识时,力量都会变得更强大。如果我们细心地浇灌那些好的种子,我们可以相信,我们的藏识就会相应地做好自我调整工作。

我们的身体有一种“自疗”的功能,每次我们割伤了手指,我们会仔细地清洗伤口,然后把治疗的工作扔给我们的身体来做。几小时或一天之内,伤口就愈合了。同样地,我们的心也有一种自我调节功能。假设你在大街上遇见一个二十 年前认识的人,你想不起他的名字了。因为这么长时间里,有关他的种子一直没有机会上升到你的表层意识中来,所以在你的记忆中,它的力量就变得非常微弱。回家的路上,你在自己的“地下室”里四处搜寻他名字的种子 ,但是找不到。最后你思索得太狠了,头痛起来,就不再去想它,而是去听一首磁带或唱片上的优美音乐了。然后你享受了一顿美味的晚餐,晚上睡得很好。早上,当你刷牙的时候,他的名字突然跳了出来:“哦,对了!这就是他的名字!”这个例子说明,夜里当你的意识停 止搜索的时候,藏识却在继续工作,早上它就把结果提示给你了。

自我调节有多种途径。当我们愤怒、悲痛或绝望时,我们只需专注地呼吸,并好好地觉照这股愤怒、悲痛或绝望的情绪就够了,然后我们就把自我调节的工作扔给藏识去做。但是,并 不仅仅靠体会烦恼,我们的情绪就能平复,实际上,如果我们没有做好觉照的准备而去体会烦恼的话,只能使事情变得更糟。所以第一步我们要使自己变得强有力起来,而要达到这个 目的,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体味欢乐和宁静了。世界上有许多美好的事物,可是由于我们过去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不好的事物上而无法体会它们。

如果我们努力一下,注意呼吸,去感受好的事物,自我调节就会变得容易些了。我们中的许多人,心中充塞着如此多的烦恼,以致我们去碰碰一朵花或握握一个小孩儿的手,都成了一 件困难的事情。但是我们一定要付出努力,使自己养成体会健康、美好事物的习惯。这就是我们帮助藏识做好自我调节工作的方法。如果我们去体会我们内心和周围宁静、健康的事物 ,我们就是在帮助藏识做转化的工作。我们把自己交付给树木、飞鸟和可爱的孩子,让它们来净化我们。否则,我们就只能淹没在烦恼中难以自拔了。

我们的藏识中有一颗很棒的种子--觉照的种子,当它现前时,我们就能够明了当下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我们安祥、愉快地行走,而且自己知道在安祥、愉快地行走,那么我们当下就在觉照。对于我们的转化和自我调节工作来说,觉照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它的种子长期以来被埋在层层遗忘与重重烦恼之下,不见天日。我们很少意识到,我们有眼睛,能清楚地看世界,我们的心脏和肝脏机能正常,我们没有牙病……如此等等。我们生活在遗忘里,向外四处寻觅幸福,却忽略和压抑了那些本已存在于我们内心和周围的可贵的幸福因素。如果我们注意呼吸,意识到树的存在,它是如此地生机盎然,清新优美,那么,我们觉照的种子就会得到浇灌,变得越来越强壮。当我们最初开始练习时,我们的觉照能力会很弱,象一只十五瓦的灯泡。但是,只要我们一注意呼吸,它就开始变得强壮起来。这样练习数周后,它就会变得象一只一百瓦的灯泡一样亮了。觉照的灯高悬着,我们就能发现和体会到我们身心内外的许多美好事物,而且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就是在给心中安宁、欢乐和幸福的种子浇水,与此同时,我们也就避免了给烦恼种子浇水。

当我们开始着手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我们心中的烦恼种子是相当强壮的。因为无始以来,我们每天给它浇水。我们的嗔恚种子得到爱人或孩子们的浇灌;由于他们自己烦恼,他们就只懂得给他们的烦恼种子浇水。当那些烦恼种子很强壮的时候,即使我们没有邀请它们从地下室上来,它们也会自己推开门,强行闯入起居室。它们进来时候,是令人极其不快的。我们可以试着压制它们,使它们滞留在地下室里,但是因为我们已经给它们浇了那么多水,它们已经是足够强壮以致于没有邀请也能浮到心的表层中来。

我们中的许多人感到一种不停地做事的需要--听单放机,看电视,读书,浏览杂志,打电 话……。我们想使自己在起居室里保持忙碌的状态,这样就可以避免正视地下室里的种种焦虑与烦恼了。但是,如果我们深入地观察我们邀进起居室里来的这些“客人”的本性的时候,我们会看到,它们中的许多“客人”同样携带着毒素,这些毒素就与此刻我们正竭力回避 的地下室里的不良种子的毒素一样。因此,尽管我们防止了地下室里的不良种子上来,我们却仍然在给其它的不良种子浇水,而使不良种子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起来。更有甚者,我们中的某些人,为了回避正视自己的真正问题,而去做社会工作或环保工作。

为了使自己保持愉快,我们需要给心中的觉照种子浇水。觉照是开悟的种子,警觉的种子,理解的种子,关心的种子,同情的种子,解脱的种子,转化的种子,自我调节的种子。如果我们练习觉照,我们就会体会到我们生命中身心内外清新欢快的一面,这一面,当我们生活在遗忘中时,是无法感受到的。觉照使我们的眼睛、心脏、没有牙病、明月、树林等事物变得更加明晰、更加美丽。如果我们在觉照的心态下去感受这些美好事物,它们将会绽放出全部光华。当我们在觉照的心态下去感受烦恼时,我们将能转化它。当一个婴儿在卧室哭喊的时候,母亲会立刻跑进来将 他温柔地抱在怀里。因为母亲是爱和温柔的化身。当她这样做的时候,爱和温柔就浸润了婴儿的身心,几分钟后,婴儿大概就会停止哭喊了。觉照就是一位母亲,每次当你的烦恼开始哭叫时,她就会细心照看它。

当烦恼逗留在地下室时,你可以通过常常提起觉照的念头,使自己享受到生命中许多清新健康事物的滋味。而当烦恼上来时,我可以关掉单放机,合上书,打开起居室的门,让它进来。你可以对它微笑,用你现在已变得强有力的觉照来拥抱它。再比如,如果恐惧想上来,你不要回避。用你的觉照温和地问侯它:“恐惧,老朋友,我认出你了。”如果你害怕自己的恐惧,它就会将你淹没;但是如果你平静地邀它上来,在觉照的心态下对它微笑,它就会丧失一部分力量。如果你一直坚持给觉照的种子浇水,那么数周之后,你就会变得有足够的力量邀请它随时上来,而且你将能够让觉照来拥抱它。这或许是不那么令人愉快的,但是在觉照的心态下,至少你是安全的。

如果你以觉照拥抱一个小烦恼,只要吸进来、呼出去,向它微笑,那么几分钟后,它就会被转化掉了。但是如果你有块垒于胸,烦恼深重,那么我们就需要更多的时间。当你以觉照来拥抱它的同时,还要练习会禅和行禅,那么迟早它会被转化消释掉的。如果你通过练习提高 了觉照的质量,转化过程就会更快一些。当觉照拥抱烦恼的时候,它就已经开始渗透和转化它了,就如阳光照在一个蓓蕾上,并渗入进去使其绽放一样。当觉照掠过某种美好的事物时 ,它便会尽展风华;当它触到某种令人烦恼的事物时,它会转变它、净化它。

加快转化过程的另一个方法是深入观察。当我们深入观察一朵花时,我们会看到是非花的因素使它成了一朵花--云朵、大地、园丁、土壤。当我们深入地观察我们的烦恼时,我们会看到,我们的烦恼不仅仅来源于自身。有许多烦恼的种子是由我们的祖辈、父母、社会传递 给我们的。我们不能不认识清楚这一点。一个在梅村习禅的男孩告诉了我下面这个故事:当他十一岁时,他对他父亲极其不满。每次他摔倒了,伤着了自己,他父亲都会大怒,冲他大 喊大叫。男孩发誓:他长大以后,一定不这样干。可是几年前,他的小妹妹同其他的孩子嬉耍时从秋千上掉了下来,磕破了膝盖,在流血,男孩却很恼怒,他想冲她大吼:“蠢货! 怎么搞的?!”但他控制住了自己。因为他过去一直在练习觉照,他懂得如何如实观照自己的嗔怒,于是他没有吼叫。

一些当时在场的成年人帮忙料理了他妹妹,给她清洗伤口,缠上绷带,于是他慢慢地走开了,同时练习深入观察。突然间,他清清楚楚地看见他就象他自己的父亲。他意识到,如果他不采取行动来对治自己的嗔恚,他就会把它遗传给自己的孩子们。对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觉悟。与此同时,他也看到,也许他的父亲正象他一样,也曾是一个受害者,他的嗔恚种子或许是由祖父母遗传下来的。因为练习在觉照的心态下深入观察,他当时就将恼怒转化成了菩提。事后他去到父亲那儿,告诉父亲,因为现在自己理解他了,所以也就能真正地爱他了。

当我们被惹火了时,我们会粗暴地呵斥孩子,如此一来我们就是在给他心中的烦恼种子浇水了;当他反击时,他又是在给我们心中的烦恼种子浇水。这样地活着,我们的烦恼会逐步升 级和加重。在觉照的心态下,平静地呼吸,我们可以练习深入观照我们内心深上的各种烦恼,当我们这样做了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理解了我们的祖辈、我们的文化以及我们的社会。当我们看到了这一点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带着慈爱与悲悯,无怨言地返回人群,服务大众了。由于我们的觉悟,我们获得了真正的安宁与和谐。当人我之间的矛盾消失时,你自己内心的冲突也就消失了。一箭双雕--如果你将树枝折断,两只鸟儿就会都飞走了。所以首先照看好自己,通过练习觉照和修慈悲观来协调好自己心中的各种矛盾因素,然后借助理解与爱来和他人和睦相处--即使他们本身缺乏对人事物的理解。

烦恼的种子总是试图浮现出来。如果我们压抑它们,我们的心就会因郁滞不畅而生病。练习觉照可以使我们获得力量,打开起居室的门,让烦恼上来。每当用觉照照住烦恼时,它就会失去一部分力量,之后当它回到藏识时,它就变得更加微弱了。当它再次上来时,如果我们的心处在觉照的状态,就象一位母亲问候她的孩子一样欢迎它,它就会再次被削弱,回到地下室时,它就变得愈加微弱了。以这种方法,我们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心理循环,于是开始感觉好多了。如果我们体内血液循环正常,我们就会感觉良好;如果我们的精神能量能在藏识 与意识之间正常循环,那么我们也会拥有良好的感觉。如果我们有觉照,并以觉照来拥抱烦恼、转化烦恼,那么我们就毋需害怕它了。

我们的心就是我们种子的全体、我们电影的全部内容。如果好的种子强壮,我们就会拥有更多的幸福。禅定可以促使觉照的种子生长壮大,就如同在我们心中点燃了一盏灯。如果 我们练习以觉照的心态来生活,我们会时时记得去浇灌欢乐的种子,将烦恼悲伤的种子转化成理解与悲悯,此时慈悲的花朵就会在我们的心中绽放。

(本文译自“Touching Peace”by Thich Nhat Hanh,Par-allax Press, Berheley,California。)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