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7年度第一期家就在眼前
 

家就在眼前

马明博

那年春节乘火车回家,在县城的车站,下了车从出站口走出来,迎面飞扬的雪花让我激灵一下,我赶紧裹紧寒风直往里钻的大衣。远在天边的家园就在眼前,她以一场清丽的雪迎接着我 。

我抬起头四下里望了一眼。回来前我给家里打过电话,应该有人来接。身旁的出租纷纷问:要车吗?我摇着头,从人群中挤出来。挤出来也是四顾茫然,怎么回家呢?正犯愁,就在这时 ,我听到远远的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唤我的乳名。

定睛一看,满身雪花的父亲,一尊塑像一样伫立在站前广场那边。他手里牵着一匹马,马的后面拉着一辆车。不管走过千里万里,不管乡园还很遥远,现在见到父亲,就是见到家了。心里充满温暖,我几步奔过去,把旅行包放到车上,用手打扫掉父亲身上落满的雪花。父亲的脸被白白的雪映得有些显黑,他笑着对我,“打扫了,雪还要落上来。走,咱们上车回家 。”说着,他牵过马,将车调过来。

十几里的土路,雪花在天地间飞舞。后来,风停了,只有雪静静地下。还没有走到半路,已是暮色苍茫。大地像一张平铺开的白纸,父亲的马拉着车急急地走着,车轴吱吱作响,像一首不太合韵的美丽的诗。

能够远远望见家那闪闪烁烁的灯火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下雪的夜,一切都是闪亮的,我们的眼睛并没有感到黑暗。远处的越来越近的灯火,虽然不会说话,我的心里却明显地感到它们庄严的存在。我们的马车,行走在悠悠天地之间这幅动人的画面里。

一种从来未有过的美好宁静降临心地。

恰在这时,蓦地一阵刺骨寒风兜头吹起,将我们团团围住。我冻得哆嗦了一下。父亲稳稳地坐在车辕上没有回头:“冷?”我嗯了一声,“冷”。父亲没说话,只是扬起手中的鞭子,甩得脆响。马拉车的脚步明显加快。“好马不用打,它看到鞭子影儿,自个就快起来啦。” 父亲顿一顿,“用你那大衣把头蒙起来吧,会暖和点。”我嗯了一声,蒙起头时,我说;“ 要是不刮风就好了。”

“活着,就是眼前是什么看什么。眼前有风,就不能不让它刮,这由不得咱哪。”

父亲没读过什么深奥的书,也不懂禅,可是他这有意无意中的一句话,却让我顿时明白了。我平日总试图从禅学的书上学会“生活在当下”,可是一直学不来。原来这当下,不在书上,而是要人正视眼前,打掉种种妄想。

我有意地说,“要是刮顺风好不好呢?”

“顺风好啊?你不想想,要是顺风,风把雪都吹到咱们身上啦。”

“那不走得快吗?”

“走得快好吗?”

我平时净跟文字打交道,很少用心听父亲说这些老土话,此刻觉得父亲的大白话是充满理趣的。我感到父亲的语言已经去掉了铅华,独有一份真纯,仿佛八大山人,白石老人的小品画,简单得直接进入人的心灵。

想着这些,我顾不上答父亲的话。这时他自个补充道:“你说快好,要是给你个表,一个走得快,一个走得准,你要哪个?”

我笑了。父亲自有他生活的哲学,他的哲学是朴素的,里面装满了由酸甜苦辣的生活阅历积蕴而成的智慧,就像蚌在壳里含了一粒沙,虽然有一些苦痛,却会伴随岁月,将这些磨难长成明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