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6年度第三期胸徽的故事
 

胸徽的故事

舒明悦

我有一个小盒子,里面装有许多胸前佛挂像、佛牌、胸徽、各种咒语的护身卡.....,小巧玲珑,每件都非常精致,既是精美的艺术品,又充满佛教色彩、带着几分庄严和神秘。这些佛教小工艺品,大多是结缘来的,有的是从寺院法物流通处请的,我非常欢喜它们。其中有一根铝质金色法轮胸徽,相形之下工艺比较粗糙,但在我的心中,它的分量最重。每当我看到这枚法轮胸徽时,我的心就会一阵震动,好像看见法轮在转动,庄严地向我宣讲着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

那是去年五月,我因公出差去北京,因吃素,住机关招待所很不方便,便住到广济寺中国佛协招待所。招待所不大,铺位较紧。有一天,我住的房间里来了两位四川居士,因当时只剩下一个床位,她们就两人睡一床。第二天下午,服务员下班时,要我告诉四川来的居士,隔壁房间,今天空出了一个床位,要她们过去一个人住,不要挤在一张床上了。服务员刚走不久,便来了一位50岁左右的比丘尼,从陕西来的,到中国佛协办事,没有住处,坐在房间外面,准备坐一晚。我请她到房间里面来坐,告诉她,“隔壁房间有个铺位,是留给四川来的居士住的,等她们回来了,如果她们还肯挤一晚,您就可以去住了(我想服务员也会同意的)。”她很朴实、真诚、健谈、进房在床上坐定后,就用浓重的陕西口音,向我讲佛法,谈她的出家因缘,并教我一套简单易行的健身功法,她说这功法是一位百岁比丘尼教给她的。不久,那两位居士回来了,我把服务员的话转给她们、她们不愿意去隔壁房间住,还要两人共一床。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好了,比丘尼住的问题解决了。不消说,她比我更高兴。临走时,送给我这枚铝质金色法轮胸徽,说我是好人。我听了始而愕然,继而惭愧。我那里称得上是好人。她来住宿,没有床位,我本应主动提出让她睡我的床才是,可是我没有这样做,甚至连想都没有想。主要是缺乏慈 悲心,为别人牺牲一点睡眠都不愿意,还称的上是好人吗?我忏悔,每看到这枚胸徽一次,我就忏悔一次。通过忏悔,我的心才会轻松一些,我相信,今后再遇到类似情况,我会毫不犹豫地高兴地把床铺让出来,遇到类似的情况,会更多地想到别人。

这枚胸徽,使我的心灵得到一次净化,一次升华。我感激它,珍惜它,它永远是我的良师,将继续鞭策着我,令我增长慈悲心。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