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6年度第三期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
 

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

马明博

骑车往回走,一抬头,天空一派澄明,只有月亮高高地挂在天上。

夜静静地,没有喧闹,也没有嘈杂,此刻,宽宽的长长的马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春风徐徐,白天的尘嚣了无踪影,一个如同在静静的梦境中走路,这种感受,和心中的一首禅者的诗,具有一样的魅力,他说:“我心似秋月,潭碧清皎洁,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是的,不可说。不过,今夜有一点不同,就是我面对的是一轮春月。

一幅新文人画画了一茎秋日的莲蓬,淡淡的莲子,浅浅的墨,再也没有什么。可是看久了,心会发颤,那画里面竟有一股浓浓的、解不开的萧索,说不得,说不得。画的左侧题词作: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其实,爱又如何?恨又如何?一颗心,不同的执著,不同的取舍,就有了不同的情感,不同的波澜。面对一轮春风月,有“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感慨;也可能有“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流连。且放下掉举的心,来看今夜,天上的一轮明月尚未圆满。

刚才到朋友家,车放在外边。五分钟后,告辞出来,车架上的几本书已经杳无踪影。那是几册新书。一册美丽的散文,是一位诗人朋友对我的友情赠送;另一册也是美丽的散文,则是我从报社朋友的书堆里找出来的;一册优美的佛经;一个朴素的笔记本,上面有费去我很多心血积累起来的小说素材;还有刚刚打印出来的一些资料。

夜色苍茫,那时月亮还没有升起太高。

想来他也一定是一个爱读书的人,他见了书,在无人我差别的心地里,顺手拿来,扬长而去。“读书人的事是不算偷的”,他当时也一定同孔乙已老先生这般想。然而,他的无心给我带来了一些始料不及的麻烦,这种于己有利,于人不利的事,不是好事。在眼睛大多闪烁金钱本色的现在,有人爱书爱到这般地步,应该是一个“美丽的错误”。
没有了就是没有了,再难以割舍也是枉然。与其在这件事上伤心劳神,不如洒脱一笑。如此便是随顺因缘,生活在当下。这样的人生,可以没有患得患失,没有宠辱,没有得意失意,没有成败,没有……。一路无碍地走下去。古人有诗“沧浪之水清兮,可以灌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沧浪之水的清浊是沦浪之水事,无碍的人总是自在的。

一地月光也是自在无碍的。

打坐的禅师出定境时,发现自己山间的茅棚里多了一个人。那人没有注意到禅师正微笑地注视他,他站在一地月光里发着呆,“这儿什么都没有,我白来了一趟。”他喃喃自语后,转过身走出门去。

禅师起身送出去,将自己的长衫披到那人肩上,“露水太重,我没什么送你的。”那人吃了一惊回头见到禅师微笑的脸,禁不住低下了头。禅师光着膀子站在月光下,目送那人消失在远处。

翌日清晨,禅师走出茅棚的门扉发现,门前的青石板上整齐地叠放着那件长衫。禅师说:“我送了他一轮明月。”

月亮静静地挂在天上。

其实,世上每一个人的心,都是一轮月亮,具有可以照亮自己,也可以照亮他人的光明。心外的驰求,如同怀瑾握瑜而不知的乞儿,四处找寻珍宝。“从门入者,不是家珍”,外来的,不是本来具足的;但是若开发自己内在的光明,就会将不圆满的自己提升,直至具足圆满。由此看来,现有的不圆满、不具足,并不可怕。所以我觉得那个与我如同我面对的这轮春月,尽管它现在不圆满,但它会提升自己到秋深处时,已是圆圆满满的一轮明月。

愿每一个人都成为一轮照亮自己、利益他人的明月。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