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6年度第二期呵佛骂祖
 

呵佛骂祖

林明珂

“呵佛骂祖”禅林用语,用于打破学人心中偶像崇拜,开发自心佛性。

石霜楚圆(986—1039)是宋代临济宗禅师,俗姓李,祖籍广西桂林。少为儒生,潜心举业,二十二岁回心向道,于汀山隐静寺得度。后依汾阳善昭门下,每见必诟骂,或毁诋诸方,所训变皆流俗之鄙事。一天晚上,楚圆向善昭苦诉道:“自从归依两年以来,不蒙指示,但增世俗尘劳,已事不明,失出家之利。”语不完,善昭骂道:“蠢材,竟敢裨贩我。”举杖便打。楚圆张口欲辩,善昭用手掩住其嘴,楚圆忽然大悟,说道:“临济作略就是超出常情。”遂服役十二年,时与唐明智嵩、杨大年、李遵勖游论道。出住南源广利寺,石霜山崇胜寺、南岳福严寺、潭州兴化寺。楚圆禅师在一次乘船时中风,口吻歪斜。侍者见状急得跺脚:“没办法,谁让你平时呵佛骂祖,今遭如此恶报。”楚圆安慰他:“不要担心,我把它正过来。”用手一整,立刻恢复原样。

翠岩可真(?—1064)宋代临济宗禅师,福州长溪人,世称真点胸,曾参石霜楚圆。楚圆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可真道:“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楚圆怒目喝道:“头白齿豁,还作这个见解,如何脱离生死?”可真求指示,楚圆:“你问我。”可真:“如何是佛法大意?”楚圆大声喝道:“无云生岭上,有月落波心。”师言下大悟,出住翠岩。其爽气逸出,机辩迅捷,名闻遐迩。

可真禅师弥留之际非常痛苦,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咽气,侍者流着眼泪说:“平生呵佛骂祖,会遭此恶报。”可真禅师听了,不满意地看着侍者说;“你还作这种见解吗?”于是跏趺坐,让侍者燃香,当香烟缭绕飘起时,可真禅师当下圆寂。

华藏有权(?—1180)宋代临济宗杨歧派禅师,浙江昌化人,俗姓祁。十四岁出家,十八岁入灵隐于佛智裕门下受业,佛智大师见他禅机锋利,预言道:“此子他日当据 此座,呵佛骂祖去在。”

佛教有个特点,不同其它宗教,那就是《金刚经》所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也即圣凡平等,毫无差别。而其它宗教则圣凡泾渭分明。信众虽到天堂,享受快乐,但却是靠至高无上的神赐予的,自己永远是神的臣仆,永远也达不到神的地位。而佛教则认为人人都是佛,只有悟与迷之分。佛是已悟的众生,众生是未悟的佛。但在本质上是绝对平等的,并无凡圣之分。

南北朝时,竺道生提出阐提皆有佛性的主张时,一众哗然,群起攻击,最后被逐出寺,他独自一人在山上对着石头说法,顽石为之点头。《涅槃经》来华后,才证明道生的主张是正确的。

禅宗在中国兴起后,中国佛教在形式上有了一个很大转变,一切持诵的经咒和礼拜的佛像都成了摆设。正因为禅宗没有形式,所以在唐武宗灭法时,禅宗能一枝独秀,使佛教连绵不绝,沿续至今。

禅宗为了扫除人们凡圣之相,常常呵佛骂祖,尤以临济、云门、丹霞、德山为烈。临济示众云;“道流,你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内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束,透脱自在。”

临济有次礼达摩祖塔,塔主问:“你是先拜佛,还是先拜祖呢?”临济答:“佛祖都不拜。”塔主奇怪地说:“佛祖与你有何冤仇?”临济拂袖而去。

云门曾举世尊初生下来,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周行七步,目顾四方云:“天上天下,唯我独尊。”云门道:“我当时若见,一棒打杀与狗子吃掉,贵图天下太平。”

丹霞更是敢作敢为,他一次在寺中挂单,因天寒无材取暖,便劈佛像烧火烤手。寺主发现后,破口大骂,并要将他驱逐出寺,而丹霞却说烧佛取舍利。寺主骂他:“木像哪有什么舍利?”丹霞说:“既然没有舍利,何妨再拿几尊来烧?”寺主哑口无言。

德山示众说:“这里佛也没有,法也没有,达摩是老臊胡,十地菩萨是 担粪汉,等妙二觉是破戒凡夫,菩提涅槃是系驴橛,十二分教是典鬼簿、拭脓纸,四果、三贤、初心、十地是守尸鬼。”

凡圣是相对的,执着任何一面都为道障。六祖曾以三十六对法接人,问圣以凡对,问凡以圣对,都是从反面作答,从反面去透视凡圣的问题,破除学人凡圣知见。

不过此种超凡越圣、呵佛骂祖的作略,只有证悟的禅师才能体悟到,假若只是口头禅,由识心流露出的骂语,那是生灭法,还是要落因果的。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