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5年度第五期清净解脱之道
 

清净解脱之道

张福顺

我曾经痛苦,我曾经失望,我曾经烦恼,我曾经迷茫,我曾经绝望,几乎成为一个精神病人。我试图解脱,学过多种气功,看过《易经》,读过《手象学》,但无济于事,学佛才使我找到了真正皈依处,得到了清净解脱之道。

我从小性格内向,多愁善感,心情烦躁,愁眉苦脸,整天胡思乱想,一股股无名烦恼时时袭上心头。精神空虚,感到生活没滋味,活着没意思。因而性格孤癖,不爱说话,不善交往。从小学到高中毕业,虽然一直担任班干部但始终没有几个知心朋友。心里一个强烈的欲望就是脱离农村,跳出龙门,出人头地,当个什么“长”。这个念头象毒蛇一样死死地缠绕着我,啃啮着我的心灵。终日过度的思虑以及精神上的压力,导致我头痛、耳鸣,记忆力下降。参加高考以三分之差名落孙山。有生以来第一次给我这样的打击是痛苦的。我感到无颜见父老乡亲。我决心参军,期望在部队实现大学梦。

我于七八年十二月入伍后,工作之余复习文化课,把能利用的休闲时间几乎都用在了学习上。因多种原因三次参加军校考试均榜上无名。这时已相恋了一年的女友在其母亲的压力下与我分手了,这一连串的打击,我的精神几乎崩溃。耳鸣加剧,象蝉鸣似地嗡嗡作响,精神恍忽,饭吃不香,觉睡不好。几乎失却了拼争的勇气。但名利心的驱使,使我不甘心就此罢休。又一次踏上拼搏之路,功夫不负有心人。结果如愿以偿。

天有不测风云,学习期间一次我首长的手表被窃案,把我卷入其中。我真是有口难言,浑身长嘴也说不清,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我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我感到冤枉,我感到委屈,谁能理解我?谁能还我清白?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我虽然感到自己是清白的,问心无愧,但精神上的无形压力象一口沉重的铁锅扣在身上,使人喘不过气来。学习上的过度用脑,精神上的压力和打击,使人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晚上头似炸裂般疼痛,难以入睡,记忆力几乎丧失,白天萎靡不振,无精打彩。造成学习成绩下降,考虑到将对毕业分配的影响,我绝望了。对前途丧失了信心,对生活失去了勇气。我想到了死,想以死来达到解脱。但想到生我养我的父母,他们辛辛苦苦把我抚养成人,还未报恩就离开他们,对不起他们的养育之恩,不忍心为他们增加痛苦,才没走上绝路。

八二年毕业后,被分配在二炮某部担任司务长。我的愿望是在部队长期干下去,以实现“远大理想”。事不随愿。八六年部队开始精简整编,大批干部需转业地方。我被确定转业。自己的理想又一次成为泡影。为了留下,我苦苦思索着“对策”,常常晚上一人徘徊在荒郊野外,绞尽脑汁。我找过部队首长,苦苦 哀求,甚至痛哭流涕。但军令如山倒,军人必须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结果还是离开了部队。这重重的打击,又一次使我痛不欲生。我慨叹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命运为何对我如此“不公”?

八七年我转业到北票市人民银行办公室工作。这是一个“热门”行业,有多少人梦寐以求。但自己却没有感到太多的喜悦。心想在部队没有实现的愿望在地方可要“一展宏图”了。因而努力学习,拼命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以期谋个职位。但因自己太正直,不会“来事”,自认为该落在头上的“乌纱帽”却戴在了别人的头上。我的心情变得极为恶劣,心灰意冷。感到五年的工作“白干”了,因而看破“红尘”开始学气功,先后学过三、四种功法,甚至亲自前往北京接受一气功大师功法。但烦恼依旧,陷入痛苦的深渊不能自拔。

九二年组织安排自己到金融系统监察室工作。我比较喜欢这份工作,虽然比较清苦,但适合我的性格。另一个原因是自认为这里有一个空缺职位。幻想将来能填补这一职位。但几年过去了,几次人事调整,每次都与己无缘。对领导产生了抵触情绪,变得更加孤癖,对谁都看不惯,看什么都不顺眼。见人也不搭话,害怕看到同事和熟人。回到家拿孩子出气,非打即骂,有时嚎啕大哭,有时又放声大笑。对死亡产生一种恐惧感。有一点不舒服就紧张、害怕,疑心得了不治之症。我单位一中年干部死了,经常吓得我晚上不敢入睡,恐怕自己也会象他一样死去。有三、四次惊恐的坐卧不安,心脏剧烈跳动,似乎要跳出胸口,呼吸急促,脉博加快。总想往室外跑,几乎要疯了。

我简直不敢想象,我怎么成了这样的人?我是否着了魔?我还是人吗?我才三十五岁,我还年轻,我这么疯了,我妻子,孩子怎么办?正在我将要发疯的时候,看到了《禅》杂志上要举办第三届生活禅夏令营的消息,毫不犹豫报了名。我感到只有学佛才能拯救我的灵魂,才能使 我解脱生死。

从辽宁到河北石家庄的火车人多拥挤,没有座位,车内闷热,令人窒息。我几乎一直站到终点站。自石家庄下车后,连饭都没吃就直接登上了开往赵县的汽车。我原籍在河北栾城县,家有父母、兄妹,我已有近五年没回家了。开往赵县的汽车路过我家村口,我也没下车。一到柏林寺,迎面看到“我已到家了”的牌匾,顿有一种游子归来的感觉,非常亲切。我心里在默默地想:我到家了,到家了,我回到了真正的家,我找到了真正的皈依处。

报到的第一天我见到了日思夜念、德高望重的上净下慧法师,不由肃然起敬。他那么慈祥、随和,没有一点大和尚的架子。

在七天的夏令营中,我感到了人与人之间友好相处的真挚感情。看到柏林寺宏伟庄严的建筑,深深地为净慧大法师的气魄和智慧所折服。早晚课使我学到了念佛仪规,传灯法座灭掉了我无始以来的业障,点亮了我心中的明灯。皈依仪式使我有幸成为一名正式的佛门弟子。尤其是净慧大和尚亲自主持,使我感到十分荣幸。受五戒时,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泪水模糊了双眼。在唱三宝歌和在大殿前绕佛时几次都是泪流满面。高僧大德的演讲使我受益终生,云水生涯使我体会到僧人传法的艰难。

这次夏令营我终生难忘。她使我获得了无比殊胜的利益,收获是巨大的。她使我放下了思想包袱,解除了精神压力,放松了紧张情绪,身心得到解脱。烦恼消失了,贪欲消除了,与领导关系融洽了,与同事相处和睦了。心灵逐渐纯洁了,品德逐步高尚了,心情变得愉快了,胸怀逐渐宽广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天是那么蓝,地是那么阔,人是那么亲,我庆幸找到了解脱之道。

今后,我要把全部业余时间用来研读佛经,勤修佛道,发菩提心,自利利他,弘法利生,“尽形寿,献身命,信受勤奉行”,达到无余涅槃 ,早成佛道,普度众生。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