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5年度第五期法语清凉——第三届生活禅夏令营特记
 

法语清凉

——第三届生活禅夏令营特记

望烟

酷暑季节,正当冀州大地一片热恼的时候,赵县柏林禅寺,却一片清凉,宛如沙漠中的一片绿洲。

在这里,7月18日至24日,河北省佛教协会主办的第三届生活禅夏令营。圆满举行了。

来自全国20个省、市、自治区,近200名青年佛子参加了这次活动。他们在柏林禅寺沐浴了七天难忘的清凉法雨。

鼓舞人心的开营讲话

7月18日,赵州地区普降甘霖。

第三届生活禅夏令营,在嘹亮的《三宝歌》声中,揭开了帷幕。

中国佛协副会长兼秘书长刀述仁居士,河北省民族宗教事务厅鞠志强厅长、扈本训副厅长,台湾慈光寺住持惠空法师,台湾大乘精舍主持乐崇辉居士,中国佛协教务部副主任妙华法师,河北禅学研究所特约研究员杨佛兴居士,柏林寺护法、石家庄燕港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魏茂鑫先生,本次夏令营活动赞助者夏泽红女士、曾京怡先生,以及赵县政府、政协的有关领导等,出席了开营式。

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开营式。

净慧大和尚在致词时,向广大营员传达了中国佛协关于举办夏令营活动的一些意向。他说:“举办佛教夏令营活动,目前在大陆仅河北一家。因此,中国佛协对我们主办的生活禅夏令营活动,一直给予高度的重视,并寄予殷切的希望。希望我们坚持把夏令营活动办下去,并就佛教在当代社会如何更有效地发挥其净化人心、利乐有情之功能,探索出一条新路子。”

刀述仁副会长在讲话时恳切地表示:“下一次举办生活禅夏令营,我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动员全国各大寺院,派代表前来观摩学习,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全国各地,有更多的寺院主办佛教夏令营活动,为促进精神文明建设作出积极的贡献。”刀副会长的讲话,简短而有份量,赢得了广大与会者的赞叹。

另外,扈本训副厅长及赵县有关领导,在讲话中充分肯定了生活禅夏令营是一种很好的弘扬佛教文化的形式,有利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有利于净化人心和稳定社会,并对夏令营活动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建议和 要求。他们的讲话赢得了营员们热烈的掌声。

清净神圣的丛林生活

踏进柏林禅寺,面对庄严的殿宇,干净的甬道,苍劲的古柏,悠悠的塔影,营员们的第一个感觉是什么呢?

一是惊叹:“人间还有这么清净的地方!”

二是欣喜:“我回家了!”

丛林生活,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充满着神秘的色彩。可是对于营员们来说,却是如此亲切。

暂时把一功放下,把烦恼、痛苦和焦虑关在厚重的山门之外。全身心地投入。上殿、过堂、出坡、坐禅、礼拜、唱梵呗。在这一切背后,有一个无比深邃而神圣的世界。这里有自在、有轻松、有清净、有真实。在这里,躁动的心可以找到自己的归宿。

一样的生活,两种不同的滋味。营员们真切地体会到,平常我们的心总是妄念纷飞,烦恼重重,吃饭时不曾吃饭,走路时不曾走路,睡觉时不曾睡觉。要活的真实,谈何容易!必须改变自己的心态:由昏沉而明朗,由散乱而专一,由外 驰而内照,由烦恼而清净。为了安住当下,融入当下,营员们学着从最简单的事情做起:吃饭、洗碗、走路、扫地、拔草。七天的丛林生活下来,营员们发现。最简单的事情其实并不简单,要做好它们,非找到自己的真心不可。

丛林生活与世俗生活不同之处在于,它有整套严密的仪规。若能身心专一地如法去作它,可以净化我们的心灵,培养我们的宗教感情。一位营员谈到他对“过堂”的感受时说:“过堂时,先念供养文,饭后去大殿回向。这种形式很好,它提醒我们,我们吃的每一顿饭都来之不易,是十方众生供养的结果,是无数的因缘相互作用的产物。因此,我们应当带着感激的心、珍惜的心和惭愧的心去吃这顿饭。我们没有理由挑三拣四,没有理由挥霍浪费,更没有理由吃了饭不干事反而牢骚满腹”。

我在采访中碰到一位女营员,她一有空儿就去观音殿前礼拜;中午,当别的营员休息了,她却去斋堂帮着洗碗、擦桌子、拖地板。她告诉我:“平时要我主动地帮助别人,为他们服务,总有点不自然,有一种吃亏的感觉。在寺院里不一样,能为其他营员做点事,觉得挺愉快的。来寺院后,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从内心深处有一处感觉,我感觉到观音菩萨时时刻刻跟我在一起,她用慈悲的目光看着我,我感到很安全,很自豪,很快乐。但愿这种感觉能伴我走入生活。”这位女营员所说的感觉,其实就是一种神圣的宗教感情。对于一个正信的佛教弟子而言,它就是生命。
“生活处处是真实的,处处是光明的,处处是清净的,处处是神圣的,处处是有意义的。要在我们能否以一颗无我的平常心和慈悲心,去发现、去认同、去领受、去创造。”一位营员在他的参禅日记中写了上面这段话。我想这段话道出了绝大多数营员对丛林生活的感觉。

启人心智的佛法讲演

人怎样才能获得心灵的宁静?何处才是人真正的精神家园?这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生存问题。在某种意义上讲,营员们比社会上的同龄人,更能痛切地体会到这类生存问题的压力。他们正是带着这种生存疑惑踏进寺院的。

这次夏令营,针对年轻人的心理特征,以《六祖坛经》为核心,为营员们共安排了十多场佛法讲座。这次给营员们作法布施的几位讲师,以出家人为主。他们,无论是从见地上还是从 修证上看,都是很出色的,惠空法师对禅法理路的精微分析;妙华法师的辩才无碍,妙趣横生;明海法师亲切感人富有智慧和诗意的自性流露;净慧大师亲切感人契理契机的指点迷津;乐崇辉居士的精微入理;杨佛兴居士引人入胜的事实论证,等等,都给营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整个讲法过程,充满了会心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

从营员们的反应来看,这次夏令营的佛法讲座,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营员们从讲师的开示中都或深或浅地从理上找到了自已生存的答案。用一位营员的话来说:“家,知道了;路,也知道了;现在的任务就是脚踏实地地走。”

回归自然的云水生涯

在这个世界上,最懂得欣赏自然、珍惜自然的,不是艺术家,而是行脚僧人。他们远离尘俗,纵情山水,与自然为伍,心无挂碍,来去自由。那份自在与洒脱,着实让人向往。了解禅宗的人,有谁不希望体验一个行脚僧人的这种清净自在的云水生活呢?

本次夏令营特地为营员们安排了一次体验云水生涯的机会--嶂石岩一日游。

嶂石崖是河北省赞皇县境内新开辟的一个风景区,这里山势高峻,危崖如削,地形复杂,道路崎岖。7月21日,营员们在这里度过了难忘的一天,虽然时间比较紧促,但是嶂石岩奇丽的自然风光还是给营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营员们忘不了攀行在险峻的山道上的那份兴奋;忘不了那一路上摄不完看不尽的 奇峰峭壁;忘不了扒铁索爬行在一线天上的那份激动;忘不了回音壁念唱“南无阿弥陀佛”的那份空灵;忘不了净慧大和尚在槐泉寺作的那场催人向道的开示;忘不了在露天底下吃简易午餐的那份乐趣……

这次云水生涯,使营员们眼界大开,使他们体验到了“天地同心,万物一体”的生命真实和“无情说法”的不可思议,激发了他们对大自然的无限热爱,对行脚天涯一心向道的云水僧人的无限崇敬。当营员们以清净的心灵面对无限的大好河山时,一种新的自然感情在他们的灵魂深处涌动着。一位女营员在后来的普茶会上谈到这种体验,她说:“我曾游过嶂石岩,当时我爬上山顶,挥着双臂,对群山大喊:嶂石岩, 我终于征服了你!这次游嶂石岩,感觉完全不一样,不再有征服者的那种狂喜,我只静静地对群山说:“嶂石岩,我回到了您的怀抱。”

大自然是人类生存的家,是人类沉默的朋友。人类要生存下去,必须珍惜这个家,守护这个家,倾听这位朋友的“心声”。而要做到这一点,人类必须主动地放弃一些不合理的 欲望和要求,少几分功利,多几分超越,象禅僧一样以自然为友。这几乎是所有营员的一个共同感受。

悲愿激荡的传灯法座

唱着“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圣号,营员们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盏盏莲灯,随一声声空灵的钟声,缓缓地走出大殿,烛光慢慢地连成了两条长长的蠕动的金线,又渐渐地汇集到悠悠的赵州塔前,成为一片闪烁的星星之海……
这是传灯法座活动中的一个动人的场面。

传灯法座是本次夏令营活动中最具匠心的一个法事活动。它包括三个大的组成部分:首先是忏悔,即先让营员们在自己的忏悔卡上定出自己要忏悔的罪业,经过礼拜之后,再把它放进炉中烧掉,象征着从此罪业顿消,身心清净。接着是发愿,也是事先让营员们把自己的心愿写在各自的发愿卡上, 经过礼拜之后,再统一放在一个净盆中,表示以清净之身心荷担如来家业,契入如来悲愿之海。最后是供灯,每个营员把自己手中的莲灯供到祖师塔前,然后随意从净盆中取出一张发愿卡,表示发心把佛 法这盏智慧之灯永远地承传下去,用它来照破心中无始劫来的无明,用它来照亮整个法界的一切众生。

整个传灯法座活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气氛庄严肃穆,真切感人。透过摇曳的烛光,我们可以从营员们的表情中感受到他们内心深处正激荡着悲愿之澜,不少营员激动得热泪盈眶。

在传灯法座上,净慧大和尚开示道:“点燃外在的灯,仅仅是表法的一种仪规。我们要用佛法的智慧点燃我们每个人的心灯。点燃了心灯,我们就可以把内心的无明照破,使智慧开朗,放大光明。一灯能除千年暗,一智能 灭万劫愚。我们要用自己的心灯去点燃更多人的心灯,一灯能传百千万灯,灯灯相传,灯灯无尽,这样,整个法界就会是一片光明。”

通过传灯法座这种形式,营员们普遍体验到一种强烈的宗教神圣感和使命感。他们表示,要用佛法这盏智慧的心灯,去照亮自己的漫漫人生路,去照亮在黑暗中苦闷彷徨的人们。

生气盎然的柏林茶话

“吃茶去”的公案老早就给营员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踏进柏林寺的那一刻起,营员们就一直盼望着净慧大和尚也象当年的赵州禅师一样,对他们说一声“吃茶去”。

直到7月23日晚,营员们的这一小小的心愿总算得到了满足。

在观音殿前,古柏树畔,全体营员和法师居士整齐有序地围坐在一起。每个人跟前都放着一盏茶。

“请各位品茶!”净慧大和尚站起来,端起杯,向各位示意。

一片寂静,大家都在用心品味。

赵州茶到底是什么滋味?我们品出来的就是当年老赵州所品出的滋味吗?

营员都在心里打鼓。没有人敢承担!

“我喝了多年的赵州茶,很惭愧,我也说不出它到底是什么滋味。各位只好自己去慢慢品尝。”

明眼人自然能品出净慧大和尚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不要把它仅仅看作是自谦的说法。禅是不立文字,不可言说的,它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们只有拿自己的全部身心去体会,方能品出个中滋味来。

也许是大家品出了茶中的禅味,整个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大家都争先恐后站起来发言,谈自己学佛的经过,谈自己参禅的体会,谈这次夏令营的感受,谈学佛与练气功的关系,谈自己今后的打算,谈自己对佛教未来发展的看法,谈今后举办夏令营的建议……“百家争鸣”,令人耳目一新。看得出,营员们的所谈,都是从自心中流出来的,真实感人,极富启发性

可惜时间过得太快,不知不觉已是十点多。很多营员对自己没有机会在这样一个轻松自由的场合一吐心曲深表遗憾。他们一致要求净慧大和尚,在下一次夏令营中,多安排一些这样的活动。

中国佛协的关怀与希望

在这里,我想着重指出的是,中国佛协对本次夏令营活动所给予的特殊关怀和希望,使广大营员们深受感动和鼓舞。

一开始,中国佛协副会长兼秘书长刀述仁居士,受赵朴老之托,在开营式上给营员们作了一次鼓舞人心的讲话,充分地肯定了举办夏令营活动的意义,并希望河北佛协坚持把夏令营活动举办下去,为今后全国其他寺院举办类似的弘法活动,作一些探索。

继此之后,7月22日上午,中国佛协副秘书长、福建莆田广化寺住持学诚法师,中国佛协常务理事,北京广济寺监院演觉法师,中国佛协办公室副主任张泽西先生等,一行近20人,又冒雨专程前来柏林禅寺,看望了参加夏令营活动的学生,学诚法师还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为了表示对夏令营活动的支持和关怀,他们除了打斋拱众之处,还同广大营员一起参加了听课和传灯法座活动。

学诚法师一行对夏令营活动的热情关怀和参与,将本次夏令营活动的热烈气氛推向了高潮,赢得了广大营员们的衷心感谢和赞叹。营员们普遍地认识到,没有中国佛协的大力支持和关怀,就没有这次殊胜的夏令营活动。

闭营式上的心灵回音

七天的丛林生活确实太短暂了。在营员们的感觉中,新的生活似乎刚刚开始,就被无情的时间匆匆地拉上了帷幕。明天就要离开柏林寺了。说不出的遗憾,说不出的留恋,说不出的感激,还有找到精神家园之后那种说不出的欣喜。在7月24日下午的闭营式上,我们可以听到营员们的这些心灵回声——

李凝同学说:“通过参加夏令营,我找到了佛法。佛法是人生真正圆满的解脱之路。在皈依仪式上,当我念到‘尽形寿皈依佛’的时候,我禁不住泪流满面,就象迷途的游子找到归家之路似的,那种激动、喜悦、依托感、委屈感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通过早晚课、行香、坐禅、过堂等浓厚的宗教仪规,我深深地体会到心灵中最深刻的一种澄清,愿心的复苏。我告诫自己要以平常心去修行,做一个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菩萨行者”。

五安洁同学说:“让我们以恭敬、诚挚之心,感谢各位法师、居士为我们作了精彩的法布施。是他们点燃了我们的心灯,照亮了我们的漫漫人生路,使我们有一种归家的感觉。我也感谢柏林寺常 住法师、居士。为安排我们生活付出了 辛勤的劳动,正是他们默默无闻的无私奉献,才使这次夏令营得以圆满地成功。”

张红伟同学说:“来到柏林寺,有一种到家的感觉,心情特别平静、安适。各位法师的开示,更坚定了我的信仰,使我认识到,唯有佛法才是最究竟的解脱法门,才是我们心灵的真正皈依处。”

汲喆同学说:“夏令营是中国佛教的希望工程我希望参加过夏令营活动的全体营员都发心成为二十一世纪中国佛教发展的本钱。”

从营员代表的发言中,我们可以欣喜地看到:

(1)佛法的生命是常新的,它永远不会过时;

(2)现代人类迫切地需要象佛法这样的精神信仰,来指导和安顿自己的生命;

(3)生活禅夏令营,作为新时期的一种弘法方式,契理契机,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和广阔的发展前景。

第三届生活禅夏令营,历时七天,至24日下午圆满结束了。在本次活动中,有一百多名营员皈依了佛教,他们将成为佛教事业中的一支生力军。在这里,我想引用一位营员的话来结束这篇报道--

“感谢促成这次夏令营圆满举行的所有善良的人们。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又多了几分光明,几分温暖,几分吉祥,几分宁静。”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