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4年度第二期缤纷法雨洒巴黎——中国佛教文化代表团访法纪实
 

缤纷法雨洒巴黎

——中国佛教文化代表团访法纪实

明海

1994年1月12日至2月14日,受法国潮州会馆和巴黎《欧洲时报》的邀请,中国佛教协会组成中国佛教文化代表团,由副会长净慧大师任团长、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吴立民先生任名誉团长、田东辉先生任秘书长,一行九人(其中有五位僧人)在法国巴黎举办“中国佛教文化展”,并开展了一系列的弘法讲学活动,取得了圆满成功。我有幸作为代表团成员之一参学其间,现将这次活动的经过撮要纪实如下:

一、缘起

这次“中国佛教文化展”是由中国佛教协会、法国潮州会馆、《欧洲时报》和中国海外交流协会联合发起并举办的。《欧洲时报》是巴黎最大的一家华文报纸,潮州同乡会是居住在巴黎的广东潮州侨民的乡谊组织,巴黎的潮州侨民有八万多人,是法国力量最大的华侨群体,这些潮州侨民绝大部分是1975年从印支三国(越南、老挝、柬埔寨)逃难到法国的。那时他们在排华浪潮中失去了财产,被迫逃离家园,两手空空来到法国,经过十几年艰苦创业,这些侨民终于在这个竞争剧烈的资本主义国家落脚生根。他们中的许多人从一贫如洗的难民变成有家有业的企业家、商业家。其中经济力量最雄厚的是陈氏兄弟(陈克威、陈克光、陈克齐、陈克群)公司和郑辉先生的“巴黎士多”,他们的财富在华侨中分居一、二位,在全法国也名列前茅。

这些侨民虽然饱受战难和颠沛流离之苦,但他们对祖国,对家乡怀有深厚的感情。为了加强和祖国的联系,推动中国佛教文化向欧洲的传播,也为了满足侨民佛教徒亲近中国大陆法师的迫切要求,潮州同乡会和《欧洲时报》同中国佛教协会、中国海外交流协会联合发起并共同主办了这次“中国佛教文化展”,法国其他十四个侨团积极响应,作为这次文化展的协办单位。

二、热烈的欢迎场面

我们一行乘中国民航班机于1月12日当地时间上午八点抵达巴黎戴高乐机场,受到巴黎侨界代表100多人的热烈欢迎。他们扯着“热烈欢迎中国佛教文化代表团访法”的大横幅,捧着鲜花,在机场门口迎候。其中有中国驻法使馆王建章参赞、潮州同乡会会长卢卓昂老先生(他也是华裔互助会的名誉会长)夫妇、陈克威先生夫妇、陈顺源先生夫妇以及潮州同乡会的其他负责人和几家华裔社团的侨领,《欧洲时报》社长杨咏桔女士,副社长张晓贝先生等。一些善信早已在《欧洲时报》上看到展览的消息预告和净慧大师的照片,他们也迫不及待地赶到机场迎接我们。各侨社代表向我们一行献了鲜花,然后是合影、摄像,足有半小时。后来扬社长告诉我们:“这么多侨领一齐出动,这么热烈的场面,在巴黎侨界是第一次。”潮州同乡会会长卢卓昂先生,今年已经七十七岁,事业有成,儿孙满堂,据说他每天都要到上午十点才起床,这次破了例。在巴黎,八点钟天才蒙蒙亮。

从机场出来,我们乘车前往潮州会馆。潮州会馆在巴黎十三区,这个区是巴黎华人最集中的地方,被称为“中国城”。早先这里人口寥落。侨民们逃难到这里后,十几年时间就使它成为繁华的商业区。街上华人开的店铺林立,其中以餐馆、百货商店居多。潮州会馆是潮州同乡会的会址,上面是办公室和佛堂,下面是一个礼堂,我们的展览就布置在礼堂里。

在会馆佛堂,有一百多位居士合掌肃立欢迎我们。佛堂里梵呗悠扬,香烟镣绕,灯烛辉煌,气氛极其庄严,我们在佛前献了香花,礼佛三拜。这一天适逢腊月初一,我们随即领众上供,开始了到达巴黎的第一堂佛事。

l月13日晚,潮州同乡会在“白天鹅大酒楼”设素宴欢迎我们一行,侨界、新闻界共二百多人出席了宴会。中国驻法国大使蔡方柏先生因事不能前来,派夫人安征女士和几位领事出席了宴会。卢卓昂先生代表法国主办单位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净慧大师致答谢词,并以代表团的名义将一册印刷精美的《山西佛教彩塑》赠送给潮州同乡会,吴立民先生将另一册《山西佛教彩塑》赠送给《欧洲时报》社。宴会在祥和融洽的气氛中进行了三个小时才结束。

1月14日晚,陈氏兄弟公司又特地在“中国美食城”设素宴款待我们一行,出席宴会的除各侨领外还有大使夫人,王建章参赞及《欧洲时报》的几位负责人。陈氏四兄弟中的兄长陈克威先生发表了热情友好的欢迎词,他最后以一句“阿弥陀佛”作结,引起了一阵欢快的掌声和笑声。净慧大师致答谢词,他从“阿弥陀佛”(意为无量光佛、无量寿佛)谈起,祝愿全体来宾光明无量、寿命无量。整个宴会洋溢着佛法的吉祥气氛。

我们所受到的热烈欢迎,一方面固然是因为侨胞们对祖国、对大陆佛教有着深深的热爱和认同,另外也和大气候有关。就在我们抵达巴黎的当天,中法两国政府发表公报宣布两国关系正常化,因为各种原因紧张了四年多的中法关系正式解冻。那几天关于我们的消息和中法关系正常化的报道往往同时出现在《欧洲时报》的版面上,这就使我们一行特别引人注目,人们的心情也特别舒畅,大家不自觉地将我们的访问活动视为中法友谊的一件具有象征性的事件,尤其是佛教,又最能传达和平友好的信息。后来吴老概括我们这次访问具足“天时、地利、人和”三大殊胜因缘,确是真实不虚。

三、开幕·开光

1月15日上午是佛教文化展开幕式。经过田东辉等几位先生的安排布置,作为展厅的潮州会馆礼堂焕然一新,主席台以气势宏伟的法海寺壁画为背景,前面悬挂着赵朴老题的“中国佛教文化展”巨型横幅,主席台前沿摆放着各侨社致贺的花篮。出席开幕式的有法国文化部长兼巴黎十三区区长雅克·杜蓬先生、中国驻法国大使蔡方柏先生及夫人、大巴黎地区前议长高乐纳先生、巴黎十三区第一副区长热尼先生、中国驻法国大使馆赵进军参赞夫妇、安瑞华参赞、陈起元参赞夫妇、文化参赞张文民夫妇、领事参赞王建章夫妇、郭文豹夫妇、潮州会馆卢卓昂会长、法国各侨团侨领、《欧洲时报》各位负责人、巴黎汉学家代表、法国各大新闻媒介代表以及善男信女总共五百多人。开幕式开始的时候,净慧大师、吴老和我们四位青年僧人被请到主席台上,我们几位身穿黄色海青,尤其引人注目。卢卓昂先生主持开幕式。杜蓬先生讲了话,他为展览开幕与法中关系改善这双喜临门的巧合感到高兴,并为此向展览组织者、学者与信徒们表示祝贺。蔡大使和净慧大师分别讲了话。大师在讲话中特别对历经战乱、受尽颠沛流离之苦的东南亚华侨华人表示抚慰,他对侨民们的艰苦创业、善良为生表示赞叹,并祈求三宝慈光加被他们事业发达、身体健康。杜蓬部长、蔡大使、吴立民先生、卢卓昂会长、杨咏桔社长一同为展览剪彩。代表团向蔡大使和杜蓬部长赠送了《山西佛教彩塑》。剪彩完毕,杜蓬和蔡大使在大师陪同下兴致勃勃地参观了中国佛教文化展。

开幕式的第二天,净慧大师率领我们几位青年增人主持了潮州会馆佛堂内观音、地藏菩萨像的开光大典。

潮州会馆的佛堂不算大,二百多平方,但布置得很庄严,地下铺着地毯,佛前常有鲜花供养,居士们每逢初一、十五都要来这里参加修学活动。开光这一天正逢星期日,所以人很多,会馆上下,佛堂内外的人川流不息,摩肩接踵。据同乡会副会长曾海潮先生说:当天是会馆有史以来来人最多的一天,估计达一、二千人。

应邀前来参加开光大典的还有越南、柬埔寨、老挝的几位法师。开光法会由净慧大师主法,我们四位青年僧人每人一样法品,人不多,但佛事非常成功,法器和唱念都很如法,我自己当时只感觉心如止水,万念俱息,唱念从胸中自然流出,融入一种庄严、清静的氛围中,很明显,在场的人不管是信佛的还是随喜的,都受到了摄受和感染。净慧大师下拜时,两边和后面的人都情不自禁纷纷下拜。可以说这场音声佛事真正发挥了它应该发挥的作用。事后有十多年戒腊、中国佛学院毕业的明生法师说:“我做过那么多佛事,参加过多次开光法会,今天的开光法会是最成功的一次!”

四、两次讲座

1月17日和18日下午吴老和净慧大师分别在潮州会馆礼堂作了两场专题讲座。

吴老讲的题目是《佛教的基本教义和实践》。这个题目看起来很宽泛,但吴老以他深厚的佛学造诣将这个题目讲得很透彻、很精微。欧洲人对佛学的研究和了解主要偏重于南传佛教,他们对佛教教义的把握因而大受局限。象吴老这样从大乘佛教角度讲佛学的,在法国恐怕是不多见。所以当吴老讲到“般若”、讲到“四句”时,听讲的法国学者表现很大的费解,有的露出罔测高深的情状。这说明要让西方人理解佛教教义,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18日下午净慧大师讲的题目是《今日中国佛教》。他介绍了佛教产生的历史,佛教在世界各地传播的情况,以及中国佛教现状。大师因长期从事教务工作,所以在介绍中国佛教现状时,如数家珍,列举出一系列详细的数据和事实。他特别指出,近年来立志献身佛教的青年人增多了,知识分子增多了。这次讲座大大增进了人们对中国佛教现状的了解,澄清了许多误会。因为许多法国人关于中国佛教的情况都是从达赖喇嘛那里获得的。这次接触到最可靠的资料,无疑会扭转他们某些错误的看法。

两次讲座,时间都有三个多小时,听众二百多人次,有法国人类学家、哲学家、汉学家、佛学研究者,还有许多新闻记者。讲座不仅弘扬了佛教文化,而且宣传了中国佛教,产生了很好的影响。

五、里昂之行

1月21日吴老提前回国。24日至25日潮州会馆给我们安排了一次里昂之行。里昂也有潮州侨民,并且有一个“法国中部华裔联谊会”的乡谊组织。

24日凌晨六点半,我们从巴黎出发,由曾海潮副会长和张晓贝副社长等陪同,驾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五个多小时后到达里昂,在华裔联谊会的会所,受到侨领们和信徒的热烈欢迎。中国驻马赛领事馆的白宗林领事专程赶来欢迎我们,并陪我们参观访问。

中午,里昂知名侨商江松成先生在他的“皇上皇”酒楼设素宴款待我们一行,在那里我们认识了一位越南的性实法师,他是里昂善明寺的住持。在江先生致欢迎词后性实法师也讲了话,大意是说,净慧大师来法国弘法,是佛教的光荣,也是我们亚洲人的光荣。性实法师面如满月,身材魁伟,第一面就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宴会结束后,受信众的邀请,大师在“皇上皇”酒楼的客厅为大家开示《菩萨修行的十种方便》,并回答了信众的提问。大师的开示源出于经教而又能结合侨民生活的实际,深入浅出,亲切易懂,很受信众欢迎。

从“皇上皇”出来,曾海潮先生带我们到里昂税务局去拜访他的朋友、税务局副局长玛丽·李纳女士。这是一次非正式的拜访,曾先生出于热情,想让他的法国朋友了解中国佛教,见识佛教僧人,我们也都随喜功德。

在税务局大楼,我们受到李纳女士和局长的儿子彼埃尔先生的热情接待。他们对中国对佛教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兴趣。彼埃尔先生是个中国迷,他介绍说,他儿子所在的那所中学有一个中国俱乐部,每两年组织学生到中国访问一次。李纳女士说她以前只是在书上看到过佛教,现在能见到我们,她特别高兴。

净慧大师向他们介绍了此行的目的,特别提到佛教作为一个和平的宗教能够增进中法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维护世界和平。说到这里,李纳女士突然问大师是否有政治立场,大师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如果说有的话就是希望全世界的人民成为一家人。”李纳赞叹道:“这是很人道的。”

合影之后,我们合十向李纳女士告别,李纳女士也深深弯下腰,双手合十……。

第二天(25日),我们参观了性实法师住持的善明寺。这座寺院在里昂市郊的一个山坡上,风景极佳。寺院是一栋古建风格的楼阁,很雅致。寺里就只有性实法师及另外一位僧人,另有两位居士。性实法师也是从越南逃难到这里的。在和我们的谈话中,他对中国佛教目前的开放形势深表赞叹,对他的祖国越南的佛教深表关注,并诚恳地希望越南佛教法轮常转。在性实法师从容沉静的言谈里,我感受到一位菩萨护教的悲心。

25日下午我们乘车返回巴黎。

六、坐禅班

在访问期间,我们五位出家人一直住在潮州会馆内临时准备的两间屋子里,这样每天都能带领居士们在佛堂上早晚殿,共同修持。应该说,这些居士对我们也有一个逐步加深了解的过程。随着接触的增多,他们对我们一行的崇敬之情也越来越深厚。尤其是净慧大师总是以一片平等心、慈悲心,言传身教,平易近人,深受会馆居士和广大侨民的爱戴。大师分四次为信徒们开示佛法“信、解、行、证”的道理,使居士们饱餐法味。从1月26日至2月1日,大师在潮州会馆佛堂主持了七个晚上的坐禅班。

还在坐禅班开始前几天,潮州会馆就在《欧洲时报》上登出了消息。第一天来了八十多人,以后几天人数逐渐增多,到最后多达一百二十多人,将会馆佛堂坐得满满的,而且每天坐禅都有法国人参加,其中有几位是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的学生和教师,他们对坐禅的兴趣不低于中国人。

每晚坐禅的时间在一个半小时左右,净慧大师先为大家讲解禅法,然后是静坐。有一点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参加坐禅的人一丝不苟,入静后正襟危坐,很少有翻腿子的现象。开静后,人们总是不愿意离开,向大师请教问题,有一位学中医的柯罗德先生最投入,每天必到。有一次我向他说起中国寺院坐禅的情形,他羡慕不已,很向往能亲自去体验体验。我们离开巴黎前夕,他又找到大师,希望能到河北赵县柏林寺住一段时间。一个西方人求道之心如此迫切,诚为难得。

第七天晚上人最多,气氛最活跃,大师先为参加坐禅的全体人员授结缘三归依,并发给每人一枚禅徽。然后是自由发言,谈感想。有一位韦哲夫先生感触很深,他极力呼吁在巴黎推广坐禅。柯罗德先生说,他希望净慧大师在巴黎办一个禅堂。潮州同乡会副会长陈顺源先生最后发言,他每晚必到,所以收获也最大。陈先生说,他这几天体验到了坐禅的好处,下座后几个小时精神都非常好。由此他认识到佛教不是迷信,佛教符合科学、医学的道理,有益于人们身心的健康,有益于社会道德的提升。“通过这几天大师的开示和坐禅的体验,我觉得佛教的教义我能接受了。”他最后说。

坐禅班的成功,超出了我们最初的预想。1月20日净慧大师和华裔融入法国促进会秘书长夏尔梅耶先生(他曾是柬埔寨王国西哈努克国王的顾问)谈话时讨论到西方人对佛教各宗派的选择,两人一致认为西方人更愿意学禅。2月4日晚我们在和巴黎东方语言文化学院的几位学者座谈时也得出相同的结论。可见向西方人弘法,禅具有一定的优越性。净慧大师认为,净土法门属他力信仰(仗佛接引),这与西方人原有的基督教信仰比较接近。西方人更愿意接受他们不熟悉的东西。尤其禅宗的修行注重现实生命的净化与觉醒,其切实有效的锻炼方法,对紧张忙碌的西方人犹如空穴来风。据夏尔梅耶先生介绍,想学禅的法国人很多,但缺乏人指导,特别是缺乏中国禅师的指导。日本人在法国有禅堂,可是禅的故乡是中国。“如果大师能在法国办一所禅堂,我愿做您的第一个信徒。”梅耶先生这样对净慧大师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的这句话。

七、会晤法国红衣大主教

2月1日下午,在接待单位的安排下我们拜会了法国天主教最高领导人——红衣大主教吕斯蒂杰。全法国只有二位红衣大主教,一位在巴黎,一位在里昂。吕斯蒂杰红衣大主教见到我们时显得很高兴,很热情,他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并说他对古老的中国非常向往。净慧大师说,中国不仅有自己悠久的文化,而且也广泛接受了其他宗教、其他文化的影响。大师介绍说,这次中国佛教文化代表团是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后到欧洲进行友好访问的第一个有组织的佛教代表团,他代表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向大主教表示诚挚的敬意和问候。大主教对大师的话表示非常感动。他接着讲到天主教的宗教自由化运动,他认为宗教信仰应该自由,各种宗教应该互相容忍、互相尊重。净慧大师对大主教的发言表示赞赏,他说:“佛教是主张众生平等、万物一体、慈悲为怀的宗教,佛教徒的看法是希望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国与国、教与教之间的争端。……佛教同样主张,人类的信仰要受到一切国家的尊重。我们还认为,当今世界上的一切问题离开了宗教的参与要想得到彻底解决是很难的。”大师还告诉大主教,在他主持教务的河北省,是中国天主教发展最快的一个省,有一百多万天主教徒,天主教和佛教的教会在同一个楼层办公,大家相处得很好。他欢迎大主教在机缘成熟的时候到中国访问。大主教听到这里十分高兴,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

会谈结束时,红衣大主教将一枚一百多年前重修巴黎圣母院的纪念章送给净慧大师,大师以一册精美的佛教《嘉言书法集》回赠,大主教爱不释手,当场打开欣赏,并让侍从取出他收藏的汉文书法作品给我们看。会晤的气氛显得十分融洽友好。

拜会结束回到潮州会馆,陪同前去的张晓贝先生、张汉钧先生都很高兴,他们对净慧大师说:“您的发言好极了,今天的会晤太成功了!”

众所周知,梵蒂冈教廷和我国政府的关系尚未正常化。在这种形势下,我们有机会同地位仅次于教皇的红衣大主教进行友好的对话,其意义是非常深远的。

八、送别

一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与广大侨民结下了深厚的法缘和友谊。这些侨民都是那样善良、那样勤劳。他们的遭遇又是那样坎坷、苦难,在1975年的那场灾难中,他们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全部的财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乎每一位侨民都有一段充满血泪的身世,我们和他们交谈都不敢随便问到他们的家人,恐怕会触及他们痛苦的往事。

正是这样一些侨民,对我们表现出分外的热情,他们希望我们永远留在巴黎,永远和他们在一起。所以当分别就要来临时,他们难过是可想而知的;还在我们离开前一个星期,就有居士掉眼泪。2月14日上午,我们做完了在巴黎的最后一堂早课,大师为居士们作临别开示,好几位居士泣不成声,使我们深受感动。

我想这些侨民之所以对我们如此恋恋不舍,是因为他们对祖国、对佛教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饱经沧桑,在异国他乡艰苦创业,祖国的温暖、佛教的温暖对他们是多么宝贵!

2月13日晚,《欧洲时报》和潮州同乡会在中国城大酒家为我们举行了盛大的欢送宴会。出席宴会的有六百多人,包括蔡大使夫妇及几位参赞、巴黎各侨社侨领以及新闻界人士。宴会气氛之热烈、场面之隆重实属少见。会馆请来一个舞狮队,当卢卓昂会长、曾海潮副会长陪同大师等步入会场时,掌声雷鸣,彩旗招展,锣鼓喧天。接着是精彩的舞狮和拳术表演。值得一提的是,表演者大部分是法国人。之后杨咏桔社长代表法国主办单位致词,她高度评价了中国佛教文化展和弘法、讲学活动圆满成功的意义,赞扬了净意大师高深的道德学问,并希望我们以后重访巴黎城。净慧大师致答谢词,代表我们一行向《欧洲时报》、潮州会馆、大使馆、各侨团以及法国各界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并就侨民在法国的发展提了几点建设性建议。宴会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到十点多才结束。

第二天(2月14日)下午一点,我们离开潮州会馆前往机场,乘四点的班机返回北京。居士们依依不舍,他们乘坐陈氏兄弟公司提供的一辆五十座大轿车到机场送行。到机场送行的有王建章参赞、《欧洲时报》张晓贝副社长、梁源法总编(杨社长因病未去)、潮州同乡会卢卓昂先生夫妇、陈克威先生夫妇、陈顺源先生夫妇、曾海潮副会长、魏合想副会长一家、余为娟副会长,广肇同乡会余钊副会长、谢绍明副会长,欧华文化交流协会刘国良会长及其他侨领信徒,计一百多人。如此庞大的送行队伍,引来机场旅客的频频注目。

三点半,我们挥手告别侨领、信众,登上通往卫星厅的电梯,曾海潮先生一直把我们一行送到海关。四点,我们乘坐的中国民航班机起飞,一个月的弘法生活至此结束。

九、感想

上面只是我们这次访问的主要事件,还有象拜访印支三国侨僧在巴黎开办的道场、大使宴请、会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负责官员等事情都未能述及。总计,我们在巴黎的一个月时间里,除了成功地举办中国佛教文化展以外,还先后拜访了二十座寺院(包括里昂的一座),六家华裔社团(不包括主办单位潮州同乡会),主持大型法事多场,作佛学讲演和开示十五次,举行两场归依仪式,与法国政府官员会晤二次,坐禅班七天。活动内容极其丰富,影响面很广,意义很深远。

1、促进了中法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代表团访法期间,适逢中法两国外交关系正常化,无形之中使访问活动受到法国各界人士的瞩目。正象蔡大使在款待我们的宴会上所说的,这次访问活动已经超出了佛教文化的意义。

2、推动了佛教在法国的传播。说起中国佛教和法国的因缘,最早要推溯到1928年太虚大师对巴黎的访问,此后华僧鲜有至法国者。我们这次的一系列活动从视听上加深了法国人佛教的印象。据统计,一个月期间参观文化展的达二万多人次,参加佛事、坐禅、闻法的达数千人次,归依三宝的中外信徒二百多人。在1月1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问吴老佛教和中国文化的关系,吴老答道:“佛教在过去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现在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未来是解决人类精神问题的必由之路。”这简明有力的回答使在场的中外记者大为动容。《欧洲时报》又连载了《净意大师佛学讲座》和吴老的《佛教与中国文化》。这些都将提高法国各界人士对佛教文化的重视和认识。

3、增进了包括侨民在内的法国各界人士对中国佛教现状以及中国政府实行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了解,树立了中国佛教良好的形象。我们每拜访一座寺院、一个社团都要送出一些书刊、纪念品,宣传中国佛教。净慧大师以其无碍辩才和庄严德相现身说法,每到一处都要向人们介绍中国大陆佛教现状,转达中国大陆佛教徒的问候和友谊,澄清了许多人的误解。许多人都说:“以前我们还以为中国佛教只有达赖喇嘛呢!”此外,由于各方面的配合,也由于三宝的加被,这次访问活动自始至终都很顺利、很圆满。侨民们都说我们给他们带去了吉祥。有的侨民说,见了大师以后餐馆的生意分外好;还有一位太太在2月6日晚广肇同乡会招待宴会上激动地向大家报告,说她在三个月前的一次梦里见过净慧大师。这些都反映了人们对中国佛教、对大陆法师的向往之情。

4、加强了法国侨界和祖国的联系。

5、提高了华侨在法国的社会影响和社会地位。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