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3年度第二期“吃茶去”
 

“吃茶去”

汉风

“柏林禅寺”

一座创建于东汉的千年古刹。

也许您不会相信,该寺与唐代到西天取经的玄奘大师和日本茶道的形成有着难解的缘份。

而最使柏林禅寺骄傲的是他在唐代曾诞生过一位卓越的大师--从谂禅师。

我抚摸着斑驳的古塔回忆着那个佛教史上有名的故事:

大唐时候,有两个人到赵州柏林禅寺参访一代名僧从谂禅师。从谂禅师问其中一人,“曾经到过这里吗?”对方答“曾到过”。从谂禅师说:“吃茶去!”又问另一个人,“曾经到过这里吗?”对方答“不曾到过”。从谂禅师又说:“吃茶去!”这时,寺院的院主感到非常奇怪,问从谂禅师“为什么曾到不曾到都吃茶去?”从谂禅师不答却叫道:“院主!”院主答到“有!”从谂禅师仍然说:“吃茶去!”

面对这同一句“吃茶去!”那两个客人和院主也许甚为扫兴。因为他们的目的都是想在从谂禅师这里得到一种觉悟的法门。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得到的竟是如此平白的一句话--“吃茶去!”

不过,妙处正在于此。它彻底杜绝了三人向外驰求的念头和心路。实际上从谂禅师已经告诉三人,法门只能从你自身存在的实践中悟得,任何人都不可能为你指出一个现成的法门,正可谓“平常心是道”。

芸芸众生,上下几千年。“圣人”和达官们的教喻太多太多了。人们似乎只有领受的份,竟至于忘了自身。

如何使芸芸众生摆脱这没完没了的教喻?如何才能唤起每一个人对自身存在的独特直觉和追求?这几乎是近现代所有哲学流派共同关心的问题。然而,唐代的从谂禅师已经这样做了,而且做得是那样的平实,那样的到家。

一千多年的时光不能算短。可闭目沉思,又如弹指一挥间。

眼前的僧人和居士们无不深情地凝视着柏林禅寺里那些曾经为佛教史留下极著名公案的苍翠古柏。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已经理解了从谂禅师的苦心并直觉到了生存的真义?我不得而知。但我听说他们的真诚曾感动过佛祖。那是前年在柏林禅寺举行的一次法会上十吨重的汉白玉佛像忽然自动,持续达两小时之久。

我对这佛像自动的瑞应是深信不疑的,因为万物都在无休止的运动之中。心动、佛动皆是动,只不过是运动的主体:节律和参照系的不同而已。更何况面对如此多真诚而又善良的求道者,佛祖是不会不动心的。

一上午的奔波,我已是大汗漓淋,口干舌燥。我问身边的一位老和尚,“哪里有水喝?”他平静地说“问禅寮就在前面”,我不禁自语道:

——“吃茶去!”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