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2年度第三期正法眼藏击节
 

正法眼藏击节

陈士强

《正法眼藏》,三卷,因每卷各分上、下,故又作六卷。南宋临安府径山宗杲集。原书未署撰时,据《五灯会元》卷十九记载,此书约撰于绍兴十一年(1141)至绍兴二十一年(1151)之间。收入《续藏经》等一一八册。

《正法眼藏》书首有明万历丙辰(四十四年,公元1616年)曹洞宗二十七代、古越显圣寺住持圆澄的的《重刻正法眼藏序》;同年竹嫩居士李日华《题刻大慧禅师正法眼藏》;宗杲的《答张子韶侍郎书》。圆澄说:

“正法眼藏者,难言也。请以喻明。譬如净眼洞见森罗,取之无穷,用之无尽,故名曰藏。藏者,含藏最广。邪正相襍,泾渭难辩,甚至邪能夺正,正反为邪。故似泉眼不通,泥沙立壅,法眼不正,邪见层出。 剔抉泥沙而泉眼通,剪除邪见而法眼正。自非至人,其何择焉?昔竺乾有九十六种背正趋邪,二十八人摧邪持正。逮家东土,白马西来,正教始兴于浊世,名相寻陷于邪宗。由是达磨大师扫除繁萎,直示本心。嗣后五宗分派,各别门风,会其枢要,卓乎纯正。讵意人根漥劣,法久弊生,或承虚接响,以盲枷瞎棒,妄号通宗;或守拙抱愚,以一味不言,目为本分;或仿佛依稀,自称了悟;或摇唇鼓舌,以当平生。如是有百二十家痴禅,自赚赚人,沦溺狂邪。故我大慧老人承悲愿力,运无畏心,决择五家,提挈最正者,凡百余人,哀以成帙,目曰《正法眼藏》。”(第1页上)

《正法眼藏》是一部衰集唐宋禅宗耆宿的示众机语,间附作者的拈提(简而言之,即按语)而编成的著作。按圆澄在上文中的说法,宗杲编集此书的目的,是为了拯救当时“或承虚接响,以盲枷瞎棒,妄号通宗;或守拙抱愚以一味不言,目为本分;或仿佛依稀,自称了悟;或摇唇鼓舌,以当平生”的一百二十家“痴禅”的流弊。然而,据作者在卷一之首琅邪(慧觉)和尚一则之末所附的按语,此书的由来则是:

“予因罪居衡阳,杜门循省外,无所用心。间有衲子请益,不得已与之酬酢。禅者冲密、慧然随手抄录,日月浸久,成一巨轴。冲密等持来,乞名其题,欲昭示后来,使佛祖正法眼藏不灭。予因目之曰《正法眼藏》,即以琅邪为篇首。故无尊宿前后次序、宗派殊异之分,但取彻证向上巴鼻堪与人解黏去缚,具正眼而已”。(第4面页上)

这就说明,《正法眼藏》并不是宗杲根据预先的构思而去有计划地完成的书,而是他的弟子伊山冲密和雪峰慧然二人(见《续传灯录》卷三十二),根据他在衡阳流放期间,为请益的衲子所作的酬答,抄录整理,最后由宗呆本人审定,并添加了若干按语,衰以成帙的。正因为如此,《正法眼藏》属于随笔。全书共收录禅宗耆宿一百多人的六百余则事段(笔者统计),均不分宗派门类,也不以时间为序,随意编次,不立标题:

卷一上(又称“卷一”),收“琅邪(慧觉)和尚”等一百二十余则;卷一下(又称“卷二”),收“晦堂(祖心)和尚”等九十余则;卷二上(又称“卷三”),收“达磨大师《安心法门》”等八十余则;卷二下(又称“卷四”),收“灵泉仁和尚”等一百余则;卷三上(又称“卷五”),收“六祖(慧能)”等一百三十余则;卷三下(又称“卷六”),收“风穴(延沼)和尚”等八十余则。

《正法眼藏》所录的这些事段,十之八九都是禅语,即禅师上堂示众时说的法语,以及参禅时师徒之间的接引对答(“机语”),少量是禅颂,至于人物的生世、行历一般从略。如:

“晦堂(祖心)和尚示众曰:知幻即离,不作方便。离幻即觉,亦无渐次。释迦老子,千门万户,一时击开灵利汉。才闻举著,撩起便行。更若踟蹰,君往西秦,我之东鲁。”(卷一上,第8页上)

“香林远(澄远)和尚。僧问:北斗里藏身,意旨如何?曰:月似弯弓,少雨多风。问:如何是室内一灯?曰:三人证龟成鳖。问:如何是衲衣下事?曰:腊月火烧山。问:鱼游陆地时如何?曰:头重尾轻。”(卷三上,第116页下一第117页上)

“天衣怀(义怀)和尚《色空颂》二首:色空空色色空空,碍却潼关路不通;劫火洞然毫未尽,青山依旧白云中。东西南北,十万八千;空生罔措,火里生莲。”(卷一下,第52页下)

《正法眼藏》的作者虽然没有说明这些事段的出处,但从《正法眼藏》叙及的人物,基本上都见载于后来的《五灯会元》(言语不尽相同),以及这些事段的内容来判别,它们当中有许多是从《传灯录》、《广灯录》、《续灯录》(与明居顶的《续传录》是两部不同的书)上摘录的。如:

“破灶堕和尚,不称名氏,言行叵测,隐居嵩岳。山坞有庙,甚灵。屋下唯安一灶,远近祭祀不辍,烹杀物命甚多。师一日领侍僧入庙,以杖敲灶三下,云:咄!此灶只是泥瓦合成,圣从何来?灵从何起?恁么烹杀物命。又打三下,灶乃倾堕。师曰:破也,堕也。”(卷二上,第70页上)

破灶堕和尚是禅宗五祖弘忍的旁出法嗣嵩岳慧安国师的弟子,虽然后人不知道他的姓氏、籍地和生卒,但他的事迹在丛林中是很出名的。上文就是从《传灯录》卷四抄录的,除个别文字稍作变异外,情节全同。又如:

“西堂”(智藏)和尚。有俗士问:有天堂、地狱否?曰:有。云:有佛法僧宝否?曰:有。更有多问,尽管言‘有’。云:和尚恁么道莫错否?曰:汝曾见尊宿来邪?云:某甲曾参径山和尚来。曰:径山和尚汝作么生道?云:他道一切总无。曰:汝有妻否?云:有。曰:径山和尚有妻否?云:无。曰:径山和尚道‘无’即得。”(卷二下,第89页上、下)

西堂智藏是虔化(今江西赣县)人,俗姓廖。八岁出家,二十五岁受具足戒。后往佛迹岩参马祖道一,与百丈海、南泉普愿、盐官齐安、归宗智常等同为入室弟子。上文摘自《传灯录》卷七,除有几个无关紧要的字有改动以外,其余的全同。

除《传灯录》等北宋灯录以外,《正法眼藏》也从当时流传的诸家语录和其他禅籍上辑录了不少资料,其中包括一些今已失传的著作。如卷一下刊载:

“马祖示众云:汝等诸人,各信自心是佛,此心即是佛。达磨大师从南天竺国来至中华,传上乘一心之法。,令汝等开悟。又引《楞伽经》以印众心地,恐汝颠倒不自信。此一心之法,各各有之。故《楞伽经》以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第34页上)

此段就是从今已失传的云门宗僧人洞山晓聪撰的《禅门宗要》和《祖堂录》上摘录的。文中的“《楞伽经》以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一句中的“以”字,在当时流传的永明延寿的《宗镜录》和大衣义怀的《通明集》中均误作“云”,这就把马祖道一概括经旨小意而说的话,当作是《楞伽经》中的一句原话,甚至发展到“更于经中求”‘佛语心为门’一语”(见第3.5页上),即到《楞伽经》中去寻觅这句话。为此宗杲特地加了按语,作了辩正。

《正法眼藏》卷三下的最后一则事段,是宗杲自已的示众法语。全文约五千四百字,为书中所录事段中最长的一则,也是研究宗杲思想的原始资料之一。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