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2年度第二期我读《安祥集》
 

我读《安祥集》

蒋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请到了《安祥集》这本书。回来阅读,倍感亲切。这样一本薄薄的书,花费不大,但读过之后,总觉得有几份愧疚与感怀。愧疚的是,这部书如此妙道,如此气魄,却只能在不为常人所看重的寺庙中买到,一般的书店怕是很难见到的。可见还有多少人永远读不到这样的好书。感怀的是,象我这种在世俗的羁绊中深降沉浮,为生活的苦痛几乎陷入绝境的糊涂汉,有幸得到了这本书。

我的福命想起来实在有几分悲怜。到现在,岁月的煎熬几乎使我骨瘦如燕,神志失态。在灰濛濛,阴沉抑郁的心境下,唯一支撑我的力量便是书。我从读《少男少女如何恋爱》之类无聊之书为起点,一步步逐渐接近各类名著,再读了中国的一些古典著作,最后逐类旁通进入了儒、释、遣、医的大门。应当说,我读过的书不少,多少是有点鉴赏能力的。所以读了《安祥集》这部小册子后,不曾有过的灵性通透全身,使我不得不提笔来写点什么,算是为我个人立言吧。

我以为,人类社会的历史存在中,除了物质满足之外,便是人们心态的满足。而心态或思想之类精神世界的价值取向,是因人而异的。幸福的人,有他幸福的思维心态,不幸福的人,有他不幸福的思维心态。我们人类社会中,正是因为有一些伟大的人格,他们播散智慧的甘露,来引导人们走向自由幸福之路。前面有古人,象孔子、老子、庄子之类,后面有来者,象《安样集》的作者耘云先生,台湾著名的释圣严法师等等。外国的圣贤有佛祖释迦世尊,基督教耶稣等等。不尊圣贤不读书,我们要时常怀着感恩之情,去亲近善知良友,恭听力行,才不愧作为一个真正的人活于世上。《安祥集》读过之后,我便联想起这些。

我们这些生活在世纪末的人,多数是难有耐心去读我们古文化中那些古奥难懂的金经玉律,而且时代在变,潮流在变,如果没有一定的应变能力,食古不化,读书成痴也是很可怜的。读耕云先生的《安样集》,便轻松多了,其实先生的很多高见还是自古即有,并不曾另起一道,演化出一门新的文化思潮。但先生用通俗易懂,行文通畅的白话文,由浅入深,可深可浅,娓娓而谈,并且把一些现代病列出来,让有病的人自觉是实,然后搬经弄典,把药方开出来,让有病的人觉得有救,实在是平凡中现伟大,伟大中现神通。

还有一点值得提出的是,在佛学这门教义中,不懂佛学的怎把修行、拜佛、祈祷、念经之类当作迷信,或者另有什么神秘的东西。所以佛教门外受益于佛学的人并不多。《安祥集》不同于一般的佛经,它把佛学与人间生活紧紧连在一起,打成一片,从而把神秘的东西外露出来,于是乎神秘之类自然无存了。其实,现代心理学发展到今天,也有很多高深的理论,但因为这门科学是尘世生活中的学术人士研究出来的,所以它易于被人接受。其实佛学中的东西,其精华之处又何尝与现代心理学相悖呢。如果不信,你自己去试一试再下结论也不迟。

《安祥集》一书的出现,是了不起的,尽管它可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销量,或畅销到一定的程度(可能以后会有这一天),但真知正见的东西怎是稀罕的,总是有它的对立面。否则我们的老祖宗怎么会说“有阴必有阳”,“有道必有魔”之类的话呢?

最后,我把耘云先生在《安祥集》中讲的一句话作为结束语:内心安适,仰俯无愧。从一天到一年、从一年到一生,都能够仰俯无愧,心安理得,活得很踏实,秒秒感受安祥,活在至真、至善、至美当中,这才是人生的最高幸福。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