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2年度第二期念佛与参禅
 

念佛与参禅

萧明旭

一九九二年元月,河北赵县柏林寺,赵州塔畔,佛唱悠扬,净慧法师等诸位法师在百废待兴的古佛道场筚路褴褛、呕心沥血,举办了第三次精进佛七。笔者有幸躬赴法会,于念佛法门浅有所得,写出来与同道切磋。

念佛可往生西方,参禅能明心见性,一般以为这两种法门互相牴牾、渺不相涉,参禅对上根人,念佛对下根人。实际上,念佛到要紧处也可彻悟本来、打破桶底,与参禅异曲同工。

端正身心念佛,以一佛号统摄六根,收视返听,用功得力,会逐次出现种种心相。

最先是以前的种种恶业现前。做过的错事、说过的错话、曾经陶醉其间的妄念一时涌来。这时内心充满惭愧和悔恨,感觉过去象一块沉重的石头,阻碍了身心的超升。继续念佛,用绵密的佛号猛攻这块石头直到它消融净尽,这时可能又会悲从中来,真切感受到人生的悲苦无常,世相虚幻不实,佛号哽咽竟至泪下……。

南无阿弥陀佛!“过去心不可得”,不为上述心相所囿,提起一句佛号,由悲心而生出离心、精进勇猛心,佛号转而悲壮高昂。努力不懈,让一句佛号充塞心体,绵绵密密、亮亮堂堂,这时又会生欢喜心。念佛如饮甘露,细细品味,感觉亲切醇厚,法味无穷,法喜充满,每一字每一号都是余香满口、津津有味。这时会面露笑容、佛号也充满喜悦赞叹,身心识田的一切负担都已放下,提起佛号,轻灵踊跃、刻刻上进,一句佛号如和煦的春光照射广宇,其乐融融。

上述种种心相显现,不要压抑制止,也不要沉迷随其所转,要抓住佛号不放,觉之照之,来者不拒、去者不留,一定时候,自然诸相顿歇,流水落花春去也,只有南无阿弥陀佛!

至此,诸位道友,你我才到见性的门外、能念的我、所念的佛融为一体,一句佛号,孤明历历。这时你且连佛带念一齐放下,又会如何?甘露味美,痛饮不息,如劈手打掸甘露,味在哪里?饮在何处?佛在哪里?念在何处?—一这正是,佛念我,我念佛,不念自念找不着。

这样的受用笔者也只是稍有所及,理或有得,事尚未至,精进行之,小心润养管带,或者可臻化境?

可见,念佛法门与参话头公案较,殊无逊色之处。

或有人以六祖语疑问:“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道友,六祖苦心在让你我勿背东方西方的包袱。万千财宝就在自家身上,放下包袱,哪里没有佛,哪里没有(佛)禅?哪个不是上上法门?参禅能明心见性,念佛也能明心见性;尤其,感觉参禅无从下手的人更可以从念佛入手,沏见本来。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