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2年度第二期《指月录》津逮
 

《指月录》津逮

陈士强

《指月录》,全称《水月斋指月录》,三十二卷。明万历二十三年(1595),虞山瞿汝稷集。收入《续藏经》第一四三册。

《指月录》书首有万历三十年(1602)夏五月瞿汝稷作的《水月斋指月录序》,和万历二十九年(1601)八月吴郡严澂(《指月录》的校订者)作的《刻指月录发愿偈》。

瞿汝稷说:

“予垂髫则好读竺坟(指佛典),尤好宗门(指禅宗)家言。及岁乙亥夏,侍管师东溟先生于郡之竹堂寺,幸以焦芽与沾甘露,开蔽良多。既而师则朝彻蝉蜕,五宗掩耳不欲复闻,予则沈(沉)醋。……于是在架之书,率多宗门家言。每读之,如一瓶一钵,从诸耆宿于长林深壑。虽人间世波涛际天,埃ke蔽日,予席枕此,如握灵犀,得辟尘流之妙,彼浡潏堀guo,莫能我浸矣。意适处,辄手录之。……至乙未,积录有三十二卷。适友人陈孟起见而误赏焉,孟起遂为录二本。……(辛丑,严澂请为梓行)予既不能止,遂不敢藏其僻,为次第缘起于其端,题之曰《水月斋指月录》。‘水月’,幻也;而云‘指月’,果有如磐山所云‘心月孤悬,光吞万象’者乎?吾不可得而知也,其质之炉鞴火蜡。”(第1页上~第2页上)

从瞿汝稷的自述中可以获悉:瞿氏自幼就好读佛典。尤其是喜欢“宗门家言”,即载有禅门耆宿言语的灯录、语录、禅史、禅灯一类的著作。师事管东溟之后,情趣亦然。因而书架上所存放的,大多是禅书。每读至意适处,就点笔将它抄录下来,至万历二十三年已录得三十二卷。稿成之后,先是由友人陈孟起抄录了二部,六年以后,才由同乡严澂校订付梓。由于作者的书房名“水月斋,而撰作此书的目的,是为了使读者通过它(“指”,即手指的指点)而了解禅宗的法要(“月”,此处特指禅宗以心传心的“心月”),故取名为《水月斋指月录》。

《指月录》虽然没有以灯录自命,按清聂先《续指月录凡例》中的说法,是“儒者谈禅之书”,即由儒士撰作的谈论禅门之事的著作,但究其性质而言,与灯录并无二致,也是以禅宗的传法世次为经,禅师和受禅的居士的生世、机缘语句为纬,编织起来的禅宗谱系类作品。

只是一般灯录在标列世次时,都采用三级标题。第一级标题通常是以南岳怀让,青愿行思或六祖慧能(谥“大鉴”)“某世”的名义立的;第二级标题是以某禅师“法嗣”(即弟子)的名义立的;第三级标题是书中要具体记叙的这位禅师的一个个弟子。如关于临济宗黄龙派悟新禅师的世次,一般是这样标示的:“南岳下第十三世(或称‘大鉴下第十四世’)”、“黄龙祖心禅师法嗣”、“黄龙悟新禅师”。而《指月录》则在目录中于“六祖下某世”之下,直接叙列属于这一世的众多人物,并在人物的称谓之末,标注他是某禅师的“法嗣”,因而删去了一般灯录中的第二级标题。至于正文,则不复标注“法嗣”。全书记叙的禅宗世次,上始七佛,下至六祖下第十六世。

卷一:七佛:附“诸师拈颂诸经语句”。

卷二:应化圣贤。始文殊菩萨,终清凉澄观国师。

卷三:西天祖师。始一祖摩诃迦叶尊者,终二十八祖菩提达磨(文作“摩”)尊者(“章次列于东土祖师”)。

卷四:东土祖师。始初祖菩提达磨大师,终六祖慧能大鉴禅师。

卷五:六祖下第一世,收南岳怀让禅师、青原行思禅师;六祖下第二世,收江西马祖道一禅师(“南岳让嗣、南岳一世”)、南岳石头希迁禅师(“青原思嗣、青原一世”)。

卷六:二祖旁出法嗣。收僧那、向居士二人;四祖旁出法嗣,始牛头山法融禅师,终鸟窠道林禅师(“径山钦嗣”);五祖旁出法嗣,始嵩山峻极和尚(“破灶堕嗣”):六祖旁出法嗣,始司空山本净禅师,终圭峰宗密禅师。

卷七:未详法嗣,始泗州塔头,终文通慧。

卷八至卷三十:六祖下第三世至第十六世。始洪州百丈山怀海禅师(“南二、马祖嗣”),终无为冶父道川禅师(“净因成嗣”)。每一世均按先南岳系,后青原系的顺序叙述。其中青原系僧人载至卷二十九的六祖下第十五世,卷三十的六祖下第十六世全是南岳系僧人。

卷三十一、卷三十二:临安径山宗杲大慧普觉禅师语要(上、下)。

上述世次中收载的人物,均有机语见录,也就是说,没有只载人名而不介绍事迹的。这一做法与《传灯录》、《续传灯录》诸书相异。因为《传灯录》等为了将同一世次、某一位禅师的弟子都搜罗进去,不仅编录有机缘语句传世,即有事迹可考的人物,而且也编录无机语传世的人物。对于前者,在正文中设专章(或称本章、本传)加以介绍,称为“见录”;对于后者,在正文中无专章加以介绍,只有其名见录于全书总目或每一卷的目录,称为“不立章次”、“不录”、“无录”等。

由于自《传灯录》以来,有关荆州城内的道悟是一人还是二人,他们的师承如何,一直存在着争论。因而《指月录》在卷九“六祖下第三世”以“南岳、青原宗派未定法嗣”为标题,并载荆州天皇寺道悟和天王寺道悟两人,存而不论。又在南岳、青原二系之外,别立“天”系,专收道悟一系的传人。称龙潭崇信为“天一”、德山宣鉴为“天二”、雪峰义存为“天三”,如此等等。这里的“一”、“二”、“三”指的是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至于这“天”字,究竟是“天皇”的略称,还是“天王”的略称,作者没有明确的说法。

就《指月录》所载的世次而言,并没有超出宋普济的《五灯会元》和明居顶的《续传灯录》的范围。因为《五灯会元》所载世次的下限是“青原下十六世”(相当于“六祖下第十七世”)和“南岳下十七世”(相当于“六祖下第十八世”)、《续传灯录》所载世次的下限是“大鉴(即六祖)下第二十世”,均比《指月录》的下限“六祖下第十六世”要长;而且《五灯会元》和《续传灯录》每一世收载的人物也多于《指月录》。只是因为《指月录》在人物的本章中附载了许多禅宗耆宿的拈颂评唱以及作者的辨析议论,从而使得它也具有一些未见于《五灯会元》、《续传灯录》的资料。

如《指月录》卷二十九隆兴府兜率从悦禅师章,在“师室中设三语以验学者。一曰:拨草瞻风,祗图见性,即今上人性在甚么处?二曰:识得自性,方脱生死,眼光落地时作么生脱?三曰:脱得生死,便知去处,四大分离,向甚么处去?”的章文下附载:

“张无尽(张商英)以颂答三问。其一曰:阴森夏木杜鹃鸣,日破浮云宇宙清。莫对曾参问曾皙;从来孝子讳爷名。二曰:人间鬼使符来取,天上花冠色正萎。好个转月时节子,莫教阎老等闲知。三曰:鼓合东村李大妻,西风旷野泪沾衣。碧芦红蓼江南岸,却作张三坐钓矶”。(第608页上)

《五灯会元》卷十七和《续传灯录》卷二十二中的从悦章,虽然都载有从悦的“三语”,但无张商英的答颂。

《指月录》自问世以后十分流行。至清康熙十八年(1679),庐陵聂先(号乐读)编集《续指月录》二十卷(收入《续藏经》第一四三册),以续瞿氏之作。《续指月录》所收,上始六祖下十七世,下至六祖下三十五世(《续指月录凡例》误刊为“三十八世”),并按临济宗和曹洞宗分类(其中“六祖下十七世”还收云门宗一人)。资料主要来自先前已经问世的禅宗灯录,如《五灯会元续略》、《传灯正宗》、《祖灯大统》等。可与瞿作并览。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河北省佛教协会《禅》编辑部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