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四期读者来信
 

读者来信

净慧

净慧法师:您好!

我是江苏张家港市人氏,从小生长在苏南的一个小村庄,在南国榕城求学,毕业时分配到淮阴,幸运的是我在淮阴刚开山门的慈云禅寺买到您主编的《禅》杂志,得益非浅。

还在两年前上大学期间,我就接触到禅了,当时是1989年月,北京大学哲学系有位讲师石松去新加坡讲学路过福州,来我校传授气功。他的功理很特别,认为“气功是一种生命的体验,是人生的实践。不是要练出一种外在的东西,而是找到自已本来就有的东西,是回复到自已最本源,最真实的自我。”他提及到禅,认为禅的方法,从根本上说也是气功的方法。

从此,我就与禅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我借来一本日本铃木大拙著的《禅与生活》,看过之后,虽然不怎么明白,糊里糊涂,但是我感觉到我的整个身心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起了变化,禅似乎是我以前一直所求而又没有找到的东西,它给了我丰富的精神食粮,校正了我扭曲的心理,使我更趋于健康向上,给了我向上而不是向下的精神支柱,它让我平时的焦虑、烦躁的心情平静下来,教我注意到了路边随风轻摇的树叶,嫩绿不起眼的小草,大青石上的青苔,带着露珠在朝阳下熠熠闪光的鲜花,它让我看到了天空的蔚蓝,白云的悠悠,青山的空灵,彩虹的奇丽,鸟儿的飞翔,小虫的啾啾。我发现了生活中的美——一种很难发现、体会到的美,它教我如何去做一个生活的艺术家,实实在在地把握生命的每一刻。

大约在去年12月份,我做了个梦,梦见我父亲从家中挖出一个棺材,在棺材中发现一个书箱,我迫不及待地接过书箱时,书箱忽然变成一本十六开大小的线装古书,上面写有“赵州从稔”四个大字。赵州是一位著名 的禅师,曾有“狗子有无佛性,”和“万法归一,一归何处”等等公案。虽然梦不能说明什么,但是否至少可以说我与禅的缘份呢?

毕业后,我分配到淮阴工作。刚出校门迎我而来的就是失落感,同时,还因异地的物质文化的不同而造成的一种压迫感。似乎人的生活就是痛苦的证明。这种境地促使我去思考人生、自然和社会。我根据宇宙中万事万物的发展,都由规律支配的真理和牛顿第二定律推出了人生的命运是天生注定和宇宙全息的结论。人的一生总是时间长河中由规律推动机械转动的齿轮,逃不脱规律的支配。宇宙全息则是万事万物发展过程中事物存在的一切状态的信息,这种信息存在于无机界、有机界,存在于我们自身的每个细胞中,存在于宇宙的一切事物之中,而这种全息在我看来就是禅宗所说的“众生皆有佛性”中的佛性。

今年3月初,我厂派我们一行一百人来宁波镇海厂学习,为期半年。时至今日,我才真正体会到许多事由不得自已,也并非由自己美好的愿望并通过努力得以实现的,同时,我也看到人的一切活动就象水流推动水轮机发电一样被能流推动的一种能量的转换器,人们一切活动都是为了聚集更多的能量并消耗能量的过程,我不知道这一过程究竟意义何在?

禅提高了我的悟性,它能激发人的潜能,让人在各种环境中的能力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它更使我懂得生命的意义,令我明白应该珍惜生活中的每分每秒,每一个早晨和夜晚,珍视人生中的每段不可重复的经历,但要说到大彻大悟,不知相去几千里?曾有一位 师父跟我讲,要在这方面有所发展必得有名师指点才是,幸运的是,我看到了您主编的《禅》杂志,给我带来了一线希望,我真切希望法师能来信给我以帮助和指点。多有麻烦,谢谢!此致

敬礼

                         一位求悟者敬呈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