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四期《宗门武库》注释·讲解
 

《宗门武库》注释·讲解

楼宇烈等

二十七、佛眼禅师(1)在五祖(2)时,圆悟(3)举临济(4)云:“第一句下荐得,堪与佛祖为师,第二句下荐得,堪与人天为师,第三句下荐得,自救不了。”一日忽谓圆悟曰:“我举三句向尔。”以手指屈曰:“此是第二句,第三句已说了。”便走,圆悟举似五祖。祖曰:“也好聻(5)”眼乃辞五祖,参归宗真净(6)去。后祖谓圆悟曰:“归宗波澜阔,弄大旗手段,远到彼,未必相契。”未数日有书抵圆悟曰:“比到归宗,偶然漏网。”闻云居清首座(7)作《晦堂真赞》曰:‘闻时富贵,见后贫穷’。颇疑著他,及相见,果契合。“逾年复还祖山,众请秉拂8),却说心性禅。祖曰:”远却如此说禅,也莫管他。“圆悟和尚尝参蕲州北乌牙方禅师(9),佛鉴和尚尝参东林宣秘度禅师(11),皆得照觉12)平实之旨。同到五祖室中,平生所得一句用不著,久之无契悟。皆谓五祖强移换他,出不逊语,忿然而去。祖云:“汝去游浙中,著一顿热病打时,方思量我在。”圆悟到金山,忽染伤寒病困极。移入重病闾,遂以平生参得底禅试之,无一句得力。追绎五祖之语,乃自誓曰:“我病稍间,即径归五祖。”佛鉴在定慧,亦患伤寒极危。圆悟甦省,经由定慧,拉之同归淮西。佛鉴尚固执,且令先行。圆悟亟归祖山。演和尚喜曰:“汝复来耶?即日参堂。”便入侍者寮。

经半月,偶陈提刑(13)解印还蜀,过山中问道,因语话次。祖曰:“提刑少年曾读小艳诗否?有两句颇相近。‘频呼小玉元无事,只要檀郎认得声14)’”提刑应:“喏、喏。”祖曰:“且子细。”圆悟适自外归,侍立次。问曰:“闻和尚举小艳诗,提刑会麽?”祖曰:“他只认得声。”圆悟曰:“‘只要檀郎认得声’,他既认得声,为什么却不是?”祖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庭前柏树子。15)聻”圆悟忽有省,遂出去,见鸡飞上栏干,鼓翅而鸣。复自谓曰:“此岂不是声!”遂袖香入室,通所悟。祖曰:“佛祖大事,非小根劣器所能造诣,吾助汝喜。”祖复遍谓山中耆旧曰:“我侍者参得禅也。”

佛鉴和尚自浙中归祖山,踌躇不肯挂搭。圆悟曰:“我与汝相别才逾月,比今相见时如何?”鉴曰:“我只疑尔这些子。”遂参堂。一日同圆悟侍五祖,因游山话次,,举东寺和尚(16)问仰山(17):“汝是甚处人?”仰山曰:“广南人。”寺曰:“我闻广南有镇海明珠,曾收得否?”山曰:“收得。”寺曰:“珠作何色?”仰曰:“白月即现,黑月即隐。”寺曰:“何不呈似老僧?”仰山叉手近前曰:“慧寂昨到沩山18),被索此珠,直得无言可对,无理可伸。”顾谓佛鉴曰:“既曰收得,逮索此珠时,又谓无言可对,无理可伸,是如何?”佛鉴无语。忽一日谓圆悟曰:“仰山见东寺因缘,我有语也。东寺当时只索一颗珠,仰山当下倾出一栲栳”19)圆悟深肯之。

这一则讲的是五祖法演及其三个弟子的故事,其中数次引出先代僧人的公案、语录作为悟禅的接引。着重点在点明,对于事理言语不可心生执著,纠缠其中,必须要耳闻其音,心知其声,潜心揣摩才能参透其中机关,获得禅悟,达到“东寺当时只索一颗珠,仰山当下倾出一栲栳”的境界。

二十八、刘宜翁20)尝参佛印(21),颇自负,甚轻薄真净22)。一日从云居(23)来游归宗(24),至法堂,见真净便问:“长老写戏来得几年?”净曰:“专候乐官来。”翁曰:“我不入这保社。”净曰:“争奈即今在这场子里。”翁拟议。净拍手曰:“蝦蟆禅(25)只跳得一跳。”又坐次指其衲衣曰:“唤作什么?”净曰:“禅衣。”翁曰:“如何是禅?”净乃抖擞,曰:“抖擞不下。”翁无语。净打一下云:“尔伎俩如此,要勘老僧耶?!”

讲解:

这一则只述了刘宜翁与真净和尚斗机锋一事,但却颇能见出禅宗各派之间的家风差异。

刘宜翁颇为轻视真净和尚。从云居山游至归宗寺,在法堂里见到真净便颇为侮慢地问道:“长老写戏来得几年?”其意思是:“长老你才参了几年禅?”真净冷静而机智地答道:“专候你乐官来。”用的也是戏由术语,寓意为:“专等你来试试机锋。”刘宜翁说不入这保社,意谓不入你临济宗,也指不与真净论道。真净和尚却说道:“你已经在这场子里了”,意指刘宜翁不论道也得论道,语甚断然,不给刘宜翁留退路。正当刘宜翁准备开口论战时,真净先发制人:“你的蝦蟆禅只跳得一跳。”刘自然不会因此便由倨而恭,于是又指着真净和尚的衲衣问道:“这叫什么麽?”真净的回答颇为平实;“这是禅衣”。刘宜翁却拆开禅衣二字,单问什么是禅,真净机锋迅出,他抖擞一下后说:“抖擞不下”,意指此二字“禅衣”不可拆开单说,亦可指禅靠妙悟,不可言说。刘于是无言以对,真净便打一下说:“你的伎俩不过如此,还想来勘破老僧吗?”

云门宗的家风是:在参禅论道时务求绵密圆满,刘宜翁在被真净逼得没有退路时,还想顺着原来的思路继续展开,但又没有敏锐的应对,这正表现了云门宗的家风。而真净则不同,该先发制人时便当仁不让,当断即断,而且机锋迭出,迅猛敏锐,这正是临济宗的家风。 (孙尚扬)

二十九、洪州奉新县(26)慧安院(27),门临道左,衲子(29)往还黄龙(30)、泐潭、洞山32)、黄蘖(33)无不经由。偶法席久虚34),太守移书宝峰真净禅师(35),命择人主之,头首、知事、耆宿辈(36)皆惮其行。时有渊首座(37),向北人(38),孤硬自立。参晦堂39)、真净,实有契悟处,泯泯与众作息,人无知者40)。闻头首知事推免不肯应命,白真净曰:“惠渊去得否?”真净曰:“汝去得”。遂复书举渊,渊得公文即辞去。时湛堂(41)为座元(42),问渊曰:“公去如何住持?”渊曰:“某无福,当与一切人结缘。自负栲栳打街供众43)。”湛堂曰:“须是老兄始得。”遂作颂饯之曰:

师入新吴44),诱携群有,且收驴脚,先展佛手45)。指点是非,分张好丑,秉杀活剑46),作师子吼(47),应群生机,解布袋口(48)。拟向东北西南,直教珠回玉走(49),咸令昧已之流,顿出无明窠臼。啊呵呵,见三下三,三三如九(50),祖祖相传,佛佛授手。

渊住慧安,逐日打化,遇暂到(51),即请归院中歇泊,容某归来修供。如此三十年,风雨不易,鼎新创佛殿、轮藏、罗汉堂,凡丛林所宜有者,咸修备焉。黄龙死心禅师(52)访之,渊曰:“新长老,汝常爱使没意智(53)一著子该抹人54)。今夜且留此,待与公理会些细大法门55)。新惮之,谓侍者曰:“这汉是真个会底,不能与他嫠牙劈齿56)得,不若去休。”不宿而行。

渊终于慧安。阇维(57)后,六根不坏者三,获舍利无数,异香满室,累月不绝。奉新兵火,残破无孑遗,独慧安诸殿嶷然独存。岂非愿力成就、神物护持耶?今诸方袖手领现成受用者,闻渊之风得不愧于心乎?!

讲解

这一则记述了惠渊禅师振兴慧安院的前后事迹。

禅林重地慧安院,久无人住持弘法,而真净禅师的门下弟子们却相互推诿,不肯应命,只有平日里与众人同作同息,而不声张自己的惠渊禅师,自告奋勇,领命于艰难之时。临行前,湛堂文准禅师来问他如何去住持,惠渊回答得极平实,只靠两条:一是与“一切人结缘”,搞好关系;一是自己去吃苦,背着筐子沿街打化,以供养众人。文准禅师大为叹服,并作了一首颂给他,相信他定能在慧安院把黄龙派的禅法发扬光大。果然,惠渊禅师在住持慧安院的三十年中,白手起家,艰苦创业,对上述两条,身体力行,风雨不易,将佛殿、轮藏、罗汉堂修葺一新,大凡丛林中应有的,“咸修备焉”,使得衰落已久的慧安院重新兴隆起来。而他的道行修养,亦更加圆纯,就连后世称之为“黄龙四家”之一的死心悟新禅师,也不得不折服,退让他三分。大慧宗杲甚至说慧安院历经战火而嶷然独存,实在是惠渊“愿力成就,神物护持”的结果。

大慧宗杲还借惠渊一生的业迹,批评了当时佛教僧徒中存在的不事劳作,而只想“袖手领现成受用”的懒惰风气,这种风气与“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禅林古风相去又何止千里。所以宗杲有感于此,盛赞惠渊之风骨。(陈继东)

三十、法云杲和尚(58),遍历诸家门庭。到圆通玑道者59)会中,入室次,举:“赵州问投子(60):‘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意作麽生。杲曰:“恩大难酬”。圆通大称赏之。后数日,举立僧秉拂(61),机思迟钝,哄堂大笑。杲有惭色。次日,特为大众茶,安茶具在案上,惭无以自处。偶打翻茶具,瓢子(62)落地跳数跳,悟得答话,机锋迅捷,无敢当者。后至真净(63)处,因看祖师偈云:“心同虚空界,示等虚空法,证得虚空时,无是无非法”(64),豁然大悟。后出世时,上堂小参常谓人曰:“和尚绍圣三年(65)十一月二十一日,悟得方寸禅(66)。”又言:“和尚熙宁三年(67)丈帐在凤翔府供申(68),当年陷了华山一十八州(69)。尔辈茄子瓠子那里得知。”诏住法云,开堂日,中使捧御香至,要语录进呈。时洪觉范(70)在会下,令侍者请来编语录,云:“且看老和尚面。”觉范编次呈之,读毕谓曰:“若要了死生底禅,须还和尚;若是攒花簇锦,四六文章,闲言长语,须是我洪兄始得。”法云平生气吞诸方,孩抚时辈。盖所得有大过人处,乃敢尔也。

讲解:

这一则包含两层意思。

一是说,禅悟并非易事。法云杲相传是一位丹霞天然式的禅师(参看第十八则所记故事),但他得悟也是经历了一番辛苦的。如本则中,他在对答圆通圆玑所举赵州与投子问答公案时,似乎表现出很高的禅悟,然而实际上并不如此。因此,当圆玑举他为立僧秉拂为大众说法时,他却机思迟钝,引起哄堂大笑。以后虽说受瓢子跳动的启发而悟得答话,机锋迅捷,但他真正领悟到禅,还是在参真净克文,读了祖师偈以后。

再一是说,禅悟和机锋迅捷与文章风采并不相等。这也就是法云杲最后所说的:若要了生死得禅悟,那还得要他,但要写漂亮的四六文章,则不是他的本领了,而最好去找慧洪觉范。 (楼宇烈)

注释:

1)佛眼禅师:即清远佛眼(1067—1120),宋临济宗僧,俗姓李,临邛人。年十四舍家受具戒,后南游江淮,遍历禅席,依舒州太平五祖法演禅师七年,学成隐居四面山天中庵。后赐紫衣师号。《五灯会元》卷十九有传。

2)五祖:宋临济宗僧法演。参看二十六则注1)。

3)圆悟:宋临济宗僧佛果克勤。参看十六则注6)。

4)临济:临济宗僧,名义玄(?—876),俗姓邢,曹州南华人,黄檗希运法嗣。《五灯会元》卷十一有传。

5)聻:音jian,语气词。

6)归宗真净:宋临济宗黄龙派克文,参看一则注10)。

7)云居清首座:事迹不详。

8)秉拂:禅林之语。一寺之首座,代住持秉拂子上法座开示大众。

9)蕲州北乌牙方禅师:事迹不详。

10)佛鉴:宋临济宗杨岐派僧,名慧勤(1059—1117),俗姓汪,舒州怀宁人。嗣五祖法演,《五灯会元》卷十七有传。

11)东林宣秘度禅师: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名思度。参看二十六则注3)

12)照觉: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名常总(1026—1092),俗姓施,尤溪县人。黄龙慧南法嗣,后赐号照觉。《五灯会元》卷十七有传。

13)陈提刑:事迹不详。

14)檀郎:晋代潘岳貌美,小名檀奴。后成为对夫婿或所爱男子的美称。

15)《五灯会元》卷四载赵州从谂禅师故事:“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曰:‘和尚莫将境示人?’曰:‘我不将境示人。’曰:‘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曰;‘庭前柏树子。’”

16)东寺和尚:名如会(744—823),韶州始兴曲江人,马祖道一禅师法嗣。《五灯会元》卷三有传。

17)仰山:沩仰宗创始人之一,名慧寂(807—883),韶州怀化叶氏子,沩山灵法嗣。《五灯会元》卷九有传。

18)沩山:沩仰宗僧,名灵祐(771—853),福州长溪赵氏子,百丈怀海法嗣。《五灯会元》卷九有传。

19)栲栳:用竹篾或柳条编成的盛物器具。刘宜翁:生平不祥,鉴于他曾师从佛印,可定为云门宗弟子。

21)佛印:即云居了元禅师,饶州浮梁人,俗姓林,少有神童名,出家后曾拜开先暹禅师为师,出为宗匠,名动朝野。与苏东坡交善,参见《五灯会元》卷第十六《开先暹禅师法嗣》。

22)真净:参见第一则注10)。

23)云居:山名,在江西洪州,今南昌附近。

24)归宗:此处指庐山归宗寺。

25)蝦蟆禅:喻指参禅时机锋不甚敏锐,反应较为迟钝,一次机锋后往往应答不上,故谓“蝦蟆只跳得一跳。”

26)洪州奉新县:洪州,今江西南昌;奉新县,今南昌西北部。

27)慧安院:寺名。

28)门临道左:慧安寺座落于大路的左侧。

29)衲子:又叫衲僧,禅僧之别名,禅僧多著一衲衣而游方,故名。

30)黄龙:黄龙山,今南昌附近。临济宗黄龙派创始人普觉慧南禅师,住于此,其所创宗派因此山而得名。

31)泐潭:地名,今江西南昌附近。黄龙慧南弟子真净克文住于此。

32)洞山:地名,今江西高安县境内。禅宗曹洞宗创始人之一良价在此传法,因而闻名于世。

33)黄檗:地名,黄檗山,今江西宜丰西北。唐僧人希运禅师,曾住于此。黄龙、泐潭、洞山、黄檗皆为当时重要丛林。

34)法席久虚:法席,传法之席位,意为该寺久无住持。

35)真净禅师: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克文,参看第一则注10)。宋时各地寺庙住持的任命,均由当地政府办理,所以有“太守移书”一事。

36)头首、知事:僧职名。佛教禅寺中有两序(或两班)之僧制,在住持下设东序、西序两班。西序选学德兼修者担任,称头者,有六职:首座、书记、知藏、知客、知浴、知殿。东序选精通世事者担任,称事,有六职:都寺、监寺、副寺、维那、典座、直岁。耆宿:谓年高资深之僧。

37)渊首座:惠渊,真净禅师弟子,生卒不祥。《续传灯录》卷二十二有记载。

38)向北人:向:一向,北人:北方人。

39)晦堂: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名祖心,黄龙慧南弟子。参看第十三则注13)

40)泯泯与众作息,人无知者:意为惠渊不好炫耀,平时与众人同作同息,众人不知他是真有契悟的人。

41)湛堂: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名文准。参看第三则注1)

42)座元:僧职名,亦即首座。

43)打街供众:沿街化缘,供养众人。

44)新吴:今江西奉新县。

45)且收驴脚先展佛手:典出“黄龙三关”,参见第三则注)

46)杀活剑:是为“杀人刀活人剑”的约言,语出《无门关》第十一则“颂曰”禅门以此比喻禅师指导学人的自由权巧运用的方法。例如,用强夺、不许的方式,即喻为杀人刀;用给与、允容的方式,则喻为活人剑。不偏于任何一方而能灵活运用即称为“杀人刀活人剑”。《碧岩集》卷二第二则“垂示”云:“杀人刀活人剑,乃上古之风规,亦今时之枢要。若论杀也,不伤一毫;若论活也,丧身失命。”又,卷二第六则“垂示”云:“终日行而未尝行,终日说而未尝说,便可以自由自在,展啐啄之机,用杀活之剑。”

47)师子吼:梵语Simhanada,谓佛之说法,如狮子之咆吼,摧邪显正。

48)应群生机,解布袋口:意思是说,按众生的根机,为之说法。

49)珠回玉走:这里指往来于黄龙、泐潭、洞山、黄檗这东南西北方四大丛林的衲子。

50)见三下三,三三如九:此典出自临济宗义玄禅师的“三玄三要”。为接引学人的方法。《五灯会元》卷十一“临济义玄禅师”中有:(师)乃曰:“大凡演唱宗乘,一句中须具三玄门,一玄门须具三要。有权有实,有照有用。”然其中三玄门与三要的内容没有明言道出,这可能是活语,其目的乃教人须会得言句中权实照用的功能。此处“见三下三,三三如九”,是说三玄中每一玄下各系三要,合计而为九。此颂的典故皆出自临济一宗,其大意是要惠渊禅师以临济宗义,尤其是黄龙派的禅法,去“诱携群有”,接引群生,度出无明,而使本宗本派的禅法“祖祖相传,佛佛授手”,一代一代相传下去。

51)暂到:意为刚刚到的客人。

52)黄龙死心禅师: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名悟新。参看第十七则注5)

53)没意智:即无思量,指不存思量分别等作用的智慧,是悟解佛法的人的智慧,所以《坛经》中说:“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没意智。”(《行由品》)

54)该抹人:宋代俗语,意为难倒别人。

55)细大法门:大大小小的法门。意为讨论佛法中的各种道理和事情。

56)牙劈齿:意为辨论或斗口。

57)阇维:梵语Jhaputa,又曰荼毗。译为焚烧,即火化尸体。

58)法云杲和尚: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号佛照。宝峰克文法嗣。

59)圆通玑道者: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名圆玑,俗姓林,福州人,黄龙派创立人慧南法嗣。《五灯会元》卷十七有传。

60)赵州问投子:赵州,唐代著名禅僧赵州从谂(778——897),俗姓郝,曹州(今山东曹县)人,南泉普愿禅师法嗣,谥真际大师。《景德传灯录》卷十有传。投子,唐代著名禅僧投子大同(819—914),俗姓刘,舒州怀宁(今安徽潜山县)人,翠微无学法嗣,谥慈济大师。《景德传灯录》卷十五有传。这则公案出于投子传中。原文在“子云:不许夜行,投明须到”下,还有“州曰:我早候白,伊更候黑”一句。

61)立僧秉拂:指为众僧讲法之首座。

62)瓢子:水勺

63)真净:即宝峰克文,参看第一则注10)

64)此偈相传为西天七祖婆须蜜尊者所作。详见《景德传灯录》卷一。

65)绍圣三年:宋神宗年号,当公元1096年。

66)方寸禅:喻仅得到少许领悟的禅。

67)熙宁三年:宋神宗年号,当公元1070年。按《五灯会元》作“熙宁八年”。

68)丈帐:《五灯会元》作“文帐”。凤翔府:今陕西凤翔县。供申:义不详。

69)华山一十八州:《五灯会元》作“崩了华山四十里”。

70)洪觉范:宋临济宗黄龙派僧,名德洪(1071—1128),初名慧洪,俗姓彭,瑞州(今江西高安)人。宝峰克文法嗣。《五灯会元》卷十七有传。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