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刊主页1991年度第三期庭前柏子问何人——参礼赵州祖庭纪感
 

庭前柏子问何人

——参礼赵州祖庭纪感

明纯

我第一次到河北赵县柏林寺的时候,就已经惊叹于它的“无情说法”了。

那是去年农历十月初一日,柏林寺举行佛像安座仪式。由于寺内的大殿有待重建,佛像只能安奉在原来大殿的遗址上,露天供奉。这是一尊巨大的汉白玉释迦牟尼佛坐像,高三米,重十余吨。上千名信徒怀着节日般的喜悦,从四面八方会聚到这里。附近的农民用当地民间特有的方式抒发着内心的感受,他们自发地组成若干小队,在锣鼓声中载歌载舞,欢庆这一盼望已久的日子。

中午时分,寒风中飘洒着小雨。欢庆的人群兴致丝毫不减,一阵响亮的鞭炮声过后,佛像终于在寒风细雨中靠起重机的帮助安奉成功了。这时,主持佛像安座洒净仪式的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柏林寺修复委员会主任净慧法师却潸潸落泪。一阵猛烈的悸动掠过了我的心头,我仿佛看透了老法师此时的心境:身为衲子,却无力复兴祖庭,重修大殿,不知要让佛像在风雨之中安放多久?此时此刻,透过那纷纷扬扬的场面,我久久地注视着那20多棵饱经沧桑的古柏——它们是柏林寺风雨兴衰的“见证人”——真切地感受到“无情说法”深刻的含意。

世称“古佛道场”、“畿内名刹”的柏林寺,创建于东汉末年,旧称“古观音院”,至今已历一千七百余载。悠悠岁月,几度兴衰,为中原佛教传播的足迹留下了珍贵的史料。透过它大致可以看出我国佛教事业兴衰的脉络。

纵观柏林寺的历史,曾经出现过众多的高僧大德。唐代高僧赵州从谂禅师在此弘扬佛法四十载,道化大行,为一方宗主,世称赵州和尚,寂后谥真际禅师。其玄言禅理,布于天下,流传至今,时调赵州门风。后世所谓“赵州茶”、“庭前柏树子”、“狗子无佛性”等等禅门著名公案即出于此。

有僧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从谂答:“庭前柏树子。”

又道:“和尚莫将境示人。”从谂答:“我不将境示人。”又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从谂仍答:“庭前柏树子。”

如今柏树仍在,古塔依然,却无人问答西来大意!三年前,净慧法师初礼祖庭,有感于此,慨然写下这样的诗句:

来参真际观音院,何幸国师塔尚存;

寂寂禅风千载后,庭前柏子问何人!

那是在1987年10月,净慧法师作为中国佛教协会法务代表团团长,陪同日本日中友好临黄协会第七次访华团参拜赵州从谂禅师塔。法师后来写道:“挺拔的古柏与巍峨而又残破的赵州古塔,仿佛都到了风烛残年,向人们诉说着它的过去和眼前的处境,整个赵州塔院断碑横卧,一片蔓草荒烟的凄凉之景,令人心酸泪落。想到昔日赵州禅风之兴盛,赵州思想影响之深远,而我等不肖子孙,没有能力复兴祖师道场,实在愧对先贤,枉为衲子!”就在那一次,法师不忍祖庭荒落,洒下了辛酸的眼泪。

面对着烟雨蒙蒙中的佛像,我想起了许多、许多……

我仿佛看见汉明帝永平十年间的那匹白马,它驮着佛经从大月氏国一步一步地走到洛阳。从此,中国成了佛教第二故乡,佛教给中国人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法乐。而在印度,佛教却渐渐消声匿迹了。

我仿佛听见了十九世纪末外国人在敦煌莫高窟藏经洞盗窃佛经时的驼铃,他们把我国国宝级文物的古代写经,一箱一箱地偷运到英国、法国、日本、俄国,甚至匈牙利,结果造成了“敦煌在中国,敦煌研究在外国”的可悲局面。
我又想起了“不肯去观音”的传说:五代后梁贞明二年,日本僧人慧锷自五台山迎请观音像归国,途经普陀山为大风所阻,无法起航,遂于紫竹林结茅留居,建“不肯去观音院”。

当净慧法师写下“庭前柏子问何人”的诗句时,日本禅学大师铃木大拙早已将禅介绍给西方,并在西方掀起了一股“禅学热”。禅的流风所及,大有在西方开花结果之势。

面对着烟雨蒙蒙中的佛像,我还想到了保定市内81岁高龄的田净喜老居土和她周围的数百名善男信女。他们当中绝大多数是普通工人,月工资低微,为了重建柏林寺大雄宝殿,他们慷慨解囊,常年布施,有时一次布施就要用去一月工资的一半。他们对佛法有着迫切的需求,个个都是虔诚的信徒。田老是一位信佛50多年的老居士,现任河北省佛协常务理事。他发愿说:“我要看到柏林寺的大殿修起来,佛像开光了,我的心愿就满了。”她自己慨捐巨资,襄助雕刻佛像。在她的带动下,二年多来,保定市的居士们为筹资修复柏林寺作出了贡献。与此同时,海内外的许多大德法师、居士都在为恢复赵州祖庭喜舍净财,默默奉献。

面对着烟雨蒙蒙中的佛像,我更联想到泪光莹莹的净慧法师。老法师自1988年5月18日出任河北省佛教协会会长以来,在开展会务和安排人事方面,在事业经费的筹集方面,在左支右绌、手长袖短、种种困难之情难以缕述的情况下,呕心沥血,惨淡经营,使河北佛协组织从无到有。三年来,佛协同仁在法师的带领下艰苦努力,一方面本着继承传统的精神,为复兴临济、赵州两大祖庭作了不懈而卓有成效的努力,终于有了眼前的局面。另一方面,本着适应时代、提升智慧、净化人生的宗旨,于1989年勉力创办了《禅》季刊,为全国禅学研究和禅修实践提供了一个交流心得、提供信息的园地。记得有一次法师曾对我说:“你们不要过高的要求我,我不是已经到达彼岸的人,但也不是停留在此岸的人,我只是苦海慈航中一个划浆的人。”后来我跟一位和法师共事多年的明友谈及此事,他不无感动地说:“法师说的是肺腑之言啊!”

离开柏林寺的时候,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怀着淡淡的忧虑,我踏上了满是泥泞的归途。

一个多月以后,柏林寺举行佛成道纪念法会时,传来了令人振奋的消息:月前供奉在露天的十吨重汉白玉释迦牟尼佛像忽然左右、前后自动,自动幅度约二、三公分,每隔三分钟自动一次,持续约二小时,在场数千群众与省、县有关部门负责人均亲眼目睹,叹为希有。昭昭灵应,轰动古城。此时此刻,净慧法师悲欣交集,感慨万千,当即述偈四首:

喧喧腊鼓万人欢,喜见如来动笑颜。柏子无情增秀色,冷灰豆爆赵州禅。

信手拈来草一茎,人天瞻礼作金身;优填模像今犹昔,端应昭昭动古城。

巨石凿成丈六身,露天供奉显威灵,不离真际常垂手,要使人心一样平。

赵州古刹待重兴,四众输诚共布金,佛出那伽今一笑,巍巍功德实难伦。

消息传来,我不禁欢喜踊跃。佛说愿力不可思议,诚哉斯言。佛说布施功德不可思议,诚哉斯言。因作是篇,并借此倡议:柏林寺的修复工程正在艰难进行中,目前尚需大量的资金。让我们每一位佛子各尽己能,输诚布金,为赵州祖庭的早日重兴而贡献自己的一份心力吧!

南无本师释迎牟尼佛!


 

地址:河北省赵县柏林禅寺《禅》编辑部 邮编:051530
电话:0311-84920505(编辑部) 0311-84924272/84921666(发行部) 传真:0311-84920505
稿件箱:chanbox2004@126.com 订刊箱:chanbox2004@tom.com
户名:柏林禅寺 开户行:中国银行赵县支行 帐号:15064208091001
准印证号:JL01-0173
《禅》网络版/电子版
欢迎免费传播,但不得对其内容作任何修改!
Copyright 2008 柏林禅寺
All Rights Reserved